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59413|回复: 1

中国作家济南行|飞天《灵岩寺的归去来》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8-12-5 13:45:20 |显示全部楼层
                                   《灵岩寺的归去来》
                                          飞天

中国作家济南行
  重上灵岩寺,再见四十泥佛,如同老友重逢一般。
  济南各地,佛像极多,似乎没有一个地方的佛,如灵岩泥佛那样,次次给予我深刻的感受。
  一同参观采风的王哥来自纸媒,是济南文学圈子里的行家里手,对泥佛有同样深刻的感悟。
  “宋代匠人已经将泥塑工艺研究到很高的境界,泥佛的身体比例、动作神态、独特构思、文化底蕴都是冠绝古今的,南北采访那么多历史名城,能比得上灵岩寺泥佛的,不多见。”王哥感慨。
  美丽的导游女孩对每一尊泥佛的造型来历娓娓道来,引起了游客们浓厚的兴趣。
  出于作家的本能,王哥对泥佛有更深层的看法:“试想一下,宋代距今千年,那时的工匠就能够准确地把握人体结构,雕塑过程中,加入了解剖学的原理,让每一尊泥佛都‘活’了起来。后来呢,赵宋之后的千年里,元、明、清的雕塑家们,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好作品?朝代更替之间,工匠们似乎丢失了传承,这么好的泥塑工艺完全断代,岂不是最可惜的事?灵岩寺泥塑获得的赞誉越多,就越证明这种断代的可怕。”
  “那样的话,工匠技艺的传承,究竟断在何处呢?是因为朝代更替时的兵荒马乱、烽火连天吗?”我问。
  “不仅仅是战乱,问题出在人心——这是个很深的哲学命题,慢慢体会吧兄弟。”王哥回答。
  身在千佛殿中,为当年创造泥佛的工匠们神工鬼斧的技艺而目眩神迷,无法深思。
  只有站在殿外,沐浴在苍松翠柏送来的山野清气中,我的思想才能纵横驰骋,遨游于中国五千年历史长河之中。
  断代的泥塑技艺只是无数中华优秀传统之一,令人扼腕叹息的,比比皆是。
  参观济南市举办的“全国非遗博览会”时,我无数次惊讶于自己的寡闻,发现还有那么多古老的美好事物,是值得一个又一个民间家族费尽心力艰难传承的。
  高手在民间,但高手又寂寞,就算身怀屠龙绝技,没有展示的舞台,没有欣赏的知音,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的采风行程安排得很紧凑,内容丰富,跨度也大。
  离开远在深山的灵岩寺,立刻进入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市区,参观位于科技最前沿的浪潮集团。
  从古至今,一小时时间就到了。
  其实,在浪潮参观时,灵岩泥佛还一直浮现在我脑海中。
  王哥提出的问题引发了我的深深思索——“从宋代泥塑工艺断代的命题中,我们究竟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教训呢?”
  面对浪潮集团工程师的解说,采风团渐渐理解了近期的“国际芯片之争”的真相。
  其实,芯片也有“断代”之说,当专利寡头垄断、精尖科技集控出现时,中国高科技的未来发展,也会面临断代之忧。
  “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狭路相逢,不畏亮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已至。”负责解说的工程师用这四句慷慨激昂的话作为结束语,四周掌声雷动。
  大明湖的夜航船上,我把自己的这些不成熟想法说给王哥听。
  “断代无处不在,后一代对于前一代的知识精髓总是无法完全吸收,挂一漏万之憾,时有发生。我为了创作长篇回乡采访,同样意识到,自己对于家乡历史的无知。我的家乡有很多五百年历史传承的手工作坊、美食小店,在明清地方志里都有记载的,现在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王哥说。
  我和王哥有着同样的感慨。
  “仅有传承是不够的,表面的传承只是虚构的繁荣,我们真正要秉持的,是取其精髓、去其糟粕。比如今天,我们在灵岩寺应该学习感悟的,不是感叹那些保留下来的伟大技艺,而是思考我们怎样在今天杜绝断代悲剧的出现;在浪潮,我们应该感悟的是,国际大潮冲击之下,今日的国民怎样助力国家发展,怎样支持国货,振作精神,共同创造属于中国的未来……”王哥说。“今日的陶渊明式‘归去来’,绝不是归隐逃避,更不是《论语》说的‘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而是乡村振兴、挂职村官等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盛世是靠举国上下一心实干创造出来的,而不是等、靠、拖空谈出来的。”王哥继续说。
  从小,我无数次背陶渊明的“田园将芜胡不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等等千古名句,并被其文字中表达的对乡野的热爱深深感动着。
  在王哥这里,这种感动有了全新的诠释。
  家园济南正在崛起,乡村振兴、携河发展、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轨道交通、济西湿地、保泉建设……这应该才是对“胡不归”的正确解读。
  关于当代的文学,王哥还有一番醍醐灌顶、发人深省的话,值得我铭记:“我从2002年就开始上网写博客,通过网络发表作品,是接触网络文学较早的媒体人。可是,我最终并没成为一个网络作家,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对文学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追求,文学是人心的艺术,人心在哪里,文学的主战场就在哪里。当我品尝过网络文学的奇幻瑰丽、天马行空之后,越来越觉得自己正在失去写作的土壤,连根须都暴露在空气中。于是,我开始惶恐,重新审视网络带给我的冲击究竟是好是坏?在我过去受过的文学教育中,没有一种文体能像网络文学那样浩浩荡荡,奔流入海——说真的,当我站在网络文学的大河边,不仅仅看到它奔流入海,而是挟着从黄土高原、昆仑山、巴颜喀拉山脉以及一切文学源头的山石、树木、泥沙一起,冲击海洋,席卷全球……”
  王哥并不评判对错,而只讲自己的感受。
  “也许,作家和文学,都需要想想,什么才是真正的‘归去来’?”我说。
  王哥深深地点头:“一个有文学梦想的人,应该去追求自己喜欢的文学,而不是追逐潮流。看好你自己的心,然后跟随自己内心的方向。”
  这些话引起了我深深的反思,近年来,参加过多次中国作协、省作协组织的学习培训,深刻体会到,作家的创作活动一定是要跟上时代发展步伐的。从前那种“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宅写作”方式,已经远远脱离现实。当时代要求我们大力书写现实题材时,选择什么样的恰当文体进行创作,就成了一个方向性的重要选择。
  伟大的时代诞生伟大的作家,伟大的作家一定是追随着伟大的时代而成长的。网络只是工具,追逐虚无幻想的作家,最终困于虚无幻想。只有脚踏实地,把创作的热情与蓬勃发展的新时代融合在一起,到人民中去,到国家建设的第一线去,才能写出真正触动人心的作品。
  这一次“揽阅湖光山色·抒怀天下泉城”中国作家济南行的采风活动,看的是山水风物,表的却是人心自白。
  (飞天,男,山东济南人,作家,编剧,中国作协会员、山东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济南作协理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2-5 15:36:16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