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04092|回复: 2

【随笔】父亲与酒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4 19:46: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泉都王子 于 2018-11-4 19:49 编辑

父亲与酒
雪城

    父亲爱喝酒,从我记事起到现在的四十多年里始终不辍,加上原来的酒龄,将近七十年了吧。于是喝酒,就成了父亲一种必不可少的生活习惯。

    小时候,家里虽是拮据,从坡里回到家的父亲也还是喝上一口小酒。有时见父亲喝酒,会把酒瓶子倒过来,滴了再滴。母亲见状,就拿过父亲手里的酒瓶子,再塞给我几毛钱,吩咐去给父亲打酒,并嘱咐说,打一棒子(一瓶子)“百脉泉”的零酒。零酒比瓶装的酒要便宜一些,母亲只得如此。用钱去买酒也不是常有的事。大多数的酒,是用地瓜干换的。父亲为了倒酒时方便,就把零酒装进贴着百脉泉酒商标的酒瓶子里,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把零酒充当“原棒子”的酒,外人看见了不也体面一些。父亲嘴里说的的原棒子就是瓶装的酒。

    姐姐出嫁后,父亲就喝上了百脉泉的原棒子,也养成了一日三餐,餐前必须有酒的习惯。在我们这里闺女女婿给老岳父打酒喝,好像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谁家的闺女找了婆家,街坊四邻的就说,有了打酒的了。许是姐夫想让父亲喝一点好酒,给父亲买了带包装盒的瓷葫芦。瓷葫芦就是高档一点的“百脉泉”酒。父亲虽觉得好喝,但还是数落大姐不会过日子。姐夫知道父亲怕他花钱,就托人从王白庄的酒厂里打瓷葫芦的零酒,一次打几十斤。对父亲说,这是最便宜的零酒了。这样父亲既喝上了口感好的酒,又不疼钱了。

    父亲喝酒时对下酒的菜,没有讲究,哪怕是一根咸菜都行。但喝的酒始终是章丘本地的百脉泉酒。听父亲说,他爱喝酒与遗传有关。祖上是也曾酿过酒,纯粮食酿的。祖上在本村有很多地,算是富裕户,衣食无忧,把吃不了的粮食就酿成白酒自家喝。父亲在很小的时候,他的爷爷给他尝过自家酿的白酒,那味道好啊。父亲说,他爱喝百脉泉的原因就是这酒有小时候喝的自家纯粮食酿造的酒的口感。喝酒与遗传的关系,我无法验证其真实性,不过细细想来确实如此,我们家的男人都喝酒。

    大概是从小常听父亲念叨的缘故,以至于到现在一听到“百脉泉”这几个字,我想到的是酒,而不是泉水。让我一提及就想到酒的还有“清照”二字。

    随着生活水平的的提高,姐夫给父亲买的酒档次高了一些,一种叫“清照王”的酒,父亲喝过后说好喝,但一打听价格再也没让姐夫买,说瓷葫芦就挺好。在父亲过生日时,姐夫都会给他买一箱酒,有时候是“清照二代”,清照园,有时候是百脉泉豪情,百脉泉九年。总之,每次拿的酒,可以说都不一样,也可以说都一样。不一样的是酒的包装和名字,一样的是,无论怎样的包装,怎样的名字,都出自一个厂家,父亲钟爱的百脉泉酒。前几年在父亲八十大寿时,姐夫给父亲拿来的是泉城一号。姐夫真是个有心人,他几乎把百脉泉酒厂的酒,都让父亲尝了。

    父亲爱喝酒,却不贪杯。我没见过父亲喝醉过。父亲没醉过酒,不是他酒量大,而是酒量小。在家父亲一天也就喝三两酒,还分三次喝。父亲端饭碗前,必然先端酒盅子。他喝酒用酒盅子,一顿饭三盅子,一两酒,一天三次,从没改变。熟悉父亲的人,在酒场上也不劝他多喝。

    父亲端着酒盅子,放在嘴唇上把酒吸进嘴里的时候,他眉宇间舒展开来的是春天般的惬意。父亲砸吧了一下嘴,回味着酒香,说百脉泉(酒)是好东西,舒筋活血的,但是不能过量。你看这酒,清得透明,干净,闻闻就香。喝在嘴里,它就是章丘的小茅台!

    酒,让父亲在田间劳作的疲惫消失了,他说喝酒,解乏;酒,让父亲在冰天雪地的凄冷消失了,他说喝酒,驱寒;酒,让父亲身直步轻,他说喝酒,强身健体;酒,让父亲精神矍铄,他说喝酒,心情舒畅。

    应该是沾了这种喝酒习惯的光,时至今日八十有三的父亲,要不是村里的土地流转出去,这个秋天他还在坡地里推车担担......

    喝酒,是父亲的一种习惯。“一天三两酒,活过九十九”,这种不贪杯,不狂饮,适量饮酒的习惯,难道不是一种好习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1-9 09:40:43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带有浓浓的生活气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