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206594|回复: 4

汪曾祺的“诗和远方”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2 16:56: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渡头落日 于 2018-7-2 16:58 编辑

    最近在读汪曾祺的《人间草木》。汪曾祺的文字干净澄澈,有烟火气而无世俗气。《人间草木》是汪曾祺的一部散文集,写平凡的花花草草,写平凡的世间风物,写记忆中的美好和淡淡的忧伤,写师友的印象,文笔平缓有致,古雅而不失真性情。汪曾祺的文章让人感觉平淡如水却又回味无穷,如同陶潜的诗文,似乎是在以一种出世的态度在写世间的风物。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想,汪曾祺对这句话的理解应该是到家的,在他的笔下,花草仿佛都有了生命,成了大千世界的缩影。每一朵微小的花都有它绚丽的绽放,每一片柔弱的叶都有它对天空的向往,每一个平凡的生命都有它内心的渴望与憧憬。汪曾祺是热爱生命的,只有热爱生命的人才能够体会出其他生命的渴望,才能够感受到大千世界中勃勃的生命力。


    这本书分五个部分,我认为写得最好的是《记忆的味道》和《星斗其文 赤子其人》这两部分。让我感触颇深的是《花园》一篇,汪曾祺是旧家子弟,“家”的概念在他的童年记忆中是颜色深沉的,家里的那座小花园是他童年记忆中最亮的地方,各种植物昆虫都是他童年的小伙伴。小花园伴随了汪曾祺的成长,臭芝麻的气味,玩昆虫的欢笑,鸟被猫吃后的小小伤心,小姑姑的白缎子绣花拖鞋和绣球花,看小尼姑时的少年羞涩,父子夏夜在后花园里抽烟时的沉默,这些都是汪曾祺成长的轨迹,有欢笑有伤感,到最后都化作了充满了淡淡的哀伤而又温馨的对生命的的回忆。若说老家的花园是汪曾祺生命的底色,那师友的教诲则成就了汪曾祺后来的人生。沈从文先生是汪曾祺的老师,二人亦师亦友。沈先生的谦逊平和是深深的影响了汪曾祺的,从他的文字中看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沈先生那种从容淡然的文风。这部分写到的人物大都是当时学界有影响力的风云人物,闻一多先生自由的学术标准,金岳霖先生的幽默,都显示了大师们的学识和风骨,这正是汪曾祺成长的精神沃土。汪曾祺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读了这些文章你会知道他的其来有自。



    汪曾祺被称作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何为士大夫?《论语》中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我以为这是对士大夫的最好的定义。汪曾祺被称为士大夫,可能是因为其平和从容的性格和那种陶渊明般的对生活的热爱,这些都是表象。汪曾祺经历过战乱年代,经历过十年动荡,却依然葆有对生活的热爱,这正是弘毅的士大夫的品格,知任重道远而依然信道前行。在本书的序言中汪曾祺的儿子说汪曾祺没有过上几天士大夫的闲适的生活,我想这位儿子对士大夫的概念误解了。士大夫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个是士大夫的身份,再一个是士大夫的精神。汪曾祺被称为士大夫,应该是因为后者。汪曾祺的文字古雅而又自然鲜活,是如同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般的自然流露。一花一草在他的笔下都是充满了生命里的,他书写的是一种宇宙的普遍生命力,非久浸其中不能写出。这正是一种士大夫的情怀。真正的士大夫并不只是会吟风弄月,舞文弄墨,真正的士大夫是心怀天下的。天下为何?一草一木,一切平凡而卑微的生命。四序更迭,草木枯菀,是自然现象,人生的更迭也如这草木的荣枯一样,所以古人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放在宇宙时空的大背景下来看,人与草木一样都是世间的一种存在,无分贵贱。所以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汪曾祺的《人间草木》写草木也写人生,他写得充满温情。温柔敦厚历来是中国诗教的传统,汪曾祺笔下的每一朵花,每一片草,每一个平凡的人,都体现了温柔敦厚的生命关怀。


    现在的人们常说“诗和远方”,读汪曾祺的文字你会发现,“诗和远方”其实就在我们身边。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了起来。”汪曾祺完美的诠释了王阳明的这句话,也告诉了我们“诗和远方”地所在。我们所追求的“诗和远方”其实应该是一种诗情诗意的生活和独立自由的思想意识。古人远比我们更能理解“诗和远方”,陶渊明说“心远地自偏”,虽身居闹市,只要能够保持内心的宁静,能够欣赏身边生命的精彩,便有了诗意,便是生活在了远方,如梭罗所说“如果一个人活得真诚,那他必定是生活在远方。”陶渊明虚构的桃花源其实就在他的心里,所以陶渊明一直生活在他的桃花源里。我们若不能保持内心的宁静,即使走遍天涯海角也是枉然,寻找桃花源的武陵渔人是愚蠢的,同样,北京人王启明到纽约去寻找天堂也是寻不到的。外界的喧嚣与内心的平静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事。我们所追求的“诗和远方”不应该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而应该是直面现实,在纷繁喧嚣的现实世界里,追求内心的宁静,发现生命的美好和精彩。汪曾祺能在平凡世界里的普通人身上看到人性的光辉,能从一花一草的枯菀中体会到生命的价值,他的生命已经有了诗意,他已经生活在了远方。


    斯人已逝,斯文永存。但愿我们能从汪曾祺的文字中明白什么是我们的“诗和远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7-2 19:14:18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雪亮 发表于 2018-7-2 19:14
好文!

方老师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是能引起读者共鸣的,比如此篇!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