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欢聚

话说林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9 15:43:24 |显示全部楼层
时有刘仁者,为共党地下首,城中巨细,咸为东师所闻。更有宜生女冬菊,素仰马列之说,为党徒久矣。日侍宜生左右。言神行止,俱以秘电白潜告。而父浑然不晓。五日,宜生乃令邓宝珊、苏静出城与荣桓、荣臻和谈。宜生欲全师返归绥远,背蒋公而献平津。不谐,言僵。宝珊数请勿攻天津,以显其诚。及天津陷,长捷就缚。乃让荣桓、荣臻曰:“公等背义如此,何欺我耶!”言辞激愤。荣桓、荣臻告曰:“不如此,傅公安可降乎?”时毛公恐宜生存臆幻,通牒谕降,言辞犀刻,以绝其望。通牒言,宜生惟有和平缴械与出城改编二途,勒令至迟于民国三十八年正月二十日子时以复。如若不纳,必将攻城。末辞有云曰:“城破之日,贵将军及贵属诸反动首领,必将从严惩办,决不姑息,勿谓言之不预也。”时荣桓、荣臻等察宜生有降意,告彪。彪哂之。荣臻秘电白毛公,请以辞。毛公然之。彪乃委荣桓、荣臻等。荣臻与通牒付宝珊,谓宝珊、静曰:“君等归,为我告宜生公,断无西归绥远之理。早作了断,勿以之悔。又告静曰:“此牒当秘之,傅公若从,勿扬。倘不纳,乃可谕众也。”宝珊归,以通牒付冬菊,秘隐不报。惟语荣桓、荣臻等言与宜生。宜生悟,悔不从蒋公南归之诏,夙夜忧叹。冬菊乃密讽父曰:“蒋公失民心,天下绝望。神州颠沛,气数且尽。严尊国之宿将,雄镇北方,踞幽燕之地,拥兵数十万,素为蒋公所疾。今天津已失,华北沦亡。即便南归,上安可容于父耶?岂不见张汉卿之祸乎?”宜生动容,慨然曰:“儿言何同赤也?欲令乃父效洪承畴耶?吾畏天下贰臣之议。”冬菊进曰:“北平,故都耳。若全父之名节,东师必攻。及战,玉石俱焚矣。安以一人之节而亡千年之城乎?独不念城中父老、哑哑童稚耶?诚愿父尊三思之。”宜生遂从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9 15:43:42 |显示全部楼层
翌日,傅公集诸将于怀仁堂语之曰:“宜生才薄,愧领公等镇平津。今诸地皆亡,所以存者,惟此地耳。余以苍生为念,欲弃戈休兵。公等愿从者留。欲归者,傅某礼送之。”时军中宿将,多为赤师所憎,惧诛。多云欲返南京。宜生遂引欲去者之南苑机场。即行,谕某将曰:“此座机,上之所赐。君与我报蒋公,宜生负恩,失成仁之节 举城为降,实非所愿。屈节事之,免兵焚之涂炭,以全生灵也。请为代还之。”二十五日,宜生令所部五十二万出城请降。俄,赤师大军入永定门,举城民众,为之夹道,箪食壶浆,以慰大军。彪、荣桓、荣臻等踞正阳门以观军容。
   是役,国军劲旅五十二万俱为所擒虏,惟有塘沽国军五万为舟师所济,入海返烟台,得免。华北诸地皆没,覆亡指日可待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48:00 |显示全部楼层
未几,报媒披毛公谕宜生劝降书,傅公拍案怒曰:“城已献,军已归,吾无用矣!”乃手书达彪,云以惟当自首,请就囹圄。彪、荣臻宴宜生,曰:“毛公书言凿凿,当符其实。披之以达,为正视听。且为来日携手计,将军当自安。千秋是非,自当公论。非以昔过抹今功,无以此勋掩彼衍。”宜生意解,曰:“林公少壮,履历尝新,未之若余。然与公博弈,不如也。其故若何?”彪慨然曰:“兵家之争,决于人心。蒋公绝人望,失民心,故公少胜而多败。倘别将至,公亦为所擒矣。岂彪之力也哉!”傅公遂释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48:1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军即南,荣桓疾发,不能行。彪至荣臻所,请以代之。荣臻曰:“若罗公何?疾笃乎?”彪对以荣桓乏才。荣臻曰:“罗公小恙,稍养当复。某已除北平守备,卫戍京畿。以余代,非善略。”不从。中枢遂令邓子恢除第二政委,悬罗公之位,居下辅之。东师大军六十万遂出平津,伐豫、鄂、湘、赣、粤、桂六省,讨白崇禧。即行,彪问疾于荣桓榻。罗公曰:“桂军善战,长于奔窜。公对健生垒,当慎。勿忘四平之辱。”彪默然,微颔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48:33 |显示全部楼层
时中原已定,聿明就缚,清泉授首。江北皆为赤师所有。蒋公退守江南,以江堑之天险,以阻之。遂起崇禧为华中军政长官,镇武昌。崇禧以军散必败,不从。避于沪上。蒋公秘以桂军骁将黄绍肱说曰:“国势危矣!岂不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耶?蒋公虽新败,失众望。固虽疾公,犹居台辅也。若毛师至,吾属且无类矣。若蒋公去位,德邻公自可伺机以代。况公今居兵部,笼中之雀也。今上令公出镇武昌,如蛟龙之归海也,何故不从耶?”健生然其言,遂从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49:01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八年五月,崇禧以六军之众十五万屯武昌,绝江渡以守。十五日,彪部骁将肖劲光克黄石,济江。崇禧弃武昌,奔沙市。令宋希濂以十万精锐守宜昌。七月六日,东师程子华率二十五万分道迂远安、当阳,袭其后。希濂惧,窜湘鄂西。彪引大军拔宜昌、沙市,入湘。崇禧令七军之众十五万人屯岳阳、萍乡、宜春、上高,以阻。彪寻克奉新、高安、奉新、高安。崇禧大恐,走攸县、茶陵。八月四日,国军程潜、陈明仁、张轸以七万众降。长沙、湘潭、宁乡皆平。时酷暑,东师多关东卒,不习水土。病殁者众,马骑多死。稍息之。时以为左中右三路军入茶陵,觅崇禧。中路第四十九军钟伟部轻入,少援。崇禧怒曰:“欺余何甚耶!连捷之下,乃忘形乎!必以破之。”乃令桂将张淦部设伏于青树坪,破之。钟伟引残部遁去。崇禧大喜,悉发精锐屯于衡阳、宝庆,令与决战。彪尽发主力以阻之,发奇兵迂韶关,击其后。十月,崇禧察其谋,紧令弃衡阳、宝庆,走桂。彪发大军尾之,斩杀四万。是月,彪拔广州。崇禧遁桂林,作困兽之斗。十二月十四日,桂军残卒十五万尽灭。崇禧奔琼州,夜宿舟师舰上。自忖以六十日计,二十五万桂军灰飞湮灭。怅然喟叹曰:“半世英名,尽付流水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49:49 |显示全部楼层
国朝元年四月,彪令所部韩先楚渡海,入琼州,大破国军薛岳部。海南平。  
   未几,朝以彪主中南军政,镇武昌,豫、鄂、湘、赣、粤、桂六省俱为所属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50:05 |显示全部楼层
十月,高丽战事起。北韩金日成为美利坚、南韩所困。大部已为所灭,残众奔窜于乡野。锋指鸭绿,弹及安东。日成哀告于毛公,乞师请援。毛公患之,集诸将议。众多云国朝草创,满目创痍。高丽之告,莫可轻许。及问彪,对与众附。毛公曰:“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耶!公等不闻唇亡齿寒者乎!”遂排众议,许之。及发,欲择将统军以入。是时,关东诸军,多彪旧隶。彪素所倚重,乃嘱意之。起之,彪对以疾发,不从。毛公遂招彭公,集彪所部东师精锐数十万入援高丽。彪遂称疾,卸中南军务,解甲,赴苏问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50:26 |显示全部楼层
寻归,居京师西直门外毛家湾安养。平生无嬖嫱之好,远酒馔,不嗜烟草。餐饮简素,粗米菜蔬,非尚浮华。以弹伤终身不痊,畏光,惧水,悚风。虽炎暑亦居内室,遮深帷。每日必静坐卧房,引放大镜观医书,自书外方,以疗痼疾。喜驱车,至崎岖处,颠之,许久方归。阖门独处,谢客,绝问疾,虽旧部亦如此,时人莫知其意。如是者几逾十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1 10:50:42 |显示全部楼层
彪戎马久,统军有道。关东整军,号令严谨。虽拥百万,整装如一。每战必深思,以将士性命所系,发令极慎。麾下感恩,呼为当朝韩信,称之曰“林总”。入战之师,皆为所部。故虽未奉诏,犹密注战端。会有第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者,为彪主力旧部。时如高丽为彭公所隶。会军情急,彭公令兴初等狙击美师,兴初兵寡,不敌,请走之。彭公厉责令以坚守。俄,兴初归,士卒损亡大半。怒曰:“若林总掌军,我师岂临此祸耶?焉有如此用主力劲卒为狙击者乎?”彭公闻,招兴初至,责曰:“大军征战,号令当从。尔典兵久,岂不知乎?即彪于此,定治尔罪。再若妄言,军法处置。”兴初惧,乃谢。竟宥之。后,兴初奋死战,彭公嘉之,号第三十八军为“万岁军。”彪闻,颇哂彭公。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