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欢聚

话说林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2 10:15:4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年四月,九届二中全会招于匡庐。春桥窥毛公意,草宪法,废元首位。方与会,彪突发长言于众,其要旨曰:元首之位,代黎元意,归天下心。国无元首,将乱。毛公天才,当正其位。毛公不悦。其党陈伯达以春桥反毛公,讦难之。黄、吴、邱、李等附之,群情激愤,以讨春桥。彪妻叶群亦为鼓噪,声援之。毛公怒甚,集众曰:“三国时,孙仲谋以表劝魏王进,云以当承大统。魏王曰:‘此儿欲使吾在炉中烤耶!’遂不从。吾不践此位十余年,不承民意耶?失天下心耶?此议不妥,吾弗从。”顾谓彪曰:“吾不任元首职,愿就此职者便请自任之。尔欲就此位耶?吾劝尔莫任此职。”彪谢曰:“余安有此意!”毛公乃令伯达自述其罪,令黄、吴、邱、李、叶等自省其咎。其言锋锐,言及于彪。彪怏怏无语,心怒之,不发。令党徒上折自脱其罪,以为遮掩。翌日,黄、吴等上书请罪,避重就轻,未究其质。毛公览,愈不悦。怒曰:“尔等身后有要人乎!以尔等之能,焉敢言及此事耶?何其愚也!”至会罢,彪徒无一诚意,悔过谢罪。毛公下山,谓人曰:“匡庐之事未了,后台帐内,帷幕深深,其有人乎!”彪闻,惊悚,有懊沮之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5:57 |显示全部楼层
  
   自是,彪窥鼎谋为毛公所察,如坐针毡,乃有弑逆意。是时,法宪以彪子立果为空师办公室任副主任,后除作战部副部长。法宪言于众将曰:“立果天才,有指挥统领空师所有之权。”立果至空师,秉彪旨,网周宇驰、刘沛丰、于新野等亡命徒,皆愿甘效死力。五月,立果密招宇驰、沛丰、新野于京师毛家湾,组“调研小组”,擢为别动队,以图大事。彪见宇驰等忠心事己,嘉勉之。十月,改“调研小组”为联合舰队,图谋不轨。
   毛公虽未尽知其谋,亦洞悉其奸迹。十四日,厉言以批法宪、叶群等悔罪折。十一月,招永胜至,面责,言犀。后,彰伯达之罪,以谕郡县。十二月,令李德生除北京军区司令员,纪登奎为政委。盘踞京师之嫡系,皆为别部所代。后,改组军委办事组,叶剑英、李先念等入,分永胜之权。彪大惧,愈不自安,辞以疾发,次北戴河安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6:14 |显示全部楼层
   毛公于彪,溺袒之甚,世无其二。彪悖逆如此,犹欲全之。二十二年正月,令周公率德生、永胜、法宪、会作探疾。周公宣上意曰:“陈逆劣迹,今已陡显。今欲昭彰天下,咸使知闻。毛公之意,当集众会以宣。黄、吴、李、邱诸将,方应自述其罪,延求上恕。公宜与会,言之于众,方明群心。”彪不悦,曰:“诸将自陈即可。吾疾甚,不能至。”周公归白,毛公恚,隐忍之。
   三月,彪、群、立果飞赴姑苏。集众徒密谋。或曰:“今主上疑公,危甚。当早作良图。迟之,必为所擒,悔之晚矣。”彪曰:“如之奈何?公等计将安出?”对曰:“欲解危局,其计有三:弑上以立,以储君之身登大位,尽诛周公、朱德、伯承等元勋宿将。雄踞京师,号令天下,上计也;南奔广州,自立中枢,割据对抗,中计也;北投苏俄,以全身家,下计也。公意如何耶?”彪曰:“善。”寻令立果奔广州,集“联合舰队”新野、陈励耘等秘议。三月,定策,取武装起义谐音之意,代号五七一。欲以毒气、细菌、焰喷器、导弹、车祸、暗杀、绑架、特工等手段危弑毛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6:31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毛公密觉其谋将发,虑彪久谋,势大。乃出巡江南,安抚地方,以定人心。十五日,发京师。十六日,次武昌。召见武汉军区政委刘丰及刘建勋、王新、华国锋等地方军政要员。谕众曰:当遵行马克思主义,勿搞修正主义;当团结,勿分裂,勿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行光明正大之途,勿搞阴谋诡计。又曰:匡庐之事未毕,有人急于分裂党,急于做元首,急于篡权。毛公特嘱与会之众勿泄之。二十七日夜,毛公抵长沙。招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华国锋、湖南省军区政委卜占亚面谕面谕戒之。招广州军区首脑刘兴元、丁盛、韦国清等面谕戒之。三十一日夜,毛公抵南昌。许世友、韩先楚、程世清等面谕戒之。九月三日,抵杭州。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注册会员

发表于 2012-3-5 22:06:5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注册会员

发表于 2012-3-5 22:07:2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08:05 |显示全部楼层

   史臣曰:古语云:有兽名彪,乳虎也。余观林公,岂国朝乳虎耶!观其用兵,不负良将之名也欤!坚扼潇湘之渡,师免覆亡之危;勇夺泸水之桥,力挽石公之噩。鏖兵平型,倭奴为之落胆;献策莫城,俄王因以惊心。挥戈关东,骋志于白山黑水;佐定天下,奋烈于关垣粤海。虚怀能恕莽卒之雠,杯酒可慰贰臣之心。行军行伍,深恤士卒之苦。谨计帷幄,攸关麾下之命。定鼎战勋,彭公而外,罕与之匹,人谓国朝韩信。人称其贤,世颂其美焉。
   新朝既立,辕辙顿异。畏敌拒诏,恐损旧威;虚位韬晦,犹观时变。心有城府之严,胸有山川之险。谮彭公于匡庐,虺蝎心露。陷瑞卿于姑苏,豺狼志彰。跃进巧言,荼毒黎元。文革推波,播乱纲纪;诌媚以惑上心,以邀时功。严酷以驭下意,方图异志。谗谮构陷,逾来、侯之酷;窥鼎逆谋,比莽、操之奸。忠良冤魂,惟伸于地藏;元勋赤心,只付于囹圄。株连之徒,殃于寒窗;残杀之民,及于襁褓。睚眦之仇,报于再生之人;微介之恨,施于麾下之旧。爵居东宫,心犹不满;位极人臣,欲壑难填。夫妻父子,同与为乱。追随党徒,铤而走险。窃柄未果,阴行谋逆。及至东窗事发,仓皇叛遁。折戟沉沙,身首异处。满门几殆,声名俱灭。何其惜也!何其愚哉!
   赞曰:国朝乳虎,典兵通神。数挽危澜,多立烈勋。已正储位,乃萌悖心。折戟漠北,可叹可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30 11:12:4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哦,辛苦辛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1 15:08:39 |显示全部楼层
鉴定完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7 02:13:17 |显示全部楼层
强帖终于出现,要顶的啊,谢谢楼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