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245602|回复: 2

童年往事 一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8-5-31 07:52:03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家楼,北方的一个古老的乡村。我的童年就生长在村子的中部靠北边的一条胡同里。出了胡同往北望去,有一座高大的山峰叫九仙山。村后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小河上有一座东去的石板小桥,小桥上是我经常走过去田野和钓鱼的地方。胡同中间有一座大门朝东的四合院,就是我家的宅院。我家堂屋后边有一盘碾子,每当夜晚我醒来时还能听到有人‘隆隆’推碾的声音。
    胡同里有我几个好朋友,小二,小三,常带,里带。小三,常带,里带是地主家的孩子,家里原来很大的院子解放后都分给贫下中农住了。小二家是破落地主,解放前夕他那个吃喝嫖赌的爷爷就把他们家的产业败完了,只剩下一处房脊上带有许多蹲兽的青转大瓦房的大院子和那座飞檐走壁的高大门楼了,因祸得福,解放后他家被评了个贫农。他们都是我的本家,我们之间很亲热,从未打过架。
      夏天的一个傍晚,火热的太阳落下了西边的屋山头,院子里凉爽起来,树上的麻雀乱叫,堂屋前边那两颗疙疙瘩瘩的老石榴树开满了火红的石榴花。妈妈把小饭桌支在了堂屋门前,一家人开始吃饭了,奶奶在厨房里不肯出来吃,那是奶奶的习惯,从来不上桌子上吃饭。我邹着眉头说“又吃这个。”母亲说“吃吧,别那么多事了,您培吉大娘家连这个也吃不上呢,黄鼠狼吃鸡毛都是饱肚的。”  正吃着饭,小二笑嘻嘻地从外面走进来,靠在香台子上看着我们吃饭。母亲说“二,还吃点不?”  小二答道“大婶子,俺吃过了。”  说着摆弄起香台子上的那盆茉莉花来。我赶紧吃完了饭,和小二提着小铁桶从家里跑出来。
      出了胡同没多远就到北坡了,沿着小河两岸有许多高大的杨树和柳树,和着夏风知了可劲叫着,明亮的圆月从村东头树梢上悄悄地升起来,地里的庄稼的被照的通亮,高粱玉米叶被风吹得飒飒作响,小河水闪着光。我们摸着树干围着树转,脚下的青草很柔软,空气中散发着青草的甜丝丝的气味,远处村里不知谁家的狗在叫唤。我顺着河堤向前走着,下了坡在那棵高大杨树上我看看见一个知了龟瞪着大眼睛、张着大钳子缓慢往树上爬,就兴奋喊不远处的小二“二,我摸了一个。”  小二也说:我也摸了摸着了。
    前方有一大片小树林,月光从树的缝隙中投落下来,树叶在月光中闪动着。我走进树林,蝉声稀稀落落地停了下来。我站了一会,突然蝉声大作,蝉声铺天盖地从上边罩下来。我高兴的想:这里的知了龟一定多,我一定比小二莫得多,我兴奋想象着小二的那种羡慕的目光,心在突突跳着,恐怕小二赶了过来。我快速地在一棵棵小树上摸着,实际上这里的知了龟并不多。
       从树林里出来,出了一身汗。我看见小二就在前面的大树下边。就说"小二,口渴了”我们下到了河里,河床上铺满了一层细细柔软的沙子,清凉的河水很浅,躺在水里只能淹没到我的半个身子。我们每人从河水沙子里用手挖了个坑,让河水渗进来,等着水清了再喝。过了一会,我看见一轮明月躺在水面上,就和小二说“这个月亮是我的” 小二说“是我的”  我说“是我的”  小二说“是我的”  我们争论着。等水很清了,我们就大口的喝起水来,河水凉凉的甜甜的。喝完了水我们就躺在了沙滩上,圆月升到了半空。我望着月亮和小二说“月亮里有个仙女叫嫦娥,她能看见我们。”  小二问“谁说的?”  “我妈妈说的,”  小二说“你喊她能下来吗” 我说“能”小二说“不能”我说“如果喊下来,把你带回月亮去怎么办?”  过了一会,小二说“我们回去吧。”于是,我们顺着原路回到了村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8-6-1 09:28:26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往事 二
  那几天,家里忙碌起来,几个婶子大娘进进出出,接生婆也来了,老娘带着大表姐也来了。看到家里来了这么多人,我高兴的看看这里,摸摸那里,懵懵懂懂的不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姥姥挪动着小脚看了我一眼说“别在这里跟着乱了,去跟着您大表姐出去玩去。”  
     那年我六岁,大表姐十四五岁,正是花一样的年龄。我特别喜欢大表姐。大表姐个子适中,穿了一件干干净净的花衣服,留着一头乌黑发亮的长辫子,温温柔柔的,眉清目秀,白白细细的鸭蛋脸,一开口就笑,和我妈妈有几分相像,所以我和大表姐在一起感到特别亲切。
     我那时候傻里傻气的,吃饱了就知道傻玩,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我老娘家的人都说我是:打破砂锅问到低。
    那一年我第一次跟着上大学的二舅回故乡,一进老娘家的门,看到院子里有颗高大的老榆树,就谁不顾,一边围着老槐树转,一边操着普通话说:好高好高大树吆!过后一个劲地问老娘的人:它为什么长这么大?它为什么这么高呀。那股傻劲逗得老娘的人哈哈大笑。后来大表姐经常拿这件事笑话我。
     
     表姐领着我和弟弟出了大门往北走,往西拐过了碾盘,进了一个带门限的大门,走过一个长长的夹户道,进了一个大院子里。院子里打扫十分干净,院子旁边有一架石磨,堂屋前也两颗高大的石榴树,开着满树白花,一个老母鸡领着一窝小鸡在磨盘下边咕咕叫着。一位穿蓝布大褂做针线活老太太抬头看见我们走进来,站起来笑着说“她大姐姐什么时候到的?”  表姐问候到“ 大娘,您老人家好哇。” 大娘拉着表姐的手说“ 这些日子没见越发俊了。”  说的表姐不好意思起来。表姐问“ 俺玲姐呢?”  大娘说“在西屋里呢。”  接着朝西屋里喊“玲丫头,你看谁来了。”  应声跑出来一个个子不高,清清秀秀的女孩来。看见表姐高兴问道“云妹,什么时候到的?”  表姐答应着,两人亲热地拉着手进了玲姐的屋子里。

    大娘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从屋里捧了一捧干花生放在磨盘上让我们哥俩吃花生。弟弟老老实实坐在那儿吃着,我跑进玲姐屋里,见姐俩坐在床上亲热地说着私房呱。我也没在意,抬头看着那张《天女散花》的年画,我感觉表姐就像画中那个仙女,我看了一下表姐,玲姐说“看见有喜欢什么的就拿着玩。”  我又仔细地看着墙上镜框的那些有些已经发黄的照片,有玲姐的几张,还有一张玲姐被大娘抱着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袍子戴着毡帽的男人的照片。我问玲姐那是谁?玲姐过来一一指着地说给我。表姐冲着我说“别在这里捣乱了,去找弟弟玩去。”于是我听话地走到院子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8-2 09:28:40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