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21094|回复: 0

文化随笔:民主党派与中国政治文明的重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13 11:45:45 |显示全部楼层
文 化 随 笔:
民主党派与中国政治文明的重构
作者:胡春雨

“名非天造,必从其实”。民革——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党派的命名中,透露出党派的政治史纲:既与民国时期的执政党,有着历史上的血脉关联;又彼此区别,在共和国时代的统一战线中,成为执政党领导的重要民主党派。这一历史角色,在深处制约着民革事业的定位。从国共鼎革到民族复兴,民革在天步的前行中扮演着重要的政治角色,并直接担负着继承、发扬中山思想的历史使命。在民革的党章中,反复强调:“继承和发展孙中山爱国、革命、不断进步的精神这一民革优良传统和基本特色”;而半个多世纪来,执政党则始终强调:“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忠诚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征程中,这可以成为民革与执政党“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共同思想基础,为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贡献力量。
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共和制度承皇权崩塌之余,政治轴心的递嬗,必然包含了政党制度的命题。孙中山先生说:“政党均以国利民福为前提,政党彼此相待应如弟兄。要知文明各国不能仅有一政党,若仅有一政党,仍是专制政体,政治不能有进步……故欲免此弊,政党必有两党或数党互相监督,互相扶助,而后政治方有进步。”以此论之,民主党派是我国宪政制度的重要基石,在现实的国家政治生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职能,而不应是前朝遗迹、政治花瓶。《左传》云:“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孟子云:“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一国之众,万象纷纭,所贵和而不同,所惧同而不和。在中国政治文明之中,只有和衷共济,共同面对国际竞争及文化激荡,才能为民族国家的长治久安、中华文明的发扬光大厚植国本。百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政治文明的重构,国家政权的建设需要民主党派发挥积极作用。“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这一古老的命题,也将是中国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核心命题——天下之大,不能独治;政权的基础,关乎政权的生命力。
早在尧舜时代,《尚书》云:“臣哉邻哉,邻哉臣哉。”又云:“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汝翼。予欲宣力四方,汝为。”然而中华文化中所谓君,从来不是专制之谓,而是通过领导不同力量,共同担负起社稷重任。《荀子》云:“君者,何也?曰能群也。能群也者,何也?曰善生养人者也,善班治人者也,善显设人者也,善藩饰人者也。”故董仲舒云:“王者,民之所往;君者,不失其群也。”反之,《孟子》云:“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可见,在中国政治文明中,君的本意乃人群共处之道,在于维系人类群体,成为维护国家治理、社会运转的中枢。这一概念,与现代语境中的“领导”一词相发明,只是自近代以来的历史嬗变与革命斗争中,长期遭受攻击被污名化而已。显然,倘若一个反人性、反文明的基点,不可能承载起人类文明的发展。考察这些文化经典中揭示的大道,在中国这样广土众民、国情复杂,具有大一统基因的伟大文明中,奠定稳定而强固的领导核心,与各方面广泛而深入的政治参与,尤为重要。
纵观中国政治史,如前所述,中华先君将众臣比作赖以治国理政的亲邻、股肱。早在《礼记-王制》时代,“司马辨论官材,论进士之贤者以告于王,而定其论。论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位定然后禄之。”隋唐以来长达千余年的科举制度,更是使中国政权向社会各阶层深度开放,深刻影响了中国文明的面貌。通过这些根本制度,维系了中央政权的向心力,扩大了政权的基础,从而有效维护了中国的大一统格局。在其中,三千年前的周代采用宗法制,所谓“封建亲戚,以藩屏周”;三千年后的清代,则通过亲王、王公等制度,辅佐天子治国理政。纵观这些伟大的朝代,尽管根据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有制度上的差异,但同样是通过共治天下避免“孤家寡人”,为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基础。所谓宪政,原不等同于西方政治文明的成果,而是国家政权的基本构造,乃人类社会的共同命题。我国历史上这些行之有效的“宪政”,在皇权后的共和时代,也势必需要足以替代的制度。
何况,在全球化的时代,这个命题更为重要:我们早已不是唯我独尊的天朝,所追求的也不仅是“皇图永固,帝道遐昌”,而是作为人类主要文明中的主要民族国家,长期面对来自不同文化、不同民族的生存与发展竞争。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更需要重构适合本国国情、立足本国历史文化土壤的政治文明,才能使中华文明在未来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荀子》说:“礼义生而制法度。法者,治之端也。隆礼至法则国有常。君者,国之隆也。父者,家之隆也。隆一而治,二而乱。”孙中山先生说:“且各党尤当互相磨砺,交换意见,否则固守私见,则借政党之名,行倾轧之实,报复无以,国家必随之而亡。”中华文化具有尚和合、重一统的基因,决定了中国不需要强大的反对党,但需要优秀的参政党。从中国历史来看,无论是出现多元的政治中心,还是《周易》所谓“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都足以造成政治局面的衰败甚至灾难。因此,在中国政党制度的建设中,即通过执政党的领导核心作用维护政治稳定,又真正发挥民主党派的股肱之力、辅弼之用,实现统一战线的“大团结、大联合”,必然成为中国政治文明的发展趋势。
从取天下到平天下,历史的洪流跌宕起伏。在不同的时代,统一战线必然有其不同的内在逻辑,不以人的是非好恶为转移。现在,通过民主党派参加国家政权,深化政权根基、联系不同层面,从而聚合人才、凝聚人心,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切实发挥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等作用,是实现中国式民主的基本途径之一。清人魏源云:“履不必同,期于适足;治不必同,期于利民。”民主不是口号,不是迷梦,不是西洋景。民主的真谛,在于共治,在于统一,在于广开言路,在于汇聚民智,从而切实维护中国社会的持续繁荣与稳定。在这一过程中,绝非只有在西方社会及其历史进程中产生的宪政才叫宪政——这本身是一个人类文明的尺度及其话语体系问题。每个民族有着不同的历史渊源和文化体系,制度建设只能以我为主,对外来经验固然可以借鉴,但绝不可能成为中国政治文明的彼岸和立国典范。一个伟大国家的立国体制,只能在自己的历史进程中沉淀、发展——我就是我,同样顶天立地,由来各有千秋;但我绝不可能化而为你,或沦为你的影子!
孙中山先生说:“建设为革命唯一目的”。现在,我国正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必须紧紧抓住“发展”这个百年以来的主题。在五位一体的建设中,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在充分自信的基础上发展中国民主政治,正是十八大以来的重大历史课题之一。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指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更加注重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从各层次各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优越性。”民主党派不是普通团体,不是官僚机构,乃为社稷重任而生。当下中国民主党派的建设,关乎中国宪政的探索与发展,只有更好的“发挥好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作用”,才能真正与执政党一道,共同担负起社稷的重任。
纵观历史,回到当下。改革开放是一场新的伟大革命,正如执政党在纲领性文献中指出,“实践发展永无止境,思想解放永无止境,改革开放永无止境。”反观民革中央近年来一系列重大举措,例如“举全党之力参政议政”、积极扩大民革的社会影响,可以站在重构中国政治文明,以及中国宪政及其政党建设的高度去看待。参政决定参政党的高度,如何参政决定参政党的价值。作为参政党,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担负的历史使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