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287949|回复: 2

邢德全之叹------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七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7 14:38: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水弯月 于 2018-11-27 14:39 编辑

邢德全之叹
------漫话《红楼梦》小人物悲喜之七十六
  《圣经》中说:“金钱是万恶之源。”意思是,人世间所有的罪恶都与金钱有关。法国作家莫泊桑有篇小说《我的叔叔于勒》,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小说的主题就是揭露了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总体看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崇尚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同时鄙视利益、耻于金钱。可是,利己主义、享乐主义也有不小的影响,比如“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钱能使鬼推磨”等糟粕思想广泛存在。尤其是社会腐朽没落之际,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就会出现唯利是图、金钱至上的社会现象。《红楼梦》中,写了很多唯利是图、金钱至上的人物,比如贾赦为了五千两银子变相卖掉亲生女儿迎春、王熙凤为了三千两银子弄权铁槛寺致死人命、卜世仁生性吝啬罔顾亲情等等。很有意思的是,书中有个人,直接对金钱发出感叹,这个人就是邢德全。
  邢德全这个人物,有些蹊跷。当代学者朱一玄在《红楼梦人物谱》中说:“庚辰本第49回已叙邢夫人兄嫂带着女儿邢岫烟到贾府走亲戚,第57回又写出她兄嫂是邢忠夫妇。到第75回又写出邢夫人的胞弟邢德全,这邢德全自然是行二了。可书中称呼他为‘邢大舅’,又绰号‘傻大舅’,这和邢忠的称呼有矛盾。”我以为,这个矛盾很可能是作者在书稿的修订过程中有所失误,造成前后表述不一致。从人物设定来看,邢忠是“酒糟透之人”,邢德全是“只知吃酒赌钱、眠花宿柳为乐,手中滥漫使钱”之人,那么,他两个其实就是一个人。前文中,邢忠没有直接出场,除了答应邢岫烟的婚事外,没有别的戏份,姑且可以忽略不计。后文中,邢德全却有精彩的表演,那就是他的一声长叹。
  第七十五回,贾珍居丧,生个破闷之法,日间请各世家兄弟及富贵亲友较射,晚间便吃酒赌钱、胡作非为,弄得宁国府乌烟瘴气。邢德全好赌钱,也在其中胡混。一夜,邢德全赌钱输了,喝了酒,发出这样的感叹:“就为钱这件混账东西。利害,利害!”
  这声长叹,从何而来呢?来自唯利是图、纸醉金迷的堕落的世风。
  邢德全赌钱输了,伺候的娈童便“只赶着赢家不理输家了”,他便骂道:“你们这起兔子,就是这样专洑上水。天天在一处,谁的恩你们不沾,只不过我这一会子输了几两银子,你们就三六九等了。难道从此以后再没有求着我们的事了!”两个娈童回答得好:“我们这行人,师父教的不论远近厚薄,只看一时有钱势就亲近;便是活佛神仙,一时没了钱势了,也不许去理他。”这娈童的话,毫无遮拦,把当时那种唯利是图、纸醉金迷的堕落的世风表现得清楚明白。邢德全拍案叹道:“怨不得他们视钱如命。多少世宦大家出身的,若论起‘钱势’二字,连骨肉都不认了。”
  那么,这声长叹又有何等的苦衷呢?我觉得,应当是邢德全对至亲亲情沦丧的愤懑。
  邢德全趁着酒劲,对着贾珍大倒苦水:“老贤甥,你不知我邢家底里。我母亲去世时我尚小,世事不知。他姊妹三人,只有你令伯母年长出阁,一份家私都是他把持带来。如今二家姐姐虽也出阁,他家也甚艰窘,三家姐尚在家里,一应用度都是这里陪房王善保家的掌管。我便来要钱,也非要的是你贾府的,我邢家家私也就够我花了。无奈竟不得手,所以有冤无处诉。”无论邢德全品行如何,这番话应当是情真意切、发自肺腑。一是说邢夫人作为长姐,没有顾及妹妹、弟弟的利益,而是“一份家私都是他把持带来”,造成邢家姐弟生活的困窘;二是说邢德全作为邢家的男丁,只知吃喝玩乐,以吃老本为能,致使家业败落。如此看来,邢家姐弟之间的恩怨纠葛,全在一个“钱”字。
  邢德全之叹,叹的是唯利是图,也叹的是亲情沦丧。人总是要以亲情为重,金钱不过是人生活的附属物。人应当做金钱的主人,而不是奴隶。可惜,像邢家姐弟这样的人,当下似乎还有,可悲可叹!
  这正是:
  一声长叹邢德全,
  钱势欺人大如天。
  骨肉亲情皆沦丧,
  欲海茫茫广无边。
  2018年11月27日星期二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8 16:13:03 |显示全部楼层
  唯利是图,拜金主义者不乏其人,这类人,可以说为了金钱财物,是不认人的。可叹!可悲!本文表述邢德全之叹,叹的是唯利是图,也叹的是亲情沦丧。你说的很好:人总是要以亲情为重,金钱不过是人生活的附属物。人应当做金钱的主人,而不是奴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0 07:41:18 |显示全部楼层
对金钱的态度,折射修养如何。喻义喻利,自有评说。问好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