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2047284|回复: 5

记忆深处地瓜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6 20:18:28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深处地瓜香

张悦华

  地瓜,学名叫红薯,但俺那条山峪里的农民们从来没有用过“红薯”的称谓,叫地瓜顺口,一直以来就叫地瓜。“说地瓜,夸地瓜,地瓜是个好庄稼”,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流行的一首赞美地瓜的歌词首句。当时,地瓜是广大农民赖以生存的主粮之一,如今想来仍使我记忆犹新。
  地瓜属一年生草本植物,绿叶紫蔓爬,胖根成地瓜,根块呈圆形、椭圆形、长形、菱角形,两头尖中圆形等。地瓜因品种不同,有红瓤、黄瓤和紫瓤之分,种植多以红瓤薯居多。地瓜可煮、蒸、焼、烤、做粥饭。地瓜可地窖储存,还可切成片晒成瓜干储存。地瓜干可煮着吃,但大都是碾压成面,做窝头、做面饼,做煎饼、做地瓜面蒸包等,还可与其它粮食混合做各种面食。鲜地瓜或地瓜干可加工成粉皮或粉丝,做多种菜系,还可造瓜干酒。地瓜富含蛋白质、脂肪、多糖,多种维生素和氨基酸等人体需要的营养物质,适当进食对身体有充饥和滋补作用。青年人吃它很不错,强筋骨,健身美体;老年人吃它不粘牙,防便秘,强身益寿。地瓜虽香甜可口,但不适宜连顿吃,多食常吃易致胃腹不适,煮熟的地瓜一次不要吃得过多,更不要凉着吃,不然会导致胀气吐酸,这是那个年代常吃地瓜赐予的常识。地瓜还可做畜禽饲料,地瓜全身都是宝,地瓜蔓可以喂猪、牛、羊。牲畜吃了能上肉长膘,喂出的肥猪卖给国家换钱花。
  我对地瓜有着浓厚的感情,从童年时代到青年时代一直与地瓜种植接触密切,印象深刻。我童年时的上世纪六十年代人民公社集体经济时期,农业生产力还很落后,有水浇条件的耕地极少,尤其山区山岭薄地比较多,村集体里的各生产队就多种植地瓜。因为地瓜生命力强,不择土质,比较耐旱,产量高,地瓜作为一种教命粮便成为生产队种植的主粮。当时集体分配给社员自主经营的自留地和饲料地(养猪补贴),也是以种植地瓜为主。七十年代,随着农业学大寨逐步推进,大搞深翻改土、兴修水利等农田基本建设,添置农业机械,农业生产力有所发展,有水浇条件的耕地逐年增加,集体经济不断发展壮大,生产队种植小麦、玉米面积大幅度增加,但地瓜仍是主粮之一。作为集体经济补充的自留地和饲料地,因是没有灌溉条件的山地,种植的还是以易栽易管易丰产的地瓜为主。生产队种植的小麦、玉米收获后,运到生产队的场园里,晒干扬净,首先按公社分配的缴纳任务到公社粮所交公粮,交了公粮留足种子,剩下的粮食按人口及工分分配给社员各户,毎家分到手的小麦、玉米并不是很多。在那个年代,作为一种教命粮的地瓜,自然就成了山里农民们的主食。煮地瓜,蒸地瓜,地瓜粥,从秋吃到冬,从冬吃到春;地瓜窝头就咸菜,地瓜煎饼卷大葱,从春吃到夏,从夏吃到秋;一年四季地瓜是人们的充饥之物,离了地瓜不能活。集体经济时期家家户户贫富差距很小很小,山区农村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初出生的我们这一代人,大都是吃着地瓜长大的。
  回想那个时期的年事,种植地瓜的事所占比重最大。春天惊蛰节气一到,生产队里就挖建瓜炕苗床。地瓜苗床建好后,就把地瓜窖井里储藏的麦茬地瓜种轻轻拿出来运到苗床处,将地瓜种成排成行的摆满整好的瓜畦子里,瓜种上面盖上细细的河沙,泼足畦水后上面再盖上草苫子。有专管人员每天定时焼柴给瓜炕苗床增温,二十多天左右瓜块发出的芽苗便露出畦面,这时随着天气气温增高逐渐给瓜炕减火以至停火,并每天给苗床揭苫子给秧苗补以阳光壮苗。近四个节气的育苗期,瓜炕苗床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瓜苗,每株瓜苗上长有四五片叶子,棵棵秧苗昂头向上好似在等待主人“提拔重用”。
  谷雨节气一到,地温有所提升,便到了地瓜插秧的时节。插秧时,在起好的地瓜垄脊上刨插秧小坑,株距30公分左右,把秧苗插进坑土里,再浇进丁点儿水,等水渗下后,覆土把小坑埋平。栽下的秧苗刚脱离了孕育它的温床一开始适应不过来,看似秧苗软弱无力,耷拉着脑袋,其实生命力很强。待几天后秧苗适应了自然环境,就扎根生长,等洘出苗来之后,若遇几场小雨便绿油油的使劲疯长。
  夏天,地瓜田地里绿生生的秧蔓郁郁葱葱,把地面遮得严严实实。农民们望着爬满地瓜垄瓜叶盖住地面的绿波,心里便踏实了,觉得地瓜收成有了希望。在秧蔓铺满地之前,就已给地瓜田松土除草一至两次,趁藤蔓尚短一垄垄把秧蔓顺整一下,为之后好翻秧作备。盛夏以后地瓜秧蔓长得快拖得长,容易到处扎根长跑茎,扎进土里的根如长成小地瓜(跑茎)会影响正根吸收营养,地瓜就长不大,翻动一下秧蔓,不让它扎下多余的根,让丰富的养料集中在主瓜上。为避免养分流失,一季下来可翻秧二至三次,按垄把瓜秧翻动到一侧,同时清除杂草和疏松垄沟里的土壤,确保地瓜丰产增收。
  到了晚秋的霜降时节,地瓜已经栽下五个月的时间,瓜块长足了营养粉,便到了地瓜成熟收获的时节。这时,坡里的玉米、高粱、大豆、花生、小杂粮等庄稼已经收获完毕,小麦已经种植完毕,人们便把主要精力放在收获地瓜上。刨地瓜、分地瓜、切地瓜片、晒地瓜干、收地瓜干,这是当时农村“三秋”生产中秋收项目的最大工程。
  刨地瓜不是轻松的活。需先拔地瓜秧,弯下腰一棵棵拔断根部,把长长的交缠在一起的秧蔓拖起,用力拉扯成团。拔秧后顺垄一棵棵把地瓜从地里刨出来,基本是顺垄挨着刨,不然容易落下地瓜,把刨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地瓜随时拾成行晾着,刨地瓜比纯刨地费力多了。刨地瓜时一般是年富力强的男劳力主动承担,年迈体弱的男劳力和女劳力负责拔秧和堆拾地瓜。
  刨了一天的地瓜,捡拾成一大堆,接下来的是分地瓜。队长、会计和大伙估算着这大堆地瓜,7000斤?8000斤?9000斤?“常分地瓜眼是称”,估数最多误差几百斤。这时全生产队20多户人家男女老少都赶来往家运送按年终预算比例分到的地瓜,各家分得的大堆小堆的地瓜摆放了一大片,地瓜分完后各家大篓小筐的装的满满的往家里挑运,一趟运不完再回来挑运一趟,多半是天黑时运完。
  把地瓜运回家后,吃过晚饭各家用一种叫切刀子的专用工具把地瓜一个个的切成薄片,除选留些品相好的煮着吃的地瓜外,剩余的统统切成地瓜片,当晚必须切完才能睡觉,因为第二天还要分如此数量的地瓜还得切片。第二天天刚亮,就把湿瓜干片挑到村外石光板上均匀地散开,把重叠的拿开以便晾晒。秋阳正爽,地瓜片三天就彻底晒干,如遇阳光不太好的天气,地瓜片得多晾一天,直到收起的瓜干“哗啦、哗啦”响了才存放起来。遇上来了雨的天,就要急火火的抢收,未晒干的瓜干天晴好了继续晾晒,因为淋过雨的地瓜干颜色暗淡,味道欠佳。晒地瓜干最怕赶上连阴天,未晒干的地瓜干最易霉变,雨淋发霉的地瓜干只好淘洗淘洗当喂猪的饲枓。
  那时候的茫茫田野里,到处都有切地瓜片的、晒地瓜干的、收地瓜干的,一早一晚真是热闹极了。生产队里的地瓜刨完了,就轮到各家各户收获自留地、饲料地里种植的地瓜,村子里处处是说地瓜、夸地瓜、收获地瓜的欢笑声。人们把晒好的地瓜干运回家中,倒入用高粱秸秆做成的园站子里,或者堆放在不潮湿的屋里。家家户户堆放的最多的粮食就是地瓜干。瓜干入了囤进了仓,这才算完成了地瓜收获的过程。从育苗,到插秧,除草、翻秧,到收刨,晒瓜干,收种繁琐,时间又漫长,真是不容易。俗话说:“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种红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想为官“要像地瓜不扎跑茎那样”洁身自好,透过地瓜我们深知为官、为民、做人的道理。
  现在回想起来,感恩吃地瓜给了我们这代人延续生命的能量,给了我们追求幸福生活的动力。记得小时候,母亲把洗好的地瓜放进大锅里,我就自告奋勇地用柴火煮起来,大约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锅里便飘出地瓜香甜的味道,停火后闷熟一会儿打开锅盖,热气腾腾的煮地瓜香味扑鼻而来,出锅后凉一会拿起一块就吃起来,感觉细腻顺口,软软的,甜甜的,真好吃。为改善一家人的生活,母亲把煮熟的地瓜去皮捣碎与小麦面粉和面做成的单饼,吃起来软硬兼施,滋润味觉,甘甜唇齿。母亲用碾压的地瓜面粉掺上少许小麦面粉和面做成的手擀面条,下锅后再放上点白菜丝,出锅后那黑褐色的面条味道特浓,一家人吃的特别的香。母亲把地瓜块、爬豆、红小豆、麦仁混合放进大铁锅里,在柴草灶上细火慢炖熬的杂粮地瓜粥氤氲香甜气息,那腼瑟瑟、甜丝丝的味道在唇齿间回旋,回味悠长。小时候,我常帮母亲推碾推磨,把地瓜干在石碾上压成瓜干糁子,把瓜干糁子用水泡透,把泡好的瓜干糁子在石磨上磨成煎饼湖子。母亲用鏊子摊的地瓜煎饼,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一顿吃三到四个,每顿七、八两的饭量,尤其是现摊现吃的煎饼,热乎乎、软活活,甜丝丝的,吃不厌腻。
  地瓜当主粮的日月已经远去,取而代之的是生活食品的多样化。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如今的地瓜成了稀罕之物,被人们视为营养丰富的天然滋补食品。物以稀为贵,现在乡下种植的地瓜大都是不易晒地瓜干的那种黄瓤、红瓤的地瓜,适宜蒸、烤,备受青睐。现在每当闻到从街边飘洒而来的烤地瓜香味,便情不自禁地想起童年时代的丝丝缕缕的地瓜香滋润心田,悠悠的地瓜情结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7 09:05:09 |显示全部楼层
补说:三斤半地瓜晒一斤瓜干,五斤地瓜折一斤粮食产量。当时农村户口人员如有公差进城,经公社批准可到粮所三斤瓜干兑换一斤粮票,持粮票可到宾馆、饭店与公职人员同样就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7 22:52:54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10:37:15 |显示全部楼层
苦涩的记忆里也有甜蜜,好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2 17:56:58 |显示全部楼层
地瓜曾养育了一代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11:12:53 |显示全部楼层
每人都有个地瓜情结。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