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583799|回复: 35

善者永生——怀念刘玉堂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0 21:31:18 |显示全部楼层
善者永生
方远
那晚11点,接到刘玉堂先生刚刚仙逝的噩耗,我正在医院病房里陪护病危的母亲。这个时候,万籁俱寂,病房里的顶灯已经关了,只有壁灯散发着幽暗的光芒。刹那之间,悲伤与恐惧在我的周身弥漫开来,不能自已。世事难料,刘玉堂先生走得如此突然,我知道,我亲爱的母亲也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过不了多久,她将离我而去。
我紧紧地拉着母亲的手,泪水顺颊而下。良久,我对母亲说,那个关心我扶持我的刘玉堂先生走了,我明天要离开您一会儿,到刘玉堂先生家里吊唁,表达我的哀思,您是不会怪罪我的,是不是?
昏迷中的母亲已经不能听到我的话了,但是,我相信,她会理解我。因为她知道,我一直对刘玉堂先生怀有感恩之心。她和我的父亲曾一再教育我们兄妹三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帮助过你的人。
2.jpg
刘玉堂先生是我父亲的朋友,所以,我对刘玉堂先生一直是以刘叔相称的,既尊敬而又有亲切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刘叔第一次出现在我们家里,那时,他是一名海军军官,我还在上高中。他穿着一身上白下蓝的海军服,领口处的红领章格外耀眼,我还误认为他是一名人民警察。刘叔与我的父亲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就离开了,留下了几本刊有他作品的文学杂志。我的父亲那时是一名专业编剧,受父亲的影响,我也是一名小小的文学爱好者,父亲的文学刊物是我的必读物。刘叔留下的杂志中有一本《鸭绿江》,上面有他的短篇小说《特别约会》,其中的情节与细节我现在都记忆犹新。毫无疑问,这是刘叔最早期的作品,却对我影响深远。我的父亲是一名剧作家,而我没有从师父亲做编剧,而最终选择了写小说,或许就是那个时候他出现在我家里的结果。
我大学毕业后,文学已经在我的心里长成参天大树,所以,我舍弃了我所学的英语专业,走上了文学的道路。像许多文学青年一样,我尝试着写小小说,三年后,终于在《济南日报》上发表了第一篇小小说,从此小作不断,并调入《济南日报》任记者编辑。新闻工作的繁忙让我放下了文学的爱好,直到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我对新闻工作已经能应对自如,文学之梦再次出在我的脑际。生活的积累与工作的阅历让我不再满足于写小小说,我开始了中篇小说的创作。父亲始终是我小说的第一读者,当他读完了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空位》之后,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而是建议道:你找你刘叔看看吧,让他看看你是不是写小说的料,如果不是,趁早干点别的。这个时候,刘叔已经是山东省作协创作室副主任了,我诚惶诚恐地将《空位》交到他的手里,并转达了我父亲的原话。刘叔接过稿子,随手翻了几页,笑道:你写的新闻通讯我看过不少,很好,里面有不少文学元素哩,小说我马上看,你别着急。
刘1.jpg
我的父亲让刘叔作为我是否能从事文学创作的判官,现在想想仍然很有趣。几日过后,刘叔给我来了电话,说小说写得很好,达到了发表的水平,你一定要继续写下去。于是,我兴冲冲地取回稿子,又兴冲冲地送到了《当代小说》编辑部。自然,我没有说刘叔已经看过的事,只当是第二次考试。不久,《空位》在《当代小说》的头条发表了。这极大地鼓舞了我,在刘叔的鼓励下,我又一连写了六部中篇和一部长篇,有的是刘叔给我推荐,有的是我自己投稿,全部发表和出版了。
毋庸置疑,在我的文学创作中,刘叔对我的关心与扶持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后来,无论是外地来了文学编辑还是有文友相聚,刘叔都会叫上我,与他的每一次相聚都会让我受益匪浅。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叫他为叔,而在我的内心里,我始终将他当作恩师,是我文学道路上的贵人。自然,作为乐于提携文学新人的大家,刘叔的学生很多,而我,就像我多次对他说的那样,是他的亲学生。
因为工作的原因,在我的创作渐入佳境的时候,我不得不中止创作,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本职工作之中。刘叔没有责怪我,只是说,我相信你会回来的。是的,我会回来的,文学是我骨子里的东西,我怎么会轻易放弃呢?到了新世纪到来之际,我毅然丢掉职位,回归文学。自然,刘叔是高兴的,他不仅推荐我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还为我新的长篇写了推荐语。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写作毕竟是业余的,我主办了舜网文学论坛,刘叔与张炜先生义务担任顾问,出谋划策,使论坛办得红红火火。论坛举办的各种征文活动,刘叔担任评委主任或者颁奖嘉宾,成为舜网文学论坛的一面光彩夺目的旗帜。在论坛会员的心目中,刘叔既是大作家,又是贴心人,他的心永远与普通文学爱好者们在一起。刘叔去世后,论坛的会员们悲伤不已,自发地在论坛里刊发了大量怀念他的文章,字字句句都饱含着真情,读来令人欷歔不已,黯然神伤。
刘2.jpg
刘叔走了,走得那么匆忙,让每一个与他有过交往的人都心怀悲伤。我暂别病榻上的母亲,登门吊唁,又去殡仪馆为他送行。这是母亲住院两个月里我仅有的两次外出,一个多月后,我的母亲也驾鹤西去,我成了没有娘的孩子,由此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我很早就想写一篇纪念刘叔的文章,我们相识整整四十年,他是我的恩师和贵人。但是,我迟迟没有动笔,我没有勇气去触动怀念故人的情感神经,那会令我痛不欲生。我期望时光飞逝,让我淡化悲痛,能平静地回忆我与刘叔情谊,暖暖的文字,温馨的语调,而不是像这样欲言又止,心有余悸。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
刘3.jpg
应《纪念刘玉堂文集》之约,在我写这篇小文的时候,已经读过许多作家朋友纪念刘叔的文章,他的文学成就,他的睿智,他的幽默,他的善良等等都已写得十分详细了,真诚而又细致,我读来甚是感动,似乎刘叔并没有走远,或者再次回到了我们身边。
智者不朽,善者永生,刘叔千古!
                                     2019年10月20日写于莱州过西村南书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08:48:24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大家,智者不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09:44:09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情动人,真情感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10:10:35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情感人,读来泪目,文坛痛失先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10:11:49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不朽,善者永生,先生,千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12:07:52 |显示全部楼层
素雅的文笔,深切的纪念。学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13:22:41 |显示全部楼层
真挚的情感,深情的怀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20:56:23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先生就在眼前,仿佛先生没有走远,仿佛先生回了趟沂蒙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10:42:01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善者永生——怀念刘玉堂先生》
问候东方雪亮先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10:59:29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不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