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95612|回复: 1

中国作家济南行|刘玉栋《听泉》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8-11-6 08:54:20 |显示全部楼层

《听泉》



刘玉栋


  前几天跟一位外地的朋友聊天,他说,一个人在一座城市住久了,性情和习惯也会变得跟这座城市差不多。这位朋友的话把我触动了一下,平时,这样的话题是很容易被忽略掉的。可是这天晚上,夜已经深了,我们坐在这座城市的一座高楼顶层的茶社里,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窗外的灯火依然璀璨。我想到朋友和他所住的这座城市,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我想到了济南,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与济南的关系。内心猛然一惊,哦,我来济南,整整30年了。真是瞬息云烟。我在济南生活的时间,早已超过在家乡生活的时间,也早已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济南人。济南的烙印在我身上清晰可见。我的心早已经归属于这座城市。

  可是,仔细一想,由陌生到相知相依相伴,过程并非如此一帆风顺。

  来到济南最初的几年,我被一种孤独的陌生的情绪笼罩着,对周围的一切都有一种疏离感,内心阴翳不安,觉得济南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我实在对这座城市谈不上喜欢,甚至都觉得还不如老家的县城,因为那里毕竟还有同学和朋友。

  青春的情绪就如同夏天的天气,任性又感性。后来因为认识了几位文友,常在一起读书聊天,对生活对未来便有了一定的信心,学会了用美的眼光来打量周围的世界,懂得了用心灵去拥抱其他的心灵。对于自己居住的这座城市,内心也在逐渐地发生着变化。

  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那次午夜听泉的经历。济南是著名的泉城,七十二泉名扬天下,可当时,青春年少的我,还无法真切意识到泉水对于这座城市的意义。那时我住在东仓,一个炎热的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姑且爬起床,沿着环城公园朝解放阁方向走去。好远就听到了黑虎泉奔涌的声音,哗哗哗,在深夜里,清晰又执着。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描述过当时的场景,“当我来到解放阁脚下,我听到不远处那哗哗的流水声,我感觉到空气中传来阵阵凉意,我嗅到了那温润甘甜的气息,一股清新凉爽的感觉由内心弥漫开来。在暗影中,我似乎看到三眼泉水从虎口中奔流而下,在夜色中,闪着碎银似的光泽。我没有再靠近它,而是在环城河对面的石凳上躺下来,在黑虎泉的喘息和吟唱中,我凝望夜空,心里突然安静下来,慢慢地,有一股奇妙的力量从我心底升起来,迅速地占据了我的全身。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听泉。不错,是听泉。凝望着星空,听泉水奔流不息。如同聆听横跨万年的远古之音。如同俞伯牙遇到钟子期,在这座城市的深处,我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知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所生活居住的这座城市是如此之美!因为它有泉水,在万人沉睡的时刻,它依然是清醒的鲜活的,低吟浅唱,从容不迫。因为它有泉水,所以它始终充满着激情,欢快奔腾,从古至今。泉水,它给人们给这座城市带来过多少的激情和欢乐啊。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历朝历代有那么多文人留下了那么多锦绣诗篇。它使人明悟,能让人感受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这个奇妙的夜晚,让我一下子爱上了泉,也爱上了济南。

  我深刻地感受到,泉水对于济南是多么重要。泉水是济南的音乐,是济南的诗歌,也是济南的城市之魂。

  有那么几年,济南的泉水变成了间歇性喷涌,有时候,竟然一停就是大半年。这时候,我能深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变化,伴随着人们内心的焦灼,这座城市似乎也没了精气神儿,如同一朵枯萎的花儿,高楼和马路似乎也变得土头灰脸。

  一座城跟一个人一样,是需要灵魂的。一个人的灵魂,决定了他精神的高低和格局的大小。一座城市也是如此。

  还好,近些年来,泉水停喷的情况几乎没有了。人们保泉爱泉的意识不仅在逐年加强,而且说起泉水来,满脸洋溢着的都是发自内心的自豪。作为济南市的一名市民,我也是如此。每次有外地的朋友来济南,我最高兴的就是带着他们去看泉。当朋友盯着泉水发出赞叹时,我呢,却悄悄地转过身去,所有的声

  音都似乎在向后退却,只有一种声音在慢慢升起,变得越来越清晰,这就是泉水喷涌的声音,哗哗哗,汩汩汩,如此美妙悦耳,让人沉醉着迷。

  今年春夏之交,北京的朋友来济南出差,晚饭后,已经快十点钟,我们从大明湖转到百花洲,又穿过曲水亭街,来到王府池子。夜里的王府池子静悄悄的,漆黑一片。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顿时,池子里清澈的泉水立刻呈现在眼前,那感觉,比无水还要透明。朋友忍不住发出由衷的赞叹。

  此时,几团白亮的水花从池底悄然升起,很快在水面散开。在这漆黑的夜晚,尤为惊艳。“太漂亮了,”朋友看呆了。我说,这是水底的泉啊。这些水晶似的泉似乎特别好客,一串串,一团团,不时地在水面漾开。我突然关闭了手电筒,跟朋友说:“听。”“汩汩——哗,汩汩——哗……”静静的夜色中,细微而又清晰。“听到了什么声音?”我问。“花开的声音。”朋友说。(刘玉栋,中国作协会员、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在十余年的创作生涯中,发表了百万多字的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等,并多次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杂志选登和入选十几种小说选本。出版有《锋刃与刀疤》《我们分到了土地》等小说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1-6 11:11:20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