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585018|回复: 2

麦收时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5 11:29:31 |显示全部楼层
麦收时节   
我每天坐班车去远郊的大学城上班,沿途看到公路两旁的麦子熟了,翻滚着金黄色的麦浪,煞是喜人。一些收割机正在田间里忙碌地作业,却很少见到几个人影。看到这种情景,忽然想起小时候的麦收时节。  
时候,每到麦收时节,我们乡村学校都要放假,小朋友们全部回到生产队帮助麦收。队长会根据我们年龄的大小,安排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低年级的安排在收割后的麦地里拾麦穗,高年级的可以跟在大人后面学着慢慢割,也有的男孩子被派去跟马车或者拖拉机装、卸车。六月里,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太阳像个火球挂在当空,别说劳动了,即使站在太阳地里,也会把人烤得晕头转向。麦收时节天气多变,雨水、冰雹也可能随时降临,因此大人用虎口夺粮来形容麦收的形势一点也不为过。
  天刚麻麻亮,收麦大军在队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割麦一般以男劳力为主,青年妇女为辅。大家身穿长袖衣裤,头戴雨帘(斗笠,肩搭毛巾,到了地头,一字排开,挥舞着镰刀上阵。有蹲着割的,也有弯腰割的,但无论那种架式,都是先用左手划个半弧把麦子搂过来,然后右手拿镰刀割韭菜似的——”地一刀下,一大把麦子就握在了手里如此复着一个动作,面前的麦子一片片地倒下。蹲着割的,把割下的麦子掖在腹部与大腿之间夹着,割一把挪一步;弯腰割的,割一把便放下,再割一把再放下。打头割的一般都是好把势,每两至三人一伙,每人割两三把基本上就是一个麦捆子。打头的用麦子打一个结,铺在地上,后面紧跟的把割倒的麦子放上去,最后面一个把麦腰子打个结捆起来。地里躺满了一个个麦捆子,成垄又成行。随后,马车叮叮当当地来了拖拉机突突地开来了,队长便会安排部分人装车。我们小朋友也跟着大人一起往车跟前扛麦捆子,被麦芒子刺的脸、脖子尽是红点,像蚊子咬的一般疼痒,但我们没有一个叫苦的。马车、拖拉机车兜子里的麦捆子越越高,往上面扔麦捆子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看着大人往车上扔麦捆子,很潇洒的样子,自己也就盼望着快快长大,也能轻易地就把麦捆子扔到高高的车兜子上面。装满了马车,车把式就吆喝着牲畜,哐当哐当地上路了;拖拉机也会突突地冒着黑烟往生产队场院里飞奔而去。
  因为天气炎热,割麦子的社员们个个挥汗如雨,需要及时补充水分解暑。队长想得很周到,他早已提前安排社员往田间送绿豆汤来了。送绿豆汤的人一到地头,把担子放到树荫下面,就喊:来水了!大伙来喝水吧!社员们便会放下手里的活计,檫把汗,纷纷地往树荫下聚拢过来。年轻的男女社员一边说笑着、嬉闹着,一边拿起勺子往瓷碗里舀水。大家你一碗,我一碗,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女社员一般比较羞涩,端一碗水慢慢地一边喝去,像品一碗美酒。男社员就不同了,他们真像是渴极了,恨不得连碗一起吞下去。有喝得急的,那水顺着裸露的胸膛往下淌,把裤子也弄湿了一大片。有人调侃说,某某,尿裤子了!大家就一起哄笑。有人抹抹嘴说,真痛快啊!有抽烟的再来一烟,年龄大的不太习惯抽纸烟,便叼起烟斗来。大家歇息片刻,收起烟斗,然后再继续劳动。
  临近中午时分,太阳更加歹毒,大地就像一个蒸笼,蒸的人汗流浃背。为了节省时间,队长会安排一个社员回村子收集大家的午饭,然后用独轮车推地头树荫下。割麦是农民一年中最辛苦的农活,有男人割麦,女人怕生孩之说。多数家庭是送平时基本吃不到的白面馒头,至少也是那种说白不白说黑不黑的混合面粉制作的馒头,还有平日很难吃到的腌鸭蛋、腌鸡蛋、小咸鱼。大家分散在树荫下面,一边吃饭,一边拉呱,有的男女社员之间还打情骂俏,插科打诨,笑声不断。
  生产队场院里,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在这里劳动的多是中、老年妇女们,也有部分特殊情况的年轻媳妇。她们把运回来的麦捆子一个个用铡刀铡下麦穗来,再负责晒干,然后脱粒。铡下来的秸秆里面因为也存在少量麦穗,当作草烧掉就可惜了,于是就分到社员各家各户,再人工把麦穗子挑拣出来。社员们家家户户门口或者院子里都有一个麦秸垛子,一些老人或者更小的儿童们也不得闲,他们在家里把一个个麦捆子打开,把麦穗子一个个认真地挑拣出来。
  麦收的各个环节一个也不轻快,打场也是如此。当时大队只有一、两台脱粒机,而十个生产小队却几乎同时需要它。因为时间宝贵,大队便用抓阄的办法让各小队轮流使用。有时候,为了抢时间,有的生产队便用最原始的办法,即用牲畜拉着个碌碡在麦穗子上反复碾压,效率尽管低下,还不卫生,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后来,大队陆续又增加了几台脱粒机,牲畜打场的原始办法才废止了。因为怕下雨,所以有时候需要挑灯打夜战”机器脱粒。社员们劳累了一天,很辛苦,再加夜班往往有点吃不消。为了把劳动成果及早装进粮仓,大家都憋着一股劲拼命也得干。夜间的打麦场里灯火通明,脱粒机一刻不停地哐哐叫着,在寂静的初夏夜晚里声音格外大。大家有往机器传送带上输麦穗的,有在后面整理麦秸秧子的,有在机器一侧接收麦粒的,分工明确,忙而不乱。我们小朋友也主动请缨跟着大人来打夜战,端麦粒,输麦穗,一点也不含糊。有时候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不觉站着就睡过去了。大人看见了就撵我们回家睡觉,我们就说要学习英雄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到场院备的防火水缸里洗把脸继续投入战斗。有时候实在熬不住了,便咕咚一声倒在一堆麦秸秧子上,沉沉地睡去,什么时候自己被埋没了都不知道。好在这麦秸秧子没分量,一旦醒了自己就能钻出来……
  如今,不但生产队走进了历史,就连脱粒机在我的老家也没了踪影。麦收时节,联合收割机开进麦地,唰唰地几个来回,麦收就宣告结束接下来各家各户只需要把麦粒晒干归仓就行了。  
20096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8 15:05:50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9 14:48:5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方老师鼓励!祝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