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9010|回复: 0

歇伏 小小说 景丙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
                                        景丙成
三狗和二愣骑着摩托车到城里时,天还没亮。
现在正是伏里天,晚茬庄稼挂了锄,早茬庄稼还不到收获的时候。按照乡俗,每到这个季节,乡下人就很少下地了,而是在家积蓄力量,准备秋收,也叫“歇伏”。
三狗是个闲不住的人,用他的话说,闲着就难受。这不,他又约着二愣来到了城里打短工。
进城打工的人还真不少。
红石公园的路边停着一长溜摩托车,约有好几百辆,打工的人大都是从乡下来的,穿着新旧不同,长短不一,有的干脆穿着短裤,赤裸着上身,站在车前的路沿石上,东张西望,唧唧喳喳。远处有几个雇主正和雇工围在一起讨价还价。
三狗和二愣是第一次进城,不敢轻易的招揽雇主,只好站在一边观察行情。
这时,他发现一个中年妇女,打扮得很朴素,像是乡下打工的妇女,又像是城里找人的家庭妇女,在他们身边转悠,不时观察他俩的一举一动。
    一辆面包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三狗和二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站在身边的人就一轰而上,把车围的严严实实,就像超市里打出了卖廉价商品的招牌,招惹的人你争我抢。看了一会,三狗和二愣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来了雇主。
雇主是个年轻人,他没下车,只是从车上摇下车窗里,露出了一个剃光了头得脑袋,还没等拥挤的人开口,他就说:“挖地槽,一天二百,中午管顿饭,下午收工结账,愿意干的举举手我看看。
那群拥挤的人,多半举起了手,二愣也举了起来。
年轻雇主说:“有摩托车的骑车,没车的上车,跟我走就是,多少人也行。”
他的话音刚落,有人就忙着发动摩托车。有个小青年边发动车边说:“这个活不孬,昨天我们就是跟着他干的。”
二愣也跟着发动车,三狗说:“你忙活啥,那种活咱不干。”
“大兄弟,修房子的活你们干不干?”三狗的话音刚落,在身边转悠的中年妇女接上了话茬。
三狗这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妇女,个子不高,人长得干净立正,年龄大约四十六七,五十不到。她到底是雇主还是雇工?
三狗问:“你是想找人干活,还是找人搭帮?”
妇女嗫嚅地说:“当然是找人干活了?”
二愣有些意外:“你是雇主?”
妇女说:“什么雇主不雇主,俺就是想找俩人帮俺修修房子。”
“找人修房子?”三狗接过了话茬“大姐,这不是在农村,左邻右居一伸手就行,这是在城里,这里是在劳务市场,得花钱”。说完,三狗又用手做了个捻钱的动作。
中年妇女连连点头,说:“知道,知道。”
     三狗又问:“什么房子?要是楼房俺可修不了。”
“小平房,活不大,你两人加上我帮忙,半天就完工。”
三狗说:“就是一晌午,也得按一天算,这是规矩。
“知道,知道。”
二愣又问:“多高。高了我们也修不了。”
“不高,就两米多。”
揽到了活,还是一位漂亮女雇主,三狗心里美滋滋的,高兴之余还调侃一句:“城里都是大高楼,还有两米高的矮房子。”
中年妇女说:“市里早就说要拆,但却一直没动手,估计也就年前年后。”
“那你还修它干什么,糊弄糊弄算了。”
中年妇女很难为情地说:“起先,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前两天那场大雨,实在是把我吓怕了。外边大下屋里小下,我好腿好脚躲躲还凑活,可俺还有个不能动弹的婆婆,唉,真难啊。”
中年妇女的家离劳务市场不远,二愣用摩托车带着她,三狗跟在后边,很快就到了。
进了中年妇女的家,三狗才自言自语的说:“经常从这里过来过去,咋没注意这里还有两排平房。”
中年妇女说:“这里是市轻工机械厂九三年盖的宿舍楼,那时这里还是市郊,这几年到处搞开发,不几年就成市中心了。
二愣:“发财了,你们怎么不搞开发啊”
“这是俺父亲的房子。轻工机械厂破产快十年了,别说开发,现在连管都没人管了。”
自从一进这个家,三狗和二愣心里感到有点寒酸,心想,现在城里还有这么穷的人?你看看客厅的摆设,21英寸的老台式电视,冰箱又小又旧,恐怕在农村也很少有用这样家电了。
其实活真的不大,就是倒挂两间屋的瓦。倒挂,就是把屋顶的瓦揭下来,简单把苇薄上层泥,再把瓦片摆上就完工,干这活三狗和二愣都不是外行。
趁着天还不是很热,一阵寒暄,三狗就准备上房,这时,他从窗户里看到,里屋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人,三狗就忙问:“怎么我看到里屋还躺着个人?”
中年妇女说:“是俺婆婆,我在她的身子上边罩上了塑料布了,不要紧。”
三狗说:“那可不行,把她移出来吧,那样干活安全。”
他们把老太太抬到院门口的树荫下,才放心的上到房顶。
三狗在屋顶上往下拾瓦片,二愣在中间递,中年妇女往墙根前摆。
       二愣一边干活,嘴也没闲着,“大嫂,咋没见俺大哥啊”
听了这话,中年妇女脸一沉,说:“那个东西早就死了,撇下了我们孤儿寡母,还有一位不能动弹的婆婆。
     一听这话,二愣马上就住了嘴,觉得说多了话。
中年妇女看出了二愣的尴尬,却并没介意,还是滔滔不绝, “死了都快五年了,哭也哭了,想也想了。现在就是平静的供孩子上大学了。”
听到这里,三狗也停下了手里的活,说:“你负担不轻啊,在那里上班?
“还上班呢,一位瘫痪的婆婆就把我拴住了,我们一家吃低保,空里帮饭店里刷刷盘子,摘摘菜,一天挣个三十二十的,将够糊口。孩子上学的学费,都是他自己暑假里打工挣。”
三狗听了这位大嫂的话,鼻子一酸,心想,在电视看到过这样的家庭,怎么今天还真遇到了。
别看三狗人长得五大三粗,像尊铁塔,心软着呢。
本来是一天的活,下午四点钟就完了。按照谈好的工钱,那位中年妇女拿出了三百块钱。这三百块钱只有两张是五十的整票,其余的全是十元的零票。三狗接过来,只拿了那两张五十的,其余的又还给了中年妇女。
中年妇尴尬地说,“大兄弟,我们没有整钱了,你就将就着吧。”
二愣:“就是,三哥,将就着吧。”
三狗看了一眼二愣:“这一百块钱就不少,咱俩就权当歇伏,逛了一趟城。”
二愣和中年妇女都愣了。过了一会,中年妇女才明白过来,说什么也要把钱往三狗的手里塞。
三狗说:“大嫂,也不是我们可怜你,你确实太难了,我本来不想收你的钱,又觉得不收你肯定不同意,就收点油钱,反正我们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听了三狗的话,中年妇女心里也沉沉的,也没再推让,只是感动地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大兄弟,以后进城就来家坐坐,喝口水。”
三狗和二愣都忙答应:“行,行,俺也攀上了城里的亲戚。”
走在回家的路上,三狗说:“二愣,这一百块钱你都要了吧,我的就算了,毕竟这是我作得主。”
二愣生气的说:“三哥,你也忒小看我了,咱不缺钱。你不是说咱就当歇伏,进城走了个亲戚吗。
“那就算了,晚上让你嫂子炒个菜,咱哥俩再整两盅。”
伏里天,天长,五点多钟太阳还喷着火舌,但是三狗和二愣却一点也不觉得热,心里只是暖暖的,特别舒坦.......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