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10028|回复: 4

显微镜下看世界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0-29 10:41: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庄子溪 于 2018-10-29 10:56 编辑




  

    夹竹桃是从江南移栽过来的植物,11号院的夹竹桃是它真正的主人余萱堂栽下的。1947年,已经主持了济南多家西医诊所化验诊断的他决定买下一处房产。也像当下,通过房产经纪人介绍,买下这座11号院。他很得意,当时房主索要十二两黄金,几经周旋他只用二两半黄金就将房子买下。成交的秘密半个世纪后才由萱堂先生的公子余嘉音告诉我,一是当时济南解放在即,解放军大军把这座城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城内的国民党要员惶惶不可终日,急于将不动产出手。其二是,这座房子最豪华的两个套间住着一位神秘房客,是国民党济南调查局的中统特务,这个家伙自恃身份特殊,大模大样地住着,从不交房租,让原房主苦不堪言。遂以低价将房子卖给萱堂先生,实际上是转嫁了自己的经济危机。萱堂先生还是很高兴,他曾经是穷小子,靠着打拼挣下这处房子,11号院的易主说明他有了容身之地,在买下这座院子后就种下这株夹竹桃。

    我去过那两间神秘的住房,美国松木的地板,三面高窗,厦檐遮挡着门庭,不是宜居是舒居。我进去的时候嘉音和菊嫂居住着。房管部门对这座房子的评价是二类一级,二类指平房,一级当是顶级。

    萱堂先生所料不错,他搬进去一年,济南解放战争的炮火就轰鸣起来,那个中统特务随国民党撤离济南的最后一班飞机逃往南京,11号院和毗邻的另外两个院子安静下来。五十年后,听着嘉音教授徐徐地讲述,我脑海中浮现出萱堂先生的形象,他永远推着一辆德国产的自行车出入院门,裤子脚口处一边卡一个夹子,是保护裤脚不沾上自行车链条的油垢。他也是家父的朋友,是大院里两个教授级的人物,他们之间的话题是生与死,萱堂先生常说的一句话是:死于无知。什么叫“死于无知”?我百思不得其解。

    萱堂先生是研究细菌学的,上世纪三十年代在齐鲁大学医学院师从美国教授学习临床检验,毕业后就留在齐鲁医院化验室工作。1941年,珍珠港战争爆发,迫使美国对日宣战。侵华日军立即对美国人在中国大陆经营的齐鲁医院强行查封,在齐鲁医院工作的中国医生为了谋求生计,联合起来成立了新的医院,这所医院选中了县东巷北首皇华馆街的一座豪宅做院址,就是今天的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萱堂先生主持化验室的工作。有细菌学就有抑制细菌的医疗科学,这在以中草药为医药手段治疗疾病的中国是前沿医学。1939年白求恩大夫在晋察冀边区为我们的八路军战士做手术时不幸被细菌感染,当时的中国医生试图抢救,他拒绝了,说,不要抢救了,没有救,败血症!如果那个时候有抗生素,白求恩大夫不会逝世。两年以后青霉素问世,当时青霉素使用音译,叫盘尼西林,萱堂先生率先成为中国第一代细菌学专家,他对中国医疗事业的贡献是革命性的。一时之间济南所有私人诊所都请萱堂先生去做化验,报酬丰厚,他几乎没有时间回家,骑着那辆德国自行车满城飞奔,他没有去想报酬,想的是救命。济世的心肠换来那个栽着夹竹桃的11号院。

    萱堂先生的眼睛看的是显微镜下的世界,在显微镜下他发现细菌有变异的本领,像孙猴子用七十二变抵抗抗生素的作用。他提出慎用抗生素。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呼吁,人人都有急功近利的心态,都想一蹴而就,五十年后抗生素的剂量成几何倍数增长,医生们急切地警告,再滥用抗生素它终会有失效的那一天。那一天是什么?就是白求恩大夫告诫的那句话:没有救!这时候我才明白萱堂先生那句话:死于无知。我们对世界的未知需要用生命的代价去追寻,我们对自己和这个世界,甚至对自身这个世界有多少了解?多少无知误导着我们,一个个无知叠加起来,足以让我们以生命的代价换取一个明白。

    正是显微镜差点让萱堂先生身陷囹圄。1951年11月全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三反五反”运动,在此之前,皇华馆医院丢失了一台显微镜,萱堂先生是化验室主任,自然成为当时的’大老虎”,对他展开了一百多天的讯问,最严酷的时候,不让他睡觉。他熬不住了,向工作组下跪,谎称将显微镜放到一位朋友家,他向那位朋友写信,请求他把显微镜送来换取自己的自由,他将卖掉11号院补赏朋友的损失。萱堂先生太天真了,把一场政治斗争看成是朋友间的误会与信誉,这是他在显微镜下看不到的世界,是他的无知。幸亏几个月后在医院的煤炭堆里发现了那台丢失的显微镜,原来在解放战争到来之前,有人怕医院的设备有损失,悄悄埋到了煤堆里,时间长了,竟忘掉了。这场风波差点断送了萱堂先生。

    萱堂先生真的恢复自由了,他的月薪是200斤小米。这是解放初期对干部实行供给则实行的薪金标准,到发薪水那一天,以《大众日报》公布的小米价格折算成现金发放。这一标准按市值为90多元。十年后,组织上有意让他出任一家重要医院的院长,大概他对那场显微镜风波仍然心存余悸,他婉拒了。萱堂先生终于说出“死于无知”的注解,他说,前人的死是为后人的健康铺路。这是一个医生的哲学观,然而他看不懂显微镜外的宏观世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1-1 08:36:11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大作,早就在《齐鲁晚报》欣赏仔细阅读过。今天再次重温,依旧那么亲切自然生动。
非常喜欢孙兄这些写老济南的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1-2 14:50:06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作读毕,感慨系之。显微镜可以观察微观世界,却看不懂显微镜外的宏观世界。问候孙老师,秋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1-9 09:41:06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雪亮 发表于 2018-11-9 09:41
首页推荐。

问候版主,编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