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687732|回复: 9

烟标,给我打开了生活的一扇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4 18:18:4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时候,把烟标叫“烟盒”。那时候,家里大人没有闲钱给孩子买玩具,而喜欢玩是孩子的天性,我们就想方设法开动脑筋,怎么玩得好,怎么玩得有趣。而用烟盒叠成板,放在相对平整的地面上,伏着身子弯着腰,或者趴在地上使劲儿吹,如果把烟盒叠的板吹过来了,这个板就属于自己的了。另外,还有一种游戏,就是扇板。也是把烟盒叠成四四方方的板,用自己的板扇对方的板,扇过来就在赢家,对方的板就为自己所有了。现在说这种游戏,也许觉得太单调,甚至无聊。可是,在那个没有电视,没有娱乐的年代,用盒烟做板或吹或扇,给我们那个年龄的孩子带来了乐趣享受是语不能及的。由此,我对烟盒所有的好感也是记忆犹深,难以忘怀的。因为看上去普通的烟盒使得我贫瘠的少年时代多了几分充实,多了几分美好的回忆。
大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对烟盒的认识了解和喜爱有了质的飞跃。
那时候,在我们济南经二纬一路,也就是新市场北门的西面十字路口的东南方向,有一个自发形成的集邮小市场。每当到了周日,这儿人群攒动,熙熙攘攘。那些集邮爱好者将自己的邮册摆在地上或者打开拿在手上,让大家欣赏观看。或者邮票交换,或者买卖。非常壮观,非常热闹。
当时还年轻的我不知咋地莫名地对集邮产生了不少兴趣,如果周日没有事,来这里待一段时间是我雷打不动的习惯。来的次数多了,无意中就发现一个特殊情况:一个看上去约摸四十来岁的汉子,几乎每次都来。他不和大家一样带着集邮册,而是在一张铺在地面的塑料纸上摆了好多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烟盒。相比那些喜欢集邮的热热闹闹,他这儿显得格外冷清孤寂,甚至另类。而他像是不在意或熟视无睹一样,静静地蹲在那儿,眼睛直直地冲着对面,一副心如止水鉴常明的神态。他的这个样子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看完了那些人的集邮册,我会自然地来到他身边,俯下身子,看看他那些烟盒。算是一边歇歇,一边打发时间。次数多了,我们两个人互相之间面熟了,心照不宣地打起了招呼,进而发展到互相敬烟,好感自然而然地有了。闲谈话语中,互相有了肤浅的了解,而且我还知道他姓李,木子李。我顺口尊称他李哥。在生活中,对比我大的,我有好感的,我习惯称兄叫哥。
实在记不起李哥怎么对我谈起烟盒的那些知识、那些奇闻异事传说的。也许是无意中我说过对烟盒很喜欢,也许是他看出我喜欢多懂一些东西。反正从李哥口中,我对烟盒这种打小就接触的东西有了真正的认识,真正的正视,真正的好感。小中见大的烟盒,给我打开了生活的一扇窗,让我看到了烟盒背后有那么多深厚的地域文化底蕴,有那么多历史地理内涵,有那么多丰富的风俗艺术……一句话,烟盒就是“小世界里的大视野”,一个烟盒就是一幅小字画的缩影。
“兄弟,烟盒这种叫法是俗称,就像咱的小名。它的正规名称是‘烟标’,前两年的1985年元旦刚刚命名的。”有一次,我们俩谈得尽兴时,李哥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这样给我说,使我以后逐渐改正了叫法称呼,烟标代替了烟盒。也就是那次李哥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起了世界上的第一个烟标是1880年出现奥匈帝国的“尼尔牌”;我们国家的第一支香烟是1897年出现在上海,由一个美国人携带而来公开销售;1902年中外合资的“北洋烟草公司”在天津开业;1905年是中国烟草史上最值得纪念的年代,因为“南洋烟草公司”在香港成立……
看上去少言寡语的李哥一旦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住了。那些有关“烟标”的知识滔滔不绝,连绵不断,让我听得如痴如醉,好奇不已,忘记了别人说话别插话这种最起码的礼节,不时地提出问题,李哥毫不在乎,都能满足我的要求。我们谈得太投入了,不知何时已傍晚,大家都已散去……
客观公正地说,由于文化限制,李哥谈的烟标的方方面面都是基础的感性的。可是,他给我带来的启发却是建设性的。从那之后,我对烟标的兴趣一下子取代了集邮,搜集烟标有关的知识,了解掌握烟标成了我的一个新的爱好。是的,烟标虽小,价值很大。虽然它只是卷烟的商标包装物,一种图案设计,但其中的知识性、艺术性、欣赏性……其时代特征却是其它东西不可取代的。而丰富的社会文化内容更是使得烟标的文化性和风格特色格外突出,千姿百态的图案给人带来的美的愉悦享受想想都是心悦诚服,难以忘记的……
而我们济南卷烟厂的烟标给人留下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过去的“大众”、“生产”、“金菊”、“泉城”、“金鹤”、“琥珀”……别得不说,单是名称,就让人倍感亲切,而它们的烟标各有特色,一见就不会忘记的。别的不说,咱单拿“泉城”举例说明。在八九十年代“泉城”可以说是众多市民首选的香烟,“穷不穷,抽泉城”是那时家喻户晓的一句流行语。这其中固然有“泉城”价格适中,口味不错的原因,而“泉城”烟标的图案设计匠心独运,巧夺天工,则是这种香烟深受广大烟民欢迎青睐所不容忽视的一个条件。烟标的设计之至关重要由此可见一斑。
我正想跟着李哥学习更多的有关烟标的知识的时候,大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不知何事何原因“失踪”了,就像他走进我的生活一样没有预兆非常突然。
那时的我几乎每个周日都去经二纬一路那个自发的集邮市场,望眼欲穿,也没有他的身影。和熟悉的人打听,竟然没有人熟悉他,就像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居住在哪儿……
遇到什么人那是命运的事。和李哥无意中熟悉相知是缘分,胜过好多旧相识。虽然这种缘分很短,给我的生活带来的启发帮助却是巨大的、无限的。没有李哥,我不会对烟标这么喜欢,也不会从烟标中得到这么多知识、文化和精神愉悦享受,更不会让我的业余生活这么丰富充实,这么有滋有味……
李哥,真诚感谢你;烟标,给我打开了生活的一扇窗,我永久的喜爱……
(据《济南日报》9月23日报道,该文荣获2020年济南日报报业集团和山东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举办的第六届“泰山烟标文化”有奖征文一等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5 14:46:00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帮爷爷去小卖部买烟,也记得那些烟标:泉城,金菊什么的,花花绿绿很好看,后来是哈德门,大鸡,红将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5 14:46:49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文字,带着生活的味道。引起许多回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7 17:28:02 |显示全部楼层
哦,弄半天烟标才是学名,“煽板”不是我们这代人的专利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4 08:41:50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5 12:04:04 |显示全部楼层
白杨桥 发表于 2020-9-25 14:46
小时候,帮爷爷去小卖部买烟,也记得那些烟标:泉城,金菊什么的,花花绿绿很好看,后来是哈德门,大鸡,红 ...

你的记忆真不错。这些烟标都是正确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5 12:04:48 |显示全部楼层
白杨桥 发表于 2020-9-25 14:46
这样的文字,带着生活的味道。引起许多回忆

全文都是围绕着征文要求写的,没有好好展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5 12:06:00 |显示全部楼层
齐州胡子 发表于 2020-9-27 17:28
哦,弄半天烟标才是学名,“煽板”不是我们这代人的专利啊!

烟标是正规名字。扇板应该是过去每一代男孩子的喜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5 12:06:24 |显示全部楼层

双节快乐,方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烟民珍贵的记忆,余味无穷啊!问好陶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