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763045|回复: 5

旧军门巷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7 08:50: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庄子溪 于 2019-7-17 08:57 编辑



    旧军门巷北接泉城路,南牵黑虎泉西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巷子。军门,不是官职,而是清代对提督、巡抚的尊称。当年旧军门巷里住着巡抚丁宝祯,他是贵州平远县人,咸丰三年进士,1863年是同治二年,他来到这里,授山东按察使。
    丁宝祯肩负着朝廷的使命。时山东农民起义军宋景诗的黑旗军声势浩大,不可收拾,朝廷急调丁宝祯赴鲁弹压。丁宝祯素有与叛乱朝廷的农民起义军作战的经验,咸丰四年贵州杨隆喜起义,围州夺县,一时烽烟滚滚,时丁宝祯只是一个习武之人,为了保卫家乡,散尽家财招募八百乡勇与乱军作战,次年即生擒乱军首领,仅三战便击溃乱军,一举成名。现在,黑旗军横扫山东周边十三州县,清廷钦差胜保降伏不利,虑遭败绩,黑旗军将矛头直指直隶。丁宝祯权衡战事,与胜保联手围宋景诗于鲁西,迫使他投降。清廷授予宋景诗五品顶戴蓝翎,都司衔花翎,编入清军。但是在与捻军作战中宋景诗几次诈败,使清军损失惨重,1863年他撕下假降的伪装,回师临清再举义旗。这位农民领袖生性的狡黠和顽强把清廷涮了。咸丰大怒,以“擅义收抚”的过失对丁宝祯降三级调用。但是很快,1864年他就被朝廷再度启用,授山东布政使,随名将僧格林沁转战于山东、河南数地与黑旗军和捻军作战,在此其间僧格林沁被宋景诗的黑旗军斩杀,丁宝祯以“未能协助”的过失再遭革职。1866年,丁宝祯率军部署在运河一线,屡屡阻击捻军南下,使其渡河不成,同年朝廷任命他出任山东巡抚。是年,他四十八岁。旋即他对山东捻军和太平军展开围歼,十月击溃东捻军,十二月俘获太平军将领赖文光,逐渐平息了山东大地的战乱。1868年6月他与李鸿章合兵在黄河与运河之间广阔的平原上击溃西捻军,获取大捷,朝廷以太子少保衔予以嘉奖。
    从本质上说,丁宝祯是一位能征惯战的骁将,长期兵略生涯养成极高的带兵素养。咸丰六年,贵州苗裔起义,兵燹漫及大半州县,他孤军防守省城,与苗军周旋数年而城池不失,表现出超人的智勇。他发现山东兵备混乱,于是悉心整顿,使马步军搭配合理,水师部署得当,兵饷不增而兵力锐坚,就在这一年发生力斩六品太监安得海事件。
    智斩安得海和宫保鸡丁是流传于济南坊间的丁宝祯传奇。史实远不及传奇精彩。这年夏天安得海假冒圣旨私自前往苏州置办龙衣,随行仪仗宛如圣上出巡,所经州县惮于他是太后身边的人,都不敢发声。讯息报到丁宝祯这里,他没有犹豫,追之泰安将安得海扣押,并于七月二十九日讯实奏报,得旨后将安得海斩于泰安。丁宝祯不是一个猛浪无谋的人,他处处以朝律行事,奉旨而动,决不一意孤行。才使朝政上下贯通。这个史实虽然不及传奇炫人眼目,却比传奇更具现实意义,表现出一位官员在权势面前依律而行的职守与勇气,在朝野的赞扬声中,他说,“吾知有国,他何恤焉”。
    为了强化山东海疆关防,同治十年(1870)他上疏朝廷,整饬水师,购置炮船,强固海口炮台,实行一系列固国强兵的防御政策。在密集的行程中他累病了,十月,他“以病乞归”,得到三个月的假期。孰料黄河在郓城一带决口,黄流肆虐,交通阻断,州县尽覆。眼看着曹州数百万民生遭劫,河道总督乔松年却奏请朝廷来年再动工修堵。对民生的怠慢激怒了丁宝祯,他带病请奏,以身赴决。朝廷准予他的请求,丁宝祯奔赴决口现场,到了那里他大吃一惊,只见决口宽八十余丈,河床高,平野低,河水呈漫灌之势倾泻而下。丁宝祯招属下精心勘察,制定堵决方案。最踊跃的是当地百姓,他们见巡抚大人亲临灾场,一身泥水地奔走,与役工吃同样的饭,数十万民众争先恐后,奋身堵决,救灾现场气壮山河。同治十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决口合龙。用银仅三十二万八千两;另增筑堤坝一百三十里,用银九万一千两,比预算低的多。朝廷嘉他“艰巨独任,功成迅速”。更重要的是当地百姓用献身的精神与他同在,这是人民对他的嘉奖。
    同治十二年,贵州家乡传来令他伤心的消息:他先祖的墓被盗掘。这是一个家庭的头等大事。朝廷准假一年,准许他回归处理。偏偏黄河又在河南铜瓦厢决口,这是黄河夺大清河改道入海的一次大工程。丁宝祯心急如焚,上疏朝廷:“为山东计,先堵张家支门;为防黄大局计,宜先塞石庄户”。可是抢修工程缓慢,直到他回来,石庄户决口仍未动工,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中,丁宝祯请命,再次亲赴灾区,督促昼夜施工。直到次年三月八日,决口全部合龙,他构筑了起自东明谢家庄止于东平十里堡的二百五十八里长堤。
    丁宝祯在任山东十二年,殚精竭虑,为这片大地献出了他的忠诚。在这十二年中他的夫人谌氏病逝,他没有把夫人的灵柩送回家乡,而是选择华不注山之阳,悄然安葬。这是一个人生的伏笔。光绪三年(1877),他以五十三岁高龄赴四川任,又经官场沉浮,人生曲折,终在光绪十二年(1886)病逝,享年六十七岁。在川九年。他希望回归山东,那里有他呕心沥血的山河,有他长眠于地下的谌夫人,他的灵柩回来了,永远地与谌夫人伴随在一起。
    我去过丁军门的宅院,院落两进,青砖瓦舍,并无封疆大吏的气象。或许原宅塌祀,此宅另建?不可考。宅院对面曾是老新华电影院,或许这座影院的兴建夺去了巷子的宽度?然而这个巷肇始之初绝不叫“旧军门巷”,它应该是另一个名字,那个“旧”字是丁宝祯去后世人对他的追忆。巷子的两头也不是现在的路名,北头通原府西大街,南头应叫南城根街,是一道城墙。遥想当年,丁军门的大轿出家门北行,转道府西大街,东行至珍珠泉巡抚衙门,是他任上的通途,就这样他走了十二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1 10:29:55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3 13:24:42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拜读了孙兄的新作,不仅学到了许多未知的知识,还得到了一些写作的启发。真得是受益匪浅。
祝兄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4 14:11:55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4 14:13:57 |显示全部楼层
陶玉山 发表于 2019-7-23 13:24
仔细拜读了孙兄的新作,不仅学到了许多未知的知识,还得到了一些写作的启发。真得是受益匪浅。
祝兄夏安。 ...

陶兄过奖。我辈生在济南,写好济南是我们在职责,还望相互切磋为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4 14:32:55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