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20734|回复: 0

前行与寻根——金秋浙皖行记(下篇:合肥)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0-28 09:14: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齐州胡子 于 2018-10-28 15:02 编辑

前行与寻根——金秋浙皖行记
作者:胡春雨

下篇:合肥,历史思考。

冯玉祥、张治中、朱蕴山,中国近代史和民革建党史上声名赫赫的名字。他们恰好是一代人,出生于晚清的土崩瓦解、浊乱之世,历经民国时代的山河破碎、艰难百战,最终殊途同归,奠定多党合作,在共和国的开辟中携手前行,方缔造了今日的民革事业。他们所以成为近现代史上的伟大人物,不仅是卓著的功勋深刻影响着国家进程,也是因为在曲折的国步中,选择了国步选择的方向。
纵观几位前辈的身世,莫不从参加辛亥革命开始,奠定了革命的人生选择,亲历并推动了伟大的北伐战争、抗日战争,直到国家重归一统。如果说历史的时空风云变幻,他们就是起伏的风云;如果说历史的长河惊涛骇浪,他们正是狂澜中的弄潮儿。然而不管命运的安排如何波诡云折,品味其中的政治品格,总有一以贯之的东西。走进前辈故居,总让我想起《周易》上的一句话:“恒其德贞。”又说:“人而无恒,或承之羞。”狭隘的笔触写不出大写的人字,我想这种有恒的政治品格,可以概括为“爱国、革命、不断进步”的中山精神,乃前辈留给民革事业薪火相传的优良传统。爱,是天上的太阳,照亮了世界。爱国乃博大的爱,乃民革党人永不衰竭的精神动力,矢志革命奋斗,推动古典中国的现代重生与伟大复兴。在这场伟大斗争与伟大事业中,只有不断进步,才能在时代的前列携手同行。

冯玉祥纪念馆
冯玉祥将军原籍安徽巢湖,今属合肥,出生于河北沧州,成长于北方,曾经两度回乡,留下了这座故居。我想生命诞生的时空,总是深刻影响着生命的轨迹,奠定着人生的基本矛盾。河北是清朝统治中心的直隶地区,是北洋集团的主要根据地,冯玉祥将军正是崛起其中的主要革命力量,决定了他在中国近代史上特殊的地位与经历。
冯玉祥将军出生于清军下层,家道衰落,十一岁入伍,仅仅读了一年半的私塾。凭着过人的勇力与才华,在北洋军中脱颖而出。武昌起义爆发后,参与发动了滦州起义,失败后被革职查办。这在当时北方的力量对比下,是一场必然失败的斗争,重要的是,冯玉祥将军从此以革命者的身份进入了历史舞台。观其一生,在对旧势力的多次倒戈中,保留了“布衣将军”的革命本色。
冯玉祥将军向往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在作为北洋将领与护国军作战时,即暗中与蔡锷将军联络。奉命与护法军作战时,亦通电全国,主张罢兵息争。接任陕西督军后,冯玉祥将军的西北军发展成为中国北方举足轻重的力量,悄然改变着北方力量的对比。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利用直奉两军大战山海关之际,断然发动北京政变,一举推翻曹锟贿选政府,驱逐清朝废帝溥仪,将所部正式改编为国民军,电请孙中山先生北上,深刻改变了北方的政治格局。
北伐战争无疑对国家进程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军兴之初,国民军败退南口,形势危急。下野在苏联考察的冯玉祥将军毅然归国,重整旧部,在北洋政府大后方的内蒙古五原誓师,成立国民军联军,将五色旗更换为青天白日旗,宣布全军加入国民党,效忠三民主义,一举解西安之围,稳定了西北大局。自古“得中原者得天下,”在二期北伐中,冯玉祥将军东出潼关,与唐生智率领的北伐军会师郑州,连败直鲁联军。这是我们的光荣,在中国革命史上,民革前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后新一轮的力量整合中,冯玉祥将军与在南方崛起的国民政府爆发中原大战,战败后部队被收编,仍与南京政府斗争。然而一旦倭寇入侵,冯玉祥将军立即重整戎装,以抗日为条件出任国民政府军政要职。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不战而亡,国势危难之际,冯玉祥将军再次重整旧部,组织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明知不敌,敢于亮剑。这在悬殊的力量对比下,同样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但光荣不见得属于卑劣的胜利者,一定属于纯正的爱国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无兵无权的冯玉祥将军已经流寓美国,毅然走上街头发表演讲,为拯救祖国振臂高呼。大义所在,民革前辈身上崇高的民族气节与澎湃的斗争热血,是我们永远的党派基因与精神财富。
参观途中,冯玉祥将军魁梧高大的身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自有天地豪气,化作人间雄风。通过照片,军旅中的威武雄壮与晚年的慈眉善目,形成了强烈对比。将军幼学不多,但有着过人的毅力与智慧,直到晚年好学不倦,一手好字,写出了儒将风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将军写下的一千四百首“丘八诗”——丘八,合起来便是一个兵字,在那个年代含有目不识丁的贬义。这些文风朴实的诗作,总是用寥寥数笔,工笔刻画出民生艰难的场景,透出深沉的大爱。最后又总是昂然一笔,或者提出建设的主张,或者爆发抗日的怒火,终究是上将襟怀。这分明是心灵的视窗,轻易打湿了我的眼睛。
一个真正的伟大人物,不一定是成功者,但一定有一颗赤子之心。

张治中纪念馆
此前我对张治中将军的印象,只是和平的使者,整齐的戎装、斯文的眼镜,英气中透着儒雅。然而作为高级将领,张治中将军有着金刚怒目的另一面,在抗日战争中舍生忘死,寸步不让。
早在一九三二年的上海一二八事变中,张治中将军便主动请缨,率领新编第五军开赴前线。十四年艰苦抗战,始终是弱国反抗强国的战争,开赴前线前,将军预先留下了遗书:“正是国家民族存亡之秋,治中身为军人,理应身赴疆场荷戈奋战,保卫我神圣领土,但求马革裹尸,不愿忍辱偷生,如不幸牺牲,望能以热血头颅唤起全民抗战,前赴后继,坚持战斗,抗击强权,卫我国土!”从接替第十九军部分防地开始,直至停战,将军率领大军与倭寇大小数十战,凭着劣势装备,在庙行将倭寇第九师团和久留米混成旅团的精锐歼灭殆尽。在将军看来,“一个革命军人首先要具有牺牲精神,而牺牲精神有必须首先从高级将领做起。”多年之后,回忆起这段伟大经历,将军说道:“这一役牺牲是应该的,生还算是意外的了。”中国所以危而不亡,是因为有这些有血性、有本事的中国人。铮铮铁骨的前辈,让我们懂得什么是民革党人的光荣,也就明白了什么是民革党人的使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张治中将军忍辱负重,担负大任,深受蒋介石先生的信任。但在解决国内矛盾的路线上,始终反对内战,追求和平建国,是唯一没有与共产党打过仗的国军将领。但求国是,生死不渝,将军还是唯一对蒋介石和毛泽东两位领袖人物一再直言进谏的人物。抗战胜利后,张治中将军向蒋介石先生再上万言书,指出:“我国经八年之长期抗战……民穷财尽,无日不在水深火热之中……倘战争再度爆发,必益增人民之痛苦,违反人民之愿望。”力图避免内战。在历史的关键节点上,张治中将军为国家和平四处奔走,三赴延安,在重庆谈判期间将官邸桂园让给毛泽东居住,在此促成了著名的“双十协定”。此后,又作为国民政府代表参加军事三人小组,谈判全国军队整编方案。共和国成立期间,利用自身影响力争取了新疆的和平统一,在共和国的建国史、边疆的统一史上,可谓功勋卓著。
对于我们这个国家而言,没有和平与统一就没有一切,“谈判将军”、“和平将军”的雅号,来自一名国之栋梁的将领,对国家命运的执着追求与坚守。周恩来总理评价张治中将军:“这个人很复杂,又很简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不怕死的和平将军,只因心中对国家与人民无法割舍的爱。

朱蕴山纪念馆
朱老是自称“铁石心肠”的革命者,民革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曾担任第五届民革中央主席。在朱老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信仰坚不可摧的力量,为了理想的彼岸,与中国共产党和兄弟党派精诚合作、大公无我,乃巩固多党合作事业、建设新型政党制度的历史财富。
朱老的父亲是太平天国的天官丞相,反对旧社会的思想与生俱来。早在青年时代,徐锡麟很欣赏这个思想激进的学生,介绍其加入光复会。徐锡麟的英勇就义,更加坚定了朱老的革命意志,此后参加同盟会,在安徽先后组织维护辛亥革命成果和反对袁世凯称帝的青年军、讨袁军,在新文化运动、反对地方军阀的斗争中,始终立场鲜明,冲锋在前。一生几度入狱,九死不悔。
早在国民党一大期间,朱老便成为安徽国民党左派的领导人,衷心拥护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无论风雨如晦,国步艰难,朱老思想昂扬活跃,曾积极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培养了不少共产党干部。在长期革命生涯中,组建了安徽国民党左派的党部,曾亲身加入共产党、参加武昌起义,为民盟的组建积极奔走,并担任中央委员,一贯关心农工党等兄弟党派的建设。在共和国成立的前夜,与李济深主席等一道,克服重重困难,组建了民革。无论身在那个党派,不变的是共同的奋斗目标和历史使命。回顾这段历史,让我们了解到在共和国的开辟与前行中,各兄弟党派之间的深厚渊源和战斗情谊。
回顾历史,认识当下。多党合作事业的伟大,在于在宏大而艰难的国家进程中,为了理想的彼岸矢志不移,求同存异,以精诚无间的心力,汇聚成不可阻挡的洪流。无论是履职调研还是走访故居,当代民革党人只有凝聚政党意识,发扬优良传统,继承“爱国、革命不断、进步”的中山精神,才能无愧前贤,为实现振兴中华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风雨无阻,携手同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