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萧逸林

原创小说连载《蚩尤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15:38:27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人都看呆了。仓颉眼尖,早看见黄帝大腿都露出来了,悄悄扯扯黄帝的衣服。黄帝一看不由又羞又惊,又急又气。他奋力挽起乾坤射天弓,怒吼一声,搭箭便向光球射去。说来也怪。那九颗光球仿佛怕他似的,突然犹如连珠炮一般向华不注激射出去,隐隐传来嘤嘤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电闪雷鸣,然而很快就寂然无声。太阳隐一隐,又被笼罩在浓雾中。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帝万分惊愕。众军昂着头,一起仓皇北顾。

“想是天怒人怨,神威显灵,众神要灭了蚩尤这只大虫吧!”仓颉滴溜溜轮番眨巴着他那两排红绿灯说,“大王一射十日,真是神明英武,天姿英纵!”

所有人匍匐在地,山呼万岁。

黄帝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支轩辕神箭消失在空中,又掉头向下,嗖地射在仓颉面前的轩辕上,兀自乱颤。他忙命仓颉记下来,作为不世的神迹。

仓颉拿着玉刻刀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写。倒不是他不识字,而是那时候他还没有发明一字。

不过这难不倒他。他在龟甲上照着轩辕神箭依样画葫芦,又画了十个太阳。

“这是什么字?”黄帝指着第一个字问。

“启禀大王!这就是一呀!”仓颉镇定自若。

黄帝仔细端详那个“一”字,只见它写作“羿”。他看看第一个字上面那六横,又看看仓颉那四只大眼睛和两条细眉毛,不由疑窦丛生。

“哼!仓颉!你欺负寡人不识字吗?”黄帝轻蔑地哼了一声,“这个一字上面的六横怎么画的跟你的眼睛眉毛似的?上面还带着几根眼睫毛哩!莫非暗示是你一箭射下了十日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5:55: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3 17:25 编辑

仓颉唬得遍体生津,魂不附体,扑通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说微臣岂敢?那分明是轩辕神箭的箭羽啊!底下一横一竖表示十日,那一撇表示斜射在轩辕上的箭杆、箭头啊!合在一起就念“一(羿)射十日”啊!

“唔,就算是羽毛也不是只有六根毛啊,你说是不是,风爱卿?”黄帝可不信这套。心说这小子一准儿是想借机邀功。哼,文人!就爱咬文嚼字,说是捧别人,其实转着弯儿地捧自己!

风后没心情讨论文字创造问题。如今大将应龙不知所踪,神兽白泽不知何往。万一蚩尤杀到,甭说一射十日的丰功伟绩要了帐,以后射日者的知识产权都要易主姓姜了!

黄帝一听有理,心想这帮文人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不在此一时。传朕口谕!全军全速前进,日夜兼程,务必明日拂晓前抵达致密……

话音未落,只见华不注方向又升起九道光。黄帝不由羞惭满面。不过仓颉解释说,那完全是九日落地后的火光所致。黄帝这才松口气。心想文人虽然讨厌,可有时候还真有用,特别是脑子不够使的时候。就在这时,只见七颗光球排成北斗七星的形状,剩下两颗光球分别排在斗柄两边。

“恭喜大王!”仓颉欢呼一声,“景星见,天下治!”

“什么意思?”黄帝从没见过北斗九星。

仓颉激动地指着那九颗光球说,斗柄旁的两颗星为辅弼星,合谓景星。见则天下大治,四海一统。

黄帝大悦。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北斗九星。只见这九颗星以天权为轴,开始逆时针旋转,越转越快,渐渐融为一体,犹如一张九色光盘,在华不注上空盘旋。突然,天枢、天玑、天璇、玉衡、开阳、摇光各迸射出九道光,八九七十二道光并作一处,汇入天权星。天权星突然迸射出九色神光,如虹如电。整个大地笼罩在七十二道光中。这时只听风声、水声大作,雾气犹如滔天巨浪、千军万马一般向华不注奔腾而去。再看周围沼泽、堰塞湖中的山洪水犹如一条条水龙腾空而起,被这七十二道光尽皆吸去,又注入华不注,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不到半个时辰,晴空万里,现出金灿灿的太阳;芳草连天,大地如洗。远处大明湖、鹊华湖中荷叶田田,湖畔柳枝新绿,正是映日荷花无穷碧,花红柳绿万象新。

北斗九星。北斗九星在上古以及中国古代历法中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7:15:50 |显示全部楼层
黄帝抚摸着他的战熊,不由仰天大笑,此则天佑我华夏也!

群臣纷纷山呼万岁,说大王仁泽天下,故此天降祥瑞。

“非也,非也!”风后不识趣地插嘴说,“此物谓魃。见则天下大旱,寸草不生……”

黄帝很不高兴,他看看仓颉。仓颉很识趣地反驳道:“非也,非也!风老大人老眼昏花,去年就该退休了吧?此物曰飞碟,状若玉璧。见则海清河晏,天下大治。此乃黄帝陛下一统华夏之兆也!”

黄帝微笑着捋捋胡子,却不说话。

“巧言令色,鲜矣仁!”风后勃然大怒,撸起袖子冲上去就要跟仓颉老拳相向。仓颉慌忙打了个滚儿,钻到轩辕车下,任凭风后百般叫骂,只是不肯出来。

黄帝忍俊不禁。一边假意劝风后消消气,一边看仓颉那副狼狈不堪、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怂包样儿,心里却狂呼爽乎爽乎,快何如哉!

“好啦,好啦!此处不宜久留,两位爱卿看在孤的面子上……”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红气从西北直贯东南。接着一团金光拔地而起,向黄帝这边飞来。

“蚩尤旗!扯乎!扯乎!”黄帝失声惊叫,拔转熊头便逃。

“黄帝老儿休走!”只听半空中犹如起了一个霹雳,转眼那团金光唰地就飞到了眼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7:22: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16 19:31 编辑

黄帝回眼望去,唬得魂不附体。只见来将头戴牛角凤头盔,面覆青铜纵目具,身披青铜龙鳞甲,手执饕餮青铜钺,以熊虎兽头为前后护心镜,玉貙玉貅做战靴。肋生玄鸟金翅,呼啸过处,隐隐有风雷之声。

虽然铜头铁额,看不清面目,但那声音、那气势不可能是别人。

汉画像石,蚩尤

“护驾!”风后丢下仓颉,跳上轩辕,厉声喝道,“钩云手何在?还不快抛掷钩挠绳索!蚩尤虽暴,擒之必矣!”

黄帝闻言大振:“今日不擒,待到何时!”他拨转熊头,喝令众军抛索,又率军挥戟而上。

蚩尤猝不及防,唰唰唰转眼间就被钩住了十几条绳索,又被黄帝一戟钩住了钺上的鬼脸牙齿,蚩尤在半空中乱扑腾,虽然飞不掉,但一时半会儿也拽不下来。

蚩尤临危不惧。他大吼一声,一身甲胄突然嘡啷啷迸出六道长刃。众军唬了一跳,手中的绳索松了松。说时迟那时快,蚩尤带着六道长刃和青铜钺犹如破壁机一般飞速旋转,身上的绳索转眼间被一一斩断。众军猝不及防,稀里哗啦倒下一大片。

亚丑青铜钺。山东省博物馆镇馆之宝。商代。出土时共两副。另一副现珍藏于国家博物馆。

蚩尤仰天大笑,一振翼往天上飞去。不过他也不敢再俯冲。更何况,黄帝部众一起举起长弓硬弩,纷纷指向了他。可奇怪的是,他们却引而不发,跃如也。再一瞧,原来是黄帝正钩在下面晃来荡去哩!

蚩尤心中一慌。他知道黄帝虽然有时会示弱,甚至会胆怯,但他的拧劲儿要是上来了,比牛皮糖还粘!他忙振翅飞向天际,又是前空翻,又是后空转,上上下下,左旋右转,把世界上所有飞行器飞过的,没飞过的飞行技术全都飞了一遍,试图把黄帝甩下来。

黄帝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哪曾坐过这号飞机!只见黄帝犹如一根挂在钩子上的扫把一般跟着蚩尤时而上下翻飞,时而翻山掠水。狂呕不止,却死活不放。

蚩尤大恚,有些后悔自己的轻率。其实他也是初学乍练。第一次穿上自己设计的这套飞天神甲,甭说起码的培训,连本飞行手册都没有就直接上天了。哪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节外生枝呢?一时间手忙脚乱,没有想到往自己的阵地飞,情急之下,反而一路南下,越过靡笄山、玉涵山、泰山……,却死活甩不掉黄帝。眼见前面又是一座山,山上薜苈藤萝,漫山雨林。蚩尤认得,正是涿鹿之山。他一咬牙,掠着树林藤萝疾驰而过,想把黄帝像个大Ⅹ号一样钩掉。果然,黄帝被一道藤钩住,玉戟失手,黄帝一下子被倒挂在了树藤上。

蚩尤纵声大笑,却忘了黄帝虽然被甩掉了,可那枝玉戟还跟扫把似地在底下浪荡呢!他刚要升天,玉戟长杆不长不短,不前不后,不早不晚,正卡在两块巨石之间。偏偏前面一箭之地又立着一堵巨石。蚩尤把持不住,被青铜鬼头钺顺势一带,连人带甲带兵刃被掼到了巨石上,纵目青铜面具一下子被磕飞了。饶是蚩尤铜头铁额,也顿时昏死过去。

纵目青铜面具,三星堆出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8:36:30 |显示全部楼层
一桶冷水泼过,蚩尤从昏迷中醒来。他只觉得头痛欲裂,额头上似乎多了一对犄角。他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摸头上的疙瘩,却动弹不得,这才发现自己连人带甲被捆在了十字架上。他努力睁开血肉模糊的双眼,只觉得眼前一阵刺痛,金星乱冒。他喘息了一会儿,这才渐渐看清眼前一团篝火正在雄雄燃烧,一大群华夏小兵正绕着篝火执戚而舞,嘴中念念有词,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原来已是黉夜时分。这时一阵夜风吹过,他不由打了个冷战,向远处看时,蚩尤不由大吃一惊:这不是致密城头么!难道说……

“恭贺大王!”只听有人彬彬有礼地说,“大王天姿英纵,英明神武,今蚩尤成擒,致密城落,此则天授陛下,宇内一统,四海归一,自此天下尽属我华夏矣!”

所有人山呼万岁,大王神武。

蚩尤哈地就笑了出来。

所有人怒目而视。

黄帝却不在意。他笑吟吟地走到蚩尤面前,说:“阁下自负智计过人,勇冠天下,今日阁下与致密城俱落入寡人彀中,夫复何言!”

蚩尤仰天大笑。他大吼一声,就要挣脱绳索,身上顿时光芒四射。周围的人吓得不由倒退了几步。可蚩尤挣扎了半天,依然被牢牢缚在十字架上。他看看双翼,重重地喘息了几下,长叹一声,终于放弃了挣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1:54:26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在找这个么?”黄帝一亮手中的苍龙佩。

蚩尤默然不语。

黄帝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苍龙佩。只见那面玉佩一面依然是轩辕苍龙十七星,另一面却变成了青铜双蚩纹(注:一种古代纹饰。如两个蚩字上下相对)。喃喃地说道:“这道苍龙佩乃伏羲归天时所赠。寡人视若至宝,日夜佩戴,却不知道它竟有如此法力!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蚩尤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黄帝有点恼怒地看了他一眼。他没想到一个臭俘虏竟敢如此放肆。

蚩尤又哈哈大笑数声:“大王徒以金玉为宝,只识金玉之形,不识金玉之质,只知聚天下之金玉以为重宝,不知重宝即天下耳!哈哈!有熊匹夫!无知老儿!真是笑死了!哈哈!”

“住口!”仓颉不由分说,顺手抓起龟甲就向蚩尤脸上抡去。

蚩尤头一垂,牛角一架一抵,仓颉哀号一声,连人带龟甲被挑飞了,脸上顿时血流如注,随着血滴落在地上的还有几颗牙齿。

蚩尤又狂笑不已。

是条汉子!黄帝心中不由又动了延揽之心。跟任何伟大的帝王一样,黄帝可能有无数不足甚至是缺陷,但有一点是普通人所不具备的:他可以不计前嫌,知人善任。

“如今九黎众城咸归朕属,阁下何不归顺于孤?你我联手,天下何愁不定!”

蚩尤又放声大笑,说:“朕窥天地之玄机,以鬼神不测之神力,以天下重宝制蚩尤旗。退洪水,驱重雾,御长风,赴孤险。本意独擒大王以为质,勒令退兵,以求自保。务耕织,修守战之备,划河而治,以防大王犯我九黎生民,足矣!不料孤作茧自缚,误为大王所擒,瞎猫碰上死耗子,岂能服众乎!”

黄帝默然。尽管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是怎样捉住蚩尤的,尽管仓颉添油加醋,把黄帝擒蚩尤描绘得如创世纪史诗一般,可他知道,这一仗赢得并不光彩。

想到这里,黄帝不由走上前去,想解开蚩尤的绳索,却被风后一把拉住。

“天赐不予,反受其咎。”风后低声说,“不要放虎归山,养痈自患。大丈夫岂可怀妇人之仁!”

黄帝摇摇头。他是部落联盟首领。虽然爱使权谋,也喜欢看权臣内斗,可是在他内心深处,依然敬重英雄。他要解下蚩尤,看看能不能以德服人,或者效法古人,两人公公平平地再打一架。如今大军环伺,不怕蚩尤逃脱,——更何况,凭他的武力值,未必会输给蚩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1:56: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20 11:13 编辑

突然间,致密城外大乱,无数火把犹如火龙一般将致密城团团围住。原来是共工率领刑天、夸父回兵勤王。

重庆,蚩尤九黎城

黄帝的手停下了。他爱惜地看了蚩尤一眼。说只要阁下肯率部投降,只要告诉我蚩尤旗的秘密,朕就封你为兵主,为朕征战四方。阁下意下如何?

蚩尤看了一眼千疮百孔的致密城,仰天大笑:要得!要得!待俺上城头上劝劝我的兄弟们如何?

黄帝大喜。风后却半信半疑。他用一只七斤半的大枫香木枷锁紧紧锁住蚩尤,把他押到城头上。

蚩尤仰望星空,深吸一口气,好像在细细品味致密城的每一缕空气似的。陡然间,只听他怒吼一声:“蚩尤在此!谁敢造次?!”

宛如一阵惊雷滚过城头,连黄帝的士兵都感到胆战心惊,手中一软,刀枪剑戟一时握不住,当啷一声就掉地上了。好几面图腾旗晃了几晃,差点倒下。

城下共工见是蚩尤,泪如泉涌。可依然人不离鞍,矛不离手,大叫一声:“末将救驾来迟,万死犹轻!”

“共工!”蚩尤神色自若,威严如初,“是朕不用尔言,孤身犯险,咎由自取,与卿何干!只是我九黎八十一寨为黄帝所破,生黎涂炭,朕于东夷,罪莫大焉!”

刑天、夸父扑通跪倒在地,泪流满面:“臣等上不能救主于危难,下不能救万民于水火。皇天后土,敢不肝脑涂地,继之以死乎!”

九黎大军纷纷跪倒在地。只有共工依旧岿然不动。

“站起来!”蚩尤怒喝一声,“我东夷人自古以来只闻立者死,未闻跪者生!大旗不倒,蚩尤不亡!”

“大旗不倒,蚩尤不亡!
大旗不倒,蚩尤不亡!
大旗不倒,蚩尤不亡!”

蚩尤大军声如雷动,此起彼伏。黄帝大军尽皆骇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2:03: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4 14:05 编辑

“住口!”风后一声断喝,“尔等欲置汝王于死地乎!还不快速速退下!”

“生死如粟,向死而生!”蚩尤又大笑数声,“尔等华蛮,只知茹毛饮血,不识天地之灵,生死之数,不知俺东夷粟若金珠,粥若玉脂,竟说是什么沙石子!真是愚昧无知,暴殄天物!有何面目耀武扬威于万军之前!大旗不倒,蚩尤不亡!”

说罢,只见蚩尤大吼一声,纵身跃下致密城,浑身衣甲化作九道神光,排成北斗九星,拂过星际,不知所终。一道红气满贯西北,彻夜不灭,隐隐有龙吟凤箫之声。

黄帝大惊。城下共工一挺长矛,指着黄帝高声叫道:“夺回致密城,活捉黄帝佬!为大王报仇!”

九黎大军发出天崩地裂的冲杀声,如潮水般向致密城涌来。黄帝正命大军抵御,突然间,致密城地底深处传来一阵令人恐惧的巨响。眼见整座城池轰隆隆地向地底沉去。黄帝大惊,急令众军火速向彭城撤退。共工正要乘势掩杀,突然玄鸟部杀到,反而把共工的部队冲击得七零八落。共工、刑天、夸父带着残部向深山老林退去。

黄帝惊魂甫定。他站稳了脚跟,回首看看致密城,那里早已变成一片汪洋。他看看手中的苍龙佩,只见上面的苍龙十七星依然璀璨夺目,青铜双蚩纹熠熠生辉,那条苍龙青光四射。黄帝举起苍龙佩,虚放在北斗九星的位置上,就着星光看了又看,依然看不出个子丑寅卯。

“蚩尤这老小子!哼,可真倔!到死也不肯说出蚩尤旗的秘密!”黄帝喃喃自语道,“可这面苍龙佩中,究竟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南旺大运河遗址

大运河山东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4:02:39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蚩尤旗》第一章《华不注》到此就结束了。下周起将另起一贴连载第二章。

首先感谢东方雪亮版主的推荐置顶,系统管理员不厌其烦地反复审核。本来我觉得这部作品是不值得推荐的。应该视作废物利用的可回收物,或者一个自娱自乐的吐槽收纳箱。喜欢的一起看看,偶尔吐吐槽得了。不料竟蒙错爱。除了感激,真是有点不知所措。

我深知,以我的水平、能力,这部小说根本就没有出版的希望。更遑论点击量了。所以我的本意一直是抛砖引玉。希望更好的专业作家、学者来为济南、山东创作更精彩的传奇故事。这样就有可能重塑山东文化资源,开辟文化创意产业的新局面。

不过,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没本事,大耳朵老百姓一个,只能不切实际地胡琢磨。我的创新能力其实仅限于中午是白菜炖豆腐还是豆腐炖白菜。咬咬牙,使使劲,最多也就是一日三餐创新成一日四餐。临睡前来一肚子撸串、啤酒、花生米,支持一下夜经济。虽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可身体又吃不消,只能在梦里梦呓一番黎民百姓的创新吧。

既然痴人说梦,无才可去补苍天,那就做老百姓该做的事,做一颗铺路的小石子吧。故开此贴,一来向各位坛友表示感谢,二来可以谈谈自己不成熟的创作想法,欢迎各位朋友砸砖。批评总胜于谬赞。

第一章有点故事新编、故事胡编的味道。之所以如此,是出于如下考虑。第一,如果照实演绎,恐怕不过是两群衣不蔽体的原始人挥舞着石头木棒树枝子群殴。恐怕中国人感情上还无法接受这样的轩辕大帝。事实也是如此。同名电影投入两亿,花了六年时间,票房不过300万左右。第二,如果是纯神话,也不见得有人喜欢。因为这个故事已经耳熟能详,什么应龙、刑天、三头六臂肋生双翅的蚩尤,四面的黄帝,要么叫人感到很突兀,要么感到很乏味,很难演绎出引人入胜的故事,更无法开发有价值的文化衍生产品(这个后面要提到)。所以我想探索另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是什么我暂时不说,因为涉及到以后的章节。而这条道路是否可行,能否沿着第一章设定的线索走下去,最终还需要交给读者评判。我说了不算。

不过,有两个问题我很想与有兴趣的朋友探讨一下。

第一就是黄蚩大战的神话传说。和其他世界文明一样,中国上古时期流传下来无数神奇的神话传说。黄帝大战蚩尤无疑是最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神话史诗之一。以至于到了这种地步,人们干脆不相信那只是一个神话,而是一段真实的历史。中国人似乎普遍相信,他们辉煌的五千年文明史从这场大战开始的。

神话是扭曲的历史事实。我感兴趣的是,黄帝大战蚩尤究竟有几分是历史事实?首先,在所有的史料传说中,包括苗族等少数民族的传说和口述史诗中,有一点毋庸置疑:是黄帝发动了这场战争。所有有关蚩尤暴的文字没有任何故事支撑。相反,在苗族的传说中,蚩尤扮演着比黄帝更纯正无私、大仁大德的角色。黄帝垂衣裳治天下。人类的一切发明归于黄帝。蚩尤甚至比他更伟大。因为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后,姜央(即蚩尤)创世。蚩尤不仅是兵祖,而且是公正无私善良勇毅的药神、发明了衣服、烹饪,音乐等等。更重要的是,他发明了农耕技术。有人认为,蚩尤是良渚文明的北迁,也有人认为蚩尤与良渚文明毫无关系。也有人认为,先有蚩尤,后有良渚。但不管哪一种,都说明,蚩尤是农耕文明的产物。而姜央者,姜炎也;姜炎者,炎帝也;炎帝者,神农也。神农氏与炎帝本为两人。但在千年的上古流传中,炎帝与神农氏合为一人。所以,与刑天、夸父、共工等人一样,蚩尤属于炎帝系统。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黄帝与炎帝的战争几乎无人提及,与蚩尤的大战却大书特书。这说明,这场战争是决定黄帝部落生死存亡定鼎华夏的关键一战。历史上很有可能确实存在过这样的战争。

那么这场战争的起因究竟是什么?我猜测,一是个人野心,二者,更重要的是,小冰期事件导致的气候失常。地球气候史表明,距今一万年前至4000年前,冰川融化,导致全球大洪水泛滥。人类所有文化几乎一夜间毁于一旦。所以这一世人类文明的记忆无不从大洪水时代开始。紧接着便是小冰期时期。气候突然变冷。北方干旱少雨,南方炎热多雨。四千年到五千年前,济南这一片地区属于亚热带气候。但自从小冰期以后,才演变成今天的北方气候。

黄帝部落作为游牧民族不得不沿河而下。实际上,有关黄帝传说最早的证据源于8000年前辽宁牛梁山墓主葬品。该墓主手脚各持一枚无足玉龟。这使人不得不联想起女娲断鳌足补天的史诗传说。所以,对神龟的崇拜在这座史前墓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既然新世界是神龟四足所立,那么,手握神龟者,自然贵不可言。中国的玉崇拜源于辽宁、内蒙。所以,黄帝的传说应与这一地区游牧的生产方式有关。从黄帝的图腾也可以看得出,其与农耕文明毫无关系。但是,小冰期事件导致生产锐减,当时泰山周边的蚩尤东夷部落想来也是减产。由此天下大乱。我以为这才是黄蚩大战最根本的动因。并杜撰了黄帝从黄土高坡迁到彭城的故事,黄帝都彭城倒是见诸史料记载。古代,京城之内之人称为国人,之外称为野人。而致密城恰恰在京野200里的范围内。这两个老对头离得这么近不干一场才怪!

但是,蚩尤东夷部落当时很可能掌握着东亚大陆上最先进的农耕技术,发展自然也是最快的。证据就是,小说中的黑陶蛋壳杯除了山东济南章丘,绝无仅有。山东出土的两片蚕丝绸片据信比传说中的嫘祖养蚕还要早二百年。还有传说中的黄金之城。黄帝用的盆盆罐罐、穿的破衣烂衫是真实的。史载黄帝因致密以为城的记述应当是相当真实的。

所有有关大战胜败原因的史料传说都语焉不详。不过可以肯定,蚩尤虽然一直以鬼兽狰狞的面貌存在,一方面是因为令黄帝心有余悸,闻风色变,另一方面,也足以说明九黎联盟是何其强大。

但是为什么如此强大的存在竟为游牧民族的黄帝部落所灭?九天玄女之说可能隐藏着一段传奇般的史实。我后面还要利用这个桥段。不过我推测,这与蚩尤的农耕性质有关。如果蚩尤真想跟黄帝争霸天下,跑到不毛之地天天打仗,地里的农活恐怕都荒废了。所以,蚩尤不可能有心思与黄帝逐鹿天下,但是不鸟他——还是有本钱的。可黄帝就没这种顾虑。也不能有这种顾虑。但也正因为如此,所谓蚩尤暴的说法恐怕是站不住脚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蚩尤好战。连史记都说,是蚩尤不用命,黄帝弗能止。也就是说,蚩尤不听黄帝的领导。所以犯了君主的大忌。所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孙悟空不过是只偷嘴猴,一旦上升到犯上作乱,那就是作恶多端十恶不赦了。所以蚩尤的命运除了狰狞丑陋,吓死敌人在正史中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但是对蚩尤的崇拜和纪念至今广泛流传于鲁西南、河北地区,以及南方少数民族当中。这个在后面的章节中还要讲到。在这一章中就谈到了他是杂技之祖。河北吴桥自古就是杂技之乡。是要拜蚩尤的。河北的蚩尤戏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就是小说中的蚩尤以牛角抵牾仓颉的桥段。——说到这里,挺对不起仓颉的。把他弄成了那样一副小人嘴脸。不过,历史上的文人要么做风后,要么做仓颉。我想不起是否还存在第三条道路可走。

最后就是有关蚩尤、黄帝的人物设定。很遗憾,这样的黄帝有悖于人们想象中的完人伟人圣人。正如他的身份本是人帝天帝上帝的三位一体。不过他更像汉高祖,而蚩尤更像项羽。不过,黄帝虽然有很多君主的猜忌不足,但他知人善任,善于纵横捭阖。而蚩尤自恃智计过人,以身犯险,虽然英雄无敌,最后身死人手,不也是很自然的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8:25: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4 19:02 编辑

第二个问题就是衍生品开发的问题。虽然这是领导专家企业家们该操心的事儿,我等小民还是想想晚饭吃什么比较符合人物设定。更何况,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没本事。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些事儿只能在梦里想想。既然不犯法,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我不知道山东文创产业发展形势如何,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经济数据。但是从我对省市博物馆、百花洲文创中心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调研来看,说山东已经是中国文创产业发达省份似乎为时尚早。市博物馆的相关产品店门可罗雀。省博物馆虽然还算热闹,但是这些衍生产品绝大多数定位于少儿科普,甚至是毛绒玩具,虽然花色繁多,但是否已形成规模经济不得而知。除了几枚纪念章,我没有看到任何与省博物馆文物有关的文创产品。故宫文创年收入10亿。不知到山东省市博物馆市价几何。去百花洲。跟店员聊,才知道他们隶属于济南市电视台。花色品种也很多,但是很少有叫人眼前一亮的衍生产品。至于华不注,对很多人来说,那只是一座矮小的小山包,没有文化底蕴,——他们不知道这座山是中国最早的华山,早在诗经小雅中,那首著名的棠棣之华说的就是他。人们不知道他是鞌之战的古战场,也不知道金舆山的传说,不知道鹊华桥在济南文化中的历史分量,不知道华阳宫是猫头鹰保护中心,十年前华山还曾经是石鸡栖息地。最多就是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还能唤起一点人们残存的记忆。

华山没有任何文创衍生品。几年前,撑起华山文创旅游经济的一直是撸串,啤酒和毛豆,矿泉水,饮料,八宝粥。

我很想试着改变这种情况,通过影视作品,将文创产业与博物馆经济、文化旅游经济融合起来,至少在梦里梦呓一番也总比什么都不想强。所以这才有了《蚩尤旗》。但是文创的核心不是市场上有什么需求就提供什么产品。恰恰相反,是我们创造什么产品以创造什么需求。而文创在我看来,不是简单地复制模仿,而是创造性的文化再造。并通过创意优势获得规模报酬。

第一章中的神龟指南车算一个。省博物馆里的指南车模型大致如下:

这辆指南车有两个重大缺点:

一是小人儿一点都不可爱,在参观者心目中引不起任何波澜。二是只许看不许摸。很难起到应有的教育作用。至于衍生品开发更是无从谈起。

所以我的第一个任务不是讲故事,而是如何设计一种既有文化底蕴、又有趣、好玩、益智的新式指南车。把没有的东西变成存在的东西,这个过程非常困难,也非常痛苦。每天绕着华不注转来转去,就是不知道该如何设计。直到有一天,我突然从龟蛇二石、鹊华湖和蚩尤身上获得灵感,将这三种元素融为一体。于是便有了相应的故事桥段。这辆神龟指南车具备以下几个要素:
1、中国上古时期的玄武崇拜文化。特别是济南,自古以来就有崇拜北方真武的信仰。同时有利于开发华山文化衍生品;
2、轩辕解说。轩辕在上古时期是古舟车的统称。我这样设计,可以让消费者更好地了解轩辕文化。我估计绝大多数人以为轩辕只是一种车或者轮子而已。其实并非如此。
3、将传统假人换成了蚩尤像。这个蚩尤像可以根据小说重新设计,一定高大威猛,气势如虎。也可以是卡通版(因为我在后面的故事情节上有意设计了这样的桥段),但不管怎样,有助于消费者了解蚩尤文化。
4、蚩尤像也可以换成黄帝像,可以换成凌波仙子,可以换成李白,也可以换成其他人物,甚至是南拳北腿,只要指南皆可。这样就可以提升产品的花色品种,并有助于通过电商打开销路。反过来进一步推动华山、大明湖的旅游经济发展。
5、最核心的指南车技术可以是车载版,可以是儿童玩具,也可以是亲子组装版。父母与孩子一起组装,即可以增进父子感情,又可以推进科普,还可以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如果他喜欢,还可以购买其他指南小人儿,这样市场就做起来了。不仅如此,指南车创意也适用于青年。因为总有些路痴只能靠手机导航,可是指南车创意可以让他们在闲暇之余动手动脚,总比老盯着手机好。当然也可以开发手机版。

小说中涉及到的文物可以开发的衍生产品就更多了。比如饕餮青铜钺、致密城。可以改造成多种文创衍生品。但是要变成网红,还需要有故事最好是影视做支撑。因为这些文物并不为人所熟知。除非有了引人入胜的故事,才能迅速催化人们与文物国宝之间的距离,并迅速打开市场,形成产业规模。否则单打独斗,很难产生经济文化效益。
白泽是最具人气的山海经神兽之一。这里我借用了大鱼海棠的山海经白泽画像。——我不喜欢别人剽窃我的创意成果,但我更不喜欢剽窃别人的创意成果。所以必须声明这个创意源于大鱼海棠。大鱼海棠把一头雄狮硬生生的变成了有点萌、可是又带着点小骄傲、小孤高、特立独行的新白泽。传说,白泽是太昊伏羲时代的神兽。后来少昊西迁(少昊西迁是大洪水时代的缩影)时,白泽独留东海。所谓东海,很可能并非海边,当然也有可能是渤海入侵大陆后形成的海,但有学者认为,所谓东海,实为现在济宁的蜀山湖,——这也是古蜀国的来源。一说,蚩尤战败后,其后部族遍布全球。北则形成匈奴;南则成为诸苗;西入蜀则为三星堆,更何况,三星堆有对太阳、鸟类崇拜的元素——所以我大胆把纵目青铜面具给蚩尤戴上了。不管怎样,黄帝平定天下后寻访白泽,在东海找到了这只小狸猫(其实是戴鹿角的雄狮)。大概给了它一把糖豆,也可能是一把狗粮,白泽吃一口粮,吐一个精灵的名字。黄帝命人(估计是仓颉)记下来。这才了解了天下精怪的故事。我很想在此基础上往前推进一步,像小说中那样把白泽变成一系列有趣的创意产品——创意产品如果没有趣味性和故事性,即便你是山海经神兽人们也不会在意的。
至于七十二道神光,北斗九星,相信有些朋友已经看出来了,我在试图讲述一个史前泉城形成的故事。其实类似的故事古已有之。章丘有一巨石如神龟。传说上古时期泰山发大水,冲入平陵城。女娲娘娘命此神龟疏浚洪水。神龟将洪水分为七十二道,形成了七十二泉。与此相关的衍生产品将在以后的故事章节中逐步展开。

黄帝一射十日的梗是我的胡编。但神话本身就是胡编。因为在早期的神话中,是没有羿射十日的传说的。射十日的是尧。同时这两位神话人物属于东夷系统,与黄帝无关。另外,一射十日其实另有含义,而且是非常真实的历史事实。这个将在以后的章节中讲到,这里恕不赘述。之所以创作这个桥段除了增加可读性,也是为了开发文化衍生产品。这个衍生产品极其独特,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偌大中国竟无人在意,无人开发它。这个创意对象就是——汉字。

小说中我对仓颉颇有不敬。但是,在我看来,仓颉造字的贡献比黄帝缔造中华帝国更伟大。传说仓颉造字,鬼哭神惊。这说明古人也意识到了文字对人类文明的重要性。仓颉造字实在是缔造人类文明、缔造中华文明的伟大壮举,值得中国人万世敬仰。传说,仓颉为了造字,深入高山,在凤凰、鸟兽足迹中获得启发,创造了汉字。实际上,这正是象形文字的真实写照。我想要做的,不是跪在地上山呼仓颉万岁,而是将他造字的过程变成有趣的文化创意产品,甚至是有趣的汉字故事、动漫。——如果说有什么值得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骄傲的,汉字是头一个。在小说中,我故意曲解了一字和羿字,重新构造了这两个字的来源,就是想说明这一点:一旦我们以特殊的、有趣的、脑洞大开的创意将把甲骨文变成动漫产品及其衍生产品,我们就有可能创造出受市场欢迎甚至受全球市场欢迎的文创产品,——因为这才是最中国的原创。也是最神奇的中国文化。其实,蚩尤的蚩字也是一个象形字。古人就将它象形化了:如下图:



蚩,据说是丑的意思。不过在我看来,这个蚩尤汉画像石恰恰就是一个蚩字。但我更倾向于这个字与尤字是一回事。尤,是农的意思。而蚩更像牛耕地的用具。传说中,蚩尤头顶牛角恰恰说明他掌握了牛耕技术。而蚩尤传说的时代恰恰是耕牛技术从西亚传入东亚的时代。也就是距今4000~5000年前。既然他叫蚩尤,我高度怀疑这个蚩字就是牛耕技术的象形。

这个梗我将在小说结尾处进一步扩大。至于怎样扩张,且听以后分解。

当然,像我这种没权没势没本事的人,这些创意只能想想,变现的可能性基本上小于等于零。但是,这部小说本意就是为了抛砖引玉,让真正有能力的人去创造出来。我既然只是一个胡思乱想的老百姓,安贫乐道那就是我的本分。人不可与命运相争,我也争不到。但茶余饭后胡思乱想一通,消化消化食儿不也很好吗?

第一章连载完毕,下周起连载第二章。欢迎更多的朋友关注。当然,初读者可能会以为是不是跑题了?恰恰相反,故事才刚刚开始。且容在下慢慢道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