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08650|回复: 1

我家的春秋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8-9-20 08:48:2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的春秋

想要有个家

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

。。。。。。

想要有个家

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

每个人想要的家都不一样,我想要的家是人的齐全。

一、

我的家是父亲给的,随着父亲的工作而变换。父亲是石油勘探工作者,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我们暂住的地方,临时的家。



三节火车皮连在一起的就是我们最早的“家”。这也是我们来到山东后的第一个家。这里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周围全是盐碱地。母亲每天走很远的地方,挪回来一些带着绿色黄色的野草和野树栽在房子的周围,我们的家才渐渐有了点生气。铁皮房子,冬天冻得要死,夏天热的要死。在这个特别的房子里,上演过一个动人的故事:一个苹果被男主人分成三分,一份给了女主人,另外两份分别给了两个女儿。等女儿们把自己的那一份狼吞虎咽地吃完,做母亲的把她那一份又分成两半,分别给了两个女儿。


第一个家,至今只愿记得那红透一半的苹果。艰苦的环境里,严重的水土不服让我从头到脚起了大脓包,陪我从三岁长到五岁,哭着闹着在地上打滚想回湖北是每天上演的苦情戏。“你要是乖,爸爸再给你拿大苹果回来。”这是百试不爽的办法。后来知道苹果是父亲偶尔分得带回来的,我不再盼苹果的到来,也不再打滚。那一丝甜,浓浓的父爱母爱,帮我打败了想回湖北的心。

家.jpg


二、

一个地方的石油勘探出来,就会有采油队来接管,我们就要到别的地方继续勘探。我们的第二个家,是一间30平方的平房,有了透明的玻璃,终于逃离了铁皮房,我和姐姐欢呼雀跃。周围也有了些许人家,住的都是平顶的平房。在这里,我们有了地,母亲们有了“工作”,被成为家属,我们住的地方被叫做“家属院”,父亲们一个月才会回来一趟。这里依旧是盐碱地,我们吃的蔬菜和米面都是外面运来的,一辆解放牌汽车一天要跑四趟,只在每个月固定的日子。追着汽车跑是六岁的我最爱干的事,因为开车的人是我的父亲。这一跑一追就是七年。

三、

十二岁那年,我们住了楼,还用上了电话。地方没变,越来越繁华,也建起了学校。父亲,因为开车技术好,被特令留下开专车,不用再出远门勘探,我们可以天天见面。不管外面的雨多大,我知道父亲会来接我,从家到学校,我的头顶有伞,父亲的头顶有雨。晚自习回家,身后一定有他不露声色的护送。再冷的天家里也一定是热气腾腾的:母亲做的香喷喷的饭,不苟言笑的父亲突然说个笑话,绝对有不说则已一鸣惊人的效果,经常把我们笑呛。那时候流行往墙上挂大壁画,父亲带我去选,他说听我的。我选了一幅公园图:阳光铺满了整个公园,小树林郁郁葱葱,木质的休息椅在等待疲倦的人。“爸爸,等你退休了就和妈妈过这样悠闲的日子,我天天陪你们散步,你说好不好?”父亲也点点头:“我也不想颠沛流离了!”公园图搬回了家,母亲看了也说好。我开始盼着长大,也期待父母不要变老。这一住就到了父亲退休。

四、

父亲退休后,按照采油厂的要求,我们搬到了总部,原来的房子留给了新一代采油工人。总部的环境美如画,我发现了和挂在原来家墙上公园图一模一样的公园。这里就是父母养老的地方了,他们一定能相伴到老。三室两厅的房子是原来的两倍大,只住两个老人。我和姐姐都有了各自的小巢。逢年过节,我们就飞回去,过完节就又飞走了。有一次父亲生气说:“你们都不要回来了,受不了你们走后的冷清。”家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冷清,偶尔的热火朝天的温度也无法平均到365天。说好天天陪他们去公园散步的我,食言了。

五、
2014
年,父亲走了,这个家空了,人都走了,家具留下看家。看不得母亲躺在床上,身边空荡荡的样子,我把她接来和我住。从此,我的家就是母亲的家,也是姐姐的娘家。偌大的房子,只剩曾经的呼吸。那个只陪父亲走过几次的公园,越建越大,越建越好,和我的父母却再也没有关系。福利分下来的苹果也不再回去取,因为再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那一个苹果分三份的香甜,随着一个人的消逝,凝结成了霜!


六、

家里的人会一个一个都走掉,走的很远,永远都不会回来。

那一边,父亲赶早过去,也是为了提前建一处院落,好迎接这边的人按顺序过去,这才是永远的一家人啊!

家,永远是父亲给的!

幸福快乐,不是用房子的大小衡量,而是要靠家的温暖和人的齐全一起酝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0-4 08:39:11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