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553320|回复: 19

诗词等我在路旁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3 17:14:38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从那首《画》开始,就喜欢上了古诗词。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然后是:锄禾日当午,汗滴脚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李绅的《悯农》,在我们读小学的时候,题目是《锄禾》。接下来,从五言到七言,从绝句到律诗,从唐诗到宋词,一路的背诵下来,喜欢下来。

中学的时候,整篇整篇地背诵《劝学》、《师说》、《《阿房宫赋》,背诵《岳阳楼记》、《醉翁亭记》、《桃花源记》,背诵《木兰诗》、《涉江》、《孔雀东南飞》,朗朗的书声,是我们的青春在拔节。那些字正腔圆,横平竖直的汉字,成了我们血液的一部分,骨骼的一部分。

那时候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那些豪气干云的唐诗宋词,那些彪炳史册的往圣先贤,无不激励我们“三更灯火五更鸡”寒窗苦读。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虽在意料中,依然想起那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大学学的英文系,但对汉语依然痴迷,而且固执地认为,汉语才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灵秀典雅,意蕴悠长,博大精深。

走进社会,慢慢冷却了“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少年自负,才忽然发现课本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另一群人。那些课本里有的,没有的,好的,不好的,都一起涌现。让我们意气风发,怒发冲冠,摩拳擦掌,无可奈何。有“一将无能”,也有“秀才遇到兵”,有霎那繁华,也有一地鸡毛。

我们就在岁月的长河里起起伏伏,与命运争执纠缠:托着老人,抱着孩子,一手工作,一手生活。直到有一天,猛然发现雪花爬上额头, “儿女忽成行”, 那些个当年的小不点都长得和我们一样高了!新的一代人长起来了!

风疏雨骤,气喘吁吁,风尘仆仆。不觉中,竟然已到中年的渡口,这人生,走了一小半了!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桐已秋声。感慨过后,慢慢地一个念头从心底升起,这样的时候,不正是人生的第二个黄金阶段吗?温饱已不足虑了,孩子也不是小时候需要天天照顾,老人家还能自理。相较于前二十年,没有了少年自负,相较于后二十年,体力精力也都好。青壮年,不正是社会和家庭的中流砥柱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个年龄段,做这些事情不是正好吗?

有境界自成高格。即使我们没有冲破天际的才气,没有上马击狂虏,下马草军书的际遇,但,洗尽铅华仍从容。我们依然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工作之外。
才发现,那些少年背过的诗词,一直未曾走远。它们早已化作我们的血液,等在我们中年的路旁,给予警醒,不忘初心。
    人到中年,莫言万事休;人到中年,依旧可以拍马过山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4-3 17:22:11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择日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3 20:27:28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字正腔圆,横平竖直的汉字,成了我们血液的一部分,骨骼的一部分。
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4 08:19:02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4 13:01:35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洒脱,很实在。仔细想想,我们年少时背过的那些古诗词一直珍藏在我们心里最深之处,不知何时就会自然地冒出来,给我们惊喜,更给我们带来欣慰,愉悦,充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6 10:47:14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篇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4-8 00:25:35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8 09:26:30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雪亮 发表于 2018-4-3 17:22
好文,择日推荐。

感谢方老师鼓励,春安笔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8 09:26:54 |显示全部楼层
燕山桥下 发表于 2018-4-3 20:27
那些字正腔圆,横平竖直的汉字,成了我们血液的一部分,骨骼的一部分。
精彩!

感谢燕山桥下老师鼓励,期待您更多美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8 09:27:04 |显示全部楼层
金罂粟 发表于 2018-4-4 08:19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 ...

才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