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萧逸林

长篇小说连载蚩尤旗第三章《天眼基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7 12:44:00 |显示全部楼层
“等等!”黄岩问,“如果这些人的头盖骨被打开了,大脑不会受到影响吗?”

“不会的。”轩辕笑笑说,“人的大脑最奇特的一点就是,它能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却感受不到自己的痛。但是,长期暴露在空气中,也确实容易受到微生物的侵袭和污染。就像露在外面豆腐脑一样(黄岩不由颤了一下)。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开颅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原因。但是,即便如此,他的成功率也要高于当代医学。然而,真正令人惊讶的还不只是这些开颅手术本身,而是我们在大汶口西南方的南旺大运河中发现了另一颗与它相似却绝无仅有的头颅。”

“也做了开颅手术?”黄岩问。

“是的。但这颗不同:它是一颗被补好的头颅骨。”

“补好是什么意思?”

“被切除的部位被完整地回填上了。不过这也没有让我们感到惊讶。因为有资料说,北美也出土过一颗4000年前的女性颅骨,开颅部分也用骨头进行了回填。而且愈合状况非常好。但是这一颗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黄岩不由笑了一下,“难道可以像酱油瓶盖一样随便开合吗?”

“可以这样理解,”轩辕也笑着说,“但比酱油瓶子更复杂,更神秘。这块回填头骨是用钛合金制成的。”

“钛合金?”黄岩吃了一惊,“可是钛合金技术才出现不过几十年啊!”

“是啊,”轩辕感慨地说,“而我们却在5000年前的一颗新石器时代的古人头颅上发现了钛合金!然而这一切还只是开始。当我们对它进行例行扫描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这块钛合金似乎密不透风,我们的扫描仪器完全扫不透!可是钛合金里面似乎又包裹着某种神奇的物质,似乎,似乎是……”

轩辕说不下去了。

“似乎是什么?”

轩辕茫然地看看黄岩,又看看萧毅,最后像下了决心似地说:“似乎是一个有生命的灵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8 09:29:04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身子不由颤了一下。萧毅却不以为然。他说,没想到一个考古学家竟然如此迷信。

“可是,如果灵魂只是某种算法集成的程序呢?”轩辕迷茫地摇摇头,“我曾经认为,它可能是某种人工智能程序,或者是某种我们尚未知晓的史前的集成电路板,可是以我们的科技水平来看,不要说5000年前的史前时代,即便是今天我们也设计不出这样一块电路板!”

“也许是外星人留下的呢?”黄岩不由想起了漫威的超级英雄。

“也许是,也许不是。”轩辕无奈地摇摇头,“在没有获得进一步考古证据的情况下,我不能妄下结论。从头颅看,此人很可能身材高大,面部兼有玻利西尼亚人种和蒙古人种的特点,与我们以往在该地区出土的史前东夷遗骨并没有质的区别。”

“东夷人?”黄岩好奇地问,“他们不是汉人吗?”

轩辕笑了笑,接着像教授点拨刚入学的大学生一样告诉他,汉族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文化认同,而不是一个以血缘为标准的种族。其实,目前全世界只有一种人:智人。我们全是七万年前东非那群智人的后代。随着智人走出非洲,走向全世界,由于气候地理环境等条件的不同,人体进行了相应的适应性的演化,才形成了肤色、发色、瞳仁、身高等方面的显著差异。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贫富贵贱,等级高低,DNA仍然会诚实地出卖他的出身。这就好像袋装牛奶和盒装牛奶一样,没有本质的区别。不仅如此,其实每个人的形貌特征都会显示出不同种族的遗传痕迹。比如黄先生你吧。你的黄皮肤来自于黄色人种,你的国字型脸来自东夷,你的卷发却带有游牧民族的特征,而你的双眼皮却可能来自于西亚,也许更远。可你无论是从思维上还是行为上还是一个汉族人。就这一点而言,纯种汉人是不存在的。即便存在,也注定因为缺乏基因交流而要灭亡的。然而,真正可悲到荒谬的是,几千年来,直到今天,我们还会因为不同的肤色而相互残杀,即便肤色相同也要屠戮,却从来没有想到我们本来都是一样的。我的祖上和你的祖上也许曾经一起在非洲大草原上捕猎,一起走向全球,甚至曾经在一个锅里吃饭,一个窝里睡觉……

轩辕还要滔滔不绝地说下去。

“对不起,”萧毅打断了他的话,“刚才您谈到这块钛合金头骨的情况怎样了?”

“啊,钛合金头骨!对!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山东蓬莱长岛 波利西尼亚人遗骨复原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9 09:30:42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到……对钛合金头骨进行了例行扫描……”黄岩回答。

“啊,对!”轩辕兴奋地说,“我们扫描了这块头骨,但是我们的仪器设备突然开始紊乱,好像这块头骨要控制我们的仪器似的。”

“什么?这块头骨要控制仪器?”黄岩震惊了。

“是的。我们的电脑数据开始自动检索,并跳出一些奇怪的符号。不仅如此,南旺大运河上空出现了九色云霞,当地人称之为蚩尤旗,接着发生了4.1级的地震。我们赶紧切断扫描,蚩尤旗和地震随即就消失了。”

轩辕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会儿。

“你是说,这道云霞和地震与这块钛合金头骨存在着必然的因果关系吗?”黄岩强调了必然二字。

“必然与偶然都不一定会有因果关系,”萧毅抱着双臂来回踱了几步,“一只鸡每天都可以观察到主人定点定时来喂食,时间长了,它必然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等待主人的出现给它喂食。可是某一天,主人带着一把刀把它宰掉了,那么投食和主人出现还会有必然吗?”

“逻辑上是这样的,”轩辕说,“我承认,即便我们进行反复试验,也不能证明天眼跟红霞和地震有必然的关系。但是此后不久,三星堆博物馆传来了更令人震惊的消息。就在我们扫描头骨的同时,那尊著名的纵目青铜面具……”

“什么叫纵目青铜面具?”黄岩重复了一下这个陌生的词组。

“纵目青铜面具是三星堆出土的最珍贵、最奇异的一件国宝!”说到这里,轩辕两眼放光,“高66厘米,宽26.4厘米。与任何一件面具不同的是:它生有纵目……”

“纵目?”

“就是长长的长出眼眶的眼睛……”

“就像梭子蟹吗?”
“不,就像望远镜,就是……真糟糕!”轩辕看黄岩一脸茫然的样子开始冒汗,“要是您能亲眼看一眼就明白了!”

“确切地说,就像军用夜视仪。”

经萧毅一点拨,黄岩恍然大悟:“您是说几千年前,一群戴青铜面具的家伙就有了夜视仪吗?”


三星堆,纵目青铜面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0 09:40:23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在此之前,我一定会笑您异想天开。”轩辕笑了起来,“纵目只是一个有关古蜀国王蚕丛的传说。由于他生有纵目这样的千里眼,无论昼夜,他都洞若观火,这才发现了成都平原。但是,在我们扫描那片头骨的同时,纵目青铜面具,——一尊远在四川的三星堆文物,竟然从纵目中射出两道光线,博物馆影壁上瞬间呈现出一副高精度的立体星空图,参观者仿佛在浩瀚的宇宙星河中徜徉。博物馆最初以为是某个公司或个人搞的一场AR行为艺术秀,而且它采用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方式勾勒出整个星空图。这表明他们对中国传统天文学有着精深的认知。可是,漫天群星犹如花一般绽放,随即又闭合成九色莲一样的花骨朵。接着有九颗不同颜色的星辰排列成北斗九星在花骨朵上空旋转沉浮……”

蜀王蚕丛劝民养蚕壁画。一说,古蜀国位于济宁蜀山附近。

“北斗九星?”黄岩诧异地问。

“是的,”轩辕说,“在先秦以前中国人称北斗七星为北斗九星。其中有两颗星是隐星,又叫辅星、弼星,位于北斗七星斗柄的两侧。当时这九颗星不断旋转,化作七十二道光向东方飞去,——而划过的光带与我们在南旺看到的蚩尤旗一模一样!”


河南郑州青台遗址北斗九星阵图

“当时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一景象?”黄岩啜着茶问。

“所有在场的人,包括工作人员和参观者。但是博物馆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投影设备。”

“为了不引起混乱,我们对外解释说是一场3D虚拟秀。”萧毅接过话茬说道,“但是,华东野战区却同时侦测到了来自千佛山、燕子山、华山、卧牛山以及各大泉群的异常震动。起初我们以为是地震,但是震幅非常小。然而当我们把这震中心描绘出来时才发现,这组震源共九个,可是分布却像以华不注为核心的北斗七星,只不过还有两个在斗柄上下方罢了!”

“是的,”轩辕接着说,“后来萧将军找到了我们。我们这才意识到这一切跟我们发现的钛合金头骨有关。也正因为这起事件,我们才注意到,这块头骨所对应的区域正是人脑的视觉和思维区,也就是传说中的天眼,——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构建天眼基地的原因。不仅如此,我们还因此发现了华阳宫下的地宫。令我们震惊的是,这座地宫与千佛山、燕子山、卧牛山等丘陵之间竟然有七十二条地下通道相连!这些通道设计水平相当高超,高二十米宽五十米,比法国地道还要壮观。经过我们的考察,这些通道大概建成于5000年前后。最令人震惊的是,这些通道几乎是在瞬间完成的,就好像被激光打穿的耳洞一样。有迹象表明,这些通道不是用来通行的,而更像一个巨大的洪水调节枢纽。可是洪水过后似乎再未启用……”

“我深感此事关重大,”萧毅说,“于是我立即上报。上级对此高度重视,任命我为总指挥,在华阳宫地宫中组建天眼基地,并会同有关科学家包括地质学家、物理学家对这块头骨、纵目青铜面具和济南的地质进行联合研究。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团队怀疑,这颗史前头颅与蚩尤有关。”

“蚩尤?”黄岩来了兴趣,“就是传说中的中华三祖之一,治五金、号兵主的蚩尤吗?他不是南方苗、黎、布依等族的始祖吗?怎么会出现在北方的南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 09:39: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21 09:52 编辑

“错了,”轩辕纠正道,“蚩尤如果确实存在过的话,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

“山东人?”黄岩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南旺,位于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古称致密城,也称直米利,别号黄金之城,”轩辕解释道,“传说是蚩尤九黎城的首都。直到今天,南旺、章丘、菏泽等地区仍然流传着六十年一现黄金之城的传说。我们在疏浚南旺大运河时,发现了四五千年前的城市遗迹,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都与蚩尤的传说有关。传说中很可能包含着曲折的上古史实,正如《圣经》中包含着若干上古史实一样。比如传说九黎人喜食沙石子,我们就在章丘古平陵城附近发现了4000年前的一处粮仓,里面盛有近一立方的小米,跟今天的龙山小米没有多少区别。”

“可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轩辕啜了口茶接着说,“据我所知,从上世纪30年代发掘城子崖以来,我们没有在龙山文化中发现任何青铜器。而青铜器的出现是3500年前后的事情。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蚩尤治金于西的可能性。但是,葛庐山存在红铜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我们出土的少许红铜文物和冶铜坩埚也证明了这一点……”

黄岩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又喝了口茶说:“可是从这块叫天眼的钛合金的表现来看,就算真有蚩尤这个人,也不是他那个时代所能掌握的。”

萧毅说:“如果这颗头真的属于蚩尤,那么中华文明史就要改写了。”

“我承认,以目前的史料和考古证据而言,这一点确实很难解释,”轩辕皱着眉头说,“但有一点我们非常肯定:天眼跟纵目青铜面具和相关的自然现象有高度的正相关关系。这一点也可以从反面得到证明:当我们对纵目青铜面具扫描时,天眼却没有任何反应。更神奇的是,当我们把这块头骨再次合上头颅时,竟然再也拿不下来了!而我们首次发现它的时候,与其说是从头颅里掉下来的,不如说是它自动弹出来的。好像它在有意给我们留下什么线索似的。于是我们检测了这块头骨上的DNA,并结合面部复原技术,结果,我们发现了——”

“你们发现了什么?”黄岩又轻轻啜了一口茶。他很喜欢这茶的味道,也喜欢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故事,虽然到现在他还觉得这个故事难以置信。可作为一个智人,爱听故事的本性几万年来没有丝毫改变。品茗久了,他觉得茶仿佛变成了故事,故事变成了茶。

轩辕看看萧毅,萧毅点点头。

“你!”

黄岩噌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口茶水没含住,全喷在了轩辕脸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 13:49:02 |显示全部楼层
“对……对不起!”黄岩结结巴巴地嚷嚷起来,“这也太突然了吧?怎么可能?!”

“坦率地说,我第一眼看到时也是这反应。”萧毅不动声色地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轩辕,眼睛却盯着黄岩,“所以我又试着给它看了你的照片。当‘它’看到你的照片时……”

“他……他是谁?!”黄岩瞬间不淡定了。

“天眼呀!”轩辕幽怨地擦着脸上的茶水说,“它一看见你的照片就弹了出来。可当我们换成别人的照片时,它又死死地卡在头颅上,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它……它到底想干什么?!”黄岩强抑着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脏,以防止它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它似乎在找什么人。”萧毅轻轻拍拍黄岩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当时我一下联想到你的情况。虽然我们还无法确定它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不管是为善还是作恶,以我们当前的科技水平,能否有效控制它还是个未知数,但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它可能在找你,而且似乎能帮你复明。”

“真的吗?”黄岩将信将疑。

“很可能是这样。”轩辕说,“我们在纵目青铜面具上扫描到了一组奇特的代码,就好像某种3D打印程序。于是我们尝试着打印出来,竟然是一副3D纵目眼镜,与良渚出土的玉琮神徽像简直一模一样!”


玉琮神徽像,良渚。

“那你们从中看到了什么?”黄岩满是希望地问。

“什么都没看到。”

黄岩有点失望。

轩辕安慰他说:“但是DNA比对的结果表明,你很可能是这颗头骨主人的嫡系后裔。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老祖宗对自己后代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不会像乌里诺斯那样,试图吃掉自己的孩子。”

“荒唐!真是荒唐到姥姥家了!”他嚷嚷道,“他兔爷姥姥的!我的祖上都是汉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3 09:56:29 |显示全部楼层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刚才我已经说过,汉族只是一个文化认同问题,”轩辕说,“再说,蚩尤战败后,传说黄帝将其部落中一部分留在了邹屠之地,这一部分人和来自西方的华夏族融合,成为汉族人的共同祖先。更何况,蚩尤很有可能也做过炎帝的……”

“什么?蚩尤也做过炎帝?”黄岩不由大跌眼镜,“到底有多少炎帝?不是陕西黄土高坡上陪着黄帝一起看黄河的那一位吗?”



轩辕噗嗤就笑了。他觉得黄岩真是无知得可爱。

“你在笑我无知吗?”黄岩挑衅地看了他一眼,虽然他什么都看不见。

“传说中的黄帝、炎帝可能只是部落的名称,也可能是部落首领的称号。要不然黄帝炎帝怎么可能活几百年呢?再说,蚩尤的图腾和炎帝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牛图腾,都是以农耕文明于世。尤就是农的意思。而炎帝和神农氏也从两个神变成了一个神。至于蚩尤和炎帝是不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不是同一个部落的首领等等,虽然还有争论,但炎黄子孙的文化基因中也应该算上蚩尤一份的。比如流行于冀鲁地区的农历十月初一的鬼节最初就是为了纪念蚩尤。再说炎帝叫姜炎,蚩尤叫姜央,央炎本一体,两人都姓姜……”

黄岩跟个傻子似地听轩辕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讲述上古神话故事。虽然他有着超常的记忆力,也总以此引以为荣,但是跟轩辕对话,总让他感觉压力山大。虽然他也姓黄,可是站在轩辕面前,仿佛那不是站在考古学家面前,而是站在黄帝本尊面前恭聆圣训似的,这让他时时觉得捉襟见肘,狼狈不堪。

黄岩听得如醉如痴。他忽然在自己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钻心似地疼。半晌,他才问道:“那你们要我来做什么?”

萧毅转过身来,严肃地凝视着黄岩说:“我们把你请来看看,——不,试试看,可以跟这块头骨交流一下吗?”

“你们认为它是想跟我交流,还是想……”黄岩痛苦地摸摸自己的后脑勺。

论冲锋陷阵,黄岩从来没有含糊过。可是要在他的后脑勺上挖个西瓜洞,再盖上这么个硬梆梆的玩意儿,想想他就隐隐作痛,头皮上又麻又凉嗖。

他有点后悔当时怎么就听信了轩辕的花言巧语,同时也埋怨吉娃娃的不着调。

萧毅和轩辕静静地看着黄岩,等待他做出决定。

突然隧道里光芒四射,一阵骚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4 11:34:08 |显示全部楼层
“发生了什么事情?”萧毅噌地站起来,厉声喝问。

一名小兵快步跑进来,报告说天眼再次放光,在实验室里上蹿下跳。

萧毅和轩辕不由再次看向了黄岩。

“它在等你。”萧毅平静地说,“要不要见见它?”

黄岩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儿。不过他还是重重地点点头。萧毅叫警卫员搀扶着黄岩来到了实验室。

黄岩走进实验室的一刹那,天眼安静下来,光也慢慢褪去。锃明瓦亮的钛合金镜面上映出黄岩的身影。

“它似乎在观察你。”轩辕轻轻地告诉黄岩。

黄岩忐忑不安,心情异常复杂。不知道是该叫它一声祖宗!还是该喊一声祖师爷我来了?

“你瞧,”轩辕把天眼放在手掌里,全神贯注地盯着它的镜面说,“又轻又薄,仿佛可以映出整个世界,可是又明亮如一滴水,不管怎么摸,上面一个指纹都没有!你摸摸它,试试看。”

黄岩颤抖着伸出手。轩辕把天眼轻轻放在黄岩的掌心上。触及天眼的一瞬间,黄岩只觉得眼前一亮,就好像一片永沉黑暗的不毛之地突然燃起一粒星火,瞬间的强光刺得他眼睛剧痛,泪水横流。他下意识地捂住眼睛,早忘了其实他什么都看不见。可强光还在眼前。黄岩吃了一惊,手一抖,天眼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的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天眼,天眼!”黄岩焦急地在地上乱摸。

轩辕忙把天眼拾起来,又放在黄岩手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5 12:25:58 |显示全部楼层
渐渐地,黄岩适应了光线的刺激。其实光并不强。他渐渐看清楚了“眼前”的东西。一片一望无际的茫茫平原,平原上空是一片诡异的天空。天空里点缀着几颗同样诡异的星星。然而一片诡异的云却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好像有一个巨人向他走来,伸手抓向他的眼睛。黄岩下意识地去推,眼前却空无一物。这时,他的“眼睛”突然飞了起来,紧接着便戴到了他的眼睛上,眼前俨然是萧毅的笑容。哦,他这才想起来那根本就不是他的眼睛,而是一副VR眼镜。那片白茫茫的大平原原来只是一张试验桌,而远方的天空、奇云和星辰,不过是隧道中的灯光和人们的裤子罢了。

黄岩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眼前的一切犹如超清电影一样清晰,可是又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因为他所见过的世界不是这样高饱和度的电影质感,而且看远近大小一概毫发毕现。慢慢地,他不仅看见了萧毅,也看见了轩辕,还有周围一张张热望他的写满惊奇的脸。

是的,他终于又能看到了。以前当他能看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怎样。可如今,对他来说,光明就是生命,光明就是新生。

萧毅惊讶地在他眼前晃晃手:“真没想到,这幅3D纵目眼镜竟然像为你特意准备的一样!”

黄岩的嘴唇嗫嚅着,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刚要表达一下激动之情,眼前突然一黑,他又什么都看不见了。刹那间,黄岩感觉自己仿佛刚被天使拉出深渊,转眼就被魔鬼狠狠地踹入十八层地狱。

有生以来,他似乎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他的双手徒劳地挣扎着,仿佛要把逝去的光明抓回来。

“出什么事了?”轩辕见势不妙,一把抱住黄岩。

“光!光!”黄岩痛苦地哀嚎,就像垂死挣扎的小鸟在哀鸣。

轩辕拿过天眼,端详了一会儿,又把它放在黄岩头部,——一如那颗出土的头颅。

黄岩的眼前又可以看到了。他惊喜地叫了一声,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突然又看见糖的孩子。

轩辕一言不发。他稍微挪动了一下手。黄岩痛苦地惊叫一声。他把天眼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黄岩又是一声欢叫。反复试了几次,黄岩叫了好几声,只不过时而哀嚎,时而欢笑。到后来所有人都明白了:“它”确实选择了黄岩。

可为什么是黄岩?“它”究竟想干什么?难道“它”也想在黄岩头上开一个脑洞,好让那个5000年前的骷髅死而复生?可是那颗头颅的主人又是谁?难道真的是蚩尤吗?如果蚩尤5000年前就掌握了5000年后也没有达到的科技水平,当时还处于新石器时代的黄帝又是如何战胜他,他又为什么要借黄岩还魂,重返人间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6 22:54:38 |显示全部楼层
在萧毅的办公室里,来自各方面的专家争论不休。轩辕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听到还魂一词的时候,他的眼前一亮。

“你们听说过湘西赶尸吗?”

黄岩不仅听说过,而且津津乐道。说他在林正英的僵尸电影里面常见。

轩辕笑笑说,真正的湘西赶尸没那么传奇,但比僵尸恐怖的多。因为这一习俗是将尸体分解送回死者的故乡。而这一习俗很可能与蚩尤有关。

是蚩尤发明了这一习俗?

所有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寒噤。

“不,是因为蚩尤而形成了这一习俗。”轩辕纠正道,“根据竹书纪年记载,黄帝战败蚩尤后,把他的头做成了酒瓢,胃做成了蹴鞠,皮做成了靶子……”

饶是萧毅、黄岩身经百战,也听得毛骨悚然。

“不可否认,这确实很残暴。虽然在那个时代这很正常。不过,”轩辕接着说,“从另一方面讲,也可以说明蚩尤是何等勇猛,黄帝对他是何等忌惮!黄帝把蚩尤分尸后,将他的尸体分别掩埋在现在的阳谷和巨野,就是害怕他死而复生。而蚩尤的后人为了纪念他们的领袖,也采取分尸的方式把客死他乡的本地人送回故乡安葬。并且认为不会影响死者灵魂的完整性……”

“完整性?”萧毅重复了一遍。

“对,意思是就算只剩下一块残片,死者也会保持完整的灵魂。”

“你是说,”黄岩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如果天眼属于蚩尤,如果蚩尤死而复生,他就会……”

“要是你被大卸八块后还能重返人间,你会怎么做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虽然借尸还魂、转世轮回这些说法在科学昌明的今天看来匪夷所思,但是,从天眼展现出的技术水平来看,又有谁能担保这些技术可控,不会用来杀人放火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