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54283|回复: 2

元春之悲------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七十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 13:20: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水弯月 于 2018-12-3 13:22 编辑

元春之悲
------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七十七
  在封建社会,皇权至高无上。贵族之家大多倚仗皇权,巧取豪夺,奢华无度,《红楼梦》中贾府也不例外。贾府之所以享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般的权势,所依仗的就是元春。
  元春,金陵十二钗之一,“红楼四春”首位,贾政与王夫人所生嫡长女,宝玉的亲姐姐,因正月 初一出生起名元春。元春成年后即入皇宫做女史,后加封贤德妃,成为贾府与皇权之间紧密联系的纽带。
  书中,元春只有一次出场,那是一次极其隆重的出场,即第十七回“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一节。其他涉及元春的情节,她均居幕后。元春省亲,写尽了贾府的奢华,让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般的权势达到鼎盛。作为省亲的主角,应当万分喜悦才是。可是,我所看到的却是一个“悲”的元春,那就是她心底有着无尽的悲哀。
  何见元春之悲?元春回家,一套繁琐的礼仪过后,“至贾母正室,欲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贾妃满眼垂泪,方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搀贾母,一手搀王夫人,三个人满心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半日,“贾妃忍悲强笑”。归坐后,“又不免哭泣一番”。贾政问安,元春“又隔帘含泪”。这些描写,即写出元春悲哀是真,欢笑是伪装而已。
  那么,元春之悲,悲从何来呢?
  其一,悲在骨肉分离。
  元春入宫后,便不能与家人随便相见。正如她自己所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不知多早晚才来!”听此语,可见皇宫是“不得见人的去处”,元春自己也“不知多早晚才来”,骨肉分离之情溢于言表。元春对她父亲贾政的一番话,彻底表露出她的心声:“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这段话,发自肺腑,感人至深,表达出元春内心的真情:一是对天伦之乐的向往,二是对富贵无趣的慨叹。
  其二,悲在深宫孤寂。
  元春身为贵妃,看起来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其内里却也有道不尽的悲哀,那就是深宫孤寂。贵妃在皇宫中仅为三等封号,上面还有皇后、皇贵妃,也就是元春在宫中没有任何地位优势。何况“后宫佳丽三千人”,像元春这种从政治角度与皇权结亲的贵妃,也不会得到皇帝的任何宠爱。可以想象,在似海的深宫,元春不会得到爱恋、体贴、关怀,而是过着一种孤独、寂寞、冷清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年轻女子来说何等残忍冷酷啊!可是,元春个人无力摆脱这样的日子,她的结局,只能是死在宫中,了此一生。
  其三,悲在家族衰败。
  元春省亲,“在轿内看见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此处,可见元春对家族衰败的一丝隐忧。此时的贾府,用冷子兴的话说就是“外面的架子虽未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当年,宁、荣二公为一等公,功勋卓著,建功立业。按代降一等的封制,到贾赦袭官“一等将军”,贾珍袭官“三品爵威烈将军”,官职已微不足道。贾敬好道,正事一概不管。贾政靠祖宗荫庇,任工部员外郎,只是与一帮清客闲玩,政治上庸庸碌碌,毫无作为。更有甚者,贾赦、贾珍之流骄奢淫逸、无恶不作,加剧了贾府的衰败。元春作为贾府的长女,对此应该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如此看来,元春是个悲剧性的人物。她有判词:“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椽。也有一首歌词云: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对这个判词,有着无数的解释。但无论如何解释,都是说元春最终在宫中悲惨死去。《红楼梦曲》中的《恨无常》,也是说元春:“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恨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啊,须要退步抽身早!”这支曲子,以元春的口吻,表现出对人生无常感叹,对荣华易逝的无奈,对骨肉分离的哀痛,对命入黄泉的绝望以及对家族衰败的警告。
  元春之悲,谁人能解?
  这正是:
  悲哀孤寂贾元春,
  骨肉分离别亲人。
  只羡凤冠多显耀,
  不见皇宫似海深。
  2018年12月3日星期一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4 08:39:57 |显示全部楼层
元春之悲,从侧面揭露了皇宫里的淫乱,芳年妙龄女子的哀痛。元春之悲,谁人能解?结句一问,寓意深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4 08:39:57 |显示全部楼层
元春之悲,从侧面揭露了皇宫里的淫乱,芳年妙龄女子的哀痛。元春之悲,谁人能解?结句一问,寓意深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