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245178|回复: 0

丁宝祯缉拿安得海,是智杀还是正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09:05:39 |显示全部楼层

                           
济南市井流传着丁宝祯智杀安得海的故事。说安得海假冒圣旨南下江浙,路经济南时被巡抚丁宝祯拿住,请圣上示,如何发落。同治帝的圣旨中将“安”少写了头上的一个点,丁宝祯由此会意,决定监斩。同时慈禧太后的懿旨也到,安得海是慈禧身边的近侍,颇得太后青睐,丁宝祯料到此懿旨是开释的意旨,遂先斩而后接旨,造成了一段津津乐道的佳话。
此事发生在同治八年(1869)。《清史稿》有记载:“而其诛安得海事尤著人口。安得海者,以奄人侍慈禧太后,颇用事。八年秋,乘楼船缘运河南下,旗缯殊异,称有密遣。所过招纳权贿,无敢发者。至泰安,宝桢先已入告,使骑捕而守之。安得海犹大言,谓:‘汝辈自速辜耳!’传送济南,宝桢曰:‘宦竖私出,非制。且大臣未闻有命,必诈无疑。’奏上,遂正法。”
正史不是写故事,拒绝精彩。然而仍用了“尤著人口”一词。这是因为安得海为六品顶戴蓝翎内侍,曾任咸丰皇帝的御前太监,又在辛酉政变中为两宫皇太后中奔走,为同治皇帝登基立下汗马功劳,深得慈禧器重。除了办差干练,安得海本身“艺术精巧”,“知书能文”,能够讲读《论语》、《孟子》诸儒家经典,就被宫人刮目相看,据称“中外倾慕”。安得海的不安分表现在他的自吹自擂上,自诩:曾为“太子伴读”。
安得海在宫内嚣张,有几个亲王颇看他不顺眼,就想拿下他。慈禧知道后怕他惹出乱子,于是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安得海大约也有所察觉,“遂自荐,请卫侍冲主,外取自退”,就这样成了太后的近侍。
同治八年,安得海出京置办龙衣,现在很难查清是一场公差还是“擅出”。因为帝后的龙衣均由内务府采办,由指定的织造局进贡京师,无须太监采买。而且如安得海这样级别的太监出宫应该有很大的动静,可是直到安得海船过德州,德州知州赵新才发现安得海号称钦差,却未带任何公文。按清制,钦差过境均持“明将谕旨”,或有部文传知。以便沿途接送,若采买物品只需出示“传牌堪合”即可,无须花钱。可是这一切手续安得海船上都没有。
赵新是个颇“计较利害”的官场老手,发现这个秘密他考虑是不是禀报。他明白安得海背后的势力难以撼动,如果禀奏失当,将罹祸于己;如果不禀奏,将迁怒于巡抚丁宝祯,权衡再三,幕僚给他出了一个主意:用“夹单”密禀。
夹单是清朝官府奏本的附页,如下属向长官奏事,不便于写入手本的事项则另书于一纸,夹附于手本之内,附页就叫夹单。一般官员潦草看过奏本,往往忽略夹单。忽略了,当然不是具本的责任,而是阅件人的疏忽。这个赵新实在是油猾,当他把具本奏报到丁宝祯那里,安得海的两艘太平船已太平地过境。
据《清稗类钞》载:丁宝祯闻知“安得海将过山东,密语德州知州赵新,如见其有不法情事,可一面擒捕,一面奏闻”。这一段记载颇有玩味,戏份在安得海身上,戏外戏却在后宫,因为安得海就是八年前辛酉政变来往于承德避暑山庄与京师的密线,正是他的通风报信,肃顺等八大臣在那场政变中被诛,但是诛杀挡不住公愤。谁都知道慈禧垂帘当政,敢于杀她身边的人,其实是宫廷争斗的外延,亦或说是辛酉政变的延续。而且安得海出直隶一路无事,偏偏进入山东境内被发现疑踪,从这一点上看丁宝祯的执法,似乎比坊间的故事更精彩。
丁宝祯不敢怠慢,立刻具本密奏,力陈朝廷从不许宦官与外戚交接的先例,亦未有差派太监赴各省之事况。龙衣自有织造谨制,未有采办之需。即使钦差出行应有“传牌勘合”,岂能漫无稽考。龙凤旗帜系御用之物,何能愈制妄用。太监携带女优出行,尤其不成体统。启禀字字严厉。
《清史稿》称:安得海此次出行“旗缯殊异”。怎么个“旗缯殊异”?语焉不详。据《清稗类钞》记载,安得海借舟沿运河南下,“坐太平船两只,声势煊赫”,船两侧插龙旗凤帜,“带男女多人,并有女乐,品竹调丝,观者如堵”。又载,“本月二十一日,该太监生辰,中设龙衣,男女罗拜。”这不仅是出格,简直就是愈制,安得海胆子忒大了!
及至丁宝祯在泰安截下那两只太平舟,船载惊人:计有:黄金一千一百五十两,元宝十七个,极大珠五颗,真珠鼻烟壶一枚,翡翠朝珠一挂,碧霞朝珠一挂,碧霞犀数十块,最重者七两。这里提到的“碧霞犀”是一种比绿松石更贵重的宝石,用来做朝珠或工艺品,是当朝士大夫的爱物。此外还载有骏马三十余匹,最好的一匹能日行六百里。安得海确实“殊异”!
丁宝祯的奏折直接送到孝贞、孝钦两皇太后手上,她们随即召军机内务大臣议之,众大臣“皆力请就地正法”。毕竟安得海行走于内宫,与后妃有怜惜之情,两宫皇太后压下奏议。大概想拖一拖,看看动静再说。没想到两天后醇亲王“复诤”。大概安得海对于两宫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谕旨便下达了:“览奏曷胜诧异,该太监私自擅出,并有种种不法情事,若不从严惩办,何以肃宫禁而儆效尤……将六品蓝翎安姓太监严密查拿。令随行人等指正确实,毋庸审讯,即行就地正法!”
如今再读此旨着实令人生疑,一个“毋庸审讯”似乎在封口,哪有不留讯词就正法的?名声赫赫的大太监,“私自擅出”,多日不归,宫内竟然不知道,大概说不过去。真相已经很难追究了。安得海就诛,“历城县令为安得海购地葬之”,不是义举而是秘葬,显然他葬于济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