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457284|回复: 1

《人间百态》:五代泉人笑话、小品集(十)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6-19 08:51:20 |显示全部楼层
1、(小品):醉卧坟岗
  幼年的时候,听邻居讲了一个关于他哥哥的故事,十分恐怖,吓得我当天夜里没有睡着觉。
  邻居大爷姓邓,老家在山东的淄博,那是一个靠山的小村,村子里的人大多姓邓,村名就叫邓家庄。邓大爷的哥哥是村子里的一个能人,见多识广,能说会道,谁家有什么事,娘生日、孩满月,红事、白事,甚至是入殓整容,发丧摔盆,都找他。因为名声在外,人缘特好,临近的村子里有什么事,也会请他去帮忙。
  农村人纯朴,如果是他人给自己帮了什么忙,就会用好茶、好饭、好酒进行招呼。因为东家走西家串,邓家大哥不仅积下了很好的人缘,而且还赚了一肚子好下水,几乎天天吃吃喝喝,三天两头地被人请,有时候一天就要喝两次,天天晕晕乎乎的,经常回到家已经是大半夜了。
  那时候,是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虽然村子里已经用上电,但是天一黑,村子里仍旧是黑乎乎的,尤其是到了村外,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如果赶上没有月光的日子,走个对面也会看不见。
  农历九月的一天,刚刚过了寒露,天气已经很冷了,邻村的一户人家忽然死了老人,专门来请邓家大哥去帮忙。邓家大哥是一个热心人,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邻村,跑前忙后,里外张罗。
  老人入土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邓家大哥又累又饿又渴。主家过意不去,送走了参加丧礼的亲朋好友,立即让家里的女人杀了两只老母鸡,用大锅台炖上,又让儿子去乡里的供销社打了十斤地瓜干白酒,弄了几个好菜,招待帮忙的乡邻。
  饭菜端上来以后,十来个人就开始喝酒。从下午四点,一直喝到夜里的十点,因为喝得十分投缘,十斤白酒喝完了以后,仍旧不够,主家又让家里的女人到邻居家里借了二斤白酒,大家伙也全喝了。
  看看时候不早了,邓家大哥醉眼朦胧,他用残存的理智决定回家。主家千恩万谢,赶快为邓家大哥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包点心,然后送邓家大哥出了自己的村子。
  酒喝得确实有一些多了,但是还算清醒。邓家大哥手里提着点心,顺着回家的小路,摸着黑,趔趔趄趄地走着。
  邓家庄与邻村之间隔着一个小山包,那是埋葬邓家庄人祖祖辈辈的坟茔,已经有几百年了。邓家大哥对这里非常熟悉,因为好多年以来,村子里去逝的老人,都是经过他的手埋葬的。
  上来山包,往东,再有六七百米的距离,就是邓家庄了。邓家大哥的心情不错,嘴里哼着吕剧《李二嫂改嫁》的调子,朝着自己的村子走去。
  走啊,走啊,走啊,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走着走着,邓家大哥忽然感觉不对劲了,他感觉自己可能是在小山包上转圈,一会上一会下的,怎么走,就是走不出小山包。
  走啊,走啊,走啊,邓家大哥努力地辨别着方向,继续走着,可是,已经转悠了好几个小时了,好像还是在原地打转。最后他害怕了,就地坐了下来,心里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在做梦,还是遇见鬼了?
  迷迷糊糊之中,邓家大哥感觉已经回到了家,他看见妻子在门口迎着自己,一儿一女在堂屋里已经睡着了,他看见了暖暖的熟悉的土炕,看见了厚厚的温暖的被子,心里高兴极了,便呼呼地大睡起来。
  ······
  太阳暖融融的,照在身上舒服极了。邓家大哥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伸了伸懒腰,不经意地看了一下周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棵低矮的松树,还有高低不同的一片坟头,他感觉不对劲,立即站了起来。妈呀,这是哪儿呀!自己怎么一个人躺在一个坟坑里啊!
  邓家大哥的冷汗马上就下来了。
  啊,原来是昨天夜里,自己躺在一个塌陷的坟茔里面睡着了!旁边是一些腐朽的棺板,还有一些支离破碎的人骨。再一看,旁边的一个坟头,已经被他踩得平平的了,一条新鲜的小路,环绕在坟头的四周,自己竟然围着坟头走了好几个小时!
  邓大爷说,回到家,他的大哥就魔怔了,不住地胡言乱语,得有十来天。


       2、(小品):吊斜风
  都知道,吊斜风是一种神经麻痹症,也就是面瘫,病情的特点是嘴眼歪斜,脸皮耷拉,止不住地流口水。中国人一般选择中医治疗,特别是针灸,效果明显。
  这是三十年前的一个真事。
  济南的北园大街,有一家运输企业,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因为经营需要,从周边的村居里招了一批年轻的合同制工人,是装卸工,其中一人姓付。
  付某二十多岁的年纪,身体胖胖的,五短身材,没有文化。
  夏季的一天早上,付某到公司上班,同事一看见他,就感觉不对劲,他的嘴眼有一些歪斜,便告诉了他。他一照镜子,果然。
  付某因为还没有结婚,心里十分着急,随后的几天,为了治疗自己的面瘫,就没有上班。但是,中医看了,西医也看了,折腾了七八天,就是没有效果,甚至更加严重起来。
  付某的家,就在企业的南边。其时的北园村居,仍旧是相对落后的乡村,民风淳朴,迷信严重。付某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姑姑,典型的农村老妇人形象,穿着黑色的大襟,腿脚麻利,性格爽快,特别信奉鬼神,见到侄子病了,十分关心。因为知道西边的张家庄有一位六十多岁的神婆婆特别有能耐,晓知阴阳五行,自诩通天彻地,因此请得人特多,便向侄子进行了推荐。
  听到姑姑的举荐,全家人将信将疑,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试试。
  当天下午,付某的父亲就买了点心和水果,去到了张家庄的神婆子家,说明情况以后,恳求神婆子到家里为儿子一解。
  神婆婆来到付家,先是看了看付某的病状,嗯,是吊斜风!然后去到院子里,环顾了一遭,然后胸有成竹地说,问题出在付家三间正屋东边的厕所上。方位不对,妨人,必须移除至院子西南的墙角,付某的病才会痊愈。
  全家人信以为真,第二天便行动起来,请了几位不错的邻居,把正屋东侧的厕所掏净以后,用石子砂灰填埋起来,不再使用,然后遵从神婆婆言,在院子的西南角上,新盖了一处厕所。
  当晚,付某从东邻的菜市场买了一些酒菜,真诚地款待神婆婆和帮忙的邻居。大家酒足饭饱,尽兴而归。
  让人震惊的是,第二天早上,付某的吊斜风竟然真的好了,所有的人都啧啧称奇。
  同事们议论纷纷:一派说,神婆婆太神奇了,厉害!另一派说,打针吃药十来天了,付某的吊斜风早就应该好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9 21:10:43 |显示全部楼层
故意讲了两个神秘故事。
闹着玩的。
就是故弄玄虚。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