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565775|回复: 28

原创【5--11岁】儿童小说《我想变成孙悟空》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7 14:10: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想变成孙悟空 于 2019-7-27 14:46 编辑

第一章
“叮铃铃……”下课铃响了。
“放学喽!放学喽!喔……”校园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孩子们一边喊一边冲出教室。
教学楼旁边的操场上,三年级一班的孙吾迪对着朱蓬蓬、何莎莎高兴地喊着:“哎哎哎,你们快看,看我给你们露一手,别眨眼啊!”说着突然就来了个原地后空翻,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稳稳地在地上,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平伸开双臂,一脸傲娇又有一丝期待地看着大家,心里期盼着大家接下来的赞美和羡慕,可是有那么几秒钟是完全安静的,好像全世界都真空了。大家好像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离吾迪最近的何莎莎看傻了,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嘴里含着的棒棒糖“吧嗒”掉到了地上,这一声“吧嗒”好像一个开关,让大家都回过神儿来,明明也吃了一惊的朱蓬蓬赶紧撇撇嘴,酸溜溜地说:“哎呀,太危险了,你这样太危险了。”还故意强调了“太”字。孙吾迪伸长脖子对着朱蓬蓬的脸轻轻摇着头说:“看你那胆小的样子,你就说怎么样,我厉害吧?”何莎莎低头捡起脏了的棒棒糖,抬头时正看见孙吾迪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又看看手里的棒棒糖还没吃多少,十分可惜,就帮着蓬蓬说:“蓬蓬说的对,万一摔着了怎么办?再万一摔伤了呢?更要怎么办啊?老师说了,不许我们做危险动作。”孙吾迪听着,眼睛瞥向斜上方,突然“嗨”的一声,速度极快地在他们面前又打了一个空翻,比刚才那个还要稳的落在地上,呼出口气,仰着小脸颊说到“本王在武术兴趣班里学会空翻的时候,你们还玩儿海洋球呢。”“谁不知道你啊,一共就练到后空翻,再说什么都不肯去学武术了,说怕挨打,怕疼。”何莎莎来揭老底,孙吾迪不服气说:“谁说的,武术只有后空翻吗?后空翻算什么,小菜一碟,我还有更厉害的呢,你们想看吗?怎么样朱蓬蓬,我可不跟你一样。”朱蓬蓬赶紧跟上问了一句:“我怎么了啊?”“哈哈,你啊,肥嘟嘟像个大肉球,是不是只会滚滚滚啊?”孙吾迪说完哈哈大笑还耍了了鬼脸,气得朱蓬蓬把书包往地上一扔,瞪着孙吾迪。“干嘛啊?打我啊?”吾迪也瞪着朱蓬蓬,可他突然换了一副笑嘻嘻的脸,两条腿一蹦老高侧着身边跑边喊:“追的上我吗?来啊来啊!”吾迪笑着还唱起动画片《西游记》的主题曲,只是歌词换成了他自己编的:“朱蓬蓬蹄儿朝西,肥不隆咚滚来又滚去,一不小心摔个大马趴,一滚就是几万里。”
何莎莎听完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斜眼看到朱蓬蓬气鼓鼓的样子,马上严厉地说:“孙吾迪,你瞎唱什么?”朱蓬蓬知道自己追不上孙吾迪,气得身子连晃了两晃,身上的肉也跟着晃了两晃,梗着脖子说道:“谁说我不行?”他嘴巴一抿,两手攥成拳头一使劲儿跳起来,想往后翻呢,可是脚刚刚离开地面,屁股就已经坠着往下沉,“哎哟”他呲牙咧嘴地喊着,一屁墩儿重重地蹲坐在了地上,肉以屁股为原点又晃了两晃,面对这个场面,谁都没敢出声,直到朱蓬蓬“哎呀哎呀”地喊起疼来。
吾迪爆发出“哈哈哈哈”地大笑,何莎莎忍了好几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吾迪一边笑一边不依不饶地对何莎莎说:“我说什么来着,大肉球,快滚起来,滚啊!你看他像不像大肉球?”何莎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蹲下只能不住点着头。两人完全不管旁边摔的哇哇直叫的朱蓬蓬,吾迪笑着还不忘唱他刚才编的歌:“朱蓬蓬蹄儿朝西……”直到笑地唱不下去。就在两人笑的眼泪都流出来时,身边突然传来一个严厉且熟悉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呢?”是班主任唐老师,何莎莎瞬间像变了一个人,迅速站了起来,脸上一点笑过的痕迹都没有,还帮着唐老师把仍旧坐在地上的朱蓬蓬扶了起来。
“摔坏了没有?走两步试试,哪里疼啊?”唐老师很关切的问着,确定朱蓬蓬没有大碍,还伸手拍打了几下朱蓬蓬衣服上的灰,扭头对孙吾迪说道:“吾迪啊,怎么又是你?怎么老是欺负同学呢?”吾迪看着唐老师,嘴巴撇了撇小声说道:“哎哟,唐老师,你不知道。”他见唐老师像往常一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一副好像自己永远会说谎似的,他觉得唐老师不会信自己说的话,就噘着嘴说:“反正我没欺负他。”就再不说话了。何莎莎对唐老师说:“唐老师,吾迪没有欺负朱蓬蓬。”吾迪没想到何莎莎会帮自己解释,对她投以感激的眼神,可是没想到何莎莎继续说:“是捉弄!还显摆自己多厉害。”吾迪急了:“哎,你!补刀王啊!”“孙吾迪!”唐老师叫他,他就再也不敢多说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是孙吾迪特别熟悉这种感觉,他偷眼看了看唐老师严肃的神情,心想:“哎,又是这样。唐老师无论什么事儿,都会再联系到写作业上,再联系到考试上,再联系到学习态度上。”
唐老师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作业写完了么?”“写完了。”孙吾迪知道唐老师会这么问,早就准备好了,所以连眼睛都没抬一下。他以为唐老师下面会问这次考试考的怎么样,可出乎意料的是唐老师没问,而是说了一句:“不错!”“不错!”这是长久以来没听到过的夸奖,吾迪把这么平常的一句话当成了夸奖,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了光,可是,这光刚有一丝丝亮度,马上就被熄灭了,因为唐老师一字一顿地问道:“那~参加艺术节集体快板的词你背过了吗?”这一问,猝不及防,吾迪愣在原地哑口无言,刚才还哼唧哼唧的朱蓬蓬终于逮着机会抢着说:“唐老师不用问了,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没背过,集体的事儿他从来都不当回事儿。”“胡说,”孙吾迪分辨道:“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学过这段儿了,我爷爷教的!哼,我爷爷是快板艺术家,非遗传承人,你们谁有他厉害?再说,我的板儿打得比你们谁都好,谁能打得过我?谁能?谁能?你能吗?”“切~”朱蓬蓬说:“大家都比你好!”听到这话孙吾迪可不高兴了,大声反驳:“有本事咱两比比!”“我才不跟你比呢!”朱蓬蓬一见孙吾迪真生气了马上改口,孙吾迪看朱蓬蓬认怂,刚想乘势而追呢却被唐老师打断:“行了吾迪,快板打得再好,也要把词背好,你不能只在台上表演打板儿吧?”吾迪不敢看唐老师,他低着头咽了咽口水,小声说:“我背了,背了,唐老师你不知道,他们是嫉妒我板儿打得好,才故意说我没背好词儿。”何莎莎马上眨着大大的眼睛,认真地对着吾迪就说:“那你背背看啊!”吾迪一听,抬起头来对着何莎莎就说:“我怕我背的太好吓着你们!”朱蓬蓬也揉着刚才摔疼的屁股说:“吹牛吧你,我打赌你根本没背过,排练的时候你压根儿没张嘴,光和其他同学玩了。”唐老师打断了朱蓬蓬接的话,对大家说:“同学们,艺术节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关系着班集体的荣誉,大家都要重视起来,互相帮助、互相监督,在保证学习的同时一定要先把词背好,老师还等着你们获奖呢,好了大家回家的路上一定注意安全。”说完唐老师送他们走出校门,招招手看着大家走远,吾迪走了很久才敢回头看唐老师,正看到她转身背着手走回学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7 14:40:23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简介
李赛:青年编剧
2018年创作《老鼠嫁女》荣获“2018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项目。”2019年荣获“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
2011年与总政话剧院院长孟冰、编剧刘晓舟共同创作多媒体儿童剧《我的麦哲伦海峡》济南儿童艺术剧院演出。本剧荣获第七届全国儿童剧优秀剧目展演并获得优秀剧目奖、第二十三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集体奖等国家级奖项。
2014年创作儿童剧《家园》,荣获2014环球自然日——国际组一等奖。2016年创作儿童剧《如果》,荣获2016环球自然日—国际组一等奖。2017年创作光影互动儿童剧《小蝌蚪找妈妈》,荣获由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主办的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2018年度十大优秀儿童剧。
2016年初,我萌生了要写一个“我想变成XXX”儿童剧的想法,因为每个孩子都有“想变成谁谁谁”“想成为谁谁谁”的想象力,而且孩子们在家玩儿的很多游戏也都是扮演类的。再想到孙悟空,很多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的人都喜爱的神话人物,我觉得这很有意思,现在的孩子们是如何看待孙悟空、如何看待《西游记》呢?于是经过采访和采风,很快第一稿剧本就创作完成了,当时名字叫《新编三打白骨精》。在北京培训期间,也得到各位专家老师的中肯意见,进行了修改。首先,应该突破自我,重新思考、重新解构,在传统文化给予的滋养中,大胆进行创新,融入更多现实主义,与当今小朋友的生活相结合,使它成为一部具有浪漫的童话色彩的现实主义戏剧的同时,让传统文化在继承中得以发展,让名著对小朋友的现实学习和生活带来积极影响和正能量。经过大量的修改调整,我给它取了一个更为合适的名字,叫《我想变成孙悟空》。与此同时,有很多舞台难以实现的部分,我也不忍将其抛舍,所以创作成为同名小说,逐步发布,希望与大家分享、交流。
直到今年年初,剧本五易其稿,这部儿童剧也已在本月建组进入紧张地排练合成阶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7 14:45: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想变成孙悟空 于 2019-7-27 15:58 编辑

第二章
吾迪回到家就一头扎进阳台,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目光呆呆地看着外面,他家住在高层,川流不息的城市景色尽收眼底,吾迪的外表看似风轻云淡,心里却像开了锅,‘怎么办呢?难道全班真的就只剩我没背过了吗?’“哎!”他叹了口气:“都怪他们!”吾迪想起了那天排练的时候,隔壁武术队的大福和一诺在商量去欧乐堡游乐园玩儿,据说里面那个宇宙太空过山车超炫超好玩儿,越说越热闹。‘都怪他们害我分心。’吾迪回想着,突然愣了一下,‘也不能全怪他们……’他无奈地又拿起写满了快板词的本子,‘真讨厌,也不知道谁写的词,怎么这么长?太难背了,根本不可能背过嘛。’他心里埋怨着,嘴上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背了起来,“我说的是~~~唐僧到西天去取经~~去取经……”想不起来了,瞄了一眼本子又重复地背道:“我说的是,唐僧到西天去取经,他是跋山涉水…”客厅里传来妈妈的声音“吆~我的宝贝儿子,背快板词儿呢?”她的声音十分惊喜,赶紧回头喊吾迪他爸:“老孙,快来看啊,咱儿子居然主动背快板儿词呢!”她边说边笑着捧起吾迪的脸,继续高兴地说:“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你爷爷为了让你跟他学快板儿,这么哄了那么求的,买零食买玩具都不肯背!你可骗爷爷给你买了不少小汽车,哎哟哟,今天怎么这么乖啊!”吾迪挣脱开妈妈的手,可妈妈还是继续高兴地说:“行!吾迪,今晚妈妈奖励你,咱去吃必胜客啊!”吾迪回头看了看客厅,爸爸惊喜万分地快步从厨房走出来,笑呵呵地用围裙擦着手上的水说:“啊?真的吾迪,不简单啊,哎,你还趁机让爷爷带你去了好几趟动物园呢,也没背好。”吾迪爸爸看着他妈妈说:“那个时候咱家可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啊!快,背得怎么样了?给爸爸妈妈展示展示!”妈妈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认真地看着站在阳台上的吾迪,眼神里充满期待。“我说的是,唐僧到西天去取经,他是拔山涉水地赶路程,猪八戒左右不离地紧跟行,看!开路的先锋头前走,他就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吾迪妈妈很投入地听着,吾迪没有声音了,“接着呢?”爸爸问道,吾迪磕磕巴巴、断断续续,声音也越来越小,像蚊子叫一样听不清楚,他的脑袋越垂越低,只敢抬眼偷瞄,“挺好挺好!”吾迪爸爸打着圆场,赶紧拿起搭在沙发背上的围裙,边往头上套边快步走回厨房去。
吾迪再偷偷看一眼没有任何动静的妈妈,他知道妈妈不说话了才是最恐怖的,她拿出手机翻看起来,‘妈妈怎么看手机去了?我该怎么办?她到底觉得我背的怎么样啊?爸爸怎么走了?还去不去吃披萨呀?’吾迪不知道,妈妈打开的是一班的家长微信群,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可坏了,妈妈的声调都变了,说了一句她常挂在嘴边的话:“哎!我就知道!”只要妈妈一说这句话,吾迪就知道,坏了!
这次怎么坏了呢?妈妈左手拿着手机,右手食指迅速点着屏幕,一句一顿地说:“你们唐老师,专门在班级群里,让家长,监督没背过快板儿词的同学,今晚务必好好背词儿。”“可能还有别的同学呢?”吾迪不自信地嘟噜了一句。妈妈扔下手机,使劲眨了下眼,看着吾迪说,“唐老师只@了我,一个家长。”“哦,那看来真是只有我一个人没背好了。”吾迪叹了口气,妈妈更生气了:“你还知道只剩你一个人了?不是没背好,是根本没背过呢,吾迪,你能跟妈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吗?”吾迪很是为难,他真的没什么想法,可就是背不过,越背不过越不想背,就成了只剩他一个人没背过,他支支吾吾地说:“没怎么想,我每天都太多事情了,这个快板儿词儿那么长,我没时间背呀。”妈妈听了一愣,问:“你事情太多了?好,那今天晚上咱什么事儿都别干了,专门背词儿吧。”吾迪囧着脸,他本来还想说晚上要看电视节目的,可看妈妈的架势他根本不敢张嘴,妈妈回头喊吾迪的爸爸:“老孙!你看看你儿子,我看今天晚上不用吃晚饭了,他没时间。”爸爸从厨房探出头来,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妈妈打断:“明天一早你抽查你儿子的快板词啊!”“哦”爸爸边回答着,边不出声地对吾迪做了个‘快点’表情和动作,刚想把头缩回厨房,妈妈又拿手机看了一下,喊着:“等等!”她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吾迪也紧张地把目光从爸爸身上转移到妈妈嘴巴上,像一个在等待着最终判决的犯人,妈妈严厉地说:“不行,今晚不睡觉也要把词背过。”“也不用这么急嘛,只要能背过不就行了。”“什么行了?就是你这么惯着他,放纵他!”她起身拿着手机去给吾迪爸爸看:“你看你看,家长群里的家长早都打卡了,就我,什么都不好意思说,还被点名了!”妈妈看着吾迪:“听见了吗?”吾迪咽了口口水,知道再辩驳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只能点了点头,妈妈看他还站在原地不动,又急了:“愣着干什么?等我给你背呢?”吾迪赶紧跑回卧室,妈妈追上来站在门口:“抓紧背!”然后“嘭”的一声关上门。
吾迪听见门外面爸爸妈妈还有些争论,可是妈妈说:“哎哎哎行行行,我管孩子你别插嘴。”这声音吾迪也十分熟悉,一般到这时候就是彻底要听妈妈的了。
吾迪坐在书桌前,咽了口口水,看着本子上一行一行的字,读起来:“我说的是,唐僧到西天去取经,他是跋山涉水的赶路程,猪八戒左右不离地紧跟行,看!开路的先锋头前走,他就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吾迪背的最熟的就是这一句齐天大圣孙悟空,他看着看着脑子不知不觉又开了小差‘这么多字,我都认识,可怎么放一块儿就这么不想看呢?’他斜眼看见桌子旁边镜子里的自己,双手抱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他整理了一下,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金箍”,这“金箍”和商场里、网上能买到的那种塑料的完全不一样,是他爷爷费时费力托人找关系,最后亲手给他做的,纯铜的,很有分量。因为他爷爷答应他,只要学会打板儿,就让他变成孙悟空,于是吾迪三天就学会了,五天就像模像样了。爷爷高兴,所以不惜人力物力财力专门给他做的,平时吾迪是舍不得随便戴的,别人摸都能摸一下,这可是他珍藏的宝贝。吾迪现在戴上它,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道:“我要是真能变成孙悟空该多好啊!什么考试啊,我都给自己变出100分,什么快板儿啊,板儿会自己打,词儿能自己从嘴巴里冒出来,那该有多好啊。”他这样说着,居然笑出了声。门外的妈妈听见喊道:“吾迪你背过了嘛,还笑!”他一听赶紧用手捂住嘴巴,是啊,这词还是要背的,他没有不背的理由,可是又饿又困,吾迪用胳膊撑着下巴,可是脑袋越来越沉,眼皮也越来越沉……
突然,一阵急促地呼喊声把孙吾迪吵醒了,他仔细听那声音喊得是“女王大人,女王大人”吾迪觉得不是叫自己,这声音并不熟悉,谁来自己家了?我家谁是女王大人呢?

作者简介
李赛:青年编剧
2018年创作《老鼠嫁女》荣获“2018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项目。”
2019年荣获“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
2011年与总政话剧院院长孟冰、编剧刘晓舟共同创作多媒体儿童剧《我的麦哲伦海峡》济南儿童艺术剧院演出。本剧荣获第七届全国儿童剧优秀剧目展演并获得优秀剧目奖、第二十三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集体奖等国家级奖项。
2014年创作儿童剧《家园》,荣获2014环球自然日——国际组一等奖。
2016年创作儿童剧《如果》,荣获2016环球自然日—国际组一等奖。
2017年创作光影互动儿童剧《小蝌蚪找妈妈》,荣获由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主办的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2018年度全国十大优秀儿童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7 20:29:4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1)
那声音一直在喊:“女王大人,醒醒啊女王大人!”好像就在身边,吾迪迷迷糊糊地眯着眼睛,挣扎着想寻找声音来源,可是一个大大的脑袋恍恍惚惚出现在他眼前,吾迪赶紧闭上眼,用手揉揉再睁眼看,一对凸凸着的、转来转去的大眼睛也正在观察他,他因为害怕本能地喊着“啊~”,闭着眼睛伸手想推开这个怪物,可手一碰到就觉得黏黏糊糊的,又“啊~”的一声收回手,两只脚在空中蹬着,怕怪物再靠近自己,蹬了一会儿,感觉怪物没有过来,也没有声音,这才放慢动作,试探性地睁开一只眼偷偷瞧瞧,那怪物一动不动,吾迪看着是一颗好大的脑袋上镶着一张血盆大口,他又胡乱蹬着两条腿,惊叫着喊着:“走开走开~”那个大脑袋怪物也吓了一跳,一下子趴在地上,两只凸凸的眼睛像安了弹簧一样跳动,声音颤抖又小心翼翼地问:“女王大人,您不是吩咐小的,只要晚饭来了,马上叫您起床吃饭吗?”
“走开走开!”吾迪还是叫着,大脑袋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赶紧答着“是是是,小的先出去了。”爬起来溜溜地往外走,发出一阵“呱唧呱唧呱唧”的连走带蹦的脚步声,吾迪感觉那脚步停住了,他又大声叫着:“出去出去。”大脑袋匆忙说:“小的就在门口,有事您叫……”他没说完,就看吾迪随手抓了一个东西扔过来,大脑袋赶紧闪身出去了,还知趣地关上大木门,随着“吱纽~砰”的声音,那怪物出去了,它出去以后也松了口气,蹲在门边“咕叽咕叽”眨着两个大眼睛,心想‘女王大人这是又练什么功呢?我是不是打扰她了?可三天前明明是她自己说要睡一会儿,吩咐我饭来了马上叫醒她的。’“哦!”怪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明白了!”此时正好一只蝙蝠精飞过来,问道:“明白什么了?”怪物赶紧伸出长长的舌头制止,不让他飞到女王大人的门口,蝙蝠精“呸”了一声急转弯飞走了。‘能让你知道嘛,我们女王大人一定是在练不能随便跟人说的很厉害的功夫,不管了,我就在门口,给女王大人守好门!’他打定主意,两个大眼睛认真地瞪起来,一只看左,一只看右,每隔一会儿还警惕地互相交换。一只苍蝇“嗡嗡嗡”的绕着圈飞来飞去,大怪物的一只眼睛跟着它转,突然大舌头伸出来一下就卷住苍蝇拉倒嘴里,还没看清楚就已经被他的大嘴巴咽到肚子里。
吾迪等门关上了好久,才敢慢慢睁开一只眼睛小心观察,确定没有怪物了,才慢慢松了一口气。他环顾四周,‘这是哪?我不是在家呢吗?不是在我自己的房间里?’他疑惑地想要起身,可是因为刚才用力过猛,现在他的的腿哆嗦着不听使唤,他想揉揉腿,可手上还黏糊糊的,他赶紧往衣服上摸,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竟穿了一件白色纱纱的衣服,像是古装,他在漫展上见玩儿cos的哥哥姐姐们穿过,还在护城河边看有人穿着这样的衣服拍照片,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衣服呢?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双手好像不是自己的,这双手更加纤细修长,但又像自己的,连着自己的胳膊呢,反转自如还有黏糊糊的感觉都很真实,还有长长的指甲,吾迪看到长长的指甲吓了一跳,他想‘要是让卫生委员何莎莎看见自己指甲这么长了还没剪,肯定会扣日常分的。’此时吾迪手心里全是汗,他慢慢用手撑着床往下挪以免倒下,床板很硬,吾迪艰难地挪到床边,左右转着头看了看,四周很暗,好像是个山洞,虽然不大但很干净,这张硬石板床在中间,雪白雪白的颜色,没有被子。床尾有个东西很像家里的落地灯,根据看古装电视剧的经验,吾迪觉得那像是皇宫里点的蜡烛,用圆圆的白纱罩起来,原来山洞里微弱的光是从那里发照出来的。床头前面有一排红色的柜子,分不清是木头还是竹子,也不知道上面画着什么图案。床的旁边还有个黑乎乎大方桌,好像也是石头的,不知道哪来的一阵寒风让吾迪清醒了不少,他回想起刚才的可怕场景,自己看见的那是个什么怪物啊?两个大眼睛长在头顶上咕噜咕噜地转,嘴巴咧到脸边上,快围着头转一圈了,吾迪又感受到自己手上黏糊糊的,想到那个可怕的家伙浑身湿乎乎的,对了,它还会说话,还问自己吃不吃饭。

微信图片_20190727172901.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8 12:03:4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2)

对了,它还会说话,还问自己吃不吃饭。
对,那个怪物出去的时候有扇木门的,他赶快支撑着身子往门那里走,想从那儿出去,离开这个地方。木门比他想象中沉多了,他使了好几次劲儿才“吱吱”地打开了一条缝,那怪物听见动静马上把一只大眼睛凑过来,问道:“女王大人,有什么吩咐?”吾迪吓一跳,沉重的木门想关也关不上,怪物迅速托起盛满食物的托盘,用一只脚轻松把木门拨开了,吾迪闭着眼,扎煞着黏糊糊的手,本能地一脚踢向大怪物,那怪物没想到会挨一脚,吃惊地张大嘴、瞪大眼睛,可又怕打翻手里端着的饭,只能双手高高举着饭,身子咕噜咕噜向后转了好几圈,滚到门外面,它嘴里发出“哎哟哎哟”的叫声,想揉揉被踢到的肚子却又腾不出手,刚想再走过去说点什么,又赶上吾迪使出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力,关上了门,怪物的鼻子一下子碰到门板上,又酸又疼,一道鼻血顺着它那小小圆圆的鼻孔流下来,但他一动也不敢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是一脸痴呆地站在门口,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鼻血流进了他大大的嘴巴里,他吧唧吧唧嘴巴,居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很开心地端着饭盘又回到刚才站岗的地方,乐呵呵地想,‘女王大人今天没有骂我,嘿嘿,我好几天没有挨骂了,虽然这不是她的风格,平时无论自己如何表现、如何讨好,女王大人都会很嫌弃地骂我几句的,今天不仅没骂自己,更没想到的是,今天女王大人还抚摸过我的脸,刚刚还给我揉了下肚子,嘿嘿,可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她从前可是几百年都不会碰我一下的,别说我了,女王大人谁都不会碰的。而且她也决不允许别人碰她,要是有人不小心在女王大人身上沾上一点点,肯定要受罚的。可是女王大人今天居然抚摸了我,简直是无上的荣耀。’怪物就这样痴痴地笑着,突然又想到要站岗,马上换了一副严肃认真的面孔,两只大眼睛像两个巡逻的战士一样左右交替着。
大怪物喜滋滋的,可孙吾迪却吓坏了,关上门后他吓地跌跌撞撞向后退,再加上山洞里的地不平,不知道磕在哪块石头上,一屁股坐在硬硬的石板床上,可是他没有感到疼,只是不住地哆嗦,那种根本不受控制地抖动,他从没有过这种感觉,脑子里面是空空的,一切都不知道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呢?他越是企图想到点儿什么,越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他很努力地想控制住自己,可手脚胳膊腿都不听话,一个劲儿哆嗦,手掌里也是空的,因为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形容,难道这就是大人们总说的虚?就是越想使劲儿,越觉得全身上下都是又空又虚的,他突然就哭了起来,泪水从滴滴答答变成一条小河,漫过他的脸颊,吾迪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无助而害怕。他使劲儿的哭,使劲儿地叫着妈妈,他多希望妈妈可以来抱着他,告诉他这只是一个梦。
对,这可能只是一个梦,吾迪忽然意识到自己只是在梦里,吾迪在电影里见过这种场景,那样的话只需要想办法把睡着的自己叫醒就行了,怎么叫醒自己呢?疼,对,怎么能弄疼自己呢?他环顾四周,撞墙试试。吾迪用纤细的手撩了撩那轻飘飘的袖子,运了口气,低着头闭上眼向山洞的石墙撞去,这一下可真够狠的,吾迪直挺挺贴在墙上,“哎哟哎哟”地滑坐在地板上,他怕不保险,硬忍着疼站起来又装了一次,他眼冒金星跌坐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什么也看不清楚,虽然很疼,但他脑子里一直在问自己‘醒了吗?醒了吗?’等到眼前的金星都散去了,才看清楚自己还是在这个鬼地方。
山洞里面特别安静,静到能听见耳朵一种持续不断的高频声,吾迪突然“哇”的大哭起来,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想妈妈了,想爸爸了,但是突然他又意识到什么,用手捂住嘴巴不敢哭出声,可是手上那粘液干掉碰到泪水又黏黏的沾到脸上,他哭的更厉害了,想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啊?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回家一定先写作业,我……我好好学习,再也不捉弄同学了,你让吾迪干什么吾迪就干什么了,妈妈,妈妈你快来救救我吧,爸爸啊,吾迪真的好害怕啊!’
妈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5:36:3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1)

第四章
吾迪哭着哭着突然想到‘如果这不是梦,那我很有可能进入平行宇宙了!’想到这儿吾迪哭的没那么厉害了,他抽泣着继续想办法,‘或许我应该再睡一觉,在新的梦里说不定可以进入另外一个维度。’他吸溜着鼻涕‘对,就这么办。’爬回床上平躺着闭上眼睛,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在硬硬的石板床上翻来覆去,他越想快点睡着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着急,越着急越睡不着,循环往复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他又止不住哭了起来,这次哭的不同于第一次因为害怕而大哭,也不同于第二次因为想妈妈而号啕,这次是着急、伤心,就这样默默地、止不住地流着眼泪,他一遍遍回想着背的快板词,希望是只要背过词就可以回到家,盼望自己再睁开眼睛就还是坐在书桌边,他闭着眼,可泪水依然止不住地一直流,他哭啊哭啊,一直哭。
吾迪就这样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好像睡着了,也好像没有,迷迷糊糊中一直蜷缩的身体变得僵硬麻木,他慢慢坐起来,泪水混合着粘液干巴巴糊在脸上起了皴,吾迪又吸了吸鼻子,冷,出奇的冷,他出了太多的汗,全身的衣服从里到外全湿透了。山洞里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吾迪忍不住打了一个“阿嚏”,浑身都跟着一哆嗦。看来这一切确实都是真的,确实不是梦。他尽力地扭了扭头,缓慢地左右看看,微弱的光,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吾迪站起来想仔细观察一下四周,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溜着边儿走着,突然门外又响起了粗声粗气的叫声:“女王大人,女王大人。”吓得吾迪一激灵,赶紧躲到了柜子和床头之间的死角处,那声音虽然呼噜呼噜的,但语气特别小心又极具巴结,继续问着:“您的晚饭准备好了,您什么时候用啊?”见没有回答,又问:“要不要给您端进来?放久了不好吃了。”那怪物在门口站着,耳朵使劲贴在门板上,想听见里面的动静,却一直没有任何声音,他不厌其烦地连着问了好几遍,可大木门里还是静悄悄的,一双大眼睛嘀哩咕噜转了好几圈,傻傻地动了动大嘴巴没敢再出声,心里直犯嘀咕‘女王大人怎么了,刚刚明明很喜欢我的,这会儿怎么又不理我了?哎!’他叹了口气,嘟囔着:“那好吧,等您想吃再叫我吧。”它的眼睛不转了,就地趴在大木门边,双手还是高高地举着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孙吾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砰’跳得厉害,马上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他连呼吸都轻轻的,生怕发出一丝声响,他紧闭着眼睛,脑子里只有‘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在一遍遍转着圈,直到外面又没声音了,吾迪才慢慢睁开眼睛,一点一点抬起头来瞄着大木门,见木门没有开,才缓了缓气。他没想到那只怪物还在门口,刚刚因为害怕还使劲儿踢了那家伙一脚,它手上托着东西就滚出去了,像小时候玩儿的玩具一样,以身体为轴直溜溜地滚,样子还挺滑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1 20:01:3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2)
可那一声惊呼让外面的大大怪物也吓了一哆嗦,问了声:“是叫我吗?女王大人?女王大人?”没有回答,大蛤蟆悻悻地“嗯”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女王大人?外面那怪物叫的女王大人是我?我是女王大人?等等,我想想那怪物是不是很害怕我?’吾迪想着,用手拉了拉身上的白裙子,‘啊!’吾迪差点又叫出声来,他的眼睛突然变得圆圆的,充满了惊恐的神色,右手已经捂住了嘴巴。
‘白骨精!~~~白骨精!’
吾迪脑袋里闪出这个答案,这三个字好像长了翅膀他的绕着头顶飞了好几圈,吾迪仍是不敢相信,他又颤抖起来,赶紧到床边坐下,‘我怎么变成白骨精了啊?’这下孙吾迪真傻了,他又努力地回想了一遍从学校放学和同学们打闹到老师期待大家参加艺术节,又到回家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再到妈妈“嘭”一声关上门,最后他还戴上爷爷亲手做的宝贝金箍,想到这儿他赶紧摸摸头,头上的金箍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串像项链一样的东西,额头上还有个坠儿一晃一晃的,摸上去都是圆圆的,却又感觉有棱有角,摸不出是个什么造型,‘怎么会这样?’吾迪怎么也捋不清楚,想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现在,自己有可能已经变成了白骨精了。孙吾迪不可思议地摇着头,内心无法平静,但是慢慢他慢慢地可以站起来了,慢慢扭了扭酸麻疼痛的腰和背,他脑子飞转想着怎么办,想不到就一遍遍叹着气,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一直在山洞里一圈一圈不停地走,直到肚子提出抗议饿的咕咕叫,也是,这都不知道折腾了多长时间了,吾迪发现自己的肚皮早都饿扁了。门外的大怪物听见山洞里有动静,赶紧睁开它咕噜咕噜的大眼睛,舔了舔大厚嘴唇问道:“女王大人,您是不是要用晚餐啦?”说完又将耳朵贴在木门上听着,“啊?啊!送进来吧。”吾迪不自然地回答,觉得不妥,又赶紧躺回床上背对着大门,他的心又“嘭嘭嘭”快速地跳起来,随着难听的一声“吱呦”,门被推开了,“吱唧吱唧”有节奏的脚步声一直响到桌边,就听那怪物高兴地说:“女王大人,小的伺候您用饭吧!”吾迪赶紧背对着大蛤蟆挥了挥手,她不敢说话,怕一张嘴心脏就会跳出来。怪物会意答了声:“是!”就晃着大脑袋,头也不敢抬地退了出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 12:47: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3)
吾迪听木门又关上了,才慢慢眯着一只眼睛偷偷回头瞄了一下,确定那怪物出去了,才起身轻手轻脚走到桌边看看,难道这就是白骨精的晚饭?黑黑的大石头方桌上面放着一个用树皮做成的大托盘,里面放着桃子、苹果、香瓜,还有几样不知道名字的水果,旁边还有叠的整整齐齐的两沓雪白的毛巾。吾迪也不知道妖精一般吃什么,他刚刚还担心会给他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他也没想到怎么全是水果呢?一点肉都没有,能吃饱吗?可这真的就是水果吗?吾迪小心地用手戳了一下桃子,手指碰到桃子的一瞬间迅速收回来,好像和平时的桃子一样,他把桃子拿起来仔细地看,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特别,连虫眼也没有,他闻了闻,一股特殊的果香扑鼻而来。闻起来还真不错,吾迪确实是饿了,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嗯~”吾迪忍不住赞叹出声,这也太香太甜了吧,从来没有尝过的味道,吾迪也顾不得害怕了,两三口就把手里的桃子呱唧呱唧地吃了下去,满手桃汁顺着胳膊流到了桌子上,吾迪赶紧拿白毛巾擦了擦就拿下一个水果,一会儿时间,吾迪就把满桌的水果都吃干净了,他打了个饱嗝,满足地拍拍隆起的肚皮,望着一桌的果核,吾迪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吃过那么饱,但要是还有他一定还能吃下去。
吃饱了的吾迪没有那么恐惧了,在山洞里溜达起来,他抬头看了看那一排柜子,妖精的柜子里会放什么呢?好奇心促使他走过去伸手打开柜子门,“啊!”一声惊呼,吓得吾迪连着倒退好几步,“妈呀”吾迪又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往后退,是什么啊?有人?柜子里居然站满了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 12:55:00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变成孙悟空》儿童剧剧本已获得获得2019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项目
本剧将今年就能在舞台呈现和大家见面!
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关于

2019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

扶持项目入选名单的公示

根据《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项目扶持办法》、《2019年度全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项目评选工作方案》要求,我厅近期组织召开专家评审会。经专家严格评审,确定3部大型剧目、6部小型剧目入选2019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项目。现将名单予以公示。



公示期5个工作日(2019年7月26日起至8月1日止)。凡对公示作品有异议的,可形成书面材料,并署名反馈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艺术处。



附件:2019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入选项目名单





2019年7月26日
2019年度山东省舞台艺术青年人才创作扶持项目入选名单公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20:33:5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1)吾迪吓得后退几步,可是柜子门打开了,里面的人却整整齐齐的一动不动。吾迪小心地看着这些人,他们不管男的女的都闭着眼,吾迪见他们不动,翻过身来向柜子爬了几步,探着头看,伸手想拍拍他们,可吾迪觉得触感特别软,他再仔细看,这一看不要紧,后背一下就冒出冷汗,他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因为那些人并不是站在柜子里,而是被挂在里面,像家里衣橱里挂的衣服。这都是死人,确切的说是死人的皮。吾迪努力让自己冷静,真的假的啊?他迟疑地慢慢伸手去摸,感觉真的特别柔软、光滑,就像爸爸穿的皮衣一样柔软。
吾迪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外面那个粗粗怪怪的声音又问:“女王大人,您用完晚饭了吗?”吾迪一愣,怕那个怪物进来,赶紧把柜门关上,三步两步跳上床,面向里躺下。“女王大人!”洞门口的怪物又喊了两声,洞里面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奇怪啊!”怪物的大眼睛又骨碌碌转着,直犯嘀咕‘往常这个时候,女王大人都会让自己进去清理的啊?’怪物又问道:“女王大人,需要小的打扫吗?”里面还是没动静,大怪物傻傻地想‘哎,没办法,那我就等着吧。’于是慢慢趴在洞门口,闭上了它的大眼睛。
洞外面又安静了下来,吾迪起身盘腿坐在床上,更加肯定了自己就是白骨精了,而且肯定了这不是梦,‘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他心想‘唉!这可怎么办啊?’吾迪这会儿十分泄气,觉得是命运对他的捉弄,或者是对他曾经爱捉弄别人的惩罚。吾迪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回家,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回去。想着想着,也许因为吃得太饱,也许因为受惊过度,也许是不想面对现实,他太累了,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里,吾迪什么也看不见,分不清方向、不知道时间,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在耳边盘旋,“你是白骨精……你是白骨精,嘻嘻嘻嘻……”“我不是,我是孙吾迪!”吾迪赶紧否认,可那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吾迪也使劲儿喊着自己是孙吾迪,可那女声依然在重复“你是白骨精,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最后只剩刺耳的笑声,吾迪觉得自己在一片黑暗里天旋地转,突然,两只滴溜圆的大眼睛盯着他,吾迪一下就惊醒了,突然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