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666108|回复: 24

长篇小说连载蚩尤旗第三章《天眼基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1 09:17: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21 09:41 编辑

黄岩正要回答,忽然只听脑后一阵风响。他忙一低头,一闪身,腿接着就横扫出去,——居然扫空了!他不由暗暗叹息:要是搁以前早把对手撂地上了!

“你是谁?”黄岩平静地问。

那人不答话,掣回钛金箫就打。箫声呜咽,却招招致命。

黄岩大吃一惊。他边躲边想,难道是以前击毙的毒枭头子阴魂不散,找上门来了?可是干嘛不投毒或者制造交通事故,偏偏拿这么一根呼呼带哨的铁棍杀人呢?就算是匕首钢刺也比这玩意儿利索得多啊!

无数念头在黄岩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钛金箫渐渐舞成了一团银球。黄岩左支右绌,可是心里却疑窦重重。就算对方想打死他,干嘛把棍子舞得这么响?好像唯恐不知道他是瞎子似的!这算哪门子杀手?

“小心!”女孩惊叫一声。

黄岩一听棍头冲着天灵盖砸来,忙举杖相迎,不料竟是虚招。杀手一抬腿,把黄岩踢飞了。

“快住手!”姑娘远远叫道,“再不住手我就打110了!”

那杀手转过身来,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那目光正如饿狼发现了它的猎物。女孩只觉得身上顿时打了个冷战。不过她没有跑,哆哆嗦嗦地就要掏手机。一摸身上,才想起没带小挎包。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冲杀手嫣然一笑:“来呀,来抓我呀!”接着撒腿就跑。

杀手哼了一声,刚往前迈出一步,只觉得脚下一绊,打了个趔趄。接着只见黄岩挺着导盲杖没头没脸地打来。原来刚才黄岩被钛金箫罩住了,有劲使不出来。可是被杀手一脚踹出圈外,反而距离产生美。那根导盲杖如出洞的黑曼巴远戳近抽,偏偏杖尖上又臭气逼人。杀手只觉得被点中之处臭不可挡,心烦意乱,——这种生化武器恐怕他这辈子也是头一回碰上。

女孩一看杀手落了下风,顿时态生双靥,也不跑了,远远地站在路边手舞足蹈,咋咋呼呼:“左边!右边!大叔!盘他!上边!大叔!打他膝盖骨,扫他脚脖子!”

黄岩依言,杖下生风,呼呼两杖扫去,那杀手应声倒地。等他挣扎着想爬起来时,那根臭气熏天的杖尖正抵在他的嘴巴上,——其实黄岩本来是想抵住他的咽喉的。杀手实在忍不住,翻身便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4 16:51:08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对手功夫如此了得,可身体素质却如此草包。

“你是谁?”黄岩冷冷地问。

“还用问吗?直接送派出所!”女孩笑嘻嘻地跑回来,大呼小叫,“哇!大叔!你好棒!闭着眼都能打倒这头狗熊!你到底是谁?”

“黄岩!”只听车门一响,只见一辆别克上下来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女孩不由眼前一亮。倒不全是因为男子英气逼人,而是他的服装简约中不失大气,华贵中不失儒雅。她痴痴地看着,也不知道是看帅哥还是看衣服。

男子冲她微微一笑,径直向黄岩走去。

“你认识我?”黄岩不由一愣。

男子点点头。

“黄岩,生于1988年10月7日,男,汉族。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特种部队服役。期间因工作能力突出,多次荣立二等功。2019年初,在一次缉毒行动中,为保护战友,被贩毒分子的手雷残片划伤眼睛致盲。2019年6月主动退役。拒绝组织安排,至今未谋新工作,——我没说错吧?”

女孩听得目瞪口呆。

“你是谁?”黄岩把导盲杖缓缓收了回来,“怎么这么清楚我的底细?”

“鄙人复姓轩辕,名镜如。”男子谦和地一笑,“炎黄文化协会主席。”

“哇噢!”女孩惊奇地叫了一声,“轩辕!这名字好酷!你是黄帝的后裔吗?”

“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不过,”男子又谦和地一笑,彬彬有礼而又含蓄地指出了她的无知,“轩辕是复姓,不是名字,叫我轩辕好了。是不是黄帝后裔我不知道。再说黄帝姓公孙,名轩辕。大概我的祖先给黄帝做过司机,这才捡了这个姓吧。”

女孩见他气度非凡,没有一点架子,说话又风趣,不由大生好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 10:20:06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却恍若不闻。冷冷地问轩辕为什么要对他痛下杀手。

“误会,这完全是个误会。”轩辕依然不急不躁、温文尔雅,“久闻黄先生身手了得,所以才叫我的助理小试。今日见面,果然名不虚传!只是——”

黄岩轻哼了一声:“只是什么?”

“只是黄先生眼睛不方便,否则我的助手早被先生拿下了。”

黄岩老气横秋地唔了一声,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番话叫他很受用,但也很怃然。

“你们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吗?”黄岩口气和缓了许多。

“岂敢岂敢!”轩辕依然满面春风,“我在从事文化事业之前,也投资AI、VR、AR医疗产业。现在我的公司已经研发出一种新的VR、AR设备,有望解决盲人复明问题。不知道黄先生是否有兴趣?”

黄岩心中一动。可是他却感到疑惑。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道理他懂。特种兵,二等功臣、人民英雄,——这些头衔听起来挺唬人,可说到底他不过是个交枪退役的瞎子。以前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而今天的一切,——包括江楠,也渐行渐远。就算人民还没有忘记他的功劳,就算真有义薄云天的豪侠义士,又何必以武会友呢?

女孩却来了精神:“你是说,只要戴上你们的眼镜,他就可以看见东西吗?”她扯着黄岩的胳膊欢声叫道,“听见没有?黄叔?你有救啦——呃,叫大叔多老气!从今往后就叫你‘黄叔’啦!比刘备还霸气哩!”

轩辕笑吟吟地看看女孩,说这世上哪有这么神奇的眼镜!有的话请姑娘告诉他,他也买一副戴戴!

女孩脸一红,说那你还忽悠黄叔去你们那里戴什么VR眼镜!拉着人民英雄给你们做免费灯泡广告吗?

轩辕微笑着听她说完,仿佛在耐心听一个傻里傻气的孩子正傻里傻气地讲一个傻里傻气的故事。

“首先,我们的这套产品不完全是眼镜而是设备,”轩辕慢条斯理地解释,“我们将在病人脑内相关区域植入芯片,通过VR眼镜接收外部光线,直接在脑部相关神经区域成像,并可以根据脑脉冲信号对各种光信号进行自动处理;其次,我们的子公司遍布全球。当然也非常期待黄先生试用我们的产品。不过,相关的公关团队自有他们的营销团队,不劳黄先生出面……”

“哇,全程免单!那还等什么,黄叔,快走啊!”女孩虽然没听懂前几句,但后面这几句话她听懂了。不由分说,顶着黄岩的后背就往车上硬推。黄岩哭笑不得,正嚷嚷着容我考虑考虑!早被女孩塞进了汽车,还把他的导盲杖扔了,说等你回来这些东西就没用啦!

跟他干了一架的保镖松了口气。

“她是您的……”轩辕看看女孩远去的身影,探询地问。

“萍水相逢的路人,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黄岩轻描淡写地说。

“唔。”

接着话题便转到了其他方面。

“姜婉葳,外号吉娃娃,非著名时装设计师,衣舍伊人老板。”黄岩在心里又默默重复了一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 10:21:20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很抱歉,最近忙于调研,无暇创作更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 10:22:57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很抱歉,最近实在太忙了,忙着做调研,实在无暇更新操作。等忙过这一阵子,集中精力把这个作品完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5 14:14:14 |显示全部楼层
他对这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仍然疑窦丛生。不知道这群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他一向见招拆招,遇水搭桥。再说他不过是个瞎子,大不了变成一堆废柴,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这个热心到不着调的姑娘!他又想起了女孩,不由微微一笑,我还欠她一身衣服、一双鞋呢!

“我们这是去哪儿?”黄岩忽然疑惑地问。

轩辕微微一笑,说久闻黄先生善于见微识著,您觉得我们是去哪儿呢?

黄岩一怔。他侧耳细听了一会儿,又沉思了一下,这才说:“刚才上车以后,车往左拐,但没有掉头,而是向左前方驶去——因为我的身体因为惯性向右侧了一下,那么,我们一定是沿着黑虎泉北路往北走了。”

“没错。”轩辕点点头。

“从解放阁到黑虎泉北路步行327步,就是青龙桥,那里有个红绿灯口。交通繁忙,所以车走走停停,我的身体开始还前后摇晃,但后来向左倾斜,车子却没有等红绿灯,这说明车向右拐,驶上了解放路……”

“等等!”轩辕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知道没等红绿灯呢?我们分明在路上压了很长时间的车啊!”

“压车跟等信号是不同的。”

“不同?”轩辕一下来了兴趣,“有什么不同呢?”

黄岩微微一笑:“二者的不同是心理预期不一样。压车在预料之外,而等信号却在预期之中。”

“哦?”轩辕不由和司机对视了一眼,“那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预料之外的事情与预料之中的事情的情绪应对机制和后果不同。”

轩辕和司机不由又相视一眼。

“压车的时候,我听到您和司机的呼吸声明显急促,如果是等信号就不可能是这样……”

“那如果抢信号呼吸也会急促呀!”

“是的,”黄岩平静地回答,“可如果是那样,司机会本能地加速,可是我们谁都没有这种突然的感觉。更何况,刚才在右拐的时候,一辆5路大巴报了站名,我们就在它屁股后面。”

轩辕和司机不由哈哈大笑。

“那后来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5 14:15: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15 22:35 编辑

“后来我们沿着解放路一路向东,从解放桥一路向南,接着走到经十路……”

“等等!”轩辕再次插话,“您怎么知道我们上了经十路而不是文东路或者泺源大街呢?”

“很简单,”黄岩笑了一下,“路过文东路的时候,我听到了大润发打折促销的声音。更何况,它的南面有几家乐器店。咱们路过的时候里面正锣鼓齐鸣弹钢琴呢!”

轩辕和司机又笑起来。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沿着经十路西行,又上了舜耕路向南走。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车子突然一转,直接冲千佛山上而不是山下开去了呢?那里从没见过路啊!”

“黄先生,您可真是真人版的北斗导航仪。”轩辕冲他一挑大拇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无法相信一个盲人竟然比我们这些健康人看得还清楚!跟您比起来,我们才是睁眼瞎哩!‘我眼非我,我闻非我,我舌非我,我身非我,我意非我’,——果然没有错。请您来做我的第一位客户是我的荣幸!至于我们在哪里,您恐怕未必能猜到吧?”

话音刚落,只听前面一阵自动门响,黄岩只觉浑身一凉,接着一种无形的压抑感扑面而来,仿佛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黄岩不由大吃一惊:“我们钻进千佛山肚子里来了?”

“这您都猜到了?”轩辕惊讶地吹了声口哨,“您怎么知道千佛山是空的?”

黄岩心说地球人都知道!当年他爷爷还是千佛山防空洞的挖洞标兵哩!只是他记得,千佛山的防空洞早就被封住了。一个什么协会的会长哪来这么大的面子钻进防空洞里,还在山洞里面开公司?

轩辕看出了他的疑虑,意味深长地笑笑说:这个以后你会知道的。

汽车在山洞里面走了很长时间。突然向左一打方向盘,接着又开始一路直下。黄岩没有想到千佛山腹地会有这么大的纵深。按理说,他现在在以不低于8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向北疾驰,早已出了千佛山。

“我们这是去哪儿?”黄岩这次真的推测不出来了。

轩辕不答,只是严肃地紧盯着前面的隧道,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他们似的。偶尔也有汽车来回行驶。黄岩凝神倾听,却没有说什么。汽车行驶得很快。黄岩细数着心跳,估计从进山到此为止已经走了十五分钟。就在这时,汽车戛然而止。


千佛山防空洞。据说现在已经改成了地下酒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5 22:29: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15 23:00 编辑

“黄先生,请下车吧。”轩辕轻声说道,“现在您还能猜出我们在什么地方吗?”

“我们很有可能还没有过黄河,”黄岩摇摇头说,“但我们应该在鹊山和华山附近,也可能是卧牛山附近。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什么?”

“你们一定具有军方背景。”

轩辕一愣,不过随后就明白了:“您一定是听出刚才那几辆过往车辆的发动机型号了。”

“不错。刚才一共驶过五辆车。两辆北汽BJ80,三辆东风猛士。”黄岩点点头,又转向了轩辕,“你不是什么协会主席,但我听你的脚步声又不像军人。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

“欢迎来到天眼基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隧道中嗡嗡作响,“你现在正在华阳宫地宫中!”

“萧毅将军!”黄岩惊呼一声。他马上意识到失态,随即立正,向来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某特战队上尉黄岩向您……”

可说到这里,他却说不下去了。

“怎么?”萧毅中将满脸笑意地问,“交枪退役了就不肯报到了吗?”

“随时听从祖国召唤!”

他啪地又敬了一礼。



华阳宫,传说下有地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6 19:16:59 |显示全部楼层
萧毅也向黄岩敬了一礼。他仔细端详着黄岩的一脸淤青,有点心痛,嘴上却轻描淡写地说:“哟,以前不是经常给别人画脸谱吗?怎么现在改叫别人给自己画了?瞧瞧!瞧瞧!画的这叫什么一套!一点美感都没有!我是这样教你们的吗?”

“报告将军!是这样教的!”黄岩身子一挺,“不打群众不骂人,八项注意要牢记!”

萧毅微微一笑,问道:“为什么要退役?”

“大丈夫当马革裹尸,战死沙场!而我……”

黄岩撇了撇嘴,努力想挤出一个笑的样子,可他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

“而你已经变成了一个百无一用的瞎子,”萧毅没有迎合他的笑容,顺着他的话严肃地说下去,“只能混吃等死了,是吗?”

“不是,将军!”黄岩轻声回答,“我只是不希望部队养我一辈子,——作为军人来说,我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

“哈,是吗?”萧毅指指自己的脑袋笑着说,“照你这么说,我这个老不死的老家伙也应该因为自己脑袋里这块弹片早点儿回家,找个地方抹脖上吊喽?”

“我哪能跟您比!”黄岩不由笑了,“您还可以指挥千军万马,可一个瞎兵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呢?”

“混帐!”萧毅怒斥一声,“你是军人!甭说眼瞎了,就是脑袋掉了,也还是军人!要是在战场上,你也这么说这么想吗?!”

“不会!”

萧毅脸上又有了笑意。

“你的退役申请我本来不准备批的,但是,当时我正在华阳宫的地宫中组建天眼基地。考虑到你是济南人,对这座城市了如指掌。倒不如先批准你返乡。因为我预感到,即便你离开了部队,你也不会就这么轻易从部队中消失的。”

“天眼基地?”黄岩诧异地问,“这跟军事有关吗?华阳宫地宫?难道我们部队也开始考古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6 19:20:58 |显示全部楼层
萧毅哈哈大笑。说战争的本质是破坏。他打了一辈子仗,没想到今天倒来给考古队做保镖了。

“萧将军客气了。”轩辕笑了笑,“天眼基地不仅需要军方保护,而且需要高精度军事仪器的支持,需要科学家、脑神经专家、考古学家的通力合作。”

“到底什么是天眼基地?”黄岩听得一头雾水。

萧毅没有回答。他笑着把黄岩带进指挥部,一边叫人扶他坐下,一边叫看茶,说:“我虽然是总指挥,但说到底只是基地的保镖。所以这个问题还是请天眼基地的副总指挥轩辕镜如先生来回答一下吧。轩辕先生是一名考古学家。如果不是他,就不会有这个基地了。”

轩辕笑着说,要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要不是我们在南旺大运河考古,怎么会发现这只天眼?

“天眼是什么?”黄岩问。

轩辕没有作答,而是谈到了省博物馆的一件镇馆之宝。这是一颗5000年前的人的颅骨,出土于泰山南部的大汶口。这颗颅骨最大的特点是,他的左颞骨处进行过开颅手术。起初我们以为它的主人曾经是一名战俘,头颅被敌人做了酒器。但是我们很快就发现,颅骨周围的头骨不仅非常平滑,而且有愈合的痕迹。后来经过仪器设备的检测,我们发现,这个人又存活了5到7年。

“您是说,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国已经有了颅外科手术?”黄岩惊讶地问。

轩辕点点头。不过这也没什么。据我所知,在英国、北美洲等国家和地区也出土了类似的头颅。而且碳14检测表明,这些人生活在4000年前到5000年前。不仅如此,直到上世纪50年代,某些印第安部落仍然拥有这种手术的能力,并且对于医疗头痛,脑神经痛,都有良好的效果。



山东省博物馆,5000年前的颅外科手术头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