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746346|回复: 4

又见炊烟升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7 09:36:54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炊烟升起
(小小说)
景丙成
过了正月十五,村里最后一批外出打工的人也走了,沸腾的罗汉崖又恢复往日的宁静。太阳缓缓从东山边露出了半个头,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挂在半山腰的小山村。
早饭时分,刚刚醒来的罗汉崖便增加了一幅流动的画面,一缕缕炊烟从小村农户的烟囱里竞相升起,浓淡相宜,随着微风袅袅飘向山间的树林里。
树德老汉站在院子里,看着家家户户缕缕炊烟,像是在欣赏一幅祥和美丽的山水图画,嘴里还在不住地念念有词,点数着村里几家街坊的人名,树爱家、长路家、长山家……
今年季节好像有点乱,一冬温暖无雪,打春那几天,突然气温骤降,毛毛糙糙地下了几场大雪,现在还厚厚的盖在房顶上。
“树财家……..” 嘴里正念念有词的树德老汉,突然停住,皱起了眉头,“两天没生灶了?难道这老家伙又偷懒。”
树财今年也七十多岁了,老伴死的早,仅有的一个儿子前年也带着媳妇出去打工了。孩子不在身边,吃饭就没了规律,天天热一顿冷一顿的凑合。想到这里,他忙走进屋里,拿起了电话。
别看罗汉崖山高路远是一个小山村,但是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村里的各项设施配套都很完备,柏油路修到了山脚下,有线电视通进了每家每户,去年又成了电话村,邻里之间打电话也不用花钱。
村子原来坐落在山脚下的小河边,街道也比较平坦,但是前年那场大水,把村子冲走了。镇上规划新村时,为了避免悲剧重演,就在离河岸不远的山脚下,依山修建了新村。那时,树德老汉还在村里任支部书记,村里分房时,老少爷们就商量着让他住在了最下边,让他住在下边不是因为他是支部书记而讨好他,主要是他还兼着村医,村里谁有个头疼脑热都找他,他住在下边找他看病方便。那时,树德老汉也六十多岁了,但身体壮得还像个年轻人。因为罗汉崖村小,村里的耕地也不多,村子离省城又近,外出卖瓜子,打火烧,干小买卖的人就特别多,有几个头脑灵活的甚至还在省城开了公司,山下这条路就是那几个开公司的小老板集资修建的。打工是罗汉崖村的主要事业。
岁月如梭,年龄不不饶人。树德老汉也已经七十多了,在村里干了三十多年支部书记,前年才退下来。他不放心的还有两件事,一个是村里的工作,另一个是村里的留守老人。村里的工作有了着落,二海子在省城打拼了十几年,有了自己的公司,镇上已经动员他回来干了村主任,这小伙子一股虎劲,听说正在和省里的一家旅游公司搞什么旅游开发。树德最担心的就是这些老骨头,一个个身子一天天衰老。只要身体能动弹得了,孬好能吃一口就行,要是生病长灾,就只能个个干瞪眼。年前树德老汉从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是一位孤寡老人病死在床上,好久才被发现。这篇文章对他触动很大。他和二海子也说过这事,二海子答应说一定放在心上,但他天天忙前忙后跑旅游开发的大事,这事就一直没落实。树德老汉也不想过多的打扰二海子,年前,就招呼村里留守老人,开了一个小会,说孩子都出去打工了,我们这些留守老人必须抱成一团,相互照应。大家都同意,但怎样才能抱成一团,天天见面又不至于互相打扰呢?一群老人讨论来讨论去,结果就定了这样不成文的规定,早晨生火做饭的时候,都规定一个点,让炊烟报平安。虽然现在村里家家都通了电话,但是炊烟报平安已成为一种习惯还在延续着。
树财老汉的电话打通了,是他的邻居山子他娘接的,山子娘说年后儿子孙子一走,树财哥一时受不了,加上这几天天冷,感冒了,自己刚给他端来了一碗鸡蛋面。树德老汉放下电话,带上几包感冒药,就向树财老汉家赶……..
炊烟袅袅连绵不绝,悠悠乡情浸润山村,大爱还在罗汉崖延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 09:09:54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 15:04:34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推荐。
说是一篇小小说,其实就是一段真实生活的纪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4 15:38:12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于生活的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30 09:30:51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故乡的炊烟。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