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萧逸林

原创小说连载《蚩尤旗》之第二章《激湍婉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2 08:14:44 |显示全部楼层
摩托车又快又稳,可黄岩的心却起伏难平。快到西门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说什么也要下车。交警只好把他放到西门桥边,千叮咛万嘱咐,把去黑虎泉的路跟他讲了好几遍,又给他敬了个礼,半是认真半是嘻笑地说了声英雄保重!后会有期!这才离去。

英雄?一个瞎子,一块没人要的废物点心,活得还不如考拉熊呢!黄岩凄凉地咧嘴笑了一下,却没有吱声。他忽然想起那年送给江楠的那只玩具考拉熊生日礼物。不知道它是否还陪着她,还是早跟他一样被丢进了垃圾桶,成了过去时。他沿着交警给他指定的盲道前行。不知怎的,那条路的尽头站着的恍然全是江楠的倩影。她依然是那样光彩夺目,可却又是那样模糊不清。他拼命想看清楚她的样子,想记起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语,可是她的一切却如脚下的盲道一样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头,触不可及。

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不过从今天的情形看,她过得并不如意。一瞬间,他竟然感到有点窃喜。可是很快他就把自己狠狠臭骂了一顿。龌龊小人!怪不得江楠要离开你!你不是口口声声希望她一辈子都幸福吗?你不是口口声声愿用一生去守护她吗?怎么她不幸福你就幸灾乐祸,她不幸福你就想拉着她跟着你这个睁眼瞎陪葬是不是?!他开始庆幸江楠远离他,尽管他知道这理由牵强而可笑,可是对他来说,拼命往自己心上劈刺,再往上面撒把盐竟然如此快意。仿佛痛不是为了让他清醒,而是证明自己还活着似的。

然而痛过之后,他不由暗笑自己可悲愚痴到不可救药。即便江楠有百般的不如意,即便她坐在奔驰宝马里痛哭流涕,跟他这个不名一文的瞎子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嫁给他这样一个瞎子,跟自己把这一生托付给手中的导盲杖有什么不同?想到这里,他又为江楠感到庆幸,倒为那根导盲杖有些惋惜了。

仿佛是为了安抚他心中的创伤,导盲杖触到了一溜台阶。黄岩蓦地想起趵突泉的水就从台阶下的护城河流出,流过五龙潭,大明湖,注入小清河、鹊华湖,然后一路东进,由东营入海,成为渤海的一部分,太平洋的一部分,成为这颗蓝色星球整个大洋的一部分。是的,他听到了趵突泉那汹涌的涛浪声,听到了沿河两岸风拂垂柳的沙沙声。以前他从没有把眼前的一滴水和大洋联系起来,可是眼睛看不见了,反而看到了整个海洋。想到这里,他不由想如果自己纵身跃下,就那样由着泉水把他送归大海,是不是他就会变成伟大的大海的一部分,永远忘却这世间的纷纷扰扰了呢?想到这里,他不由向前迈了一步,可随后便苦笑一声:想淹死他比上吊可难多了。

“不要啊!”身后只听一个女孩尖叫一声,接着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

黄岩一怔,本能地回头看去,导盲杖也跟着横了过来。要是黄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她还能有个依靠。可黄岩猛一转身,姑娘两手抓空,冷不丁又被导盲杖绊了一跤,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扑通就冲进了护城河。

“救命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3 07:24:49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吓了一跳。他来不及多想,忙摘下墨镜,丢掉导盲杖,一撸T恤脱下鞋,循声就跳了下去。入水的那一刻,他只觉得浑身激灵一下子,仿佛化成了一条泥鳅,嗖地就游了出去。他一把搂过姑娘,开始摸摸索索地找脖子。他是游泳高手,知道救人要搂住溺水者的脖子,否则不光救不了人,反而可能会被溺水者一起拽进水里淹死。

“臭流氓!把手拿开!你往哪里摸!”

姑娘虽然身处危境,可脑子还不糊涂。

“对不起!”黄岩脸一热,便要撒手。可刚一撒手,就听咕咚一声,女孩又喝了一口泉水,又喊救命呀!
黄岩赶紧又乱摸。

“非礼呀!”女孩又大叫。

“想活命,就别乱叫好不好!”黄岩厉声喝道,“你的脖子在哪里?”

女孩正乱扑腾,哪有心思听他说话。

黄岩横下一条心,不管女孩怎么叫,挣脱胳膊,一把托起姑娘玉颈,让她的头浮出水面。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是个瞎子。刚才从哪里跳下去的?这一扑腾全忘了!黄岩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这时他只觉得身子下面水流涌动,要把他俩冲走。凭直觉,他知道护城河的水在向北流动。那么,河岸一定就在左右两侧。于是他用右臂划了几下,果然碰到了岸石。可是一摸,那里光溜溜的,四面根本没有可以上岸的缺口。

黄岩心下着忙,可他还不打算喊救命。一个超级英雄,浪里泥鳅,竟然还要靠喊救命才能上岸,传出去真丢死人了!

他揣摩了一下距离,觉得岸口就在上游的不远处。于是小心翼翼地沿着河岸往上游。果然摸到一片突出的假山石。他叫姑娘踩着石头上岸。女孩踉踉跄跄地就往上爬。可刚抠住石头,她突然大叫一声,一失手又跌下来,不偏不倚,把黄岩一头砸了下去。

黄岩猝不及防,被砸得满天都是小星星。再一摸,姑娘又不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4 08:06: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14 09:37 编辑

“救命呀!”远处又传来女孩的呼救声,“我……抽……抽筋了!”

女孩痛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岩大吃一惊。他自小生活在泉水湖畔。知道济南的泉水虽说冬暖夏凉,其实全年保持在14~18度之间。可是一到了夏天,气温有多高,水就有多冷,人最容易抽筋。而人在水里最怕抽筋。黄岩来不及细想,他循着救命声又嗖地游了过去,在姑娘身上摸索半天,这才找到脖子,又把她的头托出水面。姑娘这回没喊非礼,可她的脸都痛得变形了。

“哪里抽筋了?快告诉我!”黄岩大喊一声。

“腿……大腿!”姑娘咬着牙嘴里蹦出这几个字。

“听我说,不要慌!”黄岩沉着地说,“尽量伸直腿脚,深呼吸!对!告诉我,这附近哪里容易上岸?我看……不清!”

女孩指指不远处:“那儿!”

“哪儿?说东西!”黄岩心中焦躁。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到现在不愿承认自己是瞎子的事实。可是他也忘了,东西南北对瞎子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幸好姑娘天生路痴,东西南北对她来说比瞎子更没意义。

“那就说左右!”黄岩催促道。

女孩斜了一眼,咬着牙叫道:“右边!右边!”

黄岩嗖地就游了过去。

“错啦!错啦!”女孩叫道,“在我右脚的右边!”

黄岩忽然想起那里确乎有一片竹排码头。他二话不说,掉头向竹码头游去。

“错啦!游过头啦!”女孩惊叫连连,“错啦!往左!往右!往前!往后!……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救生员!干脆叫我淹死得啦!”

黄岩无暇分辩。他记得这片水域有一块沙地特别浅,刚刚没过脚踝。他试着点了点地,顿时有了信心,哗地一把把姑娘推了出去。

姑娘又惊叫一声救命呀!在水里又扑腾起来,还呛了几口水。

“好啦,站起来吧!站不起来的话,爬起来也行!”黄岩摸摸索索地找到竹码头,一屁股坐在上面。

姑娘这才停止了挣扎,原来她正趴在浅滩上,水浅得连后背都没没过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4 21:20:39 |显示全部楼层
姑娘又惊又臊。她一声不吭地撑起胳膊,黄岩伸出手去。姑娘有心不拉他,可整个左腿、左脚转着筋儿的疼,半步都挪不动。她只好握住黄岩的手,被他轻轻拽出来。

姑娘疼得站不起来,只好半躺在竹码头上。她的鞋还被冲跑了一只,嘴里正嘟嘟囔囔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眼看着那双该死的手又摸了过来。

“啪!”姑娘毫不犹豫地赏了黄岩一记耳光。

“干什么?”黄岩捂着脸一愣。

“干什么?”姑娘羞愤交加,“臭流氓!把手拿开!你往哪里摸!”

“谁?我?臭流氓?”黄岩委屈地摸摸脸上那五个火辣辣的大手印,不由怨气冲天,“拜托,大姐!咱讲点道理好不好?一口一个臭流氓!有这么称呼救命恩人的吗?”

“谁?就你?还救命恩人?”一提这四个字,姑娘气不打一处来,“有这么把救命恩人坑进河的吗?!对啦!还有……大叔!拜托!你叫谁大姐?我有那么老吗?”

“你救了我?”这下轮到黄岩胡涂了,“那刚才喊救命的是谁?”

“真新鲜!要不是你那根天杀的竹竿子绊了我一跤,我能掉进河里喊救命吗?”

“什么?”黄岩更胡涂了,“放着大路你不走,干嘛跟我的手杖过不去?”

“我跟手杖过不去?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抹脖上吊跳河吃药的多了去了!你现在再去跳河,本姐姐我绝不拦着!我还要给你直播点赞哩!”

女孩气鼓鼓地站起来就要走。可还没站起来就哎哟一声又跌倒在地。


五龙潭码头。不过竹筏码头在上游西门桥南侧趵突泉北头。这可能是整个护城河段最浅的一个码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6 16:08:13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不由分说,一把拽过姑娘,问她哪根腿疼。姑娘疼得汗珠子都下来了。她指指左腿。

“快告诉我是哪根腿?”黄岩焦躁地问。

“左……左……”

黄岩一把扯过女孩左脚,拉直腿,抱住脚后跟,掰住脚趾头,使劲往前掰。

“你……你干什么?”女孩惊恐万分地叫起来,“你再不放手,我就喊抓流氓啦!”

黄岩恍若不闻,掰了一会儿,他又用手心捂了一会儿脚心,接着使劲揉。

“还疼吗?”黄岩瞪着失神的眼睛问。

“你……你在……”女孩声音忽然弱了下去,“还有点儿……哼,本姐姐不用你治!除非——你给我道歉!”

“道歉?”黄岩惊愕莫名,“姐姐!咱讲点道理好不好?又是救命又是治病,不给打捞费、诊疗费也就算了,干嘛还要给你道歉?”

“大丈夫,——不,小女子宁死不辱!不给道歉就甭想给我治疗!”

黄岩有点哭笑不得。自古以来病求医,医求病还是头一回见。

姑娘强忍着疼痛,疼得忍不住哼了好几声,也不求黄岩。

居然还挺硬气。听声音,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毛丫头。黄岩想好男不跟女斗,索性好人做到底吧,反正他一个瞎子今后也没啥用武之地了。

“好吧,就算我错了……”

“什么叫就算呀,明明就是好嘛!”女孩脸上有了笑意,可嘴上还不饶人,“就算不沐浴斋戒七天七夜,也总得有点诚意吧?”

黄岩一听,起身就要走:“还沐浴斋戒呐!不治了!”

女孩慌了,刚要站起来,哎哟一声又跌倒了。

黄岩一声不吭,摸过脚来,又开始掰脚丫子。

女孩默然无语。

“好啦,站起来吧!”黄岩信心十足地说。

姑娘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可才还痛不欲生,这会儿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没想到你还精通推拿的手艺!”

女孩吃吃地笑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7 15:43:04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也不由笑了。心想要是连这两下子都没有,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不白混了?他忽然想到,也许,没了眼睛,以后他照样能活下去。他会的东西可不止推拿。

女孩细细端详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唔,模样还不算龌龊。可她总觉得他哪里不对劲。他的眼睛还算清澈,甚至有些犀利,可是却总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别处。女孩吃了一惊。她悄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黄岩依然在微笑,可是却无动于衷。

“啊!你是,你是……”女孩惊叫起来。

“我是瞎子。”黄岩微笑了一下。当他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黄岩突然感到一阵轻松。长久以来,压在他心头的那块巨石突然消散了,不见了。

“对,我是瞎子!我是瞎子!”黄岩有点兴奋地重复,“我为什么要否认这一点?为什么怕承认这一点?我是瞎子!我是瞎子!”

“唉哟!”女孩疼得叫了一声,不过这回可不是因为抽筋。黄岩一拳头砸在了姑娘脚上。

“你瞎……瞎嚷嚷什么呀!看不见有什么了不起的!”姑娘又抱着自己的脚哼哟唉哟地抱怨。可她最终没有说出瞎子那两个字。虽然嘴上不饶人,她可不想伤害残疾人。

姑娘起身要走。可刚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问黄岩能自己走出去吗?

“怎么不能!”黄岩信心十足地说,“不瞒你说,这地方以前我常来游……”

那个泳字还没说出来,黄岩一脚踩空,扑通就扎水里了。

姑娘嘎嘎地笑了起来。她忙上前拉起黄岩。

“怎么,你是最近才……”姑娘刚要问个究竟,突然高叫一声:“小心!”

“他兔爷……"

黄岩正骂骂咧咧吐着沙子,也没听明白姑娘叫他小心什么,只觉得沙子突然下陷,黄岩脚后跟站不住,反而把姑娘又拽进了河。两人在河里挣扎了半天,这才相互扶着爬上岸。一个想着自己居然马失前蹄,一个看看彼此又成了落汤鸡,不由一起放声大笑。

“还是我扶你出去吧,”姑娘笑笑说,“这里是趵突泉公园,到处是假山泉池。你要是自己走呀,一路上还不知道要洗多少个澡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8 10:44:49 |显示全部楼层
济南故事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8 14:45:42 |显示全部楼层
黄岩哈哈笑着,连声感谢。姑娘便扶着黄岩往公园出口走。一路上,姑娘只觉得回头率比平时上升了不止十倍,可头一回感到不是那种美女专有的小娇傲,而是如芒在背。也难怪么。一个光着上身,一个裙子就跟刚洗过一样。这也就罢了。姑娘这手搀着黄岩,那手拎着皮凉鞋,两个人全打赤脚。来来往往的游客早忘了趵突泉的三股水,全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看。

姑娘都快臊死了,只盼着早点走出公园。可她就没稍微想一下,一个姑娘家家的光着脚在大街上溜达,岂不更丢人么?

黄岩虽然看不见别人异样的目光,可所到之处,一片寂静,他也感到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他有点不安,轻声问。

姑娘红着脸,小声说她的鞋被冲跑了一只。另一只她现在正拎着呢!

事情确实挺严重。可黄岩不明白干嘛还留着另一只。

“那可是我最心爱的一双鞋!”姑娘有点生气了。可她也不得不承认黄岩的疑问有几分道理。再说一个女孩子拎着一只鞋子却在大街上光着脚走像什么样子!她叹口气,拎起鞋上下左右仔细看了半天,眼睛里全是怜惜和心痛,最后依依不舍地丢进了垃圾箱。

“什么声音?”黄岩问。

“把鞋丢啦!”女孩伤心地说,“人家本来甜甜蜜蜜是一对儿。现在一只没了,剩下的一只孤零零的,还有啥用!”

黄岩开始还笑,可听到姑娘后面的话,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黄岩循声走过去,在垃圾箱里摸了半天,一声不吭地找出那只鞋,这才摸摸索索地转身要走。

“喂!你留着一只鞋干什么?”女孩好奇地问。

“留着吧!”黄岩若有所思,“万一那只鞋还能找到呢?”

“哈,你是说一会儿咱们去捞鞋吗?好呀,好呀!”女孩顿时两眼放光,心花怒放。

黄岩不置可否。心里却在想,这姑娘智商可真不在线!姑娘却欣喜若狂,拉起他就狂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9 11:40: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20 10:26 编辑

公园出口竖着几道闸机。上面有三道铁棍,呈金字塔形排列。本来是一人一杆,有去无回。姑娘心急,唯恐那只掉到河里的鞋被冲跑,只顾扯着黄岩往外走。她轻而易举地穿出了闸机,却忘了手里还牵着黄岩,顺手就要把黄岩也拽出来。哪知道拦她的那道铁棍刚落下,第二道铁棍呼地就从黄岩两腿之间狠狠撅了上去,不偏不倚,正中那地方。

“他兔爷姥……”黄岩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下意识地刚要拿手去护疼,却被姑娘一扯一拽,那铁棍已是有去无回,呼地一下把黄岩撅了出去。

这时就听一个姑娘高叫一声:“吉娃娃!哈哈,原来你在这里!”

姑娘停下来,扭头一怔。

说时迟那时快,黄岩正好飞了出来,手中又没了抓头,扑通就把姑娘扑倒了。

所有人惊呆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一个只穿着小裤衩的男人竟然在公共场合公然猥亵妇女!

“非礼呀,抓流氓啊!”还是那个小姑娘反应快,尖叫一声。一石激起千层浪。黄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周围不明真相、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拳脚相加,拳头无影脚跟暴雨似地向黄岩袭来。

“别打了!别打了!”姑娘带着哭腔劝阻,“他是盲人!”

“啥?!”周围群众更加怒不可遏,“一个盲人还这么色胆包天!好哇,还把姑娘的鞋抢了!这个变态!色情狂!揍他个小舅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

拳头腿脚从暴雨变成了特大暴雨,把姑娘的劝求声都淹没了。姑娘实在无计可施,只好豁出来大喊一声:“他是我男朋友!”

这一嗓子整个趵突泉都听见了。因为播音室就在旁边。

群众们的拳脚突然停下了。有几个楞头青看看姑娘,再看看躺在地上头破血流的黄岩,不由妒火中烧,趁着不注意,又补了两脚才悻悻离去。


趵突泉激湍双御碑。为康熙、乾隆双面题写,全国罕见。乾隆对康熙感情很深,由此可见一斑。但对父亲雍正则很淡漠。然而,乾隆从中年时代起性格却越来越像他的父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0 10:34:26 |显示全部楼层
“吉娃……姜婉葳!”另一个女孩儿看看躺在地上这只人事不省的大色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是你男朋友?”她又悄悄附耳说了一句:“你口味可真重!”

“是呀是呀,还不快帮我把他扶起来?!”姑娘现在有嘴也说不清,不耐烦地叫着她的女伴。

两位姑娘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黄岩拉起来。黄岩莫名其妙挨了这么一顿暴菜,差点没气疯了,他一把甩脱姑娘的手,气冲斗牛地就要自己走。偏偏出口又有一大堆椅子供过往的游人小憩。黄岩一头扎进去,就好像一只盲虾钻进了迷魂阵。乒乒乓乓,跌跌撞撞,鸡飞狗跳,孩子哭闹,妇女尖叫,还有的顺手赏了黄岩几个耳光。可怜黄岩鼻青脸肿,鼻血横流。他怔怔地站在中间,走也不能走,留也不敢留。不由仰天一声长叹,心碎了一地。

这时,他只觉得有人轻轻擦去他脸上的血迹。一只温柔的手默默扶住他的胳膊。仿佛从天而降的天使,那只手把他从湍流泥淖中拯救出来。这次他没有抗拒。他的心里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碎掉了,融掉了,像护城河中的浪花一样,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最终向远方流去。一泓泉水,清凉甘冽,沽沽而出,正滋润着他那久已干涸、龟裂的心田。

是爱情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他的黑色的世界之外,似乎真的有一只美丽的蝴蝶试图穿过这片黑暗的森林。他不忍心惊扰它,轰走它。他害怕失去它。

黄岩在一片惊诧的目光中,顺从地跟着姑娘走了出来。一路上两人无声无息。

“这是你的眼镜,这是你的手杖。”姑娘轻轻把墨镜给黄岩戴上,又把手杖塞到他手里。

“谢谢!”黄岩轻轻地说。

“还谢我?”姑娘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点不忍心,“都怪我。都是我不……”

姑娘的头低下去了。黄岩笑笑,摸索着穿上裤子。衬衫往肩膀上一搭,点着盲杖就要走。走出去没几步,只听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女孩跑上前来,说还是我送你回家吧。说实话,不知为什么,在黄岩内心深处,竟盼着这个女孩儿陪他一起走走。是爱情吗?他又一次问自己。不,不是。他不由暗自好笑。两个萍水相逢的人怎么可能一见钟情?也许只是他太孤独,太寂寞,太渴望有人陪他走一走,哪怕只是这一小段路呢!再说,一个瞎子……黄岩不由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