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306393|回复: 2

汶河往事之六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16:57:35 |显示全部楼层
六、交换监场待遇改善
由于暑假考试的成绩和寒假考试的成绩有个别学科高于镇中心中学,这引起了镇教育办公室的极大关注。在他们心目中,中心中学的成绩应该要比面上的学校高很多。为什么居然考的不好呢?这种情况,引起了中心中学老师们的极大不满。更不服气。最不服气的,还是镇中心中学的校长郑运。于是郑运不断地向教育办公室题意见:普同中学的成绩很可能有水分,寒假考试必须交换监场,考出一个真实的的成绩来。
交换监场,顾名思义,就是两个学校的老师交换去对方的学校去监场,类似于篮球比赛中的交换场地,目的是更加公平公正。郑运校长的建议,得到了教育办公室领导的批准。于是,戴氏言毕业后的第二年,公元1998年寒假考试,普同中学和中心中学交换监场了。
时值隆冬时节,去镇驻地需要骑自行车五十分钟。八点开始考第一场,由于要准备清理考场,这意味着普同中学的老师们最晚也需要7点从家中出发。外出监场的全部是青年教师,还有几位平时好提意见的几个人,有老教师,也有中年教师。
上午考试结束后,已经快十二点了。回家吃饭时不大可能的了。一来没有时间,二来毕竟是外出了一部分教师,属于额外工作,按说应该有所体现。在这件事情的安排上,两个学校的校长做法迥然不同。
从镇中心到普同中学监考的镇中心中学的老师,中午统一在普同中学就餐。学校周围没有一家饭店,最近的饭店在大岭村,骑自行车也需要二十分钟,路上来回时间加上就餐时间根本来不及下午监考。学校里面的食堂也就平时给老师们溜溜馒头,也没有做饭的炊具。但是,王敦文校长是有办法的。他虽然平时很节约,但是对于交换监场,还是比较重视的。他安排总务处买了五块钱的五花肉,炖了一大锅白菜。另外买了五斤豆腐,炖作一盆。虽然只有两个菜,但是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来,瞬间就暖了镇中心中学老师们的心。来普同中学监考的老师们很满意。戴氏言监考回来后,找不到办公室里面的洗手盆;额,听小田说在校长室里,他去了之后,果然发现了自己办公室里的脸盆。已经被洗的干干净净了。戴氏言拿回来之后,仍然作为洗手盆,没有什么特别的。
与镇中心中学的老师们相比,戴氏言去镇中心监场,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监考第一天回来以后,全体老师都气鼓鼓的。代课老师王卓群就在学校教室外面的黑板报上出了一期墙报。迅速成为老师们的谈资。王老师的粉笔字写的遒劲有力,棱角分明,一撇一拿力透水泥黑板:咏监考:普同人,不好缠。几里路,去汶泉。冷飕飕,无人管。路漫漫,好凄惨。无椅子,两边站。有热水,是空谈。豆腐酸,难下咽。白菜咸,一点点儿。老校工,更混蛋。埋怨俺,吃的慢。吃饱饭,有何难?欲改善,到何年?
尽管戴氏言也觉得监考招待不理想,却又说不上哪里不舒服。同样当老师,在镇中心中学上班的老师,一个个都精神抖擞的。尤其是看普同中学的老师时,他们的眼神都怪怪的。戴氏言新想:“不都是当老师吗?不是一样拿工资吗?”有时候,戴氏言也会遐想一下“是不是在城里当老师更神气呢?”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戴氏言绝对不会奢望自己会去城里去上班的。
这首打油诗很快就在第一时间内在全镇上传开了。这让中心中学的校长非常尴尬。于是要求学校里针对打油诗里面的内容进行整改。起码标准不能低于普同中学。于是第三天之后,王卓群老师的另一首打油诗“再咏冬日赴中心中学监考”随即出炉:“第二天,有好转。有椅子,腿不酸。水怪热,端嘴边。看伙食,亦改观。添了菜,减了盐。郑校长,把酒端。两主任,两边站。话好听,脸好看。心敞亮,肚子暖。有变化,待明年。”王卓群老师的这首小诗很快也在全校里面传开了。经过学校领导班子研究,决定让王老师改教语文。
当戴氏言听到这两首小诗的时候,不仅对周围这些老师刮目相看。尽管自己在师范也学习过《语基》,但是自己的文学功底并不深厚。虽然自己也喜欢信手涂鸦,但是一直没有登上大雅之堂。在学校三年,只是在本市一中的校刊《汶水源头》上发表了一首小诗而已。当时,自己暗恋了一位高一级的师姐。师姐对自己也很热情。但是师姐毕业后就没有和自己再联系,这让戴氏言非常郁闷。郁闷的人就好容易写诗来排遣,戴氏言也不例外。于是在郁闷了两个月之后,戴氏言写出了自己的第一手小诗。然后花上两角钱买了一张邮票,寄到了《汶水源》。没有想到,竟然被刊发了。这让戴氏言很是欣喜。戴氏言从这件事情上有了一点小感悟,诗歌应该来源于生活。其实,文学作品不都是来源于生活吗?多年之后,历经坎坷的戴氏言悟出了不仅仅是诗歌来源于生活,生活就是一本读不完的教科书。
虽然交换了监场,但是中心中学的个年级成绩却很不理想。各个年级的平均分、及格率、优秀率等数据有很多学科低于普同中学。戴氏言教的初二。从这一年级开始,新生要上四年初中才能毕业。也就是学制改为了五四——小学五年,初中四年。据说这是有关专家论证后得出的科学结论。专家还说这符合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市的实际情况,符合义务教育阶段的实际。戴氏言一直不太明白义务教育的双重含义。现在的义务教育,特别是一直收取学杂费的义务教育,让他很不理解。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在我们生活里,让戴氏言不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让只有二十岁的戴氏言一下明白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真的是太难为他了。
七、游故宫偶遇佳丽
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就一年多了。尽管交换监场,普同中学的寒假考试成绩有很多学科比中心中学的各个学科要高,这让王敦文校长非常高兴。校长一高兴,就会给老师们发点福利,比如水杯、暖瓶、毛巾等等。但是这一次,王校长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北京。
去北京需要准备一些东西,至于应该准备什么东西,戴氏言并不知道。王校长在去北京之前,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会上,王校长热心的建议,让每一位老师每人拿着二十个火烧。这让戴氏言很不理解:“准备这么多,能吃的了吗?”戴氏言私下嘀咕着。不过,既然校长这么安排,一定有道理吧!可自己总是觉得不妥。于是戴氏言只买了十个火烧。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按照校长的要求去做。
听说儿子要去北京,戴氏言的父母很是高兴。母亲给他煮了三十个鸡蛋,把戴氏言最喜欢吃的榨菜咸菜拿上了十包。又拿上了几十个煎饼,戴氏言的旅行包里很快就满满的了。
清晨,天蒙蒙亮。全体教师集合在学校门口,每个人都兴高采烈的。鹿老师换上了崭新的布鞋,并穿上了学校去年统一定做的灰色的西装。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或新或旧的黑提包。一路上,老师们一直兴奋的大声交谈着,不时发出一阵阵哄堂大笑的声音。很显然,去北京让每一个人都很兴奋。学校里的张老师还带去了一个相机。
坐车两个小时之后,老师们到了T市。因为汶河市没有火车,所以只能去临近的T 市坐火车。从T市有几趟途径的火车。一行人在T市火车站站台进入,登上了驶往北京的直达列车。
由于途中上火车,每个车厢里人满为患,空余的铺几乎没有。所以老师们只能站着。一直出了山东,火车进入河北省之后,火车上陆陆续续的腾出了一些座位。火车进入天津之后,戴氏言才扎到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去首都北京,戴氏言的兴奋可想而知。在火车上沿途一路欣赏风景,戴氏言并没有感觉到多么饥饿。直到在北京西站下车后,他才隐隐约约有了几分饥饿。
到了一处宾馆,安顿下来之后,戴氏言仔细看了一下周围的楼房。外面的街道和楼房和汶河市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北京也无非是这样啊!”当戴氏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鹿老师的时候,鹿老师眉飞色舞的说:“这是北京六环以外了。真正离北京城里还远着呢!”虽然不明白六环是什么意思,可戴氏言知道驻地离北京城里还是很远的。
第二天清晨,天还不亮。一行人就被叫醒了。戴氏言直到上了大巴车,还有些许睡意。在其他老师的喧闹声中,他才知道,这是去天安门观看升旗仪式。
到了天安门,戴氏言才明白了什么是人山人海。天虽然没有亮,但是天安门广场上却人声鼎沸。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中间还有很多外国友人。很多人手里拿着相机,争先恐后的向升国旗的地方涌去。升旗的地方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由于去的时间不时很早了,戴氏言只能围在外面观看,心中有几分焦躁。但是,不一会儿,雄壮的国歌声旋律,瞬间让他忘掉了这一切。心,也随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激动不已。
短短几分钟的升旗仪式结束以后,人群很快就散去了。只留下了一些人在合影留念。站在天安门广场,戴氏言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右手侧,是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往前看,人民英雄纪念碑傲然屹立。在军事博物馆门前,一张显示香港回归的倒计时牌格外显眼。香港马上就会回到祖国的怀抱了,一想到这个,戴氏言心中就莫名的激动。
拍了几张照片以后,王校长招呼大家进入故宫游玩。进入故宫,站在太和殿前,戴氏言竟然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庄严的大殿,历经五百多年的风雨,依然完好无损。“这就是清朝皇帝办公的地方吗?”戴氏言一下子又想到了自己的办公地点,心中不由得一紧。“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在任何历史时期,每个人的生活环境和生存状态都是有区别的”。站在殿前,戴氏言思绪飞扬,心中竟然激情澎湃。忽然有了一种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冲动。“我该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像萦绕在他脑海里的一个魔咒,让他久久不能释怀。怀着一种复杂的感觉,戴氏言开始在故宫里面缓步而行。他特别留意故宫里面的一切。那一石一砖,一门一墙,好似久经风雨的老人一般,静静的诉说着自己经历的一切。手抚西六宫的微露斑驳的墙体,注视着院子里铺设的的巨型石,戴氏言心中复杂的很。
“你好,请问你是山东的吗?”
戴氏言听到这句话时,猛一抬头,一个留着披肩发,穿着黑色短裙子的女子正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对。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一路交谈,我一直在后面跟着听呢!”戴氏言这才留意观察了一下对方。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唇红。应该是涂了口红。一身黑色的短裙,在春风吹拂下,长发飘飘。
“我能跟着你们吗?”
接下来的话更让戴氏言吃惊。
“啊?可......可以啊!”戴氏言第一次感觉这么紧张,说话竟然有些语无伦次。
女子的话不仅让戴氏言紧张,也让同行的其他老师们也很紧张。但是,没有人愿意拒绝一个美女跟在身边的。于是,这名女子就很自然地跟在了戴氏言的后面。
长这么大,第一次身边有个女的跟着,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戴氏言的身上一阵阵的发紧。心里莫名的紧张和不安。看得出来,这位女子很健谈。
“你们是组团来的吗?”
“是啊!”
“我叫朱颖,你呢?”
“他们。你和他们不一样。”
“是吗?有什么不一样的?”
“嗯。他们像是农村的。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呢?”
。。。。。。
在故宫中漫步走着,戴氏言用在师范学习的不太熟练的普通话与她聊着。不知不觉就将近一个小时了。
到了保和殿门前,戴氏言已经和同行的老师走散。
“你稍等一下,给我拿一下相机。”还没等戴氏言反应过来,这名女子把手里的相机往戴氏言手里一塞,一溜烟没有了踪影。
戴氏言站在保和殿前,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思维好像一下子凝固了。周围的人来人往,一个熟悉的面孔也没有。低头看了看那架像炮弹一样的相机,一股淡淡的香味竟然飘了过来。戴氏言手里端着那架相机,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
约莫过了十分钟,这名女子又回到了戴氏言的身边。“哎!你好!我回来了。”
听到这句温柔的问候,戴氏言不觉一怔,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默不作声的把相机递了过去。
“你们山东人都好诚实。”朱颖微笑着说。
“你给我拍张照片吧。”还没等戴氏言反应过来,朱颖已经摆好了姿势,脸上含着妩媚的笑容。
“再来一张。”仿佛知道戴氏言不会拒绝似的,朱颖又跑到了另一边,满含深情的望着相机。等戴氏言照完以后,她接过相机看了看,夸张的说:“好好看吆!也给你来一张吧?”
初次和一个陌生女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戴氏言一开始有些好奇,兴奋,到最后,竟然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继续在故宫里往北行走,戴氏言才知道朱颖是江西人,舅舅是北京的工程师。现在她是自己从江西到北京来游玩。听到山东人的交谈,很感兴趣,才提出来和戴氏言一行同行游玩。
望着朱颖飘逸的长发,长长的眼睫毛,听着轻柔的江南嗓音,戴氏言恍如梦里一般。初秋时节,朱颖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子,风拂秀发,举手投足尽显妩媚。戴氏言心中荡起了一丝涟漪。
快乐幸福的感觉一直萦绕在戴氏言的心头。可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转眼已近中午。
“你们下午去哪里哇?我去等你好不好?”南方女子的温柔,再说声音里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不知道啊。要听安排呢!”尽管戴氏言非常渴望能和朱颖继续同游故宫,可戴氏言却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与其不可能,何必这么留念呢?戴氏言甩了甩头,努力想把朱颖留给自己的影响甩到爪哇国。
看着戴氏言忽然变得有些不热情了,甚至是有些冷漠了,朱颖忽然一下子也变得安静了许多。“我给你留给电话吧,以后我们联系好吗?0792-2765510,0793-”朱颖说了电话以后,仍然感觉不放心的样子,她抢过戴氏言花了一元钱买的那本红色的故宫游览图,翻开最后一页,写下了地址:江西省婺源县株树林路5-5号,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刻,戴氏言忽然有了一份感动。心里,莫名的涌起了一丝愧疚。可很快,他又恢复了理智。
“你们单位号码是多少啊?”在朱颖的催促下,戴氏言吞吞吐吐的说除了自己学校的电话号码。“区号呢?”朱颖又追问道。
“区号?啥是区号?”戴氏言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你自己查查吧。我说的单位地址和电话号码都是真实的。”戴氏言最后还缀上了一句,“要相信我们山东人。”写下电话号码以后,戴氏言咬了咬嘴唇,拔脚向自己的同事团奔去。只剩下朱颖呆呆的立在那里,目送着戴氏言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回到旅馆,鹿老师先跑到了戴氏言的房间里,张口就问:“氏言啊,你认识那个女的吗?”
“认识。是一个同学。”
旁边的王老师接上了话茬:“这个女的穿的那个样,一定是一个骗子。等你们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就会有同伙出来敲诈勒索你。聊不滴啊!(方言:厉害)”。
尽管戴氏言心里很反感,但他知道这是老师们的一片好意,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的翻滚着朱颖的样子,耳畔也回想着老师们的声音,翻来覆去的颠倒一番后,戴氏言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去北海公园游玩了一个下午,脑海中始终浮现出朱颖的模样。怎么看朱颖也不像是骗子的样子,可一想到王老师说的那一番话,戴氏言又多了一份庆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戴氏言毫无头绪。但是,那个身影,却深深的印在了戴氏言的脑海之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1 08:56:19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阅读,为你点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9 08:45:26 |显示全部楼层
平实,真实。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