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450663|回复: 30

原创小说连载《蚩尤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6 15:02:27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从小生长在大明湖畔。一直渴望为家乡写点什么。散文诗歌现实主义、历史题材小说自有作家大咖笔耕不辍,而我总想为济南创作一部传奇故事。我希望这个故事可以从传说出发,沟通古今,将神话与科幻、奇幻相融合,讲述一个可以跨越古今未来的济南故事。
这个故事将从华不注讲起。因为华不注又称金舆山。唐景椿先生考证说,此即传说黄帝发明指南车之处。虽然作为学术观点见仁见智,但对这个传说的诠释我印象极为深刻。更何况山上有龟蛇二石。龟蛇者,玄武也。玄武者,主天下。山下更有千年古观华阳宫。传说华阳宫下还有地宫。

济南市区东百里为章丘。章丘龙山区,不仅是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的发祥地,而且与蚩尤的传说有关。在上古时期属于东夷九黎部落。中华始祖先民在此地繁衍生息。所谓龙山小米、明水稻不仅在今天驰名天下,也存在于上古传说中。所谓蚩尤八十一兄弟食沙石子,当为小米。考古学家也在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约一立方的小米。不仅如此,在平陵城(古有先有平陵城后有济南的说法),至今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那传说是一个叫老李的老头(山东地区自古以来就有关老李的传说。这个传说似乎与夸父追日还有关系)受仙人指点,向西南走3200步,绕着一棵老柳树左三圈右三圈的转,一拍柳树,一座黄金之城从大河中喷薄而出,老李进去后,看到里面到处是黄金白银青铜器。人来人往,富贵繁荣。但在关城门的那一刻未能出城,从此留在了黄金之城。从此每隔六十年,黄金之城从河中出现,人们会发现一些青铜器,据说就是老李偷偷从城门里塞出来的。
这个传说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因为济南西南方向恰恰是传说中蚩尤的九黎之城:致密城。有关致密城的传说广泛流传于汉苗等族人民中,而且故事惊人地相似。都涉及到黄金之城。其实所谓黄金之城是真实存在的。在中国北方农村几千年来都流行黄泥土坯为房的建筑。在蚩尤时代这是最先进的建筑。龙山遗址中就已经有了这种房子。同时在传说中蚩尤又发明了青铜器。传说他在山东邹城的葛炉山冶炼青铜。现代考古证明,在上古时期此地确实有铜器冶炼的痕迹。当然主要是红铜。不过龙山文化中并没有青铜器出土。不过这都不是我关心的。我关心的是如何把传说变成更有吸引力的故事。在有关致密城的传说中还有几点是真实的:第一,致密城沉入的大河即今日济宁、菏泽、巨野等地的南旺大运河;第二,传说中的蚩尤旗常现于南旺上空。据说有时可达数月之久。关于蚩尤旗一曰战旗,其色红色,上有龙凤(龙凤最早是东夷部落的图腾);一曰彗星。在今天苗族同胞的巴代文化中,蚩尤旗仍然是苗族人民的文化象征。里面还有许多神秘的故事值得研究和发掘。也是再创作过程中,我才知道山东济宁不仅是孔孟之乡,也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传说中的太昊伏羲、少昊、黄帝、炎帝蚩尤都与济宁这片神奇的土地有关。我本意是只想写济南,可是随着研究的深入,我越来越意识到,这个故事不仅涉及到泉城济南,不仅涉及到泉水文化,龙山文化,而且涉及到大运河文化,中华文明起源,我本想写一个济南故事,可后来却变成了一个山东故事。
作为经济学家,我一直试图探索一条利用文化产业发展新兴产业的道路。但是要开发出有价值的文化衍生产品,写实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科幻元素融入进去。所以我大胆让黄帝蚩尤在今天重逢。历史冲突、文化冲突、种种冲突交织在一起,这些冲突背后又与传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就可以开发出既有文化底蕴、又有足够现代感和未来既视感的文化产品。感兴趣的投资团队,特别是对生态文明建设投资感兴趣的团队可以关注一下这部作品。
我把上述种种想法融入了小说创作过程中。希望可以借助作品为济南山东父老开发出一些独特的有价值的文化创意产品。我们山东的文化资源异常丰富,但是恕我直言,普遍缺乏深度发掘和创造性的文化再造。所以,我很想借这部作品尝试一下。当然,关于炎黄蚩尤的恩怨那是神话传说的一部分。我并不想站在谁的立场上党同伐异,对这些中华文明始祖指手画脚。一切只是为了故事而人为设定。所以也请各位炎黄子孙恕我不敬。我真的没有贬低任何始祖的意思。
说这部作品不想引起社会关注那是假谦虚,但是我没有任何名气,也不想有名气。所以靠小说出名的想法还是留给专业作家吧。然而作为大明湖畔长大的泉水儿女,我一直渴望为家乡创作一部与众不同的东西。就像小时候爱极了自己的长辈、老师,不管我买什么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情。用雪碧瓶子亲手制作出的花篮虽然粗糙难看,但毕竟是自己真情所至,那才是我应该献给古城济南和泉城父老的礼物。
是为前言并序。

华不注

华不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7 22:04:38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济南竟然还跟蚩尤有关系,济南的旅游资源还可以深化挖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10:17:24 |显示全部楼层
蚩尤旗
第一章 华不注
大雾趁着夜色从泰山极顶倾泻而下。犹如潜行狩猎的饕餮,悄然漫过山谷丛林、沟壑溪涧,缓缓地、却又坚定不移地漫过重重丘陵,沼泽泥淖,一路北上,又轻松越过了四里山、玉涵山、马鞍山、靡笄山。

大明湖、鹊华湖横亘在它面前。雾气似乎有些踌躇。它试探着轻触了一下湖水。一团雾气转眼消失在湖中。不过它并没有气馁,不慌不忙地沿着湖畔四散弥漫。渐渐地,湖中的水气开始蒸腾,与雾气融为一体。这时大雾踌躇满志,催动大军,漫过大明湖、鹊华湖,把花骨朵山围得水泄不通。只有山顶那一小方平台倔强地挣破浓雾,仿佛昂首霄汉,还在对天外的群星发出永恒的呼唤。

黄帝站在山顶上,抬头看看星空。那里群星璀璨,仿佛也在眨着眼睛看他,就像一群蹲在地上闲极无聊的孩子,正饶有兴趣地看两群蚂蚁摩拳擦掌,准备厮杀。这让黄帝出离愤怒,也很委屈、很郁闷,——好歹他也是人帝天帝上帝呀!怎么到了这颗星球上却变成了蚂蚁?然而在这场生死大战面前,即便他贵为九五至尊,与一只蚂蚁又有什么区别呢?

黄帝一声叹息。可他没工夫怨天怨地。他又低头看看山下的重重浓雾。那里鬼影幢幢,烈火雄雄。一群群东夷的野蛮人正鬼哭狼嚎,又唱又跳。最气人的是,还飘来一阵阵沙石子的香气——那是蚩尤的大军在肆无忌惮地点火造饭。黄帝和他的部下早已饥肠辘辘。他不得不承认,蚩尤这群野蛮人可真会做饭,居然能把沙石子也煮得那么香!——5000年前是这样,5000年后依然如此。而他,——身为人帝天帝上帝,甭说点火造饭,就连烟都不敢抽一支!只要稍有一点火星,鹊华湖对面的蚩尤就会大旗一挥,万箭齐发。无数青铜箭闪着耀眼的金光,如飞蝗一般,带着凄厉恐怖的呼啸声向他射来。就算射不中他,也会射中山上的玄武巨石,迸射出无数火花。一旦引燃山火,一代人帝天帝上帝就要跟他的另一个老对头,——以纵火闻名的炎帝交流烧烤心得去了。

幸好蚩尤没打算这么做,也许也不屑于这么做。这让黄帝暗自庆幸。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10:27: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逸林 于 2019-12-2 12:32 编辑

三年来,蚩尤九战九胜,打的黄帝联军丢盔弃甲,屁滚尿流。黄帝本想在致密城下决一死战。没想到蚩尤突然间连败十五阵,丢了三十六个寨子,连九黎重镇平陵城都丢了。黄帝喜形于色,以为战争的天平终于向他倾斜。他催动大军,穷追蚩尤,一直追到鹊华湖前。哪知道蚩尤突然没了踪影。就在这时,风伯雨师在泰山上兴风作浪,滔天的雨水洪水倾泻而下,把黄帝的部队冲得稀里哗啦。黄帝这才知道着了蚩尤的道儿。幸好轩辕上的羊皮泡子还没丢。黄帝抱着羊皮泡子拼命划,才被大水冲上了花骨朵山。手下的联军叫苦不迭。他们的羊皮泡子还没吹起来哩!众军又要躲箭,又要拼命轮番吹气,还要忙着脱衣解带,扎紧羊皮泡子。蚩尤大军看到一湖的羊皮泡子顿时来了精神。也不射人,专射羊泡。鹊华湖里噗噗噗响成了一片。泄了气的羊皮泡子就像撒了气的气球,嗤嗤怪叫着,拖着众军没头没脑地乱蹿。直撞得人仰马翻,哭爹叫娘,乱作一团。蚩尤和他的部队都快笑抽了。饶是蚩尤身为杂技之祖,也不曾见过这等表演,——不过这也恰好救了联军的性命。

然而,每当想起这一幕,黄帝仍然心有余悸。他长叹一声,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听风后的劝谏。风后曾经警告他不要轻易惹毛蚩尤。如今看来,这场战争确实有点草率了。

可是这些年来,他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战无不胜。就连炎帝不也向他称臣纳贡了么?唯独蚩尤,——这野蛮人!口口声声不鸟他,还说谁敢动东夷人一根手指头,他就把他的脑袋撮下来做酒瓢!黄帝嘴上说不跟这群乡巴佬一般见识,可暗地里却派东方的鸱部落奔袭东夷。果然没过多久,共工就带着蚩尤的信来拜访黄帝了。

黄帝很高兴,他以为蚩尤送来的是一份降表。打开一看,上面画着一大堆歪歪扭扭的酒瓢。黄帝纳闷,问共工干嘛进贡酒瓢而不是珠宝玉器、牛马粮草,——呃,还有美女呢?

共工朗声大笑。他叫副使刑天、夸父捧上一把黑陶酒壶,一副青铜酒爵:酒壶黑亮如漆,薄如蛋壳;酒爵金光闪耀,光彩夺目。再看看共工三名使臣:共工银盔亮银甲,身着绿绸丝袍;两名副使青铜甲,身着红色战袍。金银闪闪,蓬壁生辉,再加上这套做工精湛、举世无双的酒器,把黄帝和他的群臣晃得目瞪口呆,眼睛都看花了。再瞧瞧自己身上的破布片儿,眼前的破盆烂碗儿,与叫花子无异。黄帝心里好不是滋味。
注:蛋壳黑陶,龙山文化时期,出土于章丘市龙山区,世所罕见,山东省博物馆镇馆之宝。

共工朗声大笑,瓮声瓮气却又彬彬有礼地说,俺们蚩尤大哥谢大王送来这么多酒瓢。可惜酒不够。听说大王善酿高粱酒,俺们东夷的八十一寨弟兄全是山野村夫,没见过啥好东西,都想尝一尝大王的高粱酒。俺家哥哥久仰轩辕苍龙玉佩。故特进奉鄙邦蛋壳黑陶酒壶、青铜酒爵,还望大王不吝赐酒、玉佩是幸!

黄帝差点儿没蹦起来,群臣则一起倒抽一口冷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10:33:08 |显示全部楼层
足三里 发表于 2019-11-27 22:04
有意思。济南竟然还跟蚩尤有关系,济南的旅游资源还可以深化挖掘。

是啊。咱们济南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物华天宝,很可惜到现在没有深度发掘。我水平能力有限,实为抛砖引玉。还望诸君努力。我创作这个故事的目的就是希望对这些文化进行梳理再造。如果可以拍成影视作品,就有可能创造出不一样的文化旅游衍生产品。而且有相当一些故事如果用VR、AR呈现,一定会异常精彩。只是舜网论坛好像没什么人气。不过,既然是献给家乡和山东父老的拙作,说什么也要首发济南门户网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17:04:51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继续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0 17:23:12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09:41:38 |显示全部楼层
让历史告诉未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0:13:51 |显示全部楼层
黄帝只觉得气血翻滚。虽然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可是五脏六腑却在翻江倒海。他一时半会儿不知该如何作答,于是给风后使了个眼色。

风后捻着胡须,微微一笑,上前向黄帝深施一礼,又对共工拱拱手,捧过酒壶,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大王一向思贤若渴,杯酒安足辞!酒壶留下,还自作主张把黄帝那枚刻有轩辕十七星的苍龙玉佩(注:此玉佩现珍藏于长沙博物馆,上有轩辕十四,十七颗星,另有一条苍龙。战国时期)交给共工,说谦谦君子,如玉如琢。我们大王是最爱好和平的。这枚玉佩请转交给蚩尤,作为部落和平的见证。

黄帝肚子都快气炸了。这可是除了“五己木一”玺(注:此印玺出土于中亚土库曼斯坦。距今约4000年。上有五己木一字样。五己,又称戊己,是黄帝的别号。有学者认为,黄帝实为西亚游牧民族和白种人)之外,他最心爱的一枚玉佩!拿嫘祖嫫母还有他的三百个妃子(注:传说黄帝夜度300处女而成仙)加起来都不舍得换哩!可风后这老小子连招呼都不打就送了人。更何况送谁不好,偏偏送给蚩尤!

可他脸上却依然努力洋溢着谦和仁爱的微笑,拼命保持着礼貌,心中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着呼啸而过。他怒火中烧地目送共工一伙人捧着他最心爱的玉佩,把成坛新酿的高粱酒搬上牛车,扬长而去,恨不得用眼神烧死他们!又怅恨地瞟了一眼风后。心中纵有无数不满,可他还是努力冲他一笑,夸他会办事儿,折冲樽俎,国体不辱,并亲切地问他如之奈何呀?

风后捻须微微一笑,向黄帝深施一礼,说深挖坑,广积粮,缓称王。东夷人以耕种渔猎为生,武力虽天下无敌,必无征战四方之意。而我部落虽逐草而居,却以四海为家。方今天下旱的旱,涝的涝。冷热不均,天下必乱。大王只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蚕食诸蛮,悦纳异邦。蚩尤虽暴,擒之必矣!

黄帝这才转怒为喜,从此励精图治。归顺者高接远迎,解衣推食;不归顺的,弱者直接团灭,强者则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三年不到,他就把国都从黄土高坡迁到了距离致密城(注:今济宁市汶上县附近)不到200里的彭城(注:今徐州)。

黄帝踌躇满志。他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手下不仅有虎豹熊罴貙貅六支陆师精锐,而且还有鸱伯玄青四支云师。这些年来他虽然嘴上不说,可日日夜夜心里念叨的却是蚩尤虽暴,擒之必矣!就连睡梦中也在无时无刻不幻想着夺回玉佩、用蚩尤脑瓢大口痛饮高粱酒的快意。

更何况,这些年气候喜怒无常。他记得以前黄土高坡上湿润肥沃,到处是成群的黄河象,可如今却阴冷干旱,百草凋敝。他不得不率领部落和驯服的野兽向黄河下游迁移。这里虽然多雨,可更加阴冷。十天倒有八天在下雨,到处是沼泽。如果再找不到掠食的地方,甭说牲口,以后中华始祖也没他什么事儿了。他必须尽快打进致密城。虽然此时此刻黄帝还没有意识到他未来五千年的重大使命,可是眼前要活命显然更重要。

正如风后所料,蚩尤这个乡巴佬对征战四方没有兴趣。然而致密城头城高池深,金光闪耀,黄帝只有远远眺望干瞪眼的份儿。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蚩尤是怎么做到的。他征服了大半个天下的部落。这些部落有的住在树上,有的住在洞中,有的挖个坑又当房又当床,更多的往地上一躺就算住下了。只有蚩尤这群乡巴佬居然住在又厚又结实的土坯房里。不光金光灿灿,而且冬暖夏凉;不光有无数金珠玉器,还有数不尽的盐巴渔粮。当然,还有无数银光闪闪、戴着满头满身银器的美丽姑娘!

一想到这些,黄帝的眼睛开始放光。

可是风后坚决反对进攻蚩尤。理由一是师出无名,二是准备不足。甭说别的,除了大王的玉斧玉戟,大伙用的不是石头就是树枝子。就这点儿家伙什儿还想跟蚩尤的青铜兵器玩命哩!

黄帝心中大为恼火,心说你到底是哪头的?吃着寡人的,喝着寡人的,不替寡人分忧也就罢了,还把寡人的苍龙玉佩给了蚩尤!那可是拿寡人三宫六院三百嫔妃也不……

不过话刚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了。黄帝微笑着看看应龙。应龙也没注意到黄帝的目光,一跃而起,指着风后的鼻子怒声喝道:风大人老糊涂了吧?岂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不是某自夸,只要某家飞龙在天,吐口唾沫就能淹杀一城人哩!

黄帝心想这还算句人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0:16:44 |显示全部楼层
风后看看应龙的虎背熊腰,又看看他一脸的简单粗暴,捻须微微一笑,说应大人稍安勿躁。你把全城人都淹死了,咱们大王去做谁的王呢?咱们吃谁喝谁呢?再说蚩尤旗一挥,天地失色,龙凤齐舞,应大人还有心情与蚩尤决一死战吗?

周围一阵窃笑。应龙满面羞惭,不由后退了几步。虽然他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可群臣却全记忆犹新。那年应龙刚要吐水,蚩尤大旗一挥,他突然两眼发直,面如桃花,冲到阵前一把抱过蚩尤手下的凤凰小姐大跳特跳。两军阵前,什么探戈恰恰迪斯科,只有没听说过,没有他没跳过的。

黄帝想起这段往事,也不觉莞尔。一想到那面诡异神奇、望风披靡的蚩尤旗,他的信心有些受挫;可一想到金碧辉煌的致密城和满城的姑娘,他的雄心又开始膨胀。

就在这时,探马来报,说东夷八十一寨在穷桑(注:今曲阜)共同推举蚩尤做了新一任炎皇。

哈哈!黄帝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得意地看了风后一眼。心想这回终于师出有名了吧,你还想说什么?

风后依然摇摇头。说蚩尤旗善能蛊惑人心,迷人心智。东夷人心又齐得很。如今蚩尤又成了新一任炎皇。声势正盛,我们还要等……

“等!等!还要等什么?!”黄帝噌地站起来,一脚踹飞脚下的瓶瓶罐罐,杀气腾腾地喝道,“难道要等到蚩尤夺了寡人的黄帝称号,你好劝他登基做炎黄皇帝吗?!”

这是群臣第一次见黄帝如此暴怒。他的脸都变形了。群臣大惊失色,忙滚离草席,一起跪在黄帝面前,请黄帝息怒。

风后缓缓站起身来,向黄帝深施一礼,却一言不发。

一瞬间,黄帝用眼神把风后剁成了臊子面。可刚剁完,他就知道这人杀不得。风后的才干无与伦比。更何况,即便拼尽全力,他也未必是蚩尤的对手。可是他不能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炎帝余部本来对自己就不服气。他的部落不是跟蚩尤一样都姓姜吗?他的部落不是跟蚩尤一样,都是牛图腾吗?万一蚩尤壮大起来,这股势力无疑就是自己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不,他必须以攻为守,借此开战。拼上命,赌一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