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92379|回复: 0

适彼乐土——济南方特东方神画的文化哲学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1 16:48:44 |显示全部楼层
适 彼 乐 土——
济南方特东方神画的文化哲学思考
作者:胡春雨

“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奔波在茫茫尘世之中,倘若真的有彼岸,我想,那便是乐土。一个“乐”字,安顿着吾人的身心,释放着吾人的性灵,指引着吾人的航向。如何乐?乐什么?对于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身心,是一个具有终极意义的课题。然而落笔一个乐字,贵在寻常市井、民生日用之中。
刚刚结束了旅途的奔波,风尘还没洗去,便接到了齐鲁壹点朋友的电话:“明天有空不?组织咱壹点号的大咖去济南方特玩,还可带上一家老小!”于是电话这头,忘记了矜持,忙不迭的点头:“没问题,一定参加!”久闻方特大名,请咱去玩,还能没空?不过,心里不免嘀咕:也就是陪陪孩子呗,估计就是个大型游乐场,坐个过山车什么的,大不了吱呀怪叫一番,刺激一下神经罢了,能有啥呢?而今看来,无知产生偏见,倘若实地走走,便是读无字书了。
一路顺着高架,不一会来到济南西部槐荫区的方特东方神画。停下车子,甫一抬头,便给我一个大大的意外:不是想象中迪士尼那种花里胡哨、洋里洋气的场景,完全是一座东方古典风格的门楼,看起来高大气派,传统风范里透着现代气息,这就是方特——走入其中,打开一副东方神韵的画卷。
初遇方特,便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带了闲逛的心思,却没想到邂逅了一桌文化旅游的盛宴。方特人奉上的第一道甜点,不是想象中只能塞塞牙缝的米老鼠、碰碰车之类,而是一套免费的汉服。或飘逸儒雅,或庄重正大,游客们只要押上身份证,便可穿回自己的民族服装,走在东方园林底色的乐园里,自成一道佳景。爱俏的姑娘们,自然可以放逐美的追求,也让我这不修边幅的人,过了一把峨冠博带的瘾。一件件免费汉服背后,一定是方特人的苦心。没有一份诚挚而高远的文化理想,不会有深沉的追求,更不会有宏大的格局。
谈笑之间,端上来的第一道大餐,是透着盛世气象、带着泱泱汉风的古典乐舞——九州神韵。等我挑拣完汉服大摇大摆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场表演。两行身着淡蓝薄纱、颇带几分宫娥扮相的舞者翩然起舞,长袖飞扬之间,演绎着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其中的艺术造型,让人联想起著名的敦煌飞天。不一会儿,一众身着黄色华服、书生扮相的小伙,在中间昂然舞蹈而来,手持卷册,步履跃动之间,透着阳刚之气,而不失东方的儒雅。广场外侧,身着铠甲的武士两翼展开,羽龠干戚,旌旗招展,为整个演出增添了巍巍宫廷的气象。
我过去还从未实地观赏过乐舞,只是通过国学经典中古雅的文字得其彷佛。今日幸得观赏,乃知所谓礼乐,音乐之中透着礼义的精神;所谓乐舞,用音乐的旋律节奏舞蹈的语言。《礼记-乐记》云:“君子曰:礼乐不可以斯须去身。致乐以之心,则易、直、子、谅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谅之心生则乐,乐则安,安则久,久则天,天则神。”怪不得古人说“夫乐者,乐业,人情之所不免也。乐必发于声音,形于动静,人之道也。声音动静,性术之变,尽于此矣。”
既然是园林,自然少不了建筑艺术,方特人同样用足了心思。不难看出,方特力图取法古典营造,益以现代新创,未来在中国建筑艺术的复兴上,必然代表者一个基本方向。这道大餐,正和我的胃口。漫步偌大的乐园之中,每一组建筑随着主题的变化,变幻出不同的风格。譬如入门处,与九州神韵的宏大题材相称,建筑风格结合了宫殿楼阁的式样,檐宇重叠,高大方正,而外形不失变化。外面的广场可以表演乐舞,厅堂之内,则播放集中反映五千年中华文明精髓的短片。雷峰塔塔身高耸,成为整个园区的制高点,采用红黄等暖色相间的主色调,即增加了亲和感,又为园区平添了几分江南风韵。至于熊出没剧场,则采用了童话般的设计,像是隐藏在欧洲丛林里的古典庄园,令孩子们向望。不用说,演绎孟姜女哭长城的剧场,采用了城墙关口的样式。
既然九州神韵的电影没能排上队,在众多的曲目中,便随机从孟姜女哭长城开始。优美的舞者,身着新婚的红装,以奔放的现代舞蹈动作,表达着人类亘古不变的真情。然而短暂的美好,迅速被暴政破灭,夜色中传来几声令人心惊的鞭响,成为历史上一场噩梦的开始。新郎被抓去修长城,从此与新娘永别,不久死在了长城之下,化作累累的白骨。于是,千里寻夫的孟姜女哭倒了长城,里面压迫着无数的冤魂。长城倒了,因为里面是男人的尸骨,女人的泪水。长城的修建,是为了保卫家园,而不应把人民视为草芥,赶尽杀绝!长城不曾倒掉,倒在血泪中的,是那个倒行逆施的政权。
已是多年未走进舞台,走进方特,乃知舞台艺术具有影视传播永远无法企及的感染力,只有身临其境,才更能感受艺术的魅力。不过作为山东人,还是忍不住替山东说一句:孟姜女哭长城,据说哭的是山东齐长城,何妨入乡随俗?
曲山艺海,曾是民国时期济南府的一道风景线,在历史的播迁中,似乎已然成为陈迹。记得不久前参观古都开封,北宋时代繁荣的市民艺术、街头数不清的文艺舞台,成为都市繁华最有力的表征。在中国文学史上,随着宋元戏曲的崛起,不仅推动了文化的繁荣,更加可贵的是,让文化艺术更加亲民,在丰富市民生活、提升生活品质的同时,传播着核心价值,潜移默化间凝聚着国民意识。从九州神韵到孟姜女,从决战金山寺到牛郎织女,方特奉献给游人的一道道硬菜,便是曲艺。这道硬菜,主要取材于经典的中国故事,增添了当代中国的创作,把传统的故事情节与永恒的精神追求,借助现代的情感表达与炫丽的科技手段,作出时代的演绎,让民众在游乐之间,受到优秀文化的浸润。方特所以荣升国家品牌,绝非偶然。
既然是乐园,便少不了吃喝玩乐,谁能不食人间烟火,终日正襟危坐?古人云:“人之情,不能乐其所不安,不能得于其所不乐。为之乐矣,奚待贤者?虽不肖者,犹若劝之;为之而苦矣,奚待不肖者,虽贤者犹不能久”。人情大于天,如何调节生活中的苦和乐,是人生,也是修行。看来,这方乐园不仅属于孩子,同样可以属于在岁月的旅途中苦苦奔忙的成人。方特为游客备下了各地特色美食,当然也少不了各式各样的游戏器材,飞天入地,热闹非凡。倘若不怕头晕目眩,大可体验一番。而极为重视文化的方特,自然落不下齐鲁非遗,奉作席间的正餐。
如此丰富的文旅盛宴,不等略加品尝,已是入夜。和壹点号的朋友们走出餐厅,已是夜灯闪烁,流光溢彩之间,杂技、歌舞、戏曲,在园区的不同角落纷纷上演。曲山艺海,异彩纷呈,在这方西部的乐土,方特试图为济南市民重新找回这份文艺盛况,也就成就了自己在城市文化旅游格局中的地位。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在佛教文化的意境里,人类的终极追求,不过是远在西方的“极乐世界”。在快乐的营销中,美国的迪士尼,在推销西式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念,从而构筑其文化霸权的过程中,产生的力量并不亚于飞机导弹。据钱穆先生说,早在一百年前,中山先生的民生主义,“他在讲了衣、食、住、行诸问题之后,本来预定要讲育、乐两题,而骤然停了。据今推想,育是发育成长之义,乐是快乐满足之义。民生主义不是解决了衣食住行四项物质生活即告终了的,一面该要求大家人格上发育成长,一面该要求大家快乐满足。”因为,“中国传统思想,一向注重人文精神,因此也一向注意到民生问题。教育与礼乐,是中国传统思想,尤其是儒家思想,所特别看重的两大题目。”难怪中山先生把一个看似琐细的“乐”字当作民生主义的终点,站在立国大计的高度去看待。
回首方特,便始终围绕一个“乐”字展开,让市民们携家人共享,悠游终日,把东方神韵似乎在不经意间,汇入城市生活的画卷中。如何乐,乐什么?原来不见得是老子所说的“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太白笔下的“钟鼓馔玉何足贵”,所谓乐,在于顺应人性,美化生活,在善的追求与美的表达中,获得可大可久的乐。《左传》云:“有德则乐,乐则能久”。在追求乐的旅途上,我们的步伐,刚刚开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