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557295|回复: 1

老机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9 09:54:40 |显示全部楼层
老机手
小小说
景丙成
县农机局的老魏刚退休老家把十几年不住老房子,从里到外拾掇了一遍,外墙贴了一层小红砖,又刷了一层洁白的什么漆,屋顶上也换了小红瓦,院子里的破砖烂瓦也统统清理了出去,整理出了一块四四方方的小菜院,刚开春那阵子,就种上了豆角、黄瓜、西红柿等时令蔬菜,现在豆角、黄瓜都已经开始爬架了,有的开出了细碎的小花。
老魏在农机系统干了三十多年,用他的话说是一名老机手,通俗一点说法就是一个开拖拉机的。实际上他也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机手。在农机系统这些年主要是在县局修配站工作,还是一位高级工。说起这高级工他就觉得寒碜,端农机这碗饭端了半辈子,就因为是农民出身,要职务没有职务,要职称没有职称,还不如一个刚大学刚毕业的毛孩子。但老魏也有骄傲的地方,他修车的手艺真没人能比,前年还被评为了全市“为民服务创先争优”示范岗位标兵,“四有”模范共产党员。
老魏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实,不好说话,就像老百姓说的那句俗话:“茶壶头里煮饺子”心里有,但倒不出来。他被评为市里的“优秀标兵”那阵子,县报社、电视台的记者,没少往站上跑,轮番采访他,他几乎就成了全局的焦点人物。记着采访完老魏,让他站长给他做个评价,站长说:“老魏这个人的优点是‘实在’”,记着又问他的缺点是什么,站长又开玩笑的说:“缺点是‘太实在’”。虽说这话看似有点演绎,其实老魏实在是千真万确。
作为县农机修配站的一名工作人员,无非就是一年四季到各乡镇农机维修网点,年检年审证件,检查指导工作,特别是每年夏秋两季,局里就组成工作组,全力以赴到一线,为机手服务。去年夏天,天特别热,据天气预报说,温度超过了常年平均气温,麦子熟的早,也不知道天热,机手心躁的原因,还是麦子早熟秸秆软的原因,正作业的机械三不动就趴窝。那天,老魏正和站上的小王下乡指导检修,在桥寨镇光明农机维修厂,看见三四两辆小麦联合收割机排队等着维修。维修的师傅少,忙不过来,机手们一个个在机车旁急的不是抓首挠腮,有的骂娘,也有的大声发牢骚。
也不怪机手急,麦收就忙六七天,机手们就抓住这段时间利用机械淘金,可以说是寸时寸金。
看到这种情况,老魏就沉不住气了,挽起袖子就下手,让维修师傅和正在骚动的机手都看傻了眼。这老魏不是县农机局得吗,怎么也要修车?他不是官吗?怎么没有一点“官架子”。同行得小王和他开玩笑,“魏叔,别伸上手修不好,可就下不了台丢人大发了。”
老魏白了他一眼,不屑一顾地说:“别看我不像你,是科班出身,但拾掇起螺丝来你还嫩了点。我孬好也是一个老机手,在省里拿过农机金扳手奖,还是站上的高级工呢。”
一提这高级工,老魏得脸就又红了,幸亏天热的满脸大汗,才没被人发现。他想这次说秃噜嘴了,要说起职称职务来真没法和小王比,人家小王参加工作才四年就是工程师了,正准备冲刺副高,工资比自己高一千多块钱,自己“高级工”二十年,还在原地踏步,有什么可显摆的。
老魏调到县农机局以前,就在乡镇拖拉机站修拖拉机,他技术过硬,人缘又随和,每次全县农机维修工大赛,他都是稳拿第一。因此,全县各乡镇有修不了的拖拉机,就纷纷来聘请他去帮忙,他都随叫随到。说起这话,这都是七八十年代的事了,后来,随着农村土地联产承包,各乡镇拖拉机站解散,站上社来社去的职工都返回了村里,老魏凭着一大堆奖状和一手过硬的农机维修技术,被县农机局领导相中,调到了县局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就是临时工,接着县里成立农机维修站,他自然就成了站上的元老。再后来,局领导看他确实是个人才,就给他招了工,成了一位正是国家工人。
你别说老魏的优点是‘老实’,缺点是‘太老实’,他的人缘可真没说的。再说,你看到下乡检查指导工作挽袖子和农民一块下地干活的?要真有,也得追溯到五六十年代,那时的干部,个顶个亦工亦农。也正是老魏这实在劲,他的事,在全县农机手中广为流传。农机手每次见到他,就像见到了家人,都忙往前打招呼,习惯的称他“魏哥”。前年,全市评选“为人民服务争先优秀标兵”那次,在全县农机系统他几乎拿到了全票。为此,他心里慌慌了好几天,一个劲的扪心自问,我何德何能,全局得人这样信任我,让我拿这个“优秀服务标兵”?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评上优秀服务标兵就快二年了,他也到了退休的年龄。老魏真不想退,但人到了法定年龄不退,那可真让人说闲话了....
老魏退休回老家整理老宅子的事,很快就在朋友圈传开了。局里的几个老同事,议论纷纷,有的说老魏的老家在山区,这两年乡村振兴扶持力度大,习近平总书记又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们村马上就要开发成旅游区,老魏准是回家沾点绿水青山的光。他听到这番议论后,笑着说:“沾啥光,在水泥笼子呆惯了,到乡下透透气,住老房子接地气”。
村里的听说老魏回村住,都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山村太需要老魏这样的人了。农业机械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谁家没有台小机械?在这大山里坏了维修难,请山外的维修师傅,不但花钱多,农忙时根本请不来,有钱也是干瞪眼。老魏要回村住,又有一手好手艺,谁不高兴?
对于老魏搬回老家住,妻子却是一百个不愿意,埋怨他说:“倒腾了半辈子,好歹倒腾进了城,一句话又回到了‘解放前’”。
老魏就给妻子做工作,现在是新时代,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山里条件不好,才想着挤进城里去住高楼大厦享福,现在山里配套设施齐全,空气也新鲜,就像住在一个天然氧吧里谁不想多活几年。
无论老魏如何苦口婆心,媳妇还是坚决反对。老魏这回是真没辙了,才耷拉着脸皮说:“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准备回家创业,在咱老家办个修理厂?”
一听这话,妻子更不干了:“你年轻时油脂麻花,像从油锅里捞出来的,我给你洗了半辈子‘油皮’,老了老了还做那个美梦,没门。”
老魏说:“你不回去,我自己回去,现在乡村公交这么方便,我又有老年卡,一天一趟。”
“你回去住,先问你儿子吧。”
“我问他们干什么?”老魏生气地说:“我又不偷不抢,又不犯法。”
“我是让你问问你儿子,你是缺吃还是缺穿,还去创业?”停了停,妻子又说:“你那点贼心眼子,我还不知道,你是想回家当你的义务维修工。”
听了妻子的这番话,老魏不说话了。看来真是知夫莫如妻啊。说实在的,他是真不想丢了自己的手艺,自己孬好也是一名高级工。关键是哪次回老家看到的一幕,对他震动很大。
哪天,他在镇上下了公交,在回家路上迎见本村二蛋子,推着一台田园耕作机,热的满头大汗到镇上修。问他不是补贴机具实行三包吗?他说三包期限已经过了,人家经销商不来了。
老魏想了想,国家的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已经实行十三四年了,有些早期的机械确是过了三保期,记得自己老家周围这几个村就有上千台,如果过了保修期,机器坏了,都推着走几十里山路去修,多遭罪。那时他就动员一位知己的农机手办个维修点,但是人家没同意,原因是利薄,庄里庄乡拿不起钱来。如今自己退了休,儿子也成了家,孙子快上高中了,还能闲着等老的爬不动了光写回忆。
这一次老魏想了很多,想到临退休时,局里正在开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活动,他想自己尽管我退了休,但人事关系还在单位,又是一名共产党员呢,在老家办个农机维修点不正是践行这项活动,再说,村里的老少爷们正需要他呢。
老魏不想再和妻子啰嗦了,第二天一早就背着他那个满是油污的帆布包,下乡了。
听说,后来他妻子实在不放心一个人在老家,也就夫唱妇随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1 20:47:05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