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萧逸林

原创小说连载《蚩尤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12:09:35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历历在目。黄帝凝望着北斗七星。他真不明白大雾为什么不上天而是下地。眼前明明无限辽阔,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化作一只鸟,飞过天际,跳出蚩尤的包围圈。可眼下却一片茫然,无路可走。

他不得不承认,他在错误的时间,在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山下浓雾中人声鼎沸,大说大笑。却听不分明他们在说些什么。他侧耳细听,才听清楚东夷人吆喝的是冲上花骨朵,活捉黄帝佬!

花骨朵!哼,好俗气的名字!黄帝没好气地想。

不过他无暇考虑名字问题。黄帝循声望去,仿佛看到蚩尤也正在看他。他暗暗叹了一口气,不由想到如果自己落到蚩尤手里,蚩尤会不会把他剖腹挖心,脑袋剁下来做酒瓢,把他的胃灌满水当蹴鞠踢,把他的皮剥下来做成靶子,万箭穿心?……

“大王!”

黄帝唬得魂飞魄散,还以为蚩尤偷偷摸上了山顶。回头一看,原来是风后。幸好一阵寒气袭来,黄帝趁机哆嗦了几下,这才说道:“嗯……风……原来是风爱卿……风好冷,……应龙……好些了么?”

“非常不好!”风后摇摇头,轻声说道,“风一吹,雨一激,应大人着了凉,不光肚子里的水全吐了出来,胆汁都吐出来了,老说胡话……”

黄帝一听,真是才下心头,又上眉头。

“这……这可如之奈何呀?”

风后捻须微微一笑。这让黄帝放心不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2:16: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20-1-15 22:51 编辑

风后请黄帝移驾华阳宫。在护卫的保护下,黄帝跌跌撞撞地摸黑下了山。走进华阳宫,长耳鸮在柏树林里厉声长鸣。黄帝毛骨悚然,心里犹如揣着十七八个吊桶七上八下。走到树林中,只见两株柏树之间隐隐绰绰立着一个奇怪的人影。那人一手指着南方,却纹丝不动。

黄帝好生奇怪。他疑惑地看了风后一眼。风后捻着胡子微微一笑,却没说话。黄帝缓步走到跟前,细加察看。只见那人身材魁伟,剑鬓虬髯,头戴牛角凤头冠,身披青铜金鳞甲,蚩尤旗为披风,怒目圆睁,遥指南方。原来竟是蚩尤!

注:山东阳谷蚩尤墓青铜像。

黄帝两脚一软,身子往后便仰。幸好被风后稳稳扶住。

“风爱卿!”黄帝一把扯住风后,放声大哭,“自先帝少典托孤于卿,寡人事君如父,何曾亏待卿家!奈何如此绝情,出卖寡人也!”

风后温存地抚摸着黄帝的头发,就像慈母抚慰受了委屈的孩子。他含笑走到蚩尤跟前,笃笃笃敲了几下,原来只是一座披挂蚩尤甲的木头雕像。

黄帝这才松了一口气。

“风爱卿!”黄帝红着脸怒声呵斥,“尔怎敢以假乱真,拿蚩尤的假……”

他本想说拿蚩尤的假人儿吓唬朕!可他突然停下了。堂堂华夏盟主,竟然被一个假木头人儿吓得屁滚尿流,威仪尽失。这要是传出去,岂不被其他部落首领笑掉大牙!今后还怎么混!

黄帝近乎哀怨地看了风后一眼,努力温和地拍拍风后的肩膀,把话说下去:“……拿蚩尤假人儿当真俘虏,真是志虑忠纯,矢志不渝,忠心可嘉呀!”

风后捻须微微一笑,请黄帝细看。黄帝顺着风后手指看去,又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蚩尤抬起的手臂上竟然缠着一条巨蛇,吐着长信,露出毒牙。

“大胆风后!竟敢……”黄帝慌忙抄起玉斧,冲着巨蛇就劈了过去。风后忙一把扯住黄帝,说大王息怒,那也是臣用木头雕的呀!你要是砸烂了咱们就永远都杀不出去了!

黄帝有些恼怒地看着他。心说又不是根雕大赛,你卖弄什么萝卜雕花技术!可后一句话却提醒了他。

“就凭这么个雕花大萝卜,咱们能杀出重围?”黄帝将信将疑。

风后没有回答。他弯腰推了一把。黄帝这才发现蚩尤像站在一只大龟壳上。大龟下面按了四只爪子,还有两只小细轮可供转动。风后将龟壳在原地转了180度。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蚩尤同时反向转了180度,那条粗壮的臂膀和上面的巨蛇獠牙舌信依然指着南方!

黄帝惊得嘴都合不上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20:26: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3 13:06 编辑

“这……他……你是怎么做到的?”黄帝目不转睛地盯着风后,结结巴巴地问。

风后捻须微微一笑:“这可不是微臣造出来的,是大王想出来的呀!”

风后说这几天见大王天天盯着北极星看,定是心有所思。所以不揣冒昧,斗胆根据黄帝的思想发明了这辆永不变向的蚩尤车,一如他对陛下的忠心。

“唔……”黄帝满意地舒了口气,虽然他看的明明是北斗七星。

“可为毛是蚩尤?!”黄帝望着蚩尤像。那战神般的身躯,那威严犀利的眼神儿,说实话,跟米开朗基罗的摩西像、大卫像比起来也毫不逊色。这叫黄帝与其说不舒服,不如说叫他妒忌。

“启禀大王!”风后忙解释,“咱们还得靠它闯出蚩尤的包围圈呀!不像哪成!”

“我是问你为毛叫蚩尤车!谁管它像不像!”黄帝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那大王您看……”风后不想在名字上纠结,索性把皮球丢给了黄帝。

“唔……”黄帝陷入了沉思。其实他挺讨厌动脑子这种事儿。于是他下令把仓颉叫来,问他给车起名字这事儿该如之奈何呀?

仓颉的四只眼睛跟两排红绿灯似地闪了几遍,这才说此车为黄帝陛下专利,可名之为金舆车。上应北极紫微星辰,亦可名为指北车。至于选哪个名字,请大王定夺!

仓颉像

“不妥不妥!”黄帝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金舆车听起来像金鱼的意思。车上拉的又不是鱼。此车明明指南,又是龟蛇玄武之形,就叫指南神龟车吧!既然指南神龟车发明于此山,金舆车这个名字也不要浪费了,——寡人最讨厌浪费东西。这座花骨朵山,——哼,俗气!对啦,就叫金舆华不注吧!高大上,硬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20:58: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3 13:07 编辑

黄帝不得不承认,指南神龟车设计得确实巧妙,除了那尊该死的蚩尤像。龟壳里填充了羊皮泡子,四只爪子连接了机关。上足了弦,往鹊华湖里一丢,这只怪模怪样的大龟居然四爪齐抡,如履平地。蚩尤像吱吱扭动,大手却始终指向南方,突破重雾,向南岸驶去。

黄帝收缩队形,紧跟其后。他自号轩辕氏,绝非浪得虚名。一辆轩辕,安上双轮就是车;卸下轮子、绑上羊皮泡子就是气垫船。水陆两栖,一车两用。甭说五千年前,就是今天也是世所罕有。

汉画像石,轩辕古车。晋杜预注:轩辕者,古舟、车也。故轩辕是上古时期舟与车的统称。

八百里水泊寂然无声。除了指南神龟嗤嗤地划水声,黄帝大军轻撑竹篙,人衔枚,马衔铃,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众军提心吊胆,无不盼望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穿过封锁线,最好直到抵达彭城,蚩尤才如梦方醒。可是很快,他们的美梦就被惊醒了。

“站住!口令!”只听前面有人高声喝道。

黄帝大军中传来一阵噗噗嗤嗤的声音,——大概是羊皮筏子猛然刹车,被士兵的石刀扎漏气了。

羊皮筏子,距今有300年的历史

黄帝狂按心脏,这才没蹦出来。可那只该死的指南神龟却根本不在乎来者何人,兀自稀里哗啦直挺挺地向前划。

“站住!口令!否则我就放箭了!”只听那人又高声怒喝道,接着便是一阵弯弓搭弦的声音。

黄帝大军里噗嗤响成了一片。

那人情知可疑,大吼一声,便要万箭齐发。

“呔!”黄帝硬着胆子高叫一声,“瞎了乃们的狗眼!连自家人也不认得了!”

“炎皇陛下!”那人看清来人,惊叫一声,在船上纳头便拜,“刑天不知陛下巡湖,望乞恕罪!”

“还不快速速退下!”黄帝绰着经说道。

刑天一挥火把,蚩尤的水军唰地向两边散开,让出一条水道。黄帝大军见蚩尤水军军纪如此严明,不由肝胆俱裂。

只有那只指南神龟还满不在乎、目空一切地四爪齐划。也许它有点儿托大,真把自己当蚩尤了,竟顺着水势转而直奔刑天。黄帝暗叫不好,和风后他们几个拼命拽住这只不听话的大乌龟。可指南神龟更不在乎黄帝的权威。越拽越来劲儿,只在原地瞎扑腾。可怜车上的蚩尤像吱吱嘎嘎地忽东忽西,忽左忽右,拼命指南,跟抽了风似地转个不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07:29: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3 13:09 编辑

“哇哦!”茫茫雾夜中,一名九黎小兵惊奇地说,“我只知道咱们大王是杂技的祖师爷,却不知道咱们大王杂技耍得这么溜!跟风车似地滴溜乱转,我都看晕啦!”

“胡说!”另一名小兵抗议,“咱们大王是舞蹈天才!你看那脚尖儿踏在龟背上如凌波仙子,那手指宛如玉树临风,舞姿霸气如雷,气冲霄汉,乃大王独创之‘霸雷舞’!”

九黎兵齐声赞叹,纷纷在船上手舞足蹈,与大王共舞“霸雷”。

“咄!保持军纪!”刑天回头怒喝一声,“大湖之上,张牙舞爪,成何体统!”

九黎水军顿时鸦雀无声。

刑天见蚩尤抽风似地转来转去,又听水中嗤嗤乱响,心中疑窦丛生。忽然想起,刚才蚩尤语气中怎么一股陕西味儿?

不对,有鬼!他有心过去一探究竟,于是高声叫道:“大王!雾色苍茫,寒风刺骨。大王如何不顾万金之躯,凌波起舞?还请大王以九黎社稷为重,及早移驾回营是幸!”

蚩尤不答理他,兀自在湖面上舞来舞去。

刑天更加怀疑。他暗命左右一边随他一起高呼请大王移驾回营!一边扯起东夷长弓,对准来船。

这边黄帝苦不堪言。大伙七手八脚地扯住指南神龟,又不敢出声,溅得浑身都是水。这时又见刑天大军捥弓逼近,正不知如何区处。黄帝不由仰天长叹,心想一代天骄,有熊华夏,今日命绝此处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07:32:08 |显示全部楼层
“大胆刑天!尔欲谋反乎!”忽然只听身后有人怒吼一声,正是蚩尤的声音。不光把黄帝,也把刑天吓了一跳。黄帝急回头,只见应龙快步上前,稳稳抱住指南龟,指南龟这才向正南游去。

应龙绰着蚩尤的口气厉声喝道:“寡人夜巡鹊华湖,见尔等辛苦,故临江起舞,以慰将士。尔怎敢捥弓射朕,意欲何为?还不速速退下!”

黄帝不由惊喜交加。以前他单以为应龙孔武有力,哪知道他还擅长口技呢?

刑天和众军扑通跪下,磕头如捣蒜,求大王饶命。

应龙鼻子里轻哼一声,安慰了刑天几句,令他率军缩小包围圈,再向前推进五里。不可使黄帝借机夜遁。刑天喏喏领命,眼睁睁地看着蚩尤趾高气昂地手指南方,扬长而去。

黄帝松了一口气。他刚要回头表扬应龙几句。只见应龙一口老血喷出,仰天便倒。黄帝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任凭血污染身,抱起应龙,急切地呼唤他的名字。应龙悠悠醒来,见黄帝泪如雨下,心下也甚是感动。不过,即便他有不死之身,今后恐怕再也不能飞龙在天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08:04:19 |显示全部楼层
“站住!口令!”忽然只听前面又有人大吼一声。黄帝身子一晃,险些掉湖里去。

“大王勿惊!”应龙虚弱地安慰道。接着从怀中掏出一只猫不像猫,狸不像狸,通身雪白的小动物。只见它:

眼似狻猊耳若铃,
能识天下万千精。
自从少昊西迁后,
独留东海守空灵。


《大鱼海棠,白泽》

“我的好兄弟啊!”黄帝抱着应龙泣不成声,“以前寡人单以为你五大三粗,没想到你还这么有爱心,自己不行了还要朕帮你照顾这只小宠物……”

“不是呀,大王!”应龙有点恼怒,“这可不是宠物!这可是太昊小神兽,白泽是也!能知天下精灵,善仿众生之声!是少昊西迁前送给我的!刚才模仿蚩尤说话的就是它!”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黄帝轻轻抚摸着白泽。白泽也在呼噜呼噜、萌萌地看着黄帝。黄帝不知不觉被萌化了半边。他点点头,悄悄对群臣说风后的话一点都没错!应爱卿八成是病糊涂了,老说胡话!就这么个小玩意儿当宠物打六折都嫌过份,还装蚩尤哩!

就在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听白泽一字一句地说:“风后的话一点都没错!应爱卿八成是病糊涂了,老说胡话!就这么个小玩意儿当宠物打六折都嫌过份,还装蚩尤哩!”

那腔调跟黄帝一模一样,就是录音机也没这么精准!所有人不由大吃一惊。

应龙微微一笑。他轻轻摸了摸白泽,指向湖心。

只听白泽厉声喝道:“咄!是夸父么?朕躬在此,还不速速退下!”

声音浑厚得像头雄狮,震得湖面都嗡嗡作响。

夸父唬得魂飞天外。忙跪在船头叩拜,口称恕罪:“末将知大王夙夜忧劳,日夜缝制新蚩尤旗,捉拿黄帝佬,不见众将。只是大王刚才还传命末将夜巡,怎知大王这么快就跟出来了?!”

“唔,这个嘛……”白泽看了一眼应龙,应龙冲它点点头。

“黄帝佬狡诈异常!”白泽接着说,“惯于说一套做一套!朕恐尔等掉以轻心,故闯营相试耳!”
黄帝微笑着,可脸上却红一阵黄一阵白一阵青一阵,恨不得一手捏死这只满口胡柴的小狸猫!可大敌当前,只能由它去。

白泽哪里在意,宽慰了夸父几句,喝令开路!黄帝一招手,带着他的残兵败将趾高气昂地开了过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08:05:42 |显示全部楼层
“大王自从做了炎皇,派头好大呀!”一名小兵悄声说道,“我记得以前生病的时候他还亲自为我看病送药哩!现在倒好!自从大王开了瓢,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只识深宫绣花鸟……”

“嘘!”另一名小兵悄声说,“什么绣花鸟!咱们大王明明在亲手缝制蚩尤旗好不好!”

“唉,”又一名小兵说,“等咱们大王做了炎黄帝呀,派头还足哩!到那时候要想再见咱们大王呀,就得去西流沙了!”

“去那里做甚?”

“排队磕头等着召见呀……”

“切,就你那副嘴脸,还想被召见哩!”

“我这副嘴脸怎么了?我要是活捉了黄帝佬,大王一定封我个部落首领当当哩……”

“休得胡言!”夸父正心烦意乱,怏怏不乐。自从蚩尤做了炎皇,眼见他越来越高高在上。所有功劳都归大王,所有跑腿的事儿全归自个儿。自己还得低三下四,满脸堆笑,违心地说是大王英明,制定了一年十月的太阳历法。那可是夸父部落几代逐日、用桃木杖反复测量才得出的结果呀!蚩尤在测量图上画个圈儿,表示圈阅,几代人的心血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归到大王名下了。可他又能说什么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3:11:17 |显示全部楼层
黄帝部众顺利闯出第二道包围圈,登上鹊华湖南岸。岸上虽然依然雾霾满地,然而却灯火通明,犹如正在云雾中涅槃的凤凰,时时透出瑰丽夺目的火色。

风后收起龟足,放下小轮,又将指南神龟套在轩辕上,继续前行。蚩尤依然忠于职守,神威凛凛地指着南方。果然,所到之处,忽喇喇拜倒一大片,万岁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黄帝在万军丛中有些担心之余,也有些陶醉。恍然间,他仿佛真的击败了蚩尤,东夷九黎臣服在他的脚下,接受他的检阅,向他山呼万岁。他终于可以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夺回苍龙玉佩,开了蚩尤的瓢,痛饮高粱酒。披上蚩尤旗,从此征战四方,无不殄灭。

“站住!口令!”一声断喝将黄帝从美梦中惊醒。虽然依然浓雾重重,天色却已微亮。

“咄!大胆共工!竟敢阻拦朕躬!”白泽狐假虎威地喝道,“尔欲谋反乎!”

共工吃了一惊。不过他没有退下的意思。共工猛一拱手,浑身的银甲跟着咔嚓一声:“共某只识军令,不识大王!请大王说出口令!”

黄帝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几年前共工的不卑不亢、豪气干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想今日冤家路窄,狭路相逢,遇到这么个较真儿的家伙!他冲部下握了握玉斧、玉戟,这是准备决一死战的信号。

“月光光照大王!”白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

黄帝等人不由面面相觑。

“切口!”共工不动声色,长矛依然没有放下。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白泽依然神色自若。

“唇典!”共工的长矛松了松,但依然威严地指着对方。

“冲上花骨朵,活捉黄帝佬!”

共工听罢,单握长矛,左臂一振,咔地向黄帝行了一个军礼。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末将甲胄在身,不能行君臣之礼,请大王恕罪!”

黄帝心中好不是滋味。心说蚩尤这老小子可真鬼!一道口令不算,还要加三把锁!他更没有想到共工竟有如此胆略,连蚩尤都敢拦!不由动了延揽之心。以后他手下左应龙,右共工,天下何愁不定!

共工喝退大军,让出大道。黄帝刚要喝令急行军,风后悄悄拉了他一把。黄帝顿悟。这时只听共工高声喝道:“军内禁止驰骋,请大王缓步移驾!”

黄帝率领部队缓缓前行。他深吸一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心却砰砰乱跳。共工的大军肃立两边,岿然不动。只要共工一声令下,黄帝连同他的部队随时都会全军覆没。

黄帝拼命扼住内心的狂跳,紧握斧戟,藏在轩辕架下面。他渐渐看到了共工的尾军。心也跳得更加厉害。他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道包围圈。只要跳出这道包围圈,从此海阔天空凭鱼跃,振北图南任鸟飞。

当他看到最头上那名九黎士兵的时候,刹那间,他忘却了此行的目的是逃出生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3:14: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3 15:38 编辑

不,他不要逃。他要绝地反击,直奔致密城,背水一战!

蚩尤虽暴,擒之必矣!

想到这里,他跨上战熊,催动这支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的大军,趁着大雾,赶着指南龟,向致密城奔去。

突然这时只听后面画角之声此起彼伏,人嘶马鸣。黄帝知道定是蚩尤大军开始总攻花骨朵,——哈哈,好俗气的名字!不知道如今朕已赐名金舆华不注了吗?当他们攻上山顶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人时……哈哈!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这场困扰了他三天三夜、把他逼入绝境的大雾其实原来也没那么讨厌,甚至感觉浓郁醇厚,如饮老酒,真乃天助我也!

刚绕过卧牛山,只听身后传来一阵巨响。风声、水声、山石声响成了一片。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紧接着,怀中的白泽喵地一声尖叫,化作一道白光;身后的应龙一声龙吟化作青光,四面八方不知从哪里又迸射出三道不同颜色的光直冲九霄。

济南卧牛山地质公园

黄帝惊视着这五道光,正不明所以,突然群属部将指着他身上惊叫道:“大王!大王!光!光!走光啦!”

黄帝脸一红,开始还以为是衣不蔽体,露出了龙身。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这才发现身上的玉虎、玉熊、玉貅、玉貙不知着了什么魔,突放异彩,张牙舞爪,躁动不已。扯着黄帝的衣服就要往天上飞去。

黄帝大吃一惊。一时间不顾体统,和群臣一起下手,把身上的这几道护身玉符扯下来。那四道玉符也化光而去,与那五道光并在一处。九道光犹如吸足了彩虹的光柱散发出九色光芒,接着那九道光慢慢收向天际,收成九颗光球,连太阳那张惨白的脸都跟着露了出来。于是十日并出,横空临世。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