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足三里

大明巫妖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9 10:47:34 |显示全部楼层
王凌云被侍女叫醒,只感觉浑身沉重,揉揉眼睛,带下两大块眼屎,不由得怒道:“何事?!”
侍女吓得退后几步,道:“守备吴大人求见。”
王凌云叹了口气,一边穿一副一边看了看窗户,问道:“什么时辰了?”
“老爷,现在刚刚五更。”
“到底是何事?给我接杯茶来。”
王凌云不敢多耽搁,喝了口茶赶紧来到前厅,只见吴大亮背着手在大厅里转悠,满脸的愁色。
“吴大人,有何急事?”王凌云整了整衣服,走了上去。
吴大亮见了王凌云,快步上前,拉着他来到一边,四下看了看,这才低声说道:“王大人,咱城里也有亡灵了!”
王凌云啊的一声,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吴大亮道:“你还记得今天上午咱们有十几个弓箭手被射伤吧?”
“没错,你不是命人医治了吗?”
“没用,那箭头上的剧毒见血封喉,没有多久弓箭手就都死了。而且死得时候全都七窍流黑血,尸体膨胀如球,死状奇惨!那尸体如此恐怖,我便命人迅速火化尸体。可谁知,唉!”
“怎么了?”
“那些尸体虽然火化,但烧出的烟却是毒烟,初始有人只是咳嗽不止,昨天傍晚就死了二十多个,现在仍然有十几户二十多人高烧昏厥,眼看也不行了!”
“这?这!你怎么能如此大意!”王凌云脸色彻底白了。一下死了四十多人,根本瞒不住,到了天亮必定是全城恐慌,到时候这城不攻自破,大事去矣!吴大亮也是知道这事难办了,如果仅仅是死人,还可以用城外亡灵带来的瘟疫解释,可是昨晚死的那二十多具尸体没人敢碰,到了现在竟然有了诈尸的迹象,有人报告极像城外的一种僵尸!
这可怎么办?打不得,杀不得,烧不得,这些亡灵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在城里咬人怎么办?这样不用陈洪法师破城,这阳平关就已经成了死城。
吴大亮结结巴巴的把最重要的情况一说,王凌云吓得两眼翻白,差点昏死过去,吴大亮赶紧拍胸口掐人中,王凌云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王凌云虽然清醒过来,但呆愣愣的看着蜡烛一句话不说,吴大亮心说这王凌云怕不是吓傻了吧?
吴大亮此时已经有了逃跑的念头,他盯着王凌云,如果王凌云真的吓傻,他就带兵逃走,让王凌云去背黑锅吧!
突然王凌云一拍桌子,把吴大亮吓了一大跳。王凌云站起来,决绝说道:“这城守不住了,开门,放行!”
吴大亮抱拳,道:“王大人果断!下官这就去命人开门。”
“我和你一块去,我要让陈洪法师把僵尸带走,唉,百姓何辜,百姓何辜!”
天刚刚亮。阳平关南北门大开,王凌云和吴大亮亲自去见了陈洪。
陈洪此时也是刚醒,梳洗了一下便去了城下。
王凌云也不多废话,直接就请陈洪带兵尽快过关,而且将僵尸带走。
陈洪对这两个文武官员还是比较欣赏的,这边疆的官员将领比内地的官员干练的多,守城也算尽力,知道事不可为便立即投降,不连累城内百姓。
“既然王大人允许我入城,那就多谢了。”陈洪回去吃早饭,王凌云安排衙役清街,吴大亮也回去整军归营。
一个时辰之后,陈洪率领亡灵大军穿过阳平关向西北而去,经过这一战,他的亡灵又增加了许多,达到了接近二百,而且士兵的等级也更高。王凌云见亡灵大军远离,立即写了一封奏折,将事情的原原本本照实全说,可是奏折送上去后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五日之后汉中知府文雨非来到阳平关,亲眼看到骨桥后叹了口气,道:“你可知朝廷为何不降罪于你?”
王凌云摇头不知。
文雨非回头看了眼城墙,道:“你有所不知。几日之前,咱们北方的大敌满洲贼寇竟然向圣上发出了一封求援书,说是北方极寒之地出现了一个妖人,自称精灵女王。这精灵女王有种邪术,竟然能不知不觉的控制活人,将其变成自己的傀儡。这人或是动物变成傀儡之后便会变得凶狠强壮,煞是厉害。北方满洲蛮族步骑也算厉害,向来有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之说,但被那精灵女王的傀儡大军打得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撑不住了,这才向我大日帝国求援。这求援书一来,朝廷震动,你这等小事,没人打理。”
王凌云一听后背顿时冒出一身冷汗,慨叹道:“天降劫数,这可如何是好?”
文雨非道:“我已经向凤翔,巩昌, 临兆,平凉等地送去公文,讲述了这陈洪法师情况。我看这人倒不是穷凶极恶,他要去崆峒占山为王,总比祸害地方要好得多。”
王凌云沉思片刻,道:“大人,或许咱们可以祸水北引,请这陈洪法师去对付妖精女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1 21:57:41 |显示全部楼层
陈洪之所以将目的地选择在崆峒是经过一番慎重考虑的。大日帝国毕竟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现在他的兵力太少,硬拼是拼不过官兵的,所以他的策略就是占山为王,等待机会。
崆峒山这一块地方,往北是大片的沙漠,往西也是大片不适宜农业的高原山地,南边是六盘山,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唯有往东是平原,进可攻退可守,是建立大本营的最佳地点——当然这是对于亡灵而言。
陈洪初期的策略就是避免与大日帝国冲突,偏远荒凉的地方大日帝国不要,他可以放心占领,等积累上十万亡灵,这大日帝国便是举全国之力也打不赢他。
一路顺利,陈洪顺利率军来到了崆峒山下,听到消息的道士和尚早就跑得精光,这下他倒是省下了工夫,山上的寺庙道观直接就可以改造成祭坛。
卡文卡的厉害,明天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3 21:30:27 |显示全部楼层
崆洞山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此山多洞,古时便有仙人居于山洞中修炼的传说。陈洪挑选了五个最大的寺庙道观,其余的全部拆掉,作为建设祭坛的材料。
五个祭坛之中,最容易建造的就是坟场。陈洪让骷髅们将地基扩大、整平,留出了足以放下一百个棺材的空间,剩下的就是砍伐树木,打造棺材。
棺材只要有木材就好办,让陈洪为难的是人血。要刻画聚灵阵需要大量的人血,绝对不能用动物的血代替。记得琼恩在穿越之前曾经用动物的血跟人血混合做实验,结果召唤出的骷髅竟然夹杂着不少动物的骨头,显得极其可笑。
现在陈洪还不想跟大日帝国闹得太僵,于是打消了掠夺活人取血的办法,而是选择了招募血奴。在穿越之前,不少亡灵巫师都会豢养一些血奴,这些血奴平时为亡灵巫师劳作,在需要血液的时候又是充足的血库,所以琼恩也养了不少,对于血奴的管理也是驾轻就熟。
陈洪先在平凉城贴出了告示,招募流民和樵夫渔夫到崆洞山种地砍柴打渔,陈洪不需要任何地租,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定期献血。
这告示可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不少原本就租种崆峒山和尚道士土地的佃户跃跃欲试,但都被官府拦住了。这官府虽然暂时哪陈洪没奈何,但绝不会支持崆洞山的发展,所以陈洪招募血奴的初步计划破产了。
陈洪也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便再次贴出了告示,要用钱买奴隶!
陈洪杀米三刀的时候得了一些银票,后来跟官兵打了一仗杀了不少官兵,在尸体上也搜出了不少银钱,而且在一路北上的时候,陈洪召唤骷髅顺带也发现了不少古墓,收获了不少的金银玉器。现在陈洪拥有的财富,足够买一百个奴隶还绰绰有余。
可是大日帝国明面上是禁止奴隶买卖的,不少大官大地主家里倒是有很多家生子仆役,但也是私底下做生意,没有人敢在市场上公开买卖。
陈洪的告示贴出去七八天,一个奴隶也没买到,他正在琢磨着是不是去青海西藏那边找土司购买一些,忽然有一伙人来到了崆峒山下。
陈洪立即派出幽灵去探查情报,在得知这些人人数只有十几个后便立即迎了上去。
赵友芳是平凉城有名的大地主赵家的一个家生子,因为跟当过现任家主的书童,所以长大后慢慢成了赵家的一个管事。这次赵家派他来跟陈鬼王谈生意,赵友芳心里可是七上八下,生怕自己一去不回,自己的老婆会不会跟别人跑了。
可是他自小就在赵家长大,就算是死也不敢违抗家主的命令,这才带着十个强健的家丁来见陈洪。
陈洪还是坐着八个骷髅抬的太师椅,他一看这十几人中只有一个穿绸带帽,便朝他问道:“你来找我何事?”
赵友芳仔细看了陈洪一眼,陈洪虽然穿的普通,甚至有些脏破,但眼神充满了煞气和威严,不敢放肆,在马上抱拳道:“陈……法师。在下赵友芳,是平凉城赵家的一个管事,今天来是想跟大法师做一笔交易。”
“哦?说来听听。”陈洪很感兴趣,没想到这凡人里面也有胆子大的。
“我们家老爷有一些家生子的仆役,想抓让给大法师,签死契。”赵友芳说明了来意。
陈洪嗯了一声,问道:“这奴隶和仆役有区别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5 22:39:13 |显示全部楼层
赵友芳苦笑道:“大法师您要真有兴趣,今天晚上二更我家老爷就在泾河渡口等您。这附近肯定有朝廷的探子,我们不能在崆洞山下久留,告辞了。”说完调转马头,快马加鞭的急驰而去。陈洪目送赵友芳带人逃命一般消失在视野中,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个赵友芳也算个人才,在我面前竟然没怎么怯场。看来我也应该改变策略,将这大日帝国的人才收为我所用。”
当天夜里,陈洪果然在泾河渡口见到了赵员外赵东临。这人有三十多岁,身穿道袍,一副儒生打扮,气质儒雅。
陈洪到的时候,这赵员外叫了家奴在渡口弹琴,自己对河饮酒,竟然有几分名士风流。
陈洪早派幽灵侦查了一番,确认这不是陷阱后便放心进入了渡口的凉亭之中。
赵员外起身相迎,施礼道:“陈大法师大驾光临,赵某不胜荣幸。”
陈洪也还礼,道:“赵员外相约,陈某也是感到几分惊喜呀。”
赵友芳在一旁赶紧为陈洪倒上一杯酒,然后拉着女奴撤了下去。
陈洪道:“自从陈某贴出告示以来,赵员外是第一个敢联系陈某的,所以陈某要先问一句,你不怕我么?”
赵员外点头道:“怕!鬼王之名,现在已经传遍西北,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我恰好曾逗留于阳平关数日,知道大法师不是嗜杀之人,所以敢跟大法师做生意。”
陈洪点头,“原来如此,看来当日我在阳平关释放的和平信息还是有人看懂了。”
赵员外道:“我家管事说您问他奴隶与奴仆有何区别?”
陈洪说确实有此一问。
赵员外道:“区别就在于购买奴隶不合我大日帝国律例,但招募奴仆却是合法。”
陈洪哦了一声,道:“那我们就谈谈如何进行这合法生意如何?”
赵员外哈哈一笑,道:“不知道陈大法师需要多少奴仆?”
陈洪回答:“多多益善,只要我买得起。”
赵员外笑道:“大法师快人快语,我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这奴仆有男有女,男的十两一人,女的八两一人。如何?”
陈洪又问:“价格还算公道,不知男女年龄如何?”
“皆为青壮,年龄都在十数岁至四十岁之间。”(在古代,逃难的大多是青壮,而老人因为体弱基本都是被放弃了,留在家中等死。不是说这些农民残忍,而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这些人自己都管不过来,仓廪空空,礼节算个屁。所以流民都是身体素质较高的中青年,这些人要是经过一番军事训练,确实容易给古代的帝国造成巨大的麻烦。)
“若果真如此,那就五十个男的,五十个女的。”陈洪道。
“成交。不知道大法师想要什么时候收货?”
“自然是越快越好。”
“那么现在就交货如何?”赵员外目露精光。
陈洪惊讶的看了赵员外一眼,没想到这人竟然胆子如此之大,第一次见面就敢当场交易,要知道这事被朝廷知道了肯定是砍头抄家的大罪。
“甚好!”陈洪右手在半空随手一划,一个漆黑的圆形空洞凭空出现,陈洪伸手进入先拿出一叠银票,又拿出几件金银首饰,道:“我现银不够,便用这些金银器物抵价,赵员外可以估估价。”
赵员外被陈洪的这一手魔法震的目瞪口呆,接过金银首饰仔细观看,又凑在鼻子下闻了闻,道:“这些金银首饰便已值千两纹银还多,银票还请大法师收回吧。”他如何看不出这些金银首饰都是取自墓葬的陪葬品,这些首饰全都是精品,说值一千两还是少了,至少一千三四百两。
陈洪淡淡一笑,道:“银钱都是身外之物,若是有多的,尽管换做奴仆吧。”
赵员外点头,道:“大法师豪爽过人,赵某佩服。我带了一船人,男的约七十,女的约六十,还有儿童三十老人二十,都交给大法师了。”
陈洪惊讶道:“怎么还有老人小孩?”
赵员外道:“大法师看过便知。”一拍手,叫来赵友芳吩咐了两句,赵友芳立即下去派人拉船,不多时拉来一艘大船。
赵友芳命人打开舱门,让舱中的男女老幼全都一一下船。
陈洪借着火把光亮一看,笑道:“赵员外原来做得无本买卖!”
原来这些人全都面有菜色,穿的破破烂烂,根本就是一副难民模样。这赵员外不知道从哪里招募了一帮难民,不花一文钱卖给了陈洪。
不过陈洪倒没有翻脸,他反而有点佩服赵员外的精明,这样的人是可以作为长期合作伙伴的。
人货两清,赵员外跟陈洪拱手告别,这笔买卖双方都很满意。
陈洪等赵员外的人都走远,手一招,数百亡灵从河中齐刷刷的牵手爬了出来,把这些难民吓得魂不附体。
陈洪高声道:“你们不必害怕,只要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不逃跑,我绝对不会害你们性命。”随即让这数百亡灵押着这第一批血奴回返崆洞山。
这崆洞山上有现成的房子和和尚道士们留下的粮仓,陈洪让他们安顿下来,恢复生产,自给自足。有了这一百多人,建设坟场不再是问题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6 10:50:06 |显示全部楼层
卢大牛第二次献血完毕,喜滋滋的从陈洪那里领到了第二个骷髅。
卢大牛一家现在是陈洪的血奴,在崆洞山下分了十五亩地。本来这十五亩地他们一家三口是无论如何都照顾不过来的,但是分地当天,陈洪在卢大牛胸口画了一个符咒,从此就有一个骷髅听从卢大牛的指挥,成了卢家的劳力。
这骷髅虽说看起来吓人,力气也比不上牛,但有个好处是什么也比不了的,那就是不知疲倦还不吃不喝。只要教会了骷髅干活的动作,这骷髅就能不分白天黑夜的干活,除非磨损坏了不然绝不会休息。
自从有了这个骷髅,卢家三口的日子就轻松多了,大法师也慈悲,只要半年去献血一次就可以只交一成地租,朝廷也不敢来收税,这些粮食养活自己一家三口完全没有问题,甚至还能卖掉换些钱财。大法师真是大恩人啊!
卢大牛本来是河东人,家里遭了大旱,不说庄稼了,连人都没水喝。他们抛下家中老人四处乞讨,甚至不得已将小闺女给卖掉才能多活几天。后来有人四处收留他们这些难民,他们被送上了一条大船。也不知道运往哪里,卢大牛也不关心,只要有吃的,什么苦他们都愿意吃。
可是在船上,他们听说有个鬼王要买他们喝血吃肉,把卢大牛吓得可不轻,可是船上的人看管的严,有人想逃命被一刀捅了个透心凉,尸体扔进河里连个浪花也不起。
既然逃不掉,这些人也就认命了,好在船上管吃管喝,只要不闹就不会挨打。
过了几天,在一个夜晚他们下了船,见到了鬼王。不过鬼王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凶恶,只是鬼王手下的骷髅着实吓人,把他们吓得哭爹喊娘。
现在卢大牛回头想想那时候,觉得那些骷髅倒是没有那么吓人了。
黑灯瞎火跟着那鬼王走了许久来到了一片大山下,这里就是崆峒山,以前住着一批和尚道士,现在全都逃的一个不剩,整个山都归鬼王管。
这鬼王也没有吃人,而是先让他们睡觉休息,这山上到处都是空房子,卢大牛随便找了一个,一家人提心吊胆的守了一夜。
第二天,有骷髅押着他们在山下的场子集合。那鬼王还是坐在八个骷髅抬着的太师椅上,鬼王的面前跪着三十几个人,他们人到齐之后,鬼王告诉他们这些跪着的人都是晚上逃跑被抓的。
卢大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昨夜他倒是起过逃跑的念头,但是屋外守着两个骷髅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真有人敢逃,而且人还这么多。
那鬼王的手下又带上来十几个身上带伤,缺胳膊少腿的骷髅,还有几堆碎骨头,众人看着只觉得稀奇。
那鬼王道:“昨天夜里,有人试图逃跑,受到我的骷髅的阻拦,有几个胆大包天的狂徒也算厉害,打伤了我好几个骷髅兵不说,有几个都让他们给砸碎了。不过,这些人一个都没逃成,全都被我抓回来了。今天,我就在这里公审,让你们知道违抗我命令的下场!”
跪在地上的那些人开始痛哭求饶,唯有几个沉默不语,他们就是干掉骷髅的几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求饶也没用。
鬼王扫了一眼下面众人,道:“我知道你们害怕,怕我喝了你们的血吃了你们的肉。但是我告诉你们,我确实需要你们的血,但绝不会要你们的命。在我眼里,你们就是给我下蛋的鸡,你们会把下蛋的鸡吃掉吗?”
一个之前一直沉默的男人抬起头,大声叫道:“你抽了我们的血,我们不是一样会死吗?”
鬼王当即回答:“当然不会。我又不会把你们抽干,每次只要抽一点点就够了。而且我承诺,你们只需要每半年献血一次就可以,我需要你们好好活着,尸体我有的是。”
那沉默男子道:“好,如果鬼王说到做到,我王九就算是死也值了。”
鬼王笑了笑,道:“你就是鼓动其他人逃跑的首领吧?你的家人呢?”
王九摇头道:“我没有家人,这次逃难的只有我一个。”
这时跪着的众人中一个人突然大声喊道:“鬼王老爷,我知道他还有一个哥,昨天是他们兄弟俩先动的手。我是被他们胁迫的啊,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这人一喊饶命,其他人也纷纷跟着嗑起头来。
鬼王喊了声安静,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面露喜色,跪着上前两步道:“老爷,我叫刘灿。”
鬼王点点头,道:“刘灿,你说这王九还有个哥哥,你知道是哪个吗?”
刘灿还没说话,王九旁边有人抬头道:“不用找了,俺就是王九的兄弟,俺叫王老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7 17:43:10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7 19:39:46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8 15:15:52 |显示全部楼层
被推荐了,不加更也不行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鬼王竟然饶恕了昨夜试图逃跑的那些人,甚至连“打死打伤”骷髅的王氏兄弟都安然无恙,因为鬼王随手施法,被打得缺胳膊少腿的骷髅全都一一恢复了原状,甚至连被砸成碎片的骷髅都原地复活,众人都看呆了。当然,鬼王还是对他们做出了惩罚,那就是这些人没有被分派骷髅。
是的,鬼王不但真的给这些流民东西吃,给房子住,还分了田地,而且还按户分了一个骷髅劳力,明其名曰:预付款。
这哪是鬼王,这是玉皇大帝,如来佛祖!
所有这些流民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怎么会有这么慈悲的人?叫什么鬼王?叫大法师!
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的流民全都爆发出了全所未有的动力去恢复土地,这崆洞山附近虽然田地大块的不多,分布比较散碎,但都是耕耘了多年的熟地,只需要整理一下就可以重新种庄稼,有的田地里甚至本来就有现成的庄家蔬菜。
陈洪带领这些流民忙了一阵,等安排的差不多了就放任自流,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建设幽灵塔以及继续召唤骷髅上。
崆洞山本来就有几座塔,陈洪选了一座进行改造,工程量其实跟重新建造一座幽灵塔也差不多了,所以需要大量的骷髅。但是崆峒山现在有了血奴,在这些血奴被驯化之前,整个崆洞山附近都需要骷髅看守,所以陈洪跑遍了崆洞山附近,每天都要带一批骷髅回来,虽说魔力还算跟得上,但人的精神真是有点疲惫。
“在深渊打仗都没有这么累,要是能有几个巫妖助手就好了。”陈洪捏捏眉心,一想到建设邪庙需要的庞大资源,不由得对亡灵主君奥库斯充满了敬佩——死胖子搞基础设施建设是真有一套。王八王九兄弟早早出门,他们的房子跟卢家临近,所以经常一起去下地干活。
王八王九兄弟每天看到卢家的骷髅扛着锄头跟在卢大牛后面都羡慕不已,当初自己怎么就脑子进水想要逃跑呢?
卢大牛很是得意。卢家跟王家都是分了十五亩地,但王家兄弟干多拼命啊,就这样十五亩地还是有些照顾不过来。王九有一天倒是提着两只野兔来借骷髅,但卢大牛说了半天好话还是没敢把骷髅借给他。
你王九当天是挑动大家逃跑的头头,虽说你是好意大家不怪你,但也因为你那么多人家里没有骷髅帮着种地,他们明着不说,暗地里可是要埋怨你咧!
我卢大牛种的是大法师家的地,用的是大法师给的骷髅,没有大法师的命令,我绝对不会借给你的!
我卢大牛对大法师忠心耿耿!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幽灵塔的进度完成了三分之一,坟场的建设也全部完成,就差刻画聚灵阵了。陈洪正准备休息一下,忽然有骷髅来报信,说有个血奴要见他报告情报。
陈洪让骷髅将血奴带到面前,结果这人他有点印象,就是举报王八的那个人,叫刘灿。
那刘灿一路悄悄打量陈洪的工地,被震惊的无以复加,对陈洪更加畏惧。见到陈洪后立即跪地磕头,口称大法师老爷。
陈洪让他起来,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刘灿弓着身子答道:“禀告大法师老爷,那王八王九兄弟又召集了那天逃跑的那些人,可能又要逃跑!”
陈洪一听大怒,我给的待遇这么好竟然还不知足,难道真的嫌命长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8 22:09:03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日逃跑的那些流民,全都聚集在一处,一个个神情激动,脸色发红。
王九依然是这次行动的倡起者,只见他终于做出了决定,手臂猛然向下一挥,道:“就这么决定了,谁要参加?”
众人纷纷举手,“我去”“我也去”“怕什么”,乱哄哄一片。
王九数了数,所有人都愿意去,这才满意的说了声:"好!我……”
“好什么好?你们又想干什么?”陈洪突然打断了王九的话,于此同时,一大群骷髅僵尸将众人包围。
陈洪坐在一只骷髅精兵的肩上出现在众人面前。
王九等人见到陈洪,全都跪了下来,口里喊道:“大法师!”
陈洪冷冷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又想着逃跑么?”
王九起身道:“大法师,我们不是想逃跑。”
陈洪见王九神色淡然,没有惊慌恐惧的样子,有点诧异的问道:“不想逃跑?那你们偷偷聚在一起干什么?”王九看了看众人,道:“大法师,我们想要献血。”
陈洪一呆,重复道:“献血?”
王八站起来也说道:“大法师,我们都是想要献血,我们也想要骷髅劳力。”
“对对对”“大法师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想要逃跑呢?”“哪里也不如崆洞山啊”“就是就是”众人纷纷说了起来。
陈洪的脸色顿时好看许多,笑道:“原来你们是羡慕其他流民有骷髅劳力帮忙干活。王九把你们召集起来,是想找我献血?”
王九跪下道:“求大法师答应,我们真的愿意献血。”他这一跪,其他人顿时都跪了下来。
陈洪手虚虚一抬,道:“起来吧。王九,你召集了当天逃跑的所有人吗?”
王九一愣,道:“没有,我没有告诉刘灿。就只有他一个人没说。”
陈洪看了一眼王八,道:“就是刘灿向我告的密,不过你也别怪他,他这次做的对。”
王九没有说话。
陈洪笑了笑,道:“你们以后有事情,可以先告诉王九,让王九向我报告。不过不要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来打扰我,如果碰上我心情不好你们可是要受罚的。”
众人纷纷称是。
陈洪道:“你们这些流民,我就挑出三个代表来吧。王九算一个,卢大牛算一个,贺老二算一个,王九,你去通知那两个人。王九,你们一个个过来,我给你们控制骷髅的符咒。”
印下魔法符咒其实很简单,陈洪没花多少时间众人就都获得了骷髅,全都欢天喜地地带着骷髅种地去了。
他们走后,陈洪单独给刘灿下了命令,告诉了他另外两个监察者的名字,如果这些流民再搞什么花样影响了陈洪的统治,立即向陈洪报告。
刘灿对监察者这个工作非常满意,拿到符咒后也悄悄离去。
陈洪刚要上山,又有幽灵来报:“上次来的骑马的人又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1 09:18:01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写了一大半,有事给耽误了,早上补完。
赵友芳想起老爷赵东临的吩咐,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这次的生意太大了,赵友芳觉得朝廷无论如何不可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说老爷在朝廷有强硬的靠山,但靠山也有可能靠不住。
但是赵东临执意要做成这笔生意,道:“这次的局面绝非寻常,大日帝国建国三百余年,国势日渐衰弱,这次内忧外患。唉,我恐怕乱世将至,不能不早做绸缪。”
赵友芳道:“老爷既然这么说,友芳全听老爷吩咐便是。”
赵友芳带着保镖再次来到崆洞山下,不多时陈洪便来了,赵友芳赶紧下马,躬身施礼道:“见过大法师。”
“赵管事,你这次找我又有什么生意?”
赵友芳道:“此处谈话不方便,可否进山一谈?”
陈洪点头道:“也好,这几日朝廷的探子都走了,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选了个亭子,分宾主坐下。陈洪道:“说说你的来意吧。”
赵友芳看了看远处正在耕作的农夫和骷髅,诧异道:“大法师,您竟然可以让农夫跟骷髅一起种地?这可是闻所未闻!外人知道了,恐怕会难以置信。”
陈洪笑了笑,道:“雕虫小技耳。”
赵友芳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郑重说道:“在下这次拜访,主要是家主想寄住在崆洞山一段时间,不知道大法师可否允许?”
“寄住?莫非赵员外出售给我奴仆的事情被人告了?”陈洪有点意外。
赵友芳摇头,“安置流民之事,我家员外早已打点妥当。这次赵家几十口要寄住大法师山上,主要是避祸。”
陈洪预感外面是发生了大事,让赵友芳详细说明。
赵友芳道:“今年北方大旱,南方却是爆发洪水,真是祸不单行。本来朝廷因为北方的战事就已经向天下强征了一百万两军费,现在这一闹灾,朝廷更加没钱。雪上加霜的是朝廷调集了精兵在北方抗敌,在这南北灾区又出现了杀人魔头,当地的营兵备杀得丢盔卸甲,无力阻挡,天下都要乱了!”
陈洪皱眉问道:“什么样的杀人魔头?”
赵友芳道:“没人看得仔细,真是说模样像妖怪,有的能飞,看上去就像是大虫子。”
“有多少?”
“北方五个,南方五个。”
“什么?就十个怪物搞的天下大乱?你跟我开玩笑?”
赵友芳摇头叹息,道:“我也希望是开玩笑,不过既然这大日帝国出现了大法师您这样的人物,出现十个怪物也不稀奇吧?”陈洪笑着点点头,“你说的倒也没错。”
赵友芳谨慎的看了一下陈洪的脸色,问道:“不知大法师对这种局面有何打算?这是我家主问的。”
陈洪毫不犹豫道:“自然是打算去亲自见一见那些怪物。”
赵友芳松了一口气,他生怕陈洪说这些怪物是我放出来的,那可就惨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