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963222|回复: 6

晚风习习的时候(外二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 07:26:55 |显示全部楼层

晚风习习的时候(外二则)

初中同学的聚会上,中年的我见到了中年的张小一。在同学们的一片起哄中,我和张小一表演着喝交杯酒。都到这把年纪了,表演一下就表演一下,省得他们这呀那呀的说一大堆。
上初三时,我和张小一不算是初恋,不过也沾点边。因为在那个晚风习习的晚上,张小一对我表白时,我委婉地回绝了。我当时的回绝,现在想来真有点高大上。一向作文好的我,野心勃勃地对他说:“我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就是当个有名的作家,去获诺贝尔文学奖,所以我不能早恋。”
中考前的模拟考试中,我以《晚风习习的时候》为题,写了一篇关于早恋的小说,没想到,被语文老师们当作范文,在整个毕业班里念了,结果,无意中就把张小一给暴露出来了,一时引起轩然大波。巨大的压力下,张小一放弃了中考。我呢,考上了中专,一所师范院校,彻底告别了“农业户口”。
一晃经年,我们的孩子也相继加入了高考队伍。我们都老了,老了的我们也不怕开玩笑,不怕说荤菜段子了。同学们对我打趣说:“你回去再写篇《晚风习习的时候》,要写得透彻一点,不要此处省略多少字啊。”
在乡镇上搞装修的张小一,混得不错。我在一所小学干得不显山露水的,虽还写点东西,别说获诺奖了,我连省一级的奖项都没摸到。
“那时的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我对张小一说。
“是呀,那时的我装作深沉,其实很幼稚,我连中考都放弃了,真是不经打啊!”张小一有些失落地说。
初夏的晚风,习习,暖中带着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生小说,该如何落笔……


山城

他再来这座山城时,已是十八年后。
已近中年的他,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或许生活平静得太稠了,他静静地来到这里,想喝杯回忆的清水,稀释一下。
他在心里,还熟记着她当时单位里的电话。他并没再打过,恐怕她早已换了单位吧。
他们是恋人,毕业分配时,各自回了原籍。两眼一抹黑的他们,终是调不到一块的。无奈中,他接受了某领导的千金,对方貌美如花,一扫他的忧郁低沉。
他们相约来到这个山城,是为了最后的道别。
她很痛苦,哭闹过好几次。最后在诅咒中,决绝而去。
因为有了垫脚石,他上升得很快。妻温柔敦厚,女儿美丽可爱,人生不过如此,他也就安顿下了心。虽仍有隐隐不安。
山城变化很大,当初的那个公园扩建了不少。物是人非,山城由原来的不施粉黛变为浓妆艳抹了。
他在山城逛了一圈,把他们当初走过的街,又走了一遍,然后不声不响地返回。一切又归于平寂。
其实,两年前,她来过这个山城。在公园里坐了半天,又把当初的街走了遍,默默不语中返回。
她的婚姻也有政治性,不过好日子没过多长,她的公公出了事,他和爱人被单位冷落于一边。她接受了一切,包括当时他对爱情的放弃。
从山城回来,她没有泪,没有悲伤,此行,在她的生活里连个水花也没冒。她成熟了,成熟得彻头彻尾。


仇疙瘩

我,陈阡陌,上大一没俩月,结识了一个好朋友,他是从A县D村来的,名叫田埂。我早就听父亲说过多次,我们是从A县D村搬迁过来的,说那个村当时太穷了,爷爷才领着全家人来到这个E县F村,美其名曰混穷。还好,我们这个家族也混出来了,又赶上旧村改造,我家和两个叔叔家的日子,更上了一层楼。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特别渴望去D村看看,我对那里充满了好奇和想象。恰好认识了田埂,抽个合适的机会,随他去老家看看。
我,田埂,上大一没俩月,结识了一个好朋友,名叫陈阡陌,是从E县F村来的,他说他的原籍是我们村的,因为当时家里太穷才搬走的。能在这里认识这样一个老乡,是件特别高兴的事。我答应陈阡陌了,抽空带他回去看看。
我们村山美水美人更美,现在都是旅游村了,心灵手巧的村里人,编得小玩意儿特抢手。我毕业后,想回去接管父亲开得农家乐饭店,别小看了这个饭店,几年能挣得县里的一套房子呢。

快大四了,我陈阡陌,也未去D村看看。心照不宣下,我和田埂渐行渐远,只剩见面打个招呼的情分了。
快大四了,我田埂,也未邀请陈阡陌回村看看。心照不宣下,我和他渐行渐远,只剩见面打个招呼的情分了。
我们佯装不知,我们闭口不提,其实,我们心里都塞着个仇疙瘩。

田老三,我田埂的爷爷,是个大字不识的庄稼汉。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我爷爷跟大伙出工时,因忘了拿卷烟纸,犯了烟瘾的他,就随手撒了一页书本,卷成了旱烟。不识字的爷爷,不知道那是本红书,还未散工,爷爷就被人告发了,说明天晚上开始批斗,胆小的爷爷第二天一大早,就吊死在自家的磨道里。
没了父亲的日子不好过,这些是父亲含着泪和我说的。
陈大牛,我陈阡陌的爷爷,同样大字不识,同样不知道那是本红书,无意中的一句玩笑话,被别有用心的心听了去,邀了功,爷爷成了替罪羊。田家就把仇恨全推到我们陈家,我们赔了钱,也下了跪,都不顶事。我们种下的麦子出苗了,被田家全部拔光,我们种下的玉米出苗了,田家就去拔光,连菜园里的辣椒茄子也不放过。多次调解也无果,爷爷万般无奈中,一跺脚,领着全家老小离开了D村,迁移到F村。
背井离乡的日子不好过,这些是父亲含着泪和我说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 08:03:32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意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3 18:08:4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10:52:13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4:03:3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30 11:31:18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图文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的关爱与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