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734898|回复: 25

小说连载《蚩尤旗》之第四章《玉符山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 11:50: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2-4 14:24 编辑

轩辕鄙夷地横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不错嘛!对某些人来说,能有这么深刻的认识可真不简单!只是在汉人的文化系统里,男性生殖器后来成为性禁忌的一部分,也正因为成为禁忌,所以才沦为猥亵的口头语。而在史前时代,正如母系氏族社会视女性生殖器为天下玄牝,玄之又玄一样,男性生殖器也是父权时代的崇拜对象。比如祖宗的祖,最初写作而且的且,就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形……”

黄岩噗地又喷了一口水。轩辕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却不动声色地讲下去:


这也看出汉苗文化在上古时代,特别是在神话传说中有较大的交集甚至是同源。但是,巴代文化是苗族人民特有的祭祀文化。与我们汉族不一样,巴代仪式不是遥祭逝去的先祖,而是祭祀活人。


“祭祀活人?!”黄岩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是的。这种仪式最大的特点,也许应该说是它的精髓就是祭祀活人。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生。


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生?所有人听得莫名其妙。


是的。苗族人民认为,亲人和先祖并没有逝去,而是以某种方式融入到我们的生命中,换句话说,先祖即我,我即先祖。


“这就好像我们的DNA源于人类的祖先,人类的祖先以我们的形态继续存在一样。”萧毅若有所思地说,“只不过苗族人民是以朴素的自然观看待祖先与我的关系,而我们是以科学的观点看待这一关系罢了。”


“是的,这就是神话传说与科学的某种联系。”轩辕点点头,“在原生态的巴代文化中只有祖先,没有神鬼。不仅如此,这一仪式表达的是苗族人民对自我的关注,对当下的关注,虽然它披着神秘的原始宗教外衣,但它用这种方式时时提醒活着的人珍惜当下每一刻,珍爱自我价值。”


萧毅惊讶地说:“那么,它跟佛陀的认识自我岂不是殊途同归了?”


萧毅的话让轩辕出乎意料。对萧毅的博学多才,轩辕并不感到惊讶。真正令他钦佩的是,作为一名从未涉足民俗学的职业军人,他可以从任何未知领域中迅速抓住精髓,并发掘出最璀璨的宝石。


“正是这样!”轩辕不紧不慢地解释,“只不过佛陀由无我来认识自我,由此安住当下。而苗族人民却是从肯定自我的角度安住当下。所以巴代雄在祷告中会说:‘我吃你吃,我喝你喝……’”


“怎么又改跳大神儿了?”黄岩不耐烦地说,“这跟天眼有什么关系?”


巴代文化,湘西。注意他胸前的八卦标志。传说伏羲创立八卦。伏羲的故乡在济宁。而济宁恰恰是蚩尤传说和东夷文化的发祥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 07:49: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2-4 14:12 编辑

萧毅却没回答,说苗族人民真了不起!我猜测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吃下这块食物就等于祖先吃下这块食物,我喝下这杯酒,就等于祖先喝下这杯酒!是这样吗?

轩辕点点头。

黄岩再也忍不住,又问他们这跟天眼有什么关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萧毅站起身来踱了几步,对轩辕说:“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民族只是一种文化认同,是这样吗?”

轩辕又点点头。

“如果天眼就像你说的,可能是一种关于生命的算法或程序,那么在祖我关系上,你认为它是优先选择文化关系还是基因关系?”

“您是说天眼根据基因关系来选择它的巴代雄?”轩辕恍然大悟。

两人一起看向了黄岩。

黄岩噗地又喷了一口水,虽然他根本就看不见两人的目光。他不知道这一会儿的工夫,这俩人是怎样把神话巫术、太上老君、高科技氽在一起的,又是怎样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突然把矛头全部指向了他。

轩辕打开保险盒,取出天眼,若有所思地说:“我不清楚天眼是怎样设计的,是谁设计的,但是,如果它属于蚩尤,如果它是巴代文化的一部分,那么,它一定相信它是蚩尤的一部分,甚至相信它就是蚩尤。如果它真的选择了你,——瞎了眼的分不清巴代雄跟树袋熊的满嘴喷水的先生!你觉得它会怎么看待你和它的关系呢?”

黄岩一言不发,若无其事地啜口茶。他与轩辕中间还隔着好几个人。突然,只听噗地一声,他把茶水又准确无误地喷到了轩辕脸上。

“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兵痞子!”轩辕顺手抓起天眼,冲黄岩狠狠砸了过去。

湘西巴代文化,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仔细观察一下,祭祀品包含着中国三牢的影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 07:49: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2-4 14:03 编辑

“小心……”萧毅惊叫一声。

黄岩只听风声疾响,刚要躲时,哪里来得及!眼看天眼就要把他砸个脑袋开花,黄岩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间,仿佛一只可以任意悬停的蜂鸟,又像一只在原地起舞的蛱蝶,更像一只迷你飞碟,天眼在黄岩额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

所有人惊呆了。恍然间,黄岩如二郎神临凡。

黄岩只觉得眼前一亮,接着便看到了轩辕那张该死的笑脸。原来是轩辕把3D眼镜又戴到他的脸上了。

“天眼果然选择了他!”轩辕喃喃地说。

他探询地看了看萧毅。

萧毅点了点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4 15:49:43 |显示全部楼层
萧毅把黄岩送到了济南最好的军医院。专家看到天眼的时候惊呆了。他无法想象,5000年前怎么会有如此高精度的颅骨替代品,而且怎么会有这样的高科技!不但没有锈迹指纹,连只细菌微生物都落不下!然而,扫描结果显示,黄岩的颅骨弧度与这具史前颅骨存在细微的差别。

“什么意思?”黄岩的心一沉。

“这意味着即便把这块头骨安在你的脑组织周围,也可能会对脑组织形成一定的压迫,时间久了不仅可能会诱发头部疼痛,而且可能会出现幻觉,甚至会诱发癫痫等病症。”

“不是说大脑不会感到痛吗?”黄岩对轩辕的说法记忆犹新。

“大脑是不会感到痛,”专家风趣地说,“可是神经会把痛报告给大脑啊!然后大脑批复说这种感觉叫痛啊!”

“他兔爷姥姥的!这不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害腰疼,官僚主义作风嘛!”黄岩有些不满,可又无可奈何。

“能不能给他做一顶特殊的帽子?”萧毅插嘴说,“这样也不用开颅了。”

黄岩一听顿时燃起了希望。可医生的回答却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说帽子的稳定性会更差。如果这片钛合金不能嵌入患者颅骨,他的视力会更加不稳定。

手术做还是不做,这是个问题。

“告诉我,黄岩,”轩辕问,“从你和天眼接触的那一刻起,你有没有觉得它就是你身体的部分?”

黄岩一下愣住了。他承认,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他只是觉得离不开它,需要它,利用它,就好像一个近视眼需要眼镜一样,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它是他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或许,即便他的生命结束了,这块叫天眼的头骨不照样存在了5000多年吗?

想到这里,他不由有点泄气。

“手术风险很大,对你的脑组织会形成怎样的损伤还不清楚。”轩辕把天眼递到他手中说,“要不要做开颅手术还要由你来决定。”

黄岩默默握着天眼。这次天眼没有给他带来光明。黄岩那双无神的眼睛映照在天眼上,仿佛天眼也在默默等待着他的决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5 12:40:18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病床上。虽然他身经百战,即便面对生死,也没有过丝毫的犹豫。可是在光明与脑残之间却犹豫了。他渴望光明,甚至愿意用生命去换取哪怕只有一时一刻的光明!可是,如果他的智力因此受损,变成一个智障,甚至变成一堆被天眼控制的行尸走肉,那么,这份光明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他不寒而栗。

江楠,你说我该如何选择?他喃喃地自言自语。可那两个字刚出口,就把他吓了一跳。怎么?我怎么会想起了她?可是他又不由自主地幻想,此时此刻,她会坐在他的身边,温柔地安慰他,说不管他是瞎子还是智障,她都愿意照顾他一辈子。而他不管是瞎子还是智障,都不愿给她添一丝一毫的麻烦,而她也更加痴情专一,非他不嫁……

到后来把黄岩都感动哭了。他擦擦眼角的泪,不由又笑了。

黄岩呀黄岩!他自嘲道,就凭你这智商,就算不动手术,跟脑残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天眼为什么会选择他?为什么要选择他?难道他真是蚩尤的后裔,蚩尤要借他还魂吗?

拜托,不是说好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吗?!

好吧,就算蚩尤要重返人间,他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他真的想要我高举蚩尤旗,止恶扬善、化干戈为玉帛吗?
可什么是蚩尤旗?这恶是什么,干戈又是什么呢?

黄岩茫然地思考着。忽然间他振翼而起,腾空而去。江楠与他渐行渐远。渐渐地,她的笑脸越来越模糊,回首望去,仿佛她已化作一片绿意葱茏的山野雨林,一片月色下的金色城垣,一条波澜壮阔的长河,一抹镶嵌着日月星辰的旗影。最终,这一切跟地球融为一体,犹如一滴蓝色的泪珠挂在太阳系中。他有些哀伤,有些惊喜。这时他仰天长啸,振动双翼,在太阳系中恣意飞行。他并不感到诧异,仿佛一向如此,理所当然似的。很快他就要飞出太阳系了。他想飞越柯伯星带,去仙女星系看看。可就在这时,柯伯星带突然化作流星暴雨,以每秒几千千米的速度向他没头没脸地砸来。接着地球在流星雨的无数道闪光中湮灭。天眼从后脑勺中迸射而出,黄岩大叫一声,他的身体顿时化作一片金光,消失在柯伯星带中了。

“你还好吧?”守卫在身旁的几名警卫员围着他问道。

黄岩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依然一片漆黑。他侧耳倾听。住院单间外面的走廊上寂然无声,床前凉风习习,大街上偶尔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想来已是深夜。天眼依然在手中,可是却仿佛有了生命似的。黄岩仿佛不是在抚摸天眼,而是在抚摸自己的躯体。

天明的时候,他在手术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09:51:07 |显示全部楼层
轩辕没有骗他,脑袋瓜子开瓢一点都不疼。

真不知道大脑是怎么想的。它用一切感受告诉我们什么叫痛,这种感受如此真切,乃至痛彻骨髓,可是它自己却不知痛为何物。这究竟是大脑给身体开的一个玩笑,还是为了操纵肉体而在鉴定报告上写下的谎言?

也许痛只是一种真实的幻觉。而它之所以让人感觉真实,只是为了让肉体相信这世界是真实的罢了。可如果是这样,我们眼中的世界还是真实的吗?它会像痛楚一样,也是一种幻觉吗?

黄岩不敢多想。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他不敢也不情愿说是的。作为一名骁勇善战的军人,他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畏惧。可是当他面对自己的内心深处时,竟然也会感到那里起伏难定。即便他明知道眼前的一切不过是3D虚拟成像,他也准备像拥抱真理一样去拥抱这个幻影。因为有时候幻影要比真实更甜蜜,更幸福,更美满;真实反而比幻影更苦涩,更痛苦,更虚幻。一如他的爱情。

其实在天眼扣在他头颅上的一刹那他就看见了,虽然周围一片漆黑。他知道那只是因为他的“眼睛”现在离他二三十公里以外的基地保险柜里。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同样是黑暗,然而能看到黑暗和感受不到的黑暗却有着天壤之别,正如生与死有质的区别一样。虽然浑身麻醉,他还是忍不住兴奋地左顾右盼,恨不得紧紧拥抱这片漆黑狭小的天地。

天眼嵌入头骨后,大夫又把他的头皮重新移植到原来的位置上。除了一小圈缝合的细线,几乎看不出动过手术的痕迹。令人惊讶的是,创口愈合得很快。短短几天内,天眼与黄岩的头骨不仅融为一体,而且它似乎小心翼翼而又严丝合缝地贴在他的大脑上,没有形成任何挤压伤害。大夫开玩笑说,就算现在给他把斧头锤子螺丝刀,也休想把天眼抠下来。

几天后,一道微弱的光射进来,黄岩本能地闭上了眼睛。这时,他的“眼睛”再一次飞起来,接着他便看到萧毅和轩辕相视一笑,然后便“跟着”轩辕上了车。轩辕有意把眼镜放在了前视窗前。黄岩坐在病床上兴奋地左顾右盼,早忘了那是一副眼镜,而不是他的眼睛。车开到十字路口时猛一刹车,眼镜哗啦就掉了下来。黄岩只觉得眼前一阵乱晃,不由自主地两手乱抓,一不留神滚下床来。他看到轩辕冲他哈哈大笑,又把他的“眼睛”晃了几下,这才放在前视窗前。

“这挖坟掘墓的文物贩子!”黄岩笑骂着摸索着爬上了床。这回他学乖了,不管眼前怎么晃,他坐在床头上一动不动。尽情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绿树,花草,游人……他从没有想到这一切是如此美丽!即便是幻影又怎样?!

一道阳光射入他的“眼睛”。他本能地闭了一下。可是那道阳光和周围的一切却依然在眼前。他忽然想起自己其实什么都看不到。既然如此,又何必害怕阳光呢?

于是,他把“眼睛”移向了太阳。果然,太阳虽然耀眼,却并不刺目。他看到了升腾几十万公里的日珥,也看到了太阳表面的火海和日珥冲天后留下的深不可测的黑子。这让他感到头晕目眩。

于是他把“目光”转向了蓝天。可是蓝天不见了。光天化日之下,却如夜空般星汉灿烂。

我要发财了,黄岩自言自语道,大白天竟然看见这么多星星!

突然间,星空突变,所有星辰排列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形状,在蓝天中腾挪耀动。从北斗七星方向飞来九颗星辰。自西南向东北在济南上空排成斗杓的形状。轩辕说的没错,是北斗九星,只是辅弼二星光亮异常,隐隐有声。两颗星围绕着斗柄犹如太极阴阳鱼一般疾速旋转,渐渐融为一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7 09:26:43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正纳闷。他忽然想到,不对呀,星座不是人们的幻想么?怎么可以在现实宇宙中变来变去?想来想去,他才明白:唉,原来这一切不过是3d虚拟的幻影。怪不得365度周天他能一览无余。原来他看到的一切还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他有点失落。可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倩影在他眼前一晃。

江楠!黄岩忍不住抬腿就追了上去。“砰”地一声,他一头撞在了墙上。额上多了个牛犄角,火辣辣的疼。可眼前却依然清晰。车子让过江楠,继续向前开。黄岩目不转睛地盯着江楠的背影。渐渐地,他不仅看清了江楠的身影,而且看穿了她的衣服。黄岩的脸上一红。可是他不想再错过她,失去她,他盯着江楠越看越深,从皮肤角质层看到了她的骨骼,五脏六腑,看到了流过她的动脉的每一颗血红细胞,看清了细胞中的每一粒DNA。这让他毛骨悚然。他急忙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可是所有的人、花草树木、还有蹦蹦跳跳的小狗犹如无数DNA组成的银河星云在大街上徜徉。他甚至看到一对XX染色体经过时,无数躁动不安的XY染色体冲她挤眉弄眼,眉开眼笑。

目光已经收不回来,相反犹如光速一般迅速放大。江楠不见了,DNA不见了,大地不见了,整个世界不见了,一切都不见了!黄岩心中一阵恐慌。他仓皇四顾,恍如置身于宇宙中,无数电子云、宇宙射线犹如螺旋加速的来复线向他射来,从他的脑海中穿过。每一道射线、粒子波仿佛都映射着他的影像。形形色色的粒子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撞击、湮灭,犹如几千亿颗核弹刹那间同时爆炸。他的影像也碎成了亿万个。在0.001毫秒中,黄岩只觉得仿佛经历了创世之初的那场宇宙大爆炸。每一次爆炸仿佛远在宇宙的尽头,可又分明在他的眼前,似乎连自己也跟着大爆炸剧烈抖动。他大叫一声,本能地闭上了眼睛。然而不管睁眼闭眼都不能阻挡这场爆炸,——因为他本来就看不见嘛!所有伸出来试图拉他一把的手在黄岩看来不啻于星系撞击,这让他感到更加恐怖。就在这时,仿佛宇宙中传来一丝杳远的声音。可是那声音似乎离他又很近。黄岩凝神细听。那声音似有若无,因为声波的振动也变得像亿万道宇宙射线一样震撼。渐渐地,他似乎听清了那几句话:

“我眼非我,我闻非我,我舌非我,我身非我,我意非我……”

那声音仿佛是来自上帝的召唤,可听上去却又像轩辕。

黄岩顿悟。自己之所以无法闭上眼睛,只是因为他从未睁开。于是他索性静观宇宙涨落,仿佛自己正随着大海的涛浪起伏。渐渐地,宇宙消失了,星系消失了,粒子消失了,江楠消失了……黄岩又看到了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

发狂持续了不到30秒,可对黄岩来说,不啻于3万年。

轩辕把眼镜戴在他头上,问他在这30秒中看到了什么。

整个世界。黄岩回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07:37:43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穿上姜婉葳赊给他的衬衫,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眼镜不错,表层银亮,美观大气,一如普通太阳镜。镜子里的他也戴着太阳镜,太阳镜中反映着他的身影。而那个更小的他戴着更小的太阳镜,那副更小的太阳镜中又照映着那个更小的他……
他在一面镜子中看到了无数个黄岩,正如他在粒子射线中看到无数个自己一样。黄岩不由轻声问自己: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呢?

他摘下眼镜,“眼睛”也跟着眼镜忽上忽下。他忽然想起小时候读过的《封神演义》。甲子太岁上大夫杨任眼睛里长出两只手,手心里长出两只眼,可以看清楚地下的一切。没想到今天他也有一双这样的眼睛了。可是不知怎的,他有些怀念那双凡人的眼睛,那双看不透世界真相的眼睛。想到这里,他拿着那副眼镜呆呆地出了神。



“你要敢把那玩意儿放在姑娘裙子底下,我就揍你!信不信?”轩辕笑着走了过来。

黄岩苦笑着戴上眼镜,喃喃地说:“相信我,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想看一眼放大一千万倍以上的人体的……”

轩辕上前按了一下左眼镜腿上的一个小按钮,那只眼镜仿佛变形金刚一样,瞬间变形,紧紧扣住黄岩的脑袋和眼眶,就像夜视仪一样从眼前突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黄岩吓了一跳,“怎么跟螃蟹似的?”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蚕丛纵目,也就是纵目青铜面具、良渚神像上的那对眼睛。”

黄岩对着镜子看了看,呵呵一笑,说要是戴着这么个玩意儿出去人家不骂我变态啊!

“除了让你复明之外,我们至今不明白这副眼镜到底有什么用。”轩辕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语道,“可是难道传说都是真的吗?”


“什么传说?”黄岩也来了兴趣。

“最早的纵目传说不是来自三星堆,也不是来自良渚,而是传说中的烛阴。”

“烛阴?”黄岩吃力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拗口的字。

“是的,”轩辕说,“烛阴是《山海经》里面传说中的一种龙。它的眼睛就像蜡烛一样。睁开眼睛,世界就是白天;闭上眼睛,世界就是黑夜。吸口气就是秋冬,呼口气就是春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0 09:21:15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神话故事来说,是挺不错的,”黄岩饶有兴趣地按了一下右按钮,眼镜犹如一根皮带啪地扣在了手腕上。现在黄岩看什么都是竖的了。他又按了两下,眼镜唰地又变成了一只全透明的头盔,眼镜框则变成了牛角形的冲天冠。脑袋被严丝合缝地罩在里面,再加上头上的牛角,活像一只倒扣在痰盂里的缨花萝卜。

轩辕见状二话不说,抡起输液钢架朝黄岩头上狠狠砸去。

“你要干……”

黄岩大吃一惊,一扭头,牛角咣当一声就抵飞了钢架,可黄岩却毫发未损。

轩辕拾起钢架,又乒乒乓乓在黄岩头上砸了几下。头盔上连道划痕都没留下。

“就这硬度,就是子弹也未必能打透。”轩辕笑着用手弹了两下头盔,双手同时一按两颗按键,头盔瞬间又变成了太阳镜。

“他兔爷姥姥的!打透你个鬼呀!”黄岩不满地说,“要不你戴上它,我冲你的心脏来一枪试试?”

轩辕笑着摇摇头,却又感到迷惑不解。这副眼镜不光可以看东西,而且具有保护和防御功能。可是又只能保护头部,却不能保护身体。可是怎样才能保护身体呢?——难道还有一副盔甲吗?可这副盔甲又在哪里呢?

轩辕陷入了沉思。

“这么酷的科技产品恐怕是神一样的事实吧?是外星人干的吗?还是巫师干的?”黄岩一想到那么多原始人举着石头又敲又砸,发明了这么先进的东西,不由觉得好笑。

轩辕摇摇头。

“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它属于地外文明或者远古文明。科学是需要实证而不是靠想像说话的。”

黄岩笑了:“那你还八袋熊九袋熊的!”

“大胆假设,小心论证嘛!”轩辕也笑了,“可是天眼为什么要找到你,这副眼镜到底用来做什么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1 08:09:40 |显示全部楼层
正说着,轩辕的手机一阵急响。萧毅打电话来叫他们立即归队。黄岩跟着轩辕上了车,向千佛山驶去。

“现在你还记得我们走过的所有路线吗?”轩辕问。

黄岩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车上,打量了一下整个宇宙,感觉自己不是在驶向千佛山,而是随着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在宇宙中急剧旋转。

“原来‘黄帝四面’是真的。”轩辕听后喃喃地说,“怪不得华不注又叫金舆山。难道黄帝造指南车于华山也是真的吗?”

“金鱼?指南车?华不注跟黄帝有什么关系?”黄岩胡涂了,“咱们不是一直在讨论蚩尤吗?怎么又扯上黄帝了?”

轩辕没有回答,而是问黄岩作为一个济南人,他对华不注了解多少。

“那可多了!”黄岩一下子意兴横飞。说他是从小就是华不注的登山冠军!不光知道这座山是齐烟九点之首,又叫华山,还知道齐桓公跟楚庄王在这里打过一架,——楚庄王你知道吧?《芈月传》看过吧?对,就是楚庄王的媳妇!为了追芈月,齐桓公叫楚庄王追着屁股打!三周于华不注!后来他的大臣,——我想不起他叫啥名字了,反正是冒充他,路过华泉的时候叫齐桓公穿上车夫的衣裳下车取水,齐桓公这才逃掉!——你知道吧?外地人怎么可能知道呢?我从小就爬华山。登过顶,攀过岩,山上的每一块石头没有我不熟悉的!还随父亲进过华山中的暗堡,——那时候华山还是军事要塞呢!就好像一把利剑,拄立在黄河南岸!石林、雄关、葡萄沟……这么说吧,这座山上只有你没去过的地方,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轩辕微笑着,耐心听他口若悬河地扯。几次想插嘴,却总也插不上。等他说完,轩辕这才说自己祖籍陕西,还真没有爬过这座华山,——你带我上?啊,谢谢!——我只知道从地质史的角度看,华山有30亿年以上的历史,比东岳泰山还要老一亿年,比西岳华山命名更早。

“有这么古老吗?”黄岩有点后悔不该过早暴露自己的无知。

是啊,在春秋战国以前,华不注就叫华山,而西岳华山则称为“花山”。《诗经·小雅·棠棣之华》中的华字说的就是华不注。华不注,古音“华夫注”,其实就是花骨朵的意思。也就是说此山形如花骨朵。不过金舆山可不是金鱼的意思……



棠棣
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永叹。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每有良朋,烝也无戎。
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
傧尔笾豆,饮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宜尔室家,乐尔妻帑。是究是图,亶其然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