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96471|回复: 3

汶河往事之五、作风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08:20:15 |显示全部楼层
汶河往事之五、作风问题
新学期开始后,学校里来了一名新老师。年龄比校长还大,据说以前是一名小学的校长。一开始他并不教课,只是修剪一下学校里的冬青带。偶尔也会去办公室里送送热水。由于上学期获得了领导的表扬,格外有成就感,干劲也就特别大。每天早晨就早早的到学校,把各个办公桌擦一遍,然后把办公室里的垃圾倒掉。然后再去教室里查看学生的到校情况。下午放学以后,戴氏言要亲自去教室里,指导着学生打扫好卫生,关好门窗,把作业全部看完以后,才骑着自行车,伴着夕阳回到家中。对于新来的老师,戴氏言并没有注意到。直到有一天,鹿老师对他说起了这个老师,他才留意。“小戴,你看看“队长”,又给校长送水去了。”
“队长?”戴氏言一听很纳闷,“什么队长?”
“不知道。说是打井队的队长”。
鹿老师说完,端起办公桌上的玻璃杯子,喝了一口茶,并不再细说。眼中却含着不屑的神情。
由于和这个老师并不是一个级部,戴氏言和这个老师并不熟悉。可是,毕竟是一个单位的,人又不多,慢慢的也就知道了队长的来历。
在一次全体教师会议上,王敦文校长专门解释了一下什么是作风。也就是作风的内涵问题。“不要一提作风这两个字,就以为指的是生活作风。以为是男老师和女学生的问题”。王校长讲话很有力度,抑扬顿挫,他用眼神扫视了所有的老师,特别在新来的老师脸上稍微停顿了几秒钟后,继续说道“还可以是指工作作风。我们的工作作风到底怎么样呢?大家应该很清楚。”
校长清楚这个学校里的老师们的工作作风,戴氏言也很清楚。
学校的老师百分之九十都有自己的土地。一到农忙时节,秋天掰玉米、春天耕种、夏天收割等等有的老师就不能按时到校上课了。尽管王敦文校长也有地,但是他算是比较准时来上班的。因为他要来查看全体师生的到校情况。校长觉悟高,但是并不等于全体教师的觉悟都高。虽然只是一小部分老师总是迟到或者早退几分钟,也没有直接影响教学质量,但是王敦文校长却非常生气。“有事情要请假。和我请假小不了liao你。(小不liao 你:方言:指的是你依然很大,是一种讽刺挖苦人的说法)”。
让王敦文校长气恼的,不仅仅是老师有事不请假。还有一部分老师结成团伙,和他进行对抗。尤其是大岭村东面的团窝村的老师。团窝村早前出过一批大学生,所以村民相对比较重视教育。在重视教育的良好氛围下,村民识文断字的就比较多了。有了一批批识文断字的人之后,村中的文化氛围就比较浓厚了。所以村民之间的说话就有些与其他村的村民与众不同了。村中人都以互相取消对方为乐事。本村中约有一千五百多人,据说人人都有一个绰号。足见该村村民说话的风格是与别村不同的。
戴氏言也是从两位老师的谈话中感受到了他们村村民之间谈话方式的不同。本校有两位来自团窝村的老师,说话都很幽默。有一次一个老师在练毛笔字,另一个看了看,就说:“哎呀!字写的不瓤啊?(不瓤:方言,意思是很好的意思)”。写字的老师并不抬头,边写边说:“嗯。该是乌黑乌黑的。奋发图强创伟业。大老爷,奋发图强的奋怎么写?”“这户字你都不会写。一个米子一个共。”戴氏言看着就想笑。
在这个学校里,一共有六位老师来自团窝村。平时在学校里,都不互相称呼老师,而是以本村辈分来称呼。对于学校里的规章制度,他们常常指点议论。对于工作,总是慢悠悠的去完成。既不提前,也不拖后。对于学校里的校长,以及学校里的中层领导,他们的言语中经常透着一些不屑。
“大老爷,你干个校长绝对干不孬。”
“我才不捣鼓校长来!上一会省委里来叫我去干常委,我忙着刨姜,耽误了…..”
在他们看来,校长不过如此。他们村里的每一个老师都能干的很好,只是他们没有机会而已。
学校里的教导主任和副主任,与教学有关的岗位,他们并不怎么抵触。毕竟学校就是抓教学的地方。团支部是管理学生的部门,他们觉得也应该存在。学校里设置教导处和团支部,天经地义,无可厚非。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还设置了一个叫总务处的部门。总务处不就是后勤吗?学期开始前发个笤帚矬子的,与提高教学质量没有多大关系。如果设置总务处也就设置了吧,居然宣布了一个总务处主任的中层岗位。这让他们难以接受。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样一个管东西的重要部门,主任竟然是和校长一个村的张部奎。
张部奎早年当过民办教师。写的一手好毛笔字。与王敦文是同一个村的,自然比较好说话。更重要的是,他对王敦文校长家的事情非常上心。王敦文校长家里的情况,他一清二楚,特别是家里缺少什么,更是了如指掌。最难能可贵的是,无论在公开场合,还是在私下,他从来不背后议论任何人,更不说王校长的坏话。无论王校长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情,张部奎从来不说三道四。当别人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义愤填膺地诉说校长如何如何的时候,他总是微笑着,给老师们递上一支烟,自己也慢吞吞的点上一支“大鸡”烟,深吸几口,慢慢地呼出。他突出的烟圈是椭圆的,从他嘴里弥漫开来后,一个椭圆的小烟圈慢慢地运动,然后消失在视线里。随着烟雾的消散,他仍然不做校长做任何的评价。
让王校长放心的,不仅仅是他的日常表现。对于事关集体的事情,张部奎的表现更是让王校长暗暗赞叹。
临近冬天,天是一天比一天冷起来。因为天冷,加上冬天农活相对较少,老师们中午一般就不回家吃饭了。每个人会从家里呆些干粮,馒头最常见的。学校里想老师之所想,决定统一在食堂里做点菜,改善一下老师们的伙食。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总务处张部奎的身上了。
在北方,冬季最常见的是大白菜。为了节约成本,张部奎总是把自己家里的白菜带到学校里来,每斤按照比市场价低五分的价格卖给学校。他的这一举动受到了王校长的高度赞扬。“低的不仅仅是五分钱,折射的却是一个中层干部的素质”。更令王校长感动的,是他无意中看到的一幕:邻村一位老汉去学校里送菠菜,已经讲好了价格,是一块钱八斤。张部奎买了五块钱的菠菜,老汉推车欲走之时,张部奎乘老汉不备,又从小推车上抓了一大把。这给王校长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的心里只有集体。”王校长这样评价张部奎。
在和王校长交往的过程中,张部奎每一个节拍基本上都和校长一致。生活中,他们两个都喜欢吸“大 鸡”烟。工作中,张部奎对于校长的命令执行起来不折不扣。
每学年的收取学杂费都是让学校头疼的一件事。每到了收取学杂费的时候,也是师生关系最紧张的时候。大多数学生家庭并不富裕,父母基本上都是在家务农。除了大岭村有极大打火烧的家庭比较富裕以外,其他邻村的都是一年四季在地里觅食。春耕秋收,玉米小麦轮流种,每年的价格都不高。冬季收获大白菜、萝卜都和大葱。偶尔有点经济头脑的,还会种点姜。由于收入不高,每学期三十元的学杂费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有压力的。如果家里有两个孩子上学,压力就很大了。毕竟生活中的支出项目很多,柴米油盐,吃喝拉撒,衣食住行,人情往来等等,都是需要钱的。基于这种现状,学生缴纳学杂费也是尽量的拖,实在不能再拖了,才极不情愿的交上。一般是交给班主任,由班主任再交给学校总务处。
由于每一次收取学杂费的进度都不一样,特别是有的班每次都交的很晚,王校长就很生气了。特别是新学期开始后,学校里布置了 整整一周了,各班都没有行动,王校长就有点沉不住气了。在一次全体教师会上,对这个问题提出了批评。最后,王校长缀上了一句:“实在不行就让总务处一个班一个班的去收。我就不信收不起来!”于是,让戴氏言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上午第三节课,戴氏言去教师里上课。一推开门,看见张部奎真和会计在班里收取学杂费。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的。每个人都拿了一个黑色的大书包,牛皮的,质量很好。去大岭村赶集的老头老太太们都是拿的这种皮包。每到春节,走亲戚的农人也都是拿的这种黑色的大皮包。
教师里面乱哄哄的,几个调皮的学生正在起哄:“走吧!走吧!”有的学生侧着身子,象看外星人那样看着总务处的两位老师。
“你们是收电费的满?”
此语又引来一阵哄笑。张部奎涨红了脸,在一片哄笑声中,极其无奈的退出了教室。
片刻,戴氏言便听到了另一间教室里传来的声音更大的哄笑声。很快,两条人影便闪出了教室。看着眼前的一幕,戴氏言心里很复杂。收取学杂费一般要持续一个多月。这期间,每个班都会有学生因此而辍学。所以戴氏言和鹿老师家访的次数也比以前多了很多。
戴氏言一方面要抓好教学,另一方面要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经过自己的一番努力,所教班级的纪律卫生均有了很大好转。转眼又到了寒假考试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10:18:32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很好,能发在一起就更好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14:47:40 |显示全部楼层
作风是个大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07:44:28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一阁主 发表于 2019-10-10 10:18
文章很好,能发在一起就更好了。

是这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