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710522|回复: 3

徐志摩与济南(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1 18:06:19 |显示全部楼层
当温柔体贴,风度翩翩的你一出现,陆小曼与王赓的婚姻破裂就在所难免了。
此后,你常常偷着给陆小曼写情书,陆小曼也在家里偷偷用英文回信给你。
但你和陆小曼大胆执着、激烈燃烧的爱情,在当时那个刚从封建制度下蜕变而来的社会里,虽然有很多知识分子在呼喊婚姻自由和爱情至上,但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出心中的真爱。许多人已经习惯了包办婚姻下的自得和沉闷。所以你和陆小曼的爱恋,在那个社会是惊世骇俗的、违背伦理和道德的,即便是放在现在也还是会遭人非议的。你们这种如熔岩爆发般的爱,一切都无法阻止,那一颗炽热到快要被爱的烈焰熔化着的跳动的心,也只有诗人的你才能超越世俗,背起真爱的十字架。连郁达夫当时都由衷地羡慕你,说,“忠厚柔艳如陆小曼,热烈诚挚若志摩。遇合在一起,自然要发放火花,烧成一片了,哪里还顾得上纲常伦教?更哪里还顾得宗法家风?当这事情正在北平的交际社会里成为话柄的时候,我就佩服志摩的纯真与小曼的勇敢,到了无以复加。”
你们的相爱,自然遭到了王家和陆家的激烈反对。小曼的父母,为隔断小曼和你的交往,决定带小曼暂回上海,不料,火车刚到上海北站,小曼出了车厢下车,你却在另一节车厢下车。这是一种命运的巧遇吗?还是一种情缘的安排?是的,这样热烈的追求,任谁都无法阻挡,更何况你们两人情投意合呢。
志摩君,此时,我想到了《圣经》雅歌篇章里描述的爱情:“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爱情,众水不能熄,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财宝来交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志摩君,还记得王赓与陆小曼办完离婚手续之后,当面送给你的那一句让人心颤的话吗?他说:“我们大家是知识分子,我纵和小曼离了婚,内心并没有什么成见;可是你此后对她务必始终如一,如果你三心二意,给我知道,我定以激烈手段相对的。”
志摩君,王赓内心之痛苦,你可知?
还有,就在王赓答应和陆小曼离婚不久,陆小曼突然发现自己有了王赓的骨肉。这一发现使她痛苦万分:如果生下来,那她将很难和王赓离婚,也就无法和你结合,一年多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如果打掉,又觉得对不起小孩,对不起王赓。当时,她母亲坚决要她把孩子生下来,但陆小曼心想,生下来就意味着离不了婚。王赓好不容易答应了,虽然还没在纸上签字,但事情已经有了希望,这是她和你盼望已久的。考虑再三,为了爱情和自由,她悄悄地去做了流产手术。而且,这场失败的流产手术,使她再无做母亲的希望了。 志摩君,这你知道吗?
所有的得到,都需付出一定的代价。

1926年10月3日  北平  北海公园

这天是农历七月七日,也是牛郎织女相会的一天。
下午,二时半。
衣香钗影,士女如云。
婚礼在北平北海公园举行,证婚人梁启超在你们的婚礼上,以证婚人的身份这样说道:“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学问上面没有成就;你这个人用情不专,以致离婚再娶……以后务要痛改前非,重做新人。徐志摩、陆小曼,你们都是离过婚,又重结婚的,都是过来人了,这全是由于用情不专,以后要痛自悔悟……希望你们不要再一次成为过来人,我作为你徐志摩的先生-假如你还认我作先生的话-又作为今天这场婚礼的证婚人,我送你们一句话:祝你们这次是最后一次结婚。”当时,满堂宾客听到梁启超如此“绝无仅有”的一段证婚词无不失色。但从中也看得出来他代表了当时的社会舆论的方向,和你们双方父母的意见。

志摩君,你还记得你和陆小曼结婚时,爽朗坦荡的林徽因送来的贺礼和祝福的话语吗?,其实,林徽因并不否认你们之间的好感和真挚的友谊。她在给胡适信中写道:“适之先生,请你告诉志摩,告诉他我绝对的不怪他,只有盼他原谅我从前的种种的不了解。但是路远隔膜误会是所不免的,他也该原谅我。我昨天把他的旧信一一翻阅了。旧的志摩我现在真真透澈的明白了,但是过去的,算过去,现在不必重提了,我只求永远纪念着。”

还有,当收到你和陆小曼结婚的喜帖,作为昔日的好友、陆小曼的前夫王赓,特意送了一份礼品表示祝贺

婚后的生活并非是“草香人远,一流清涧”的超然生活,也不像诗境里那般美好与浓烈。你的家人并不认可这段婚姻,只许你们住在上海,不许返乡,并不再给你钱财资助。而张幼仪在和你离婚后,被你的父母认作了义女,仍住在徐家西侧南厢房。
你和陆小曼的婚姻,没有得到亲人们的支持和祝福。生活也随之渐入困境。陆小曼因为过惯了挥霍无度的奢侈生活,每月至少要支出五六百元大洋,在上海的社交花费常常让你焦头烂额,苦不堪言,自己的生活窘顿拮据。你们婚后在环龙路租了一套花园别墅,每月100大洋,14个佣人整天在公寓进进出出。开销之庞大可想而知。陆小曼身体不好,总有病痛缠绕着她。没有半天是消停的,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她请朋友翁瑞午为她按摩理疗,在翁瑞午的引诱下,她抽上了鸦片。你不忍心看着爱妻痛得打滚,也默许了她躺在烟榻上吞云吐雾。而从小锦衣玉食的你,为了支撑这样的家庭生活,不得不到处讲学,授课,撰稿,倒卖古董字画,搞房地产中介,在北京和上海等地四处奔波赚钱。
    这是你在婚后写的诗:
    “阴沉,黑暗,毒蛇似的蜿蜒/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手扪索着冷壁的粘潮/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这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除了消灭更有什么愿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3 11:40:51 |显示全部楼层
嗯。诗人的天空也不全是明艳,只是诗人当时的热血,幻化出一地光明和灿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0 21:28:48 |显示全部楼层
白杨桥 发表于 2013-8-13 11:40
嗯。诗人的天空也不全是明艳,只是诗人当时的热血,幻化出一地光明和灿烂。

这是我写的一篇人物传记的片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27 15:12:07 |显示全部楼层
神马情况....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