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05629|回复: 1

中国作家济南行 | 李掖平《济南之美的N组镜像》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8-10-30 12:08:07 |显示全部楼层

《济南之美的N组镜像》


李掖平


11.jpg


  济南第一组镜像
  开启采风济南审美泉城的文学之旅
  济南是一座圣贤先哲人才辈出,历史悠久文脉昌盛的文化名城,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济南不仅诞育了李清照、辛弃疾两位驰名中外的宋代大词人,还捧出了金元著名散曲家杜仁杰、刘敏中、张养浩,明代著名诗人边贡、李攀龙和戏曲家李开先,清代著名诗人王苹等名士墨客。济南文学大师云集,可谓中国文学的一方重镇。千年文脉的浸润,让这座老城不断地吸引着文人墨客来此观光、游历。
  2018年,迎着5月明朗的阳光和热烈的初夏之风,3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汇聚在一起,在美丽的大明湖畔举行了隆重的启动仪式,正式开启了采风济南、审美泉城的文学之旅,拟用诗意、暖意、心意,写就一份份献给济南的情书。
  作家们凑到一起,自然要敞开心扉畅谈文学,交流写作的各种体会和经验,切磋今后该用怎样的笔墨和文字去描写时代风云和社会生活,去刻画鲜活生动的生命图案和复杂微妙的人性纠结。
  当然,作家们谈论更多的,还是济南的山、济南的水和济南的人,迷恋于融优雅与粗粝,轻逸与凝重,迟滞与迅捷,温柔与刚强为一体的世态风情等各色美景,乐享既有新意、又含古韵,风格多元的泉城之美之魅。
  第二组镜像
  丽姿美景大明湖的风情万种
  在大明湖上荡舟,或划桨而行,或乘坐画舫,实在都是一桩美事。人随船儿左转右弯,前摇后晃,看四周烟波荡漾,芙蓉田田,绿菱飘香,船旗闪动,听笛声箫音悠扬,欢歌笑语跌宕。不时有鱼儿跃起,划过水面又飞快沉落水中的“泼剌”一声,让你觉得这是鱼儿在敲击世界之门,不,是世界突然为鱼儿打开了另一扇门。而湖水在鱼儿的起跳飞跃中,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缓缓地漾向眼前和远方。此时岸边,一棵棵树也不明缘由地颤动起来,花瓣纷纷坠落在蓝蓝的湖面上,诗情美景令人心旷神怡。
  在大明湖畔抬头看天,和在街道上、楼宇前、校园里看天的感觉都不一样,从中悟出的哲理也格外深远警醒。择日秋天晴朗的午后,站在湖边上看天空,一片深蓝如海,身边是自由自在的风在纵横恣行,更容易想到宇宙苍穹的广袤无垠,个体生命的渺小孤独。于是,突然就明白了李白当年独坐敬亭山时写下的诗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表征的正是诗人独坐山巅被巨大的孤独所包围感到茫然无语时的情景和心境。
  在大明湖畔赏雪亦别有情趣(最好是熟谙诗人徐志摩的诗作《雪花的快乐》),既可以从雪花翩飞的舞姿分享雪花寻爱的快乐,又能从雪花的消融体会雪花殉爱的决绝,继而领悟天有大静,地有大美,人有大成的“道”的境界。因湖面开阔视线一览无余,雪花自天飞降的舞姿看上去便格外潇洒格外婀娜,飞着,飞着,突然被柳枝或桐干或灌木的条索一荡,立即弹跳着轻盈转身飞往他处,或悄然依偎在那凌寒绽放的腊梅花瓣上,将腊梅衬托得格外鲜亮,或温柔贴紧行人的衣襟,“消融,消融,消融——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第三组镜像
  庄重恒久千佛山的仪态万方
  千佛山古称历山,又曾名舜山和舜耕山。因佛教在隋开皇年间(581年一600年)盛行,随山势雕刻了数千佛像,故称千佛山。
  千佛山北麓有万佛洞,洞内佛祖、菩萨、弟子、天王的雕像近3万尊,壁画有万余平方米,精美瑰丽、浑朴雄壮、含蓄秀丽、宏伟粗犷等不同风采交相辉映,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内涵,为今人探寻过去的文明敞开了历史的大门。
  沿盘道西路登山,途中有一座唐槐亭,一株古槐耸立亭旁,相传唐朝名将秦琼曾拴马于此。半山腰有一座彩绘牌坊,即“齐烟九点”坊。登上一览亭,凭栏北望,近处大明湖如镜,远处黄河如带,泉城景色一览无遗。
  特别喜欢千佛山的石头。由或裸露在地表或深埋在地下的岩石所支撑,千佛山坐拥稳固坚实的根基。石头们在接受阳光照耀雨露滋润、领略大自然的慈悲和温厚的同时,亦终日读经悟道,吮吸着佛学教义,暗暗滋生出一种包容与悲悯的佛性,将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向连成一线,贯通物象和诗意,建构起沉稳大气,庄重恒久的名山仪态。
  特别喜欢春季千佛山的野生浆果。每年4月的千佛山南山坡上,随处流淌着绿色的旋律,和同学们结伴春游,边走边说,一路洒下欢声笑语。视线不经意间扫向草丛,突然发现小径边的灌木中,密密实实地铺衍着一些结着红珠珠浆果的绿色藤蔓。一枚,一枚,又一枚,多得数不胜数的红珠珠,舒适地躺在宽大的绿叶掌心里,新鲜可爱。有同学惊呼起来,“看啊,这么多的野草莓!”自有殷勤的男生飞快采来,送到女同学手中。野草莓的个头较之种植的草莓虽然小很多,但吃到嘴中酸甜可口,清咽润喉,味道好极了,至今难以忘怀。
  特别喜欢夏季千佛山的蝉鸣。盛夏炎暑,千佛山的蝉鸣格外清脆明亮,那一声声“知了——知了”的鸣叫,节奏一长一短,都是“知”长“了”短,语音非常清晰,韵感极为鲜明,调式抑扬顿挫,在这棵树和那棵树上,在这片山坡和那片山坡上,不约而同的鸣叫而又此起彼伏的呼应,不仅给人带来无穷的生动野趣,还撩拨你脑洞大开,放飞情思上天入地,生发出无穷的想象和联想。
  特别喜欢秋季带儿子到千佛山游玩。1990年代初,儿子五六岁时,常带他穿行在山坡的林间小径,山风拂衣扬发,令人神清气爽。儿子会指着漫山遍野的树木不停地问,这是什么树?那是什么树?像槐树、松树、柳树、梧桐树一类的我自然认识,于是就一一告诉他。
  有时会遇到一种或几种叫不出名字的树或灌木丛,儿子依然不停地询问,我便只能发挥文学想象力,讨巧地将其比喻成这样或那样的人。我告诉儿子,左边那一簇簇密集挨挤的灌木,本是一家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所以他们互相扶持抱团取暖;右边这一棵直立向天身姿挺拔高度明显超出周围的树,是一个特别有上进心,特别善于聚集力量努力拼搏的奋斗者;而这株向左侧倾斜并伸出了长长手臂的树,则是在向另一棵树表达自己对友谊的渴求……特别喜欢千佛山庙会。千佛山庙会一年两次,分别于春季的上巳节和秋季的重阳节举行。无论是春季庙会还是秋季庙会,都可以用“繁华鼎盛”四个字来形容,其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声语嘈杂、歌吹沸天的气势,以“南摇千佛山,北震大明湖,声撼济南城”来形容毫不为过。庙会期间的上山路上,卖山珍海货、冰糖葫芦、儿童玩具、日用百货、香烛元宝的摊位鳞次栉比;肩并肩手拉手的包子、馄饨、煎饼果子、羊肉烤串的饭棚,高声大嗓地招徕着顾客,叫卖声环环相扣;剪纸的、画像的、吹糖人的、捏面人的手艺绝活,不时引来阵阵喝彩;那些唱戏的、说书的、耍功夫的、拉洋片的、玩空竹的、吹呜嘟嘟的,更是广聚人气。跻身其中,你可尽享现世安稳岁月康盛之乐。
  第四组镜像
  甘为美丽济南魅力泉城歌与呼
  自从1978年考大学来到济南,至今已有40年。尽管还是没有学会一口流利的济南方言,但心里早把自己当成了本地人,并托付以满腔的爱,所以特别希望能以手中之笔,为美丽济南魅力泉城歌与呼。
  一是想扣住济南的历史文化、人文掌故、民间传奇和风土人情来创作长歌短句,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韵致,抒写美丽泉城春天的绚烂,夏天的热烈,秋天的丰硕和冬天的冷凛简静,刻绘文明古城的悲与喜、苦与乐、雅与俗,让泉城美丽的自然景物和丰饶的世态人情在文字里永恒。
  二是想将笔致深入这座城市时光的背后,想象追忆易安风骨,穿越千年与美丽的词人执手而立,看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寻索时代车轮碾过的痕迹,细数老城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伤口;谈“梧桐更兼细雨”,谈“绣面芙蓉一笑开”,谈国破家亡的刻骨伤痛和旷世爱情的缠绵悱恻;想象两人并肩穿街过巷,在青石板路上,在流水淙淙中,以凌空飞扬的想象力和优美精致的意象铺陈,激活遥远历史中的抒情内核,于老城的世象风物、老城的湖光山色、老城的人文古迹中,打捞起富于个人生命感的体验,以唯美和诗意的抒情方式复活心中所有关于这一座城市的风雨记忆。
  三是想在字里行间留住泉水老城从前那从容安然不急不躁的日子,留住那些长亭古道式的临水而居,那些浣溪沙与如梦令的简易生活。很庆幸,老泉城还不似北上广那般快捷迅猛。因为推崇一种缓慢、悠闲和优雅的生活,恰是泉水的天然韵致和风情。感谢泉水的悠然流淌,使一座积淀深厚的老城对简朴和尊严的维持成为可能。我确信,无论在诗意灵性中还是在凡尘俗世里,济南,的确有一股绵长细腻的根性力量,贯穿亘古,联通永恒。

  (李掖平,女,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评论家、山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作协原副主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0-30 14:57:20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