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834856|回复: 25

原创小说连载《蚩尤旗》之第二章《激湍婉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15:16:00 |显示全部楼层
5000年后,济南。

黄岩平静地戴上墨镜,接过导盲杖,又向大夫点点头表示感谢。刘医生吩咐护士把他送到医院门口,因为每一家医院都是一座迷宫。黄岩微笑着,不失礼貌而又坚决地拒绝了。

“我既然能自己一个人走进来,当然也能一个人走出去。”黄岩微笑着起身要走。可他刚一转身,就一脚踢翻了眼科诊室的诊椅。黄岩一个趔趄,下意识地用导盲杖撑了过去。导盲杖不偏不倚,一下子就插进了椅子腿。导盲杖啪地给黄岩脸上来了一记耳光。墨镜一下子被杖把儿挑飞了。黄岩捉不住脚步,一头向眼检仪扎去。他两手乱舞,一把钩住眼检仪,连人带仪器一起向地上摔去。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他。

“如果你再坚持一个人出入眼科,”刘医生微笑着扶起他,又把眼检仪拿过来放好,说,“我们眼科就改保卫科啦!”

旁边的小护士没忍住,扑嗤就笑了。刘医生责备地看了她一眼,小护士马上捂住了嘴。刘医生给黄岩戴好眼镜,又把导盲杖递到他手里,轻声嘱咐了他几句,又叫护士把黄岩送到医院大门口再回来。

黄岩这次没吱声。他哆哆嗦嗦地站起来,顺从地让护士牵引着他走出诊室,在医院的迷宫里不知道兜了多少个圈子,这才乘上电梯,又不知道跟着护士兜了多少个圈子,忽然只听一片车水马龙声,黄岩知道他来到了大街上。

“黄先生,要不要我给您叫部车?”护士轻声问。

黄岩微笑着,不失礼貌而又坚决地拒绝了。可是护士刚离开,他就感觉自己犹如一片被湍流卷走的落叶,湮灭在人海车流中了。自行车声、电动车声、汽车声响成了一片。他已经完全想不起自己是从哪个方向走来的,只能本能地抻着导盲杖朝着这些声音的相反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地挪去。

声音渐渐小下去。他想他一定是在人行道附近,或者已经踏上人行道了。是的,导盲杖明显敲到了一个高出一块的地方。他忙走了过去。可是他忘了还有马路牙子。如果他一脚踩空或者一脚踩实,充其量不过是晃一下。偏偏一脚踩在马路牙子上,只听咔嚓一声,他的脚崴伤了。一阵巨痛袭来,黄岩只觉得瞬间失去了重心,一下子扑了出去。他暗叫一声不好,顺势打了个滚,可脸还是先着了地,就像在擦丝器上擦丝的黄瓜一样蹭掉一层皮。黄岩只觉得脸上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也不知道是血水还是汗水。然而汗水流过伤口,沙得他更加疼痛。

黄岩一声不吭。他用胳膊擦擦脸颊,想努力站起来。可是脚踝却钻心的痛,墨镜和导盲杖又不知去了哪里。他只好论堆坐在地上喘息。

周围路过的好心人忙七手八脚地把他扶起来,扶到路边的马路连椅上坐下,纷纷嘘寒问暖。有的用手巾给他擦血,有的掏出创可贴贴在他脸上;有的帮他找回墨镜、导盲杖,有的问他家在哪里……

一瞬间,黄岩感到一丝久违的温暖。那种温暖就像她还依偎在他身旁。即便什么都不做,他也感到是那样恬适、惬意。
不过,这缕暖意转瞬即逝。路人们见他安定下来,脸上那点伤口用创可贴一遮又严实又透气,瞎子虽然不是天天见,但终究不是什么粉碎性骨折或者不治之症,他们的爱心已经得到了宣泄,况且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于是各奔东西,很快就只剩下黄岩一个人坐在连椅上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8 08:49:11 |显示全部楼层
他兔爷姥姥的!

黄岩重重地喘息着,揉了会儿脚踝,那剧烈的痛感不但没有让他呻吟,反而激起了他的怒火。他愤怒地扳动着脚踝,想叫自己感到更大的痛意,也许这样就可以让他忘却更多的痛苦。可是那不争气的脚踝却咔嗒一声回归旧位,脚不疼了。这不仅没有让他喜悦,反而让他更加恼怒。他猛地站起身来,仿佛他的世仇就站在他的眼前,带着幸灾乐祸的嘲谑看他无助地站在无尽的黑暗里。他想要冲上去,掐死他,撕碎他,像雪片一样把他撒向天际,任由风刀霜剑劈刺挑砍,然后把他吹得无影无踪,跟他一样永远沉入无尽的黑暗。

可是他却找不到那个世仇,正如他那双无神的大眼睛中的那个无神的世界一样。他茫然而徒劳地看看前面,以为会有一朵美丽的花,一只神奇的蝴蝶会突然窜入他的眼帘,接着她依然会带着温馨迷人的微笑向他盈盈走来。他的心头一阵激动,一阵惊喜。他张开双臂,想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她,一言不发,一任泪水横流。可是那人却如万千流星花瓣一般消逝在夜空中,他的眼前依然一片黑暗。

黄岩怅然若失。他在干热的夏风中呆呆地驻足站立了一会儿。这时只听周围传来各种各样的吆喝声:“东北大西瓜嘞,不甜不要钱!”“糖炒栗子!热的!好吃好扒!”“好消息!好消息!老板破产跑路!所有拖鞋,清仓处理!血本狂甩,一件不留!……”

黄岩叹口气,不过这也给了他些许安慰。因为来医院复诊前,他就听到过这些声嘶力竭的吆喝,MP3版的,音箱版的,电子喇叭版的都有。要是搁在往常,这些噪音能劲爆到把他连头带心脏都轰炸成渣渣。可谁能想到,今天这些噪音会成为指引他回家的马路天使呢?

黄岩苦笑一声,点着导盲杖慢慢往回走。走着走着,导盲杖似乎有了魔力。导盲杖一次次地触及大地,大地一次次地发出嗒嗒地回应,导盲杖颤动着将大地的答复告诉黄岩,哪是人行道,哪是盲道。

以前,在黄岩看来,盲道和人行道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也避免在盲道上走。因为那里疙里疙瘩的,硌得脚慌。今天他才发现,原来漫漫黑暗中,盲道竟是如此清晰。仿佛那不是一条盲道,而是一条通天大道,一条指引他从人间走向神国的大道,一个让他相信自己还活着并且支撑他走下去的惟一依靠。

渐渐地,他似乎有了点信心。永久性失明?好吧,来吧!来吧!那个叫老天爷的老家伙可真搞笑!你已经夺走了我的眼睛,有本事你把我剩下的东西也夺走呀!

激动之下,他不由挥舞着导盲杖,开始冲着蓝天发狂,仿佛他的敌人正站在那里,又开始嘲笑他。

蓝天?哼!你也配!天一定是黑色的!对!跟你那颗黑心是一个颜色!他兔爷姥姥的!来呀!把这条路也夺走呀!叫我一辈子无路可走啊!来啊,有本事放马过来呀!来呀!

路人们纷纷躲闪,远远地站在路边看他歇斯底里,跳踉大吼,却没有人像刚才他跌倒前那样上来帮他一把。不过黄岩不在乎。因为他什么都看不见。要是在往常,如果看到周围的人用这样的眼光看他,他一定羞死了。可如今眼不见心不烦。这些人不管存在与否,在他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8 16:48:1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手登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8 20:44:49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凭直觉,他还能感到周围无声的、凝固的空气中散发着某种诡异的气息。他不知道这种气息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它在哪里。渐渐地,这种气息仿佛化成了全宇宙对他的敌意。随时随地,犹如潜行狩猎的饕餮一般慢慢逼近他,窥伺他,准备无声无息地吞噬他。任他有多少愤怒、恐惧、愤懑,仿佛他从来都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存在过。而能证明他出现过、存在过的证据,也就只剩下愤怒、恐惧、愤懑了。

于是黄岩开始旁若无人、语无伦次地指天骂地。路人们饶有兴味地远远听着,却不发表任何意见,因为连黄岩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在骂什么。骂到兴头上,黄岩挺枪跃马,一根导盲杖舞得出神入化,泼水不进。什么三十六路少林棍,七十二路杨家枪,棍棍如金猴扫群妖,枪枪如雄鸡乱点头。

“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喝彩。接着就是一阵噼哩咔嚓拍照、录制小视频的声音和点赞的声音,还有个别人往里面扔钢蹦的。

黄岩恍如不闻。他只想把失明以来所有的痛苦统统甩掉,最好舞到倒地不起,但愿长醉不复醒。想到这里,他索性耍起了醉棍。本来就踉踉跄跄,东倒西歪,如今他一会儿在地上老驴打滚,一会儿铁头童子功,可那根导盲杖却不离左右,虎虎生风。周围的叫好声此起彼伏。

可惜好景不长。一条流浪狗路过。它无心欣赏黄岩那精妙绝伦的枪棒棍法。它刚吃了一肚子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正准备排出来。虽然是一条被人遗弃的流浪狗,但是,它还保持着定点排泄的自觉、自律。即便已经没有家,它还要找一个固定的地方如厕方便。它不明白眼前这头耍枪弄棒的两脚兽为什么要占着它的卫生间不走,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费了那么大的劲还是什么都没有。

流浪狗动了恻隐之心。因为对它来说,吃喝拉撒就是狗生的头等大事。虽然做了流浪狗,可它仍然怜悯并且愿意帮助那些在这些问题上有点困难的人类。可是那头可怜的两脚兽正憋得像被封肛的老鼠一样上蹿下跳。它无法上前帮忙,只好躲在不远处,半蹲下来亲身示范。问题解决后,它冲黄岩汪汪叫了两声,意思是孩子,到这里来,跟我一起做!

黄岩听到狗吠声,却误会了流浪狗的本意。他迅速化杖为鞭,啪地甩了过去。不过他并没有伤害狗的意思,所以导盲杖擦着狗狗的鼻尖就过去了。流浪狗大吃一惊,嗖地跳到一边,冲他又汪汪叫了几声,夹起尾巴,一溜烟儿扭头就逃跑了。黄岩一听心中焦躁,啪啪啪又是几鞭子,想教训教训这条不守规矩的狗,却不知道狗早跑了,可那坨物事还在。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惊呼一声:“小心……”黄岩哪里听得进去,啪啪啪蘸足了那玩意儿就丢起了花棍。周围看热闹的群众呐一声喊便逃。只见狗屎共棍棒齐飞,臭气共空气一味。虽然不至于甩的到处都是,可还是有几点乱迸四射。吃瓜群众哭爹叫娘,骂声一片,却又近身不得,纷纷拨打110、120。

黄岩耍得正尽兴,哪里知道出了什么事!这时只听忽啦一声,一只正悠哉悠哉、无所事事、当空飞舞的塑料袋被黄岩的导盲杖一杖抡下。塑料袋一下来了劲头。杖头过处,呼呼生风。黄岩心中焦躁,他拼命挥舞,想把这只该死的塑料袋抖下来。可塑料袋却像被什么粘住似的,不仅牢不可破,而且更加精神抖擞。棍风过处,隐然有风雷之声。

黄岩更加恼怒,棍法不依古格,凌空乱舞。只听咔嚓一声,好像什么东西被打碎了。接着就传来一声怒吼:“妈的!你眼瞎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9 12:49: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10 09:08 编辑

一句话惊醒了黄岩。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怅然若失。说来也怪,那只塑料袋似乎也没了兴致,轻轻地飘走了。

来人一把抓住导盲杖尖,嚷嚷着“我的车!你他妈眼瞎呀”!可一看黄岩那副特制墨镜,再看看专用导盲杖,他挥出的拳头慢慢落了下来。  

“对不起,我……”他刚要道歉,突然感觉手里粘乎乎、腻歪歪、臭哄哄的。他有点近视,凑近了一嗅一瞧,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揪住黄岩的衣领,顺手把那把物事抹在上面,另一只拳头则像弓箭一般向后扯起,准备满载着冲天的怒火射向那张黑桃K般的大方脸。  

“你这个睁眼瞎!老子要……”  
黄岩木然地看着他。听口气来者不善,可这会儿他又心如死灰,一切都无所谓了。打吧,打吧,最好现在就打死他。一了百了!  

“住手!”只听一个妩媚的声音叫道,接着便是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走到了他面前。  

黄岩猛然惊醒。那声音犹如一只纤纤的蛱蝶,盈盈飞过在他那冰冷、芜乱、阴冷的心头,留下一道仿佛来自天堂的圣光,瞬间刺破了黑暗、迷雾,照亮了他的世界。他那颗渐已死去的心又开始狂跳,说不出是激动,是紧张,还是喜悦。那熟悉的脂粉气息同时唤醒了他的嗅觉。  

“江楠!你……”黄岩脱口而出,不由自主向前迈了一步。  

“你们认识?”那条大汉狐疑地打量着他们。  

黄岩那刚迈出的一只脚又缩了回来。  

“唔……他……他是……”那个妩媚的声音支支吾吾地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黄岩的心从火热转眼降到了冰点。就像一只装过沸水的玻璃杯突然被丢进成吨的冰块中一样,他清晰地听到了玻璃杯炸碎的声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9 15:18:51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9 17:45:3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

这部作品本质上是为了给济南、山东探索一条文创产业引领新经济发展之路。我希望这部作品可以开发出一系列有价值的文旅、博物馆以及其他文化创意衍生产品。当然,这年头无权无势无钱如我辈小民,期待通过创造性的创新活动为家乡做点贡献不啻于痴人说梦。好在我本痴人,有人探索总比万马齐喑、人云亦云要好那么一点点。

另外,我也很想借这部作品展示一个不一样的济南。济南,曾经出过黑老鸹、小鸭、华光肥皂、泉城洗衣膏,这些产品一时领全国风气之先。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济南被外府人称为钝感之城。在外地人看来,济南人衣食住行土,精神风貌土,缺乏个性,缺乏创新精神,我们的很多产品出了济南府,马上就销声匿迹,更不要说卖向全国、全球了。

身为土生土长的济南人,作为经济学者,我无法忍受这一现实对济南人民身心的禁锢。我希望这部作品可以为改变这种印象做点尝试。如果我不行,没关系,抛砖引玉,有才者居上,我甘做铺路小石子。我的祖辈随目不识丁将军张曜居于济南,我从小就住在大明湖畔。秋柳园附近的每一棵老树我都认识。对我来说,每一棵树就像家中的老人一样眷恋难忘、亲切如故。

所以创作这部作品于家乡而言有功利追求,于我本人而言却没有丝毫名利愿望。不管有没有人看这部作品,有多少人看这部作品。这部作品本来就是献给我的家乡,希望这部作品会有更多的泉城父老关注支持追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0 07:51: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10 09:07 编辑

“对不起,江……江小姐,”黄岩又恢复了他的彬彬有礼,“我把你……您的车敲坏了吧?”

那个您字仿佛一只滚烫的山芋刺了江楠一下。

“哦……没……没什么!”江楠努力掩饰着她的不安,“我的老公会……”

老公二字犹如两颗炽热的火炭嗤嗤地烙在黄岩心上。黄岩的脸唰地就白了。他只觉得黑暗之中不知从哪里飞来无数针、锹、斧、锯,在他的心上又敲又刺,又锯又挠,仿佛要把他的心脏一把掏出来捏碎一样。

男人看看黄岩,又看看他的女人,脸上浮现出胜利者的微笑。

“既然是朋友,”男人嘿嘿憨笑了几声,“就赔300吧。现在换块玻璃还250呢!”

黄岩默然,开始浑身上下地摸索。不巧他身上只带着一张社保卡。

“微信支付宝也行!”男人很有耐心,也很有信心。

可自从做了瞎子,自从江楠离去,黄岩的手机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不就是三百块钱嘛!”男人有点失望,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给交警打电话。

“不就是三百块钱嘛!”江楠烦躁地掏出自己的手机说,“我给你!”

“嗯,好吧,”男人慢悠悠地说,“既然你坚持……”

黄岩怔怔地听着这两人对话。他能感觉到两人近在咫尺,可是又真切感受到两个人恍隔天涯。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是悲是喜。可是当江楠要替他赔偿时,他坚决地摇了摇头。他告诉那名男子,说我家离这里不远,你跟我去拿吧。

行,那男人有点无可奈何,济南的夏天像火一样灼热。他一步都不想多走。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想想那三张红艳艳的钞票揣进兜里扬长而去的快感,他觉得心里畅凉了许多。

“你家不是在黑虎泉吗?”江楠看看省立医院的大牌子,疑惑地问。

男子一听差点儿没栽倒。

黄岩微微一笑,可心底却泛起一丝悽凉。家门口就是公交车站。可他懒得去挤公交,更不想上车后让公交司机打开喇叭满车厢里嚷嚷告诉所有乘客他是瞎子请给他让座!以前他会主动给盲人让座,还有一种行善的快感。可如今“老幼病残”那四个字比当面叫他瞎子更刺耳!所以他宁可步行十几里来医院复查,也不愿乘公交、出租。至少走在路上,还能让他知道自己起码还活着。

更何况,以前五十公里越野、武装泅渡都是家常便饭。这十几里路对他来说不比走到胡同口更远些。

男子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这十几里路对他这种城里养大的家鹅来说,不比西天取经近多少。他看看江楠。江楠又开始掏手机。

黄岩虽然眼睛瞎了,可耳朵却变得异常敏锐。他出手如电,想要阻止江楠。可是准头差了点,缘着她那白皙而柔若无骨的手指滑了过去。江楠手一颤,手机没拿住,啪地摔到地上,手机屏一下开裂了。

“你这个睁眼瞎!老子要……”男子恼羞成怒,一把就去揪黄岩衣服上另一块干净的地方,他总觉得自己的手还没擦净似的。可这会儿他更加妒火中烧。因为他分明看到这该死的瞎子的眼睛里全是江楠,而江楠竟然毫不犹豫地替一个瞎子买单!

可这回他的手还没触及黄岩的衣服,只见黄岩稍一错身,肘一沉一抬,男子的大手掌径直向自己脸上拍去。

一瞬间,汗酸味、咸味、臭味还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味儿在他脸上开了花。这也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测:手上的东西确实没有清理干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1 07:58:10 |显示全部楼层
男子暴跳如雷,犹如一头公牛哞哞怪叫着向黄岩扑去。黄岩听风辨形,急忙让过男子,脚下轻轻一钩,肩肘轻轻一推一送。男子便如一列脱轨的火车哗啦一声一头扎进了自家车的前视窗。不偏不倚,那颗大脑袋正卡在两排驾驶前座之间,两根大腿连屁股却留在了外面,拼命挣扎。这时车里传来杀猪般的哀嚎声:“杀人啦!出人命啦!”

周围路过的人早笑成了一团,却没有人上前帮忙。江楠忙跑过去又拉又拽,一时半会儿哪里拖得出来!
就在这时,一辆警用摩托停了下来。交警跳下摩托,帮江楠把她老公拖出来。幸好车座是真皮的,虽然男子脸上火辣辣的疼,还好,没有出血。

“怎么回事儿?”交警指着车严肃地问。

“交警同志!快,快!”男子捂着脸指着黄岩声嘶力竭地哀嚎,“快把他抓起来!他砸坏了我的车,还冲我行凶啊!”

黄岩有些可怜他,也有些可怜江楠。他可以理解江楠的离他而去,可是他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偏偏会选择他。这年头,好白菜真的都叫猪啃了吗?此时此刻,他茫然地看着江楠,不知道自己的心头究竟是快意还是惆怅、酸楚、怜惜,更不知道自己那无神的眼光其实已经错过江楠的倩影。他以为自己面对的是江楠,其实不过是江楠身后的那道影子而已。

交警扭头转向黄岩,正要向他质询肇事经过。忽然觉得这人好生眼熟。

“你是……黄岩?”交警探询地看了他一眼。

黄岩有些意外。他点点头。

交警闻言,啪地立正,向黄岩敬了一个漂亮的军礼。

“交警3723号于伟向舍身救人英雄黄岩同志敬礼!”

“什么英雄狗熊的,”黄岩有些尴尬,“不过是个……那啥罢了!”

“您快别这么说!”交警喜形于色,也不问黄岩乐不乐意,掏出手机来,上前一把搂住黄岩就合影,说最近队里一直在开展向黄岩同志学习的活动。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英雄本尊了!队里那帮哥们儿要是看到我跟英雄合影,——哈哈,够我吹一辈子牛X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1 07:59:07 |显示全部楼层
交警滔滔不绝,忘乎所以。黄岩却有些不知所措。仿佛交警说的那个英雄是另一个人,而在他自己心目中,已经是半个死人了。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只好呆呆地听交警激动万分地讲述对他的崇拜之情。

“喂!英雄也不能砸人家车呀!”身心受到极大委屈的男子率先打断了交警的话,“你瞧瞧他把我的车弄成了什么样子!我告诉你!你们队长,不,你们局长我认识!你要是不秉公执法呀……哼!”

交警的微笑瞬间凝固住了。他看看那名男子,又仔细看看车,掏出罚单,在上面飞速写着什么。
“对啦!”男子满意地捶捶腰,“这才是交警同志应有的样子嘛!”

交警唰唰唰填完罚单,啪地贴在车窗上:“乱停乱放扣2分,罚款200;违占盲道,严重影响盲人通行,扣2分,罚款300。合计扣4分,罚款500元。请于接到罚单后到有关部门及时缴纳罚款!”

男子一下子就慌了。扯下罚单,哥哥叔叔地乱叫,请交警收回罚单。交警啪地向他敬了一礼,不再理睬。他转身走到黄岩面前,问黄岩家住在哪里,他要用摩托车把黄岩送回家。

黄岩微笑着拒绝了,说他身体好好的,让交通警察把他送回家,没那道理。再说他也没有头盔。交警哈哈一笑,像变魔术似的从后备箱里掏出一个头盔,说,他巡逻的时候经常在大街上遇到需要送回家的人。再说这回送的可不是平常人!那可是人民英雄啊!不由分说,给黄岩戴上头盔,拉着他就上摩托车。

黄岩盛情难却。他茫然地左顾右盼,想听江楠再说几句话。可是周围却一片寂静。黄岩轻叹一声。他摸索着跨上摩托车。警灯闪烁,摩托车绝尘而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