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足三里

大明巫妖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 16:40:37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已至深秋,北风带来了浓郁的魔力,让陈洪感觉周围的魔力魔力浓度突然增长了四五倍!
陈洪大为震惊,他预料北方肯定发生了大事,导致魔力浓度突然增高,按照他的推测,越接近北方,魔力浓度也将会越高。
这么说来的话,他必须向北走。陈洪开始为搬家做准备,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准备粮食。
《庄子》有云: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陈洪这次搬家,路途遥远,千里都不止,准备大批粮食肯定是第一要务。当然他也不需要太多,因为只有他一个人需要吃喝,亡灵不需要吃东西。
第二件要做的事就是招兵。陈洪这一路不知道要遇到多少艰难困苦,光靠现在的兵力肯定不够。趁着魔力浓度提高,陈洪悄悄返回原先的山谷,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又召唤了十个骷髅,而且还意外的召唤了一个骷髅精兵。
这样陈洪就有了十八个亡灵,其中还有两个骷髅精兵和一个幽灵,实力也算可以了。准备好一切,陈洪挑了一个阳光还算不错的日子,举家北迁。
这一个活人带着十几个骷髅扛着米袋肉干外加锅碗瓢盆肯定是没法正大光明的走大路,所以陈洪一路都是昼伏夜出。亡灵没有眼睛不需要光,在黑夜中也能看清路面,所以陈洪索性就让四个骷髅做了一个大号的棺材,自己晚上就在棺材里睡,也不耽误白天吃饭。
于是这路上就会出现一个极恐怖的一幕:走夜路的人就会发现一群骷髅扛着一些法器(锅碗瓢盆在走路的时候难免碰撞发出声响)在前面引路,中间有四个骷髅抬着一具巨大的棺材,后面还有一些骷髅背着一个个袋子和肉,空中还有一个鬼来回乱飘。
无论谁看见,第一时间肯定会吓得尿裤子。
陈洪还不知道,他这一路留下了不少鬼王的传说。有人甚至把他当成了湘西的鬼王出游,吓得两股战战,赶忙跪下磕头,嘴里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太上老君的念诵不止。
一路向北,魔力浓度果然越来越高,陈洪现在已经能够一天召唤一只骷髅,所以这一路他的亡灵大军又扩张了不少,变成了七八十只。
这么多的亡灵已经很难躲藏了,陈洪虽然还不清楚当地的官府知道多少,但肯定已经知道有一只亡灵部队正在向北行进。
既然已经藏不住,陈洪干脆就不再躲躲藏藏了,索性白天就停驻在大路边,结果搞的沿途的郡县如临大敌。
如果是农民起义闹事,这些县令知府驾轻就熟,就算人数再多十倍也有的是办法对付。但这么多骷髅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路上,这么具有强烈冲击感的画面让那些熟读“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官员们不知所措。
一封封奏章向上级汇报,甚至都惊动了朝堂。
在蜀州黄台县,一个营兵把总不信邪,以为这只是一个江湖骗子招摇撞骗的障眼法。大开营门,率领麾下三百营兵步兵另一百骑兵向陈洪发起了攻击。
临战之前,这把总特意选择了午时阳气最重之时,而且命令五十营兵带了黑狗血,杀气腾腾,气势汹汹。
侦察兵幽灵早就发现了情况,立即报告了陈洪。陈洪盘算了一下,立即命令骷髅们列队。
这可是陈洪第一次跟大日帝国的正规军战斗,所以他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不过现在的魔力浓度虽然还是不如无尽深渊,但支撑一场小型战斗已经不在话下,就算骷髅全军覆没,他也可以施展土遁术逃跑。
那官军赶来的时候,看到骷髅们已经列成了一个方阵,虽说人数有点少,横竖不过九人,但那可是骷髅!尤其是前面的两个骷髅精兵,身材高大魁梧,手中的骨矛也比其他的骷髅更粗更长。
“弓箭手,给我射那个鬼王。呸,穿的普普通通,我看就是一泥腿子。对了,箭头都给我蘸黑狗血,先不管那些骷髅,都瞄准了方阵中央的那个鬼王射!”把总一声令下,一百名弓箭手立即射出了箭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6:28:25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9:40:09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合格的亡灵巫师,肯定不是只会复活亡灵而已。
在无尽深渊的时候,琼恩参加的血战大大小小不下数十次,经验也是十分丰富。所以第一时间就给自己的军队施展了一个云雾术。这个法术相当实用,可以制造一片翻腾的浓雾遮蔽敌方的视线。突然出现的浓雾让营兵的弓箭手不知所措,那把总也是吃了一惊,随后大叫道:“又是江湖骗子的障眼法,不用管什么鬼王了,射箭,朝他们的方阵射箭!”
上司下了命令,弓箭手们只好执行,于是箭雨分散的落在的方阵之中,但是亡灵不怕这些箭,哪怕被箭头贯穿了肋骨也造成不了多少伤害。而陈洪也早早的释放了法师护甲,这种箭雨碰到法师护甲就会弹开。
箭雨射了三轮,把总下令停止射箭,命令骑兵靠近查看地方方阵的情况,这么小的一个方阵,说不定三轮箭雨就死的干干净净。
骑兵们一百个不情愿,但军令如山,还是慢慢的靠近了过去。陈洪释放了一个群体惊恐术,结果骑兵的马立即四散奔逃,无论骑兵怎么约束都不管用,一时间一百个骑兵竟然跑得干干净净。

把总破口大骂,冲上去试图拦住一匹冲向营兵方阵的战马,但是那战马疯了一样乱跑乱叫,马上的骑兵给甩下马来,差点被自己的战马踏死。
把总眼看骑兵靠不住,命令弓箭手立即再射三轮。
陈洪给幽灵灌注魔力,让后者飞到营兵的方阵前方。这幽灵呈半透明的骷髅模样,身上还挂着零碎的破布,再空中忽忽悠悠的冲那把总飞来。
把总赶忙命令弓箭手射那幽灵,但是幽灵使用了异界投射,弓箭全都穿透幽灵射空了。
营兵之中信鬼神的大有人在,大多数人顿时手脚发软,射出去的箭轻飘飘的,还没飞到幽灵近前就落在了地上。
“混蛋,不要怕,继续射!”那把总倒是不信邪,带着十个亲兵超幽灵冲了上去,只是看上去仿佛英勇赴死一样有点莫名的悲壮。
后面的步兵和弓箭手睁大眼睛看那把总挥舞长枪,大吼着冲向幽灵,忽然有有了一点勇气,于是开始迈步跟上。
可谁知那幽灵突然张口,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嚎叫。
把总及其亲兵距离最近,受到的攻击也最强,他们突然感到心里涌起莫大的恐惧,忍不住屁滚尿流。
那把总意志坚定还好些,只是呆住了而已,他身后的亲兵有的抱头鼠窜,有的跪地求饶,惊慌的乱喊乱叫,恍如无头的苍蝇。
他们后面的方阵也是一片混乱,前面的枪兵逃跑的逃跑,磕头的磕头,手里还拿着武器的十不存一,后面的弓箭手也是慌作一团,就算少数不怎么慌乱的也被其他人带的站立不稳。
官兵全都乱了。
“骷髅兵,前进!”陈洪发出命令,骷髅们迈着整齐的步子从浓雾中走出,不紧不慢的朝营兵们杀去。
“妖法!妖法!”把总到了现在不信邪是不行了,他抓起身边一个亲兵叫道:“快回去整肃兵阵!”
那亲兵浑身发软如烂泥一般,嘴里喃喃重复着:“鬼王生气了,我们都要死,鬼王生气了,我们都要死……”
“他妈的,废物!”把总将这个亲兵仍在地上,手起刀落,将另外一个哇哇乱叫的亲兵一刀砍了脑袋,鲜血从腔子里喷出老高,好几个亲兵都被热血洒了一脸。
把总杀人立威倒也管用,见到血,闻到刺鼻的血腥气,他身边的亲兵倒是清醒了七七八八。
把总赶紧下令让他们整顿兵阵,骷髅眼看就杀过来了。
“难不成真是鬼王过界?娘嘞,今天要是能活命,老子肯定捐一座庙。”把总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也在发抖。
“加速,冲上去!”陈洪命令骷髅开始冲锋,同时他施展了一个召唤僵尸,刚刚被把总亲手砍了脑袋的亲兵猛然一动,直挺挺得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的妈啊!梁涛诈尸啦!”战场之上,无论哪种恐惧都不如曾经亲密无间的战友死而复生,变成恐怖的无头僵尸朝你扑来。那把总都吓得连连怪叫,其他人更是胆都碎了。
后队变前队,官兵们四散奔逃,骷髅在后面追杀得好不痛快,眼里的红光都亮了几分。
陈洪叹了口气,命令骷髅们不要追得太远,也不要赶尽杀绝,给官兵们一个教训就行了。
他命令骷髅们将杀死的尸体全都带走,数了数足足有上百人,地上到处都是遗落的武器和盔甲,血流成河。
“是时候招一些弓箭手了。”陈洪笑了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1:40:56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与官兵一战大获全胜之后,陈洪的亡灵大军一路畅通无阻,只不过沿途的县镇全都关闭了城门,城墙上一个兵丁也无,完全是一副坚壁清野的模样。
陈洪毫无后勤压力,所以对这些县镇倒也是秋毫无犯,只要没有人不长眼招惹他,他也不会去主动攻击任何人。
按说各地的奏章早就送达了朝堂,可是怪异的是朝堂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一直没有商讨出什么决议。
其实内阁的三位大学士早就一致做出决议要打。四百官兵打不过,那就四千,不信整治不了。皇帝已经派人八百里快马给武当山的张天师送信驱鬼,相信区区一个鬼王加一百鬼兵不在话下。关键是今年天气格外寒冷却数月无雪,来年肯定是大旱,所以朝廷一直在筹备应对大旱,户部上上下下为了调集粮食忙得昏天黑地,哪还管得了陈洪这点小事。
更何况根据各地县官知府的奏报,这个鬼王并没有危害地方,既然如此那就丢在一边吧!
就这样陈洪终于赶到了阳平关,这里靠山傍水,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陈洪如果不走阳平关绕路的话,得沿着嘉陵江绕很远的路,所以这次非得从阳平关穿城而过不可。
官军自然也知道这里是鬼王的必经之地,在激烈讨论了一番是不是要死守阳平关后,三泉县县令王凌云终于拍板死守。
王凌云慷慨陈词:“我等官员食朝廷俸禄,自然有守土保民之责。此番鬼王过境,我等若是弃城而逃,有负皇上圣恩,项上人头必然不保。”
文官地位此时高于武官,虽然守城的将军守备吴大亮是正五品,比王凌云高出四级,但依然不得不遵从王凌云的指派。
既然决定了要守,阳平关的军民立即发动起来,连夜加高加厚城墙,准备滚木礌石,至于热水热油就算了,骷髅不怕疼。
就这样胆战心惊的准备了五天,终于看到了亡灵大军。
此时陈洪已经将所有战死官兵的尸体全都转化成了僵尸,个别素质好的还转化成了丧尸,所以远远看去亡灵大军总算有点名副其实的样子了。
陈洪早已派出幽灵侦查,发现必须走阳平关后,便决定跟阳平关的官员和谈。陈洪坐在一张四个僵尸抬着的大太师椅上,抬头向城头看了看,果然看到了一个戴着乌纱帽的县官和一个头戴尖盔的武将。陈洪给自己释放了一个法师护甲,命令骷髅抬着他来到城下,高声问道:“不知城上是哪位大人?”
王凌云看陈洪竟然离城这么近,眯着眼睛向吴大亮低声问道:“吴将军,你可有把握一箭射死鬼王?”
吴大亮皱眉道:“王大人不要心急。这鬼王胆敢走到城下,必然是不怕咱们弓箭射他。要知道他可不是凡人,而是恶鬼。这恶鬼还会法术,就怕咱们的弓箭射不死他,反而惹怒了他。”
王凌云又问:“城墙上的大弩也不行?”
吴大亮心说这县令心还真黑,这鬼王客客气气的,你却一心想害死,呃,鬼王本来就是死人吧?
吴大亮苦着脸道:“我说王大人,大弩虽然力大,但准头太差了,瞄准了射都能偏好几步,你竟然指望大弩?”
王凌云脸一红,道:“我这也是心急么,这神鬼之事,我等读过圣贤书的儒生自然是不信的。我想他必然只是一个凡人罢了,这世上哪有鬼王?”
吴大亮无语,道:“王大人,那鬼王的鬼兵可是千真万确,夏总兵的兵马可是伤亡惨重,你看看下面,有一半的死尸还穿着官兵的军袄,那还能有假的?”
王凌云连连称是。要是平常,吴大亮肯定不会如此反驳他,但此时是战时,武人也敢说话了。
陈洪在下面问了一句,等了半天没人回答,又问了一句,王凌云撞着胆子回应道:“本官乃三泉县县令王凌云,你是何人?”
陈洪笑了,他一路北上这么久,终于有人向他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他是谁,从哪来要到哪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5 08:33:31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6 21:33:45 |显示全部楼层
“吾乃陈洪,是一名亡灵……法师。”陈洪没有用巫师这个词,因为在大日帝国巫师多是用来指南疆土人的宗教祭祀,而法师则是用于道教道士的尊称,用法师显得高大上一点。他预计以后跟这大日帝国少不了打交道,先自抬身价一下,省的被这些无知的官员轻视。
“亡灵法师?既然是亡灵法师,自然归属天下道教,你可知道张天师?”王凌云忽然胆气足了一点,只要是体制内的就不怕了。
“我虽属道教,但不是天师道一派,虽然听闻张天师被封为掌教,却管不到我。”陈洪故作不屑的回答。
“大胆,张天师奉旨掌管天下诸多道教派系,你竟敢说他管不到你?”王凌云突然拍着城墙怒喝。
陈洪冷笑一声,“王县令,你今天是来教训我的吗?”
吴大亮赶紧拉了一下王凌云的衣袖,低声道:“王大人,这是世外高人,岂可等闲视之?”
王凌云点点头,道:“那么陈洪,你可要过我阳平关?”
“正是。”
“你可知道,你麾下如此多……亡灵,可是犯了诸多忌讳?”
“没错。”
“既然如此,你应知本官不能放你入城,你还是绕路去吧。”王凌云举手做了个偮,客气一番。
陈洪无视他,转头朝吴大亮问道:“请问这位将军如何称呼?”
吴大亮看了一眼王凌云,抱拳道:“本官乃是阳平关守备吴大亮。”
“哦,吴将军,失敬。吴将军,你可有信心在我面前守住阳平关?”
没等吴大亮回答,王凌云怒喝道:“大胆?你还敢强攻阳平关不成?你是要造反?!”
“有何不可?”陈洪冷冷反问。
王凌云一时怒极,只说了声“你!”
吴大亮咬咬牙,道:“陈法师。你想让我开城门迎你入城,恐难从命。有多少本领,吴某当面领教!”
王凌云喝了声好,称赞道:“吴大人真乃武将楷模。”
吴大亮双拳说了声过奖,心说“老子若是不战而降,你一本参上去,我丢官砍头那是指日可待。还是打吧,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这阳平关倒也险要,背面是山,正面是江,山高水急,非十倍兵力拿不下来,所以吴大亮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王凌云道:“我这就发动城内富豪民夫出钱出力,吴大人,城墙可就全部交给你了。”
吴大亮就从来没在王凌云面前这么硬气过,顿时受宠若惊,抱拳道:“王大人放心,我必然坚守城门不失!”
陈洪回归本阵,但是奇怪的是,一直到天黑,陈洪的亡灵大军没有任何动静。
吴大亮将五千守军分成两组,一组白天一组晚上,他吃喝都在城头,到了夜晚命人在城头点起火把,嘱咐卫兵来回巡视不可懈怠。
一夜无话,吴大亮第一天勤勤恳恳的守了一天一夜,陈洪一直没有攻城,该吃饭吃饭,该喝茶喝茶,甚至还做起了烧烤,馋的吴大亮口水直流。
王凌云告诫道:“吴大人,这一定是他的疲兵之计,故意如此做派诱你松懈他好一鼓作气攻城。”
吴大亮点头道:“没错,本官也是如此猜测。他手下都是尸体骷髅,无需后勤,也不知疲惫,咱们可都是活人,他肯定是想削弱咱们的锐气。”
王凌云苦恼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越来越疲惫,他可是占便宜,这可如何是好?”
吴大亮道:“我已将官兵分为四组,每组一千人,留一千人为预备。这样可确保精神,就是城墙上的兵力少了点。”
王凌云道:“那我发动衙役和民夫协助守城,如果仅仅是巡视警戒,他们还是能做得的。”
吴大亮眼睛一亮,道:“如此甚好,多谢王大人!”
王凌云摆手道:“吴大人客气了,咱们军民一心,定能守住这阳平关!我已经向府台大人汇报,相信援兵很快就能赶来,到时候就把他这些许亡灵一网打尽。”
“甚妙,甚妙!”
“哈哈哈哈哈”两人相对而笑,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可是他们不知道,陈洪之所以没有立即攻击,一来是疲兵之计,其实主要是积攒魔力。
三天之后,陈洪连夜施法,忙活了半夜,终于搞定。
第二天天亮,城头的卫兵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夜之间嘉陵江对面竟然堆砌了2根白花花的骨骸巨柱!
自从春秋战国,这阳平关经历的战争不计其数,战死的兵丁骸骨大都埋在了附近,这还不包括平民!
所以陈洪制造这2根长百米宽五米厚三米的骨桥仅仅是受限于魔力,原材料要多少有多少。
官兵看上去以为是巨柱,其实是桥,只不过高高竖起,立在江边。
陈洪命令骷髅僵尸一齐用力,推到骨桥,很快就建起了一座横跨江面的大桥。
轰隆一声,骨桥落在阳平关城下,城墙上官兵都被震得站立不稳,一个倒霉蛋惨嚎一声,竟然从城墙上摔了下去。
吴大亮和王凌云赶紧登上城头,一看这骨桥顿时大吃一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09:52:44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你点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20:32:1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21:48:53 |显示全部楼层
“这鬼王果然会妖法,吴将军,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王凌云毕竟是书生,顿时慌得六神无主。
吴大亮皱眉看了一会儿,道:“王大人别急,这嘉陵江只是咱们阳平关的第一道屏障,就算他们顺利来到城下,他没有任何攻城器具,连最简陋的云梯都没有,光靠那些亡灵是爬不上城墙的。”
王凌云一定卡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下下去,看着亡灵军队缓缓过桥来到城下整队,又忍不住指挥道:“吴将军,你为什么不下令射箭?”
吴大亮苦笑道:“怕是咱们的弓箭对他们没用,不过既然王大人说了,就射上一轮看看效果。”说完吴大亮名城墙上的弓箭手来了一个齐射。
八百弓箭手齐射也是一大片箭雨,可是对下面的亡灵几乎没用,骷髅就算肋骨上贯穿着几只箭也无所谓,甚至可以一把拔出来扔掉;而僵尸丧尸也不怕箭,箭头落在身上根本扎不深,就算扎在身上也不疼,更不影响行动。
陈洪挥挥手指,命令僵尸弓箭手还击,它们力大无穷,城墙上的弓箭手占不到射程的便宜,反倒被射伤了十几个。王凌云一脸灰白,道:“吴大人,你还是让弓箭手撤下去吧,这样咱们太吃亏了。”
吴大亮还用他吩咐,早就一脸肉痛的下达了命令,弓箭手赶紧逃命一般撤了下去。
“大人,这是他们的箭头。”吴大亮的一个亲兵递上来一个僵尸弓箭手用的箭头。吴大亮接过来一看,是官兵的制式箭头,但上面污浊不堪,像是沾染了一层油腻的污垢,味道更是有股刺鼻的臭味。
“竟然在箭头上抹了毒,命令军医给受伤的弓箭手用好酒冲洗伤口,切不可感染!”
亲兵领命下去,王凌云拈须称赞:“吴将军真是爱兵如子。”
吴大亮摇头叹息,“嗨,吴大人有所不知,如果官兵们知道了下面亡灵的箭头有毒,肯定会士气大降,守城的时候十成力气只能用出五分,那咱们必败无疑。”
陈洪还是坐着太师椅来到城下。这阳平关前原本有一座浮桥,吴大亮命人把浮桥给拆了,这次陈洪走的是更宽更稳的骨桥,也算是改善了一下阳平关的基础设施建设。
“王县令,现在开门还来得及。”陈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顶羽冠外加道袍羽扇,轻轻一挥,颇有点诸葛武侯的意思。
王凌云不答,跟吴大亮商量道:“吴将军,我也不瞒你。我打算出钱买这法师绕路,你看如何?”
吴大亮又是眼神一亮,道:“王大人,这一招也是妙计。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是上上之选啊。可是咱们如何跟这陈洪法师商谈?”吴大亮搓搓手指,摆出一个数钱的动作。
王凌云四下看了看,道:“你选一信任的亲兵,替你我去商谈便可,此事万万不可外传,更不能留任何文字把柄。”
吴大亮点头道:“明白。”
王凌云很是满意,道:“那就请吴将军高挂免战牌,咱们暂时停战。”
吴大亮差点笑出来,这王县令是听书听多了,哪有什么免战牌?赶紧叫来了一个亲兵,还是他一外房侄子,吩咐道:“你下去替我跟王大人跟陈洪法师商谈买路钱,无论要多少都要答应,知道吗?”
亲兵吓得双腿发抖,脸色白的跟纸一样,不敢回话。
吴大亮呵斥道:“蠢材,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怕什么?看你是我侄子才送你一番好处,倒是那法师无论要多少,你都多报一成,回头咱俩一人一半。”
亲兵一听顿时恍然大悟,赶紧笑着领命,不一会儿就被用大竹篮子送到了城下。
陈洪早已看到,命令亡灵让路,这亲兵从诸多亡灵之中走到陈洪面前,差点吓得拉一裤子。
陈洪看了看,问道:“你可是来送信的?”
亲兵仔细打量了陈洪一番,道:“禀,禀告大法师。我奉了我们将军之命来跟您谈买路钱。”
“买路钱?我要钱财何用?”陈洪笑了。“你去转告他们,我只要过关,其余一概不要。”
“法师大人,您既然已经过江,为何非要过关不可呢?绕一点点路”那亲兵还算机灵,张口劝导。
陈洪道:“我要去崆峒山。走你们这最近,这没得商量!”
那亲兵道:“大法师既然要去崆峒山,其实走”
“不要说了,我就是过你们阳平关,你要么闭嘴,要么就不要回去了。”陈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亲兵吓得一个字也不敢再说,掉头就跑。陈洪又说道:“站住,我还有话说。”
那亲兵只得回来,陈洪道:“我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如果明天辰时还不开门,我就要攻城了,到时候你们生灵涂炭,可不要怪我没有手下留情。”
“是,小的一定转达。”亲兵跑回去送信,王凌云和吴大亮商谈了许久还是没有结果。
城门关了好几天,城内全都人心惶惶,王凌云送走了吴大亮,又接见了城中重要大户的代表,费了不少口水安慰了一番这才送走。
吃过了饭,在书房了读书到半夜也睡不着,到了四更才勉强有了睡意,可刚到五更吴大亮就亲自上门送来了一个坏消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9:57:46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