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欢聚

话说林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 10:51:00 |显示全部楼层
有邓华者,东师骁将,素为彪所重,入高丽为彭公之辅。战隙,华返朝述职,谒彪于所。彪乃列沙盘,研之良久。华将行,彪留宴,华以战事紧,辞之。彪曰:“一餐之间,如时几何?”固请,对曰:“彭公急招,不敢从命。”彪愠怒,作色,不发。及华去,曰:“竖子岂轻我耶!尔独畏彭公,不惧我乎!”由是恶华,衔彭公。  
   五年四月,授国务院副总理,爵居陈云之右,位在彭公之左。
   六年九月,以彪勋昭劳著,授元帅衔,为开国十帅之第三。朱德、彭公而下,莫可与伦。
   高丽战事毕,国朝以彭公为国防部部长、军委委员,权重。时毛公疾彭公功高,患之。以彪素忠,乃起入中枢,擢授中央常委、副主席之职。位次彭公上,乃以制衡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51:16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毛公妄施跃进之政,浮夸之言纷纭。民生凋蔽,国事渐蹙。朝野内外,皆有怨谤。时毛公自诩功成,骄恣,专擅日甚,中书门下,无敢言事者。七月,国朝要员云集匡庐,以为朝会。彭公上书,痛陈跃进之时弊,鲠言黎元之孤苦。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皆然其意。毛公勃然作色,以为彭公有逼宫意,大怒。然犹惧彭公虎符之变,乃急招彪。及至,面责彭公曰:“尔之素简,沽名欺人,伪君子耳。重权,野心家也。逼宫,岂同冯玉祥之流耶?”其言咄咄,其色厉然。乃白于毛公曰:“德怀,后有反骨,如蜀汉之魏延,当图之。”八月,毛公以彭公、克诚、闻天、小舟等结党乱政,图谋不轨,革职,交议处,严束。九月,令彪代彭公职。自此,国朝兵符,尽主于彪。贺云卿、聂荣臻以下,均受节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51:50 |显示全部楼层
   彪自起复,惟以阿谀毛公为要,极尽逢迎之能事。自十一年起,每日必录毛公片言于军旅报媒之首,谓之曰“毛主席语录”。后编纂成卷,军中士卒,人手一册。毛公闻,大悦,屡为嘉勉,称之曰能。十二年,豫、皖大饥,饿孵遍地,人相食。毛公始察彭公言之非虚,有悔意。乃招地方要员七千之众,同济于一堂,会议近年国事。元首刘少奇以下皆言失政之荒,锋及元尊。毛公为之自责。彪言于众曰:“凡谨行毛公教谕者,当无此难。事至于此,皆为不从毛公之教故也。”毛公之举,乃惧众等不服,抚慰也。出非本意,实无引咎之诚。及闻彪言,深感其心。自此重彪愈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3:26 |显示全部楼层
   彪典军,颇具创新,多有惊座之举。阴伺毛公意,成佞幸之行。尝为书缄记毛公之眚曰:“彼欲云东,却先引之于西,方顺其意。”又云:“彼自矜,多自恋,功退于己,过委于人。”揣摩之心良苦,于兹可见。时毛公之说,已然自成体系,别于马恩列斯。国朝十一年,彪云:“学习马列,莫若‘走捷径’。毛选之中,多切实际。实为共产学说之顶峰。军中将校,当背诵警句,方得精髓”。至是,‘走捷径’、‘背警句’之风蔓,咕训盛行。割裂曲解,行而上学,以惑众心。毛公尝为抗日军政大学题词三句,曰:“坚定正确之政治方向,艰苦朴素之工作作风,灵活机动之战略战术。”另有八字:曰“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彪乃概言为“三八作风”,擢为全军之训词。大将谭政,时为总政治部主任,非之曰:“三八者,妇女节日之号也,易曲解,似有不妥”。未与之行。彪闻,以政忤逆谩上,大怒。九月,革政之军委常委职,左迁为副主任。寻,驱出军旅。
   初,彭公罹难去位,毛公欲起复彪入兵部,将以代之。令彭真询于罗荣桓。罗公曰:“彪素弱,旧疾未痊。外事多礼,恐难胜职。请以贺云卿代之。”彪闻,痛衔罗公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3:47 |显示全部楼层

   后,荣桓代政职,以为彪辅。彪深恶荣桓,多不谐。十二年,彪尝标新,树“四个第一”之说,其要旨云:人之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彪曰:活学活用。又曰:“习毛公之作,当衔惑而为,学用结合,即用先学,活学活用,立杆见影,积功于用字,方得精要。”四月,即将通令全军为训,彪乃招军委会议论之。荣桓曰:“习毛公之术,在于要旨,重于方法观点,联系实际,融会贯通,方为正道。”彪色变,拂袖去,恨之切骨。罗公惊谔无所,乃言于毛公。毛公嘉之,曰:“吾意与罗公同也。”后,彪策竟行之。任罗公总政主任令下,委任状至彪处,彪强按不发。罗公就此职,终身未为外界所知。十四年十二月,罗公卒,祭者甚众,少奇以下皆来别柩,独彪不至。其阴暗怨毒类此,不可胜记。
   有罗瑞卿者,彪旧隶也。国朝初立,尝为公安部长,久典宿卫,侍毛公左右。尽心护卫,着意安危。毛公嘉赏之。匡庐之会,讦难彭帅,污谮黄公,亦为彪所信倚。黄公蒙尘,彪荐代参谋总长,寻除中央书记处书记、国防部副部长、军委秘书长,权重。后,瑞卿与云卿、彭真等善,有跋扈色。彪患之,即而深悔荐职。时毛公以权柄旁落,疾少奇、邓小平、彭真等之专擅,必欲去之。彪乃言瑞卿为刘、邓、彭等羽翼,谋夺兵符。闻奏,招军委诸要员至,责瑞卿,立革职爵,付议处,严加管束。彪乃荐旧部杨成武为代理总长,虚职以观。自此,军中诸将,皆有寒蝉之噤,无有敢拂彪意者。  
   十六年冬,毛公忖春秋高,虑身后事。初,少奇以阿谀毛公得宠,自民国三十四年起,居储位二十余年。国朝十年,代毛公为元首,与小平、真等善,政出其门,德隆勋望,人心多附。十三年,跃进势穷,国事蹇蹙,刘、邓、彭乃以黎元疾苦为要,多行体恤之谋。毛公荒策,多曲拂之。毛公怒,以为忤己,乃有废立意。十七年,以刘、邓、彭等专国柄,激愤慷慨,必欲剪除之。然惧其盘根错节,势大难撼,乃密与彪谋。彪窥其意,言之凿凿,以示忠心。遂以大位许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4:15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年,文革难起。五月,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得罪,革职,囚于居所,严加管束。八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召于京师。擢升彪为副主席,仅居毛公一人之下。自此,夺少奇爵,践储君之位。须睨之间,竟成新贵,时人侧目,莫敢仰视。少奇悟,谒毛公,悔其行,请辞,乞骸骨。毛公沉吟,不纳。时毛公以少奇、小平有幡然意,欲赦之。彪惧其复来,必欲去之而后快。严刑峻法,逼使少奇旧部孟用潜等,污谮民国时有变节行,罗织罪衍,以示其彰。毛公妻江青、常委康生等素与彪善,屡讽少奇罪恶于毛公。其据落落,众口铄金,皆言其巨恶元凶。毛公信之,任之行。彪乃阴使红卫兵暴徒籍其家,幽少奇及妻于别所,棒殴带捶,如雨同雹。长子允斌自杀,次子允若殴死。其余子弟,沦落乡野,荼毒惨烈。十九年十一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召于京师,褫少奇党籍,尽削其职。彪乃令专案组囚幽之,亲书少奇罪于卷宗首曰:少奇,叛徒内奸工贼。必当打倒,永世不得翻身。自是,彪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4:32 |显示全部楼层

   彭公去后,贺云卿除军委第二副主席,居彪下,同典兵。彪多病弱,军旅日常多主之。云卿素忠毛公,为所深睐。彪妻叶群,昔为国军特工,事话务谍报。后遁归延安,从赤师。彪遂妻之。云卿妻薛氏,知其旧,发之。毛公重彪,不报。云卿乃亲言于彪曰:“公之内眷,疑云颇重,似有他志,望且察之。”彪默然。云卿又曰:“公妻有眚,吾当告之。余眷有罪,君亦可言!”彪恚甚,衔恨久之。自是,彪欲雪旧辱,屡言云卿谋逆。乃指使麾下某将谮之。毛公知云卿素忠,不听。云卿不自安,谒毛公于所。毛公指案谍云:“公知其所云乎?”对曰:“不知。”毛公曰:“皆数卿之罪也。彪亦言之,吾不信也。”云卿大惧,曰:“请自白于彪,以还清誉。”毛公曰:“不必。吾保汝,何惧耶!”云卿稍安。后,彪使人污云卿为真等余党,欲行“二月兵变”,毛公始疑之。乃令云卿谒彪自白之。云卿拜彪于其所,数言己之无罪。彪沉吟良久,曰:“云卿之眚,可大可小。忠仇于何,必当明心。自兹以降,好自为之。”云卿曰:“吾忠毛公,天日可鉴。仇毛公者,余必仇之。”彪怒,患之。乃数言云卿罪于上,毛公遂解云卿职,委逆案付彪。后,彪使暴徒籍云卿家,囚于西山。二十年六月,云卿忧愤,疾发死。军中无彪敌手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4:49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年,文革势炙,神州鼎沸。社稷颠沛,国事不堪。军旅之间,竟成狼籍。聂荣臻、叶剑英、陈毅、潭震林、徐向前等宿将,深为之疾。二月,众将集于怀仁堂,与江青、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等新贵对垒。众将慷慨陈词,数斥其丑,讦责其行,怒气冲霄。江、康、张、姚等不能答,拂袖去。秘白于上,污谮众将诽谤文革,妄议朝政。彪亦数言其聚众谋逆,欲行复辟。毛公大怒,招众将至,痛责之。勒令众将反省,亲定其党为“二月逆流”。被谴诸将,素轻彪,多与彪不谐。及此,彪为之快。
   三月,彪上告变,言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党附逆流、阴为作乱。二十六日,革成武、立金、崇碧等职,囚系拿问,究其罪。彪以嫡部黄永胜为参谋总长,掌陆军机务;吴法宪为空军司令,操空师权柄;李作鹏为海军第一政委,握舟师兵符;邱会作为总后勤部长,揽军旅辎重;嫡部温玉成除卫戍司令,统京师九门。时人讽黄、吴、李、邱,号为“四大金刚”。至是,彪之羽翼渐丰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5:08 |显示全部楼层

   初,瑞卿罹难后,彪荐旧部成武署其职,为代参谋总长。时毛公巡视江南,多论朝事。成武日侍左右,知秘言。彪欲其泄之,成武温言以拒。彪愠,怒甚,强压以观后效。后,其妻叶群有秽行,为陈云妻于若木所发,彪欲自清,乃数招成武,令出伪证。成武婉言谢之。彪大怒,以成武负己,仇之切骨。自十六年十二月刘亚楼死,空师司令位虚悬。彪乃荐心腹吴法宪代。后以政委余立金辅之,非彪嫡部。十八年七月,时以军危国乱,从毛公巡江南。秘旨多发,嘱勿泄。立金从之,缄默,从无告人。彪阴伺窥鼎,数遣法宪询之,欲闻其秘,立金却之。彪亲令法宪招之所,不至。彪愤懑,遂有除立金意。自文革难起,夺权风行,暴徒肆虐。地方督抚,隐踪鼠窜。国朝元勋,几无所免。周相患之,集众于秘所,令京师卫戍司令傅崇碧周旋匿全。彪闻,遂仇崇碧。自是,杨、余、傅获罪,聂、叶、陈、谭、徐拱手,黄、吴、李、邱入主军委办事组,代常委权,海陆空师要害署衙,京师兵备,彪皆在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 10:15:24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年四月,中共九大召开,以彪为毛公之接班人,书入党章,颁行天下。自兹,彪至贵,位极人臣,权倾于朝矣。是时,国朝与苏俄交恶,鏖兵乌苏、黑水之地,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彪擅以副统帅名号发“第一号令”。遣少奇之汴梁;朱德赴粤南从化;邓小平次江西南昌。申斥地方严加管束,无令不得擅返京师。彪发其令,着意不报毛公,以观颜色。东兴得令,以告。毛公闻,愠怒,谓东兴曰:“焚之。”东兴惧,未行。毛公乃亲焚之,又欲燃其封缄。东兴哀告曰:“留其封缄,若焚,恐林公见责,领罪。”毛公悯之,乃止。自是毛公始察彪有谋逆意,疑之,不发。少奇临发时,已濒危几殆。医官皆云勿轻动,不从。十八日,少奇之汴梁。十一月,疾发,薨于囚所。彪闻其薨,弹冠称庆,觥盏频举,以为去大雠。时少奇虽被黜,仍居元首之位。及薨,位虚,彪乃有代职意。是时,毛公以少奇久居元首位,多与己见忤,权柄旁落,势大不能止,去其党徒,耗尽心力,方达其志。毛公乃欲专之,定策废元首位,不以授人。彪自忖上体健,己以素病弱,恐不得其时,未得位而先亡。又因毛公妻江青、常委康生等网罗张春桥、姚文元等,势亦大盛,与彪嫡部时有龇鼯。且自负军功,领盛名,蔑江、康,羞与春桥、文元为伍,然又惧其谋己,大恚,秘与其党谋,欲争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