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324364|回复: 0

一个恐怖故事:睡在坟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4 08:33: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代泉人 于 2018-3-24 08:37 编辑

       七八岁的时候,听邻居大爷讲了一个他哥哥的离奇故事,十分恐怖,吓得我当天夜里没有睡着觉。        
       邻居大爷姓邓,老家在山东的淄博农村,那是一个靠近丘陵的小村,村子里的人大多姓邓,村名就叫邓家庄。邓大爷的哥哥是村子里的一个能人,见多识广,能说会道,谁家有了什么事,娘生日,孩满月,红白喜事,甚至是入殓整容,发丧摔盆,都找他。因为名声在外,人缘特好,临近的村子里有些什么事,也会请他去帮忙。
  农村人纯朴,有着浓重的乡情,如果是他人给自己帮了什么忙,就会牢牢地记着,而且会用好茶、好饭、好酒进行招呼。因为东家走西家串,邓家大哥不仅积下了很好的人缘,而且还赚了一肚子好下水,几乎天天吃吃喝喝,三天两头地被人请,有时候一天就要喝两次,天天晕乎乎的,经常回到家已经是大半夜了。
  那时候,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中期,虽然村子里已经用上电,但是天一黑,村子里仍旧是黑乎乎的,尤其是到了没有一点灯亮的村外,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如果赶上没有月亮的日子,走个对面也会看不见。
  农历九月的一天,刚刚过了寒露,天气已经很冷了,邻村的一户人家忽然死了老人,专门来请邓家大哥去帮忙。邓家大哥是一个热心人,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邻村,跑前忙后,里外张罗。
  老人入土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邓家大哥又累又饿又渴。主家过意不去,送走了参加丧礼的亲朋好友,立即让家里的女人杀了两只老母鸡,用大锅台炖上,又让儿子去乡里的供销社打了十斤地瓜干白酒,弄了几个好菜,招待帮忙的乡邻。
  一共是两桌,饭菜端上来以后,十几个人就开始喝酒。从下午四点,一直喝到夜里的十点,因为喝得十分投缘,十斤白酒喝完了以后,仍旧不够,主家又让家里的女人到邻居家里借了二斤白酒,大家伙全喝了。
  看看时候已经不早了,邓家大哥醉眼朦胧,他用残存的理智,决定回家。主家千恩万谢,赶快为邓家大哥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包点心,然后送邓家大哥出了自己的村子。
  酒喝得确实有一些多了,但是还算清醒,邓家大哥手里提着点心,顺着回家的小路,摸着黑,趔趔趄趄地走着。
  邓家庄与邻村之间隔着一个小山包,那是埋葬邓家庄人祖祖辈辈的坟茔,已经有几百年了。邓家大哥对这里非常熟悉,因为好多年以来,村子里去逝的老人,都是经过他的手埋葬的。
  上来山包,往东,再有六七百米的距离,就是邓家庄了。邓家大哥的心情不错,嘴里哼着吕剧《李二嫂改嫁》的调子,朝着自己的村子走去。
  走啊,走啊,走啊,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走着走着,邓家大哥就感觉不对劲了,他感觉自己可能是在小山包上转圈,一会上一会下的,怎么走,就是走不出小山包。
  走啊,走啊,走啊,邓家大哥努力地辨别着方向,继续走着,可是,已经转悠了好几个小时了,好像还是在原地打转。最后他害怕了,就地坐了下来,心里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在做梦,还是遇见鬼了?
  迷迷糊糊之中,邓家大哥感觉已经回到了家,他看见妻子在门口迎着自己,一儿一女在堂屋里已经睡着了,他看见了暖暖的熟悉的土炕,看见了厚厚的温暖的被子,心里高兴极了,便呼呼地睡起觉来。
  ······
  太阳暖融融的,照在身上舒服极了。邓家大哥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伸了伸懒腰,不经意地看了看周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棵低矮的松树,还有高低不同的一片坟头,他感觉不对劲,立即站了起来。妈呀,这是哪儿呀!自己怎么一个人躺在一个坟坑里啊!
  邓家大哥头上的冷汗马上就下来了。
  啊,原来昨天夜里,自己躺在一个塌陷的坟茔里面睡着了!旁边是一些腐朽的棺板,还有一些支离破碎的人骨,再一看,旁边的一个坟头,已经被他踩得平平的了,一条新鲜的小路,环绕在坟头的四周,自己竟然围着坟头走了好几个小时!
  邓大爷说,回到家,他的大哥就魔怔了,不住地胡言乱语,过了十来天,方才完全恢复过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