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南庄隐士

【原创】一代军娃(长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 06:40:43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各位文友指正《七彩军娃》最后一回:
第五十六回  人行千里终回归  军娃精神永不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1:48:56 |显示全部楼层
天高云淡,秋季凉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5:33:37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8-9 01:48
天高云淡,秋季凉爽。

谢老师之言,祝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5:44:3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六回  人行千里终回归  父辈血脉仍流淌
109.
    2016年是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一周年。
   北行的老爸和抗美的老爸商量好了,趁腿脚还能走,准备重返冀东抗日根据地战场,顺便回老家看看父老乡亲。
    八月的一天,北行陪着两位老人坐着火车重返故土。下了火车,坐上长途客车沿着弯曲的盘山公路,在青青苍苍的群山中盘旋。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北行根据老人的回忆,开始寻找他们当年战斗的足迹。当二老看到当年留下的弹痕时,倏地,一幅半个多世纪前与日冦进行生死拼杀、浴血奋战的场面像小电影中的小片段一样在脑中一幕幕闪过:
   1943年夏,日寇调集日伪军四五千人,对根据地进行了大“扫荡”。为了避敌锋芒,他们所在支队暂时撤离,跟日寇打起了游击战,运动战,待敌疲劳后,上级命令他们杀个回马枪,夺回根据地。
当二老驻足在蓟县西北盘山时,脑海立即浮现当年攻打日寇的情景:那时北行的老爸任连副指导员,抗美的老爸任副连长,他带领三排悄悄地从山东边向敌人住的小屋运动,离小屋很近,敌人也没察觉。命令战士猛扑过去,才发现小屋是空的,日军早已撤走。他命令战士又转头向西,顺着起伏的山梁向一个山地庙靠近。此时,抗美的老爸带领的尖刀排已潜入敌前沿阵地,发现一群鬼子正在睡大觉。原来,鬼子以为白天八路军不敢进攻,白天睡足觉,好夜里跟我们打。他俩立即向连部作了汇报,营里果断下令:二排掩护,一排向左,三排向右,全歼敌人。顷刻,全连官兵如猛虎下山杀向敌人,一枚枚手榴弹炸得鬼子血肉横飞,一颗颗子弹射进敌人胸膛,顿时,喊声、杀声、拼刺刀的金属碰击声连成一片。
    而今,二老站在这里,举目眺望远方,流逝的岁月早已荡去了那战斗的硝烟,成了美丽富饶的沃土。但那青山谷、村边田野似乎仍然响着昔日战友“冲啊!杀啊!”的喊杀声。
   “老吕!来,咱这些幸存者向死难的战友致哀。”
   “告慰九泉之下的英灵!”北行随着二老低头默哀。
    默哀毕,抗美老爸说:“老李,咱们去胡格庄一趟,寻找一下当年救我性命的大娘好吗?”
   “对,是应该寻找她老人家。”
   北行陪着两位老人下了山,坐上去往胡格庄的乡间班车,踏上寻找“救命恩人”的路途。到胡格庄时,天已黑了下来,北行从村东头到村西头,打听了好几家人,或说不知道或说不清楚。也不怪人家,连大娘的姓名都不知道,人家怎么回答呢?
   他们站在大街上正犯愁时,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迎面走来:“老同志!你老找谁呀?”
   “想找一位在抗战时期救过我的大娘。”抗美老爸询问道。
“她姓什么?原来住在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9 23:22:57 |显示全部楼层
天高云淡,秋季凉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5 08:01:14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8-19 23:22
天高云淡,秋季凉爽。

谢老师的关注和支持,祝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6:16:08 |显示全部楼层
   “都怪那时我们小,没有问人家姓什么。好像就住这边,原来的土屋没了,现在都是新瓦房了。”北行老爸自言自语。
    “那你们还记得当时她家还有什么人吗?”
    “她……她好像说过她儿子也是八路军。”北行老爸思考着说。
    “老人家,你们别找了,她前年就走了。”中年哽咽了。
    “你是……”抗美老爸连忙问他。
    “我是你们要找的大娘的孙子,她经常念叨你们,也不知道那俩个小八路现在怎样了,小林子的伤口好了吗?咽气时还提到你们。”
     听到这消息,又累又饿的两位老人打了个趔趄,那位中年人忙扶住他,把他们领回家,让媳妇做上几个可口的饭菜,招待远道而来的二位老人。这是一顿许久没有吃过的家乡饭,很香很有滋味,但他们没有胃口,也品尝不出饭菜的香味,不过充充饥而已。吃过饭,大娘的孙子和媳妇把新被褥从橱子底掏出,给他们铺好坑,自己和媳妇抱着被子到外屋,搭上一个临时床,凑合着住了一夜。这一切都好像是抗日战争时期,大娘照顾人民子弟兵的情景再现。
    第二天清晨,二老在北行和大娘孙子的陪伴下,来到山上大娘的墓前。烧上香,点上纸,跪在墓碑前,眼泪从他们干涸的眼里流了出来,第一次,感到嘴里有一股从泪腺倒灌进去的眼泪咸咸的味道。
大娘的孙子见二老在奶奶的墓前泣不成声,也跟着嚎哭起来。突然,他停止了哭声,心里想:他们都八九十岁的人了,可不能让他们哭坏了身子骨呀。想到这里,他和北行连忙搀扶起两位老人。
临别前,二老把凑起来的一叠钱,塞给大娘的孙子,可他死活不要:“二老,如今,托共产党的福,咱们农村变化可大了,我现在喂养了十多头奶牛,每年收入也几万元 ,吃穿不愁,这钱我用不着。如果帮忙的话,请二老回去后,能给我寄几本科学养牛的书籍。”
    “行,包在我身上,回去后就办。”北行把这事抢了过去。
    二老离开胡格庄,当天赶到自己的家乡,家乡发生了巨大变化,已从半山腰搬迁到山下,土坯房变成了砖瓦房,平坦的公路,绿色的粮田,一切变得令人激动,令人自豪和骄傲。但除了几个老人,很少有人认识他们,有诗为证: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8 08:27:22 |显示全部楼层
110.
    北行陪父辈回来后,开始筹备一件事:
    军娃,一个历史标记的特殊符号,一个岁月留下的沉重烙印,大凡曾在部队呆过的大院子女,都会有几多自豪又几多酸楚,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
      “太南哥,你在人生仕途的航线上,终于安全着陆。老弟想找几个大院的发小,为你搞个接风小聚会,你看如何?”
   “可以,到时候,咱们好好策划一下部队大院子女聚会的事。虽然那个年代带给我们这代人很多的困惑,但也让我们有了与其他年代出生的人不同的一段特殊的人生经历。”
   “太南哥,你说得对,四十多年过去了,但每当回忆起小时候生活的点点滴滴,总能激起内心美好的回忆和无限的感慨。”
    2016年10月是某高炮师组建五十一周年的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太南和北行等人策划了一次难忘的大院子女联谊会。
   9月17日清晨的泉北市国际园博园,阳光明媚,碧波荡漾,近六十名已年过五、六旬的大院子女从各地来到这里,参加期待已久的大院子女联谊会。
     大约下午2时,一幅醒目的《热烈庆祝高炮某师大院子女联谊会圆满成功》的红色条幅高高地悬挂在酒店大门的上方,太南、北行率先来到度假酒店聚会大厅,太南对北行说:“报到的时间快到了,你让负责签到的发小,做好准备。”
     “太南哥,放心吧,大洋负责这事。”
    大院子女陆续来到了聚会大厅,是曾相识又不相识,一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不断的冲击着彼此之间的视觉和情感,一次次热情的握手和问候在人群的脑海里一次次掀起往事重现的激动波涛。负责签到的大洋引导大院子女先签到,后领取印有“大院子女联谊活动纪念”的T恤衫。
    “参加联谊会的在这里报到吗?”一位年过花甲,但仍旧保持军人气质的男人问道。
   “是的,您是?”北行记不起是谁。
   “我是丁铁军,我离开大院时,你才能这么高,一晃都五十年了。”丁铁军用手比划着高度。
    “你是雪云的大哥吧?”北行还是不敢肯定他是雪云的哥。
   “是的,你一定是北行。”
   “铁军哥,是我!记得那年,你还背过我呢,我终身难忘。雪云没来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 09:35:09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事你还记得,我都忘了。雪云她来了,在外边与太梅说话那。”
“铁军哥,您坐,我去叫太南哥。”
“陈太南,他比我小一岁。”
“丁铁军,你可是咱们大院的英雄啊!你的事迹早已家喻户晓。”太南在老远,就喊了起来。而后,把手伸得老长。
“太南,你长高了,也变得成熟了。”丁铁军伸出手来,两人分别五十年后,再次相约,相聚。
“铁军哥,咱俩在动荡时期,可都是黑五类的子女,被人瞧不起。”
“太南哥,我们可从没瞧不起你,一直是你的铁杆粉丝。”北行插了一句话。
“没说你,你是我的影子。”
听到这句话,铁军、太南和北行都笑了起来。
原计划2点半开始的集体合照,因为许多子女之间见面后想说的话太多,耽搁了几十分钟。下午3点半, 在园博园度假大酒店门前共同完成了一幅难忘的历史画面!
随后,大家乘车去了老营房。
“太南,我怎么觉得大门变小了?”丁铁军看惯了自己的部队大门。
“铁军哥,可能是那时我们小的原故吧。”
“小洋,咱俩一晃多少年不见了?”北营握着发小小洋的手,激动地说。
“快四十年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转眼咱们都成了老头了。”小洋颇有感慨。
“看上去你一点也不老,从背后看,还像个三十七八的小伙子。”
“北营,你这是说广告词吗?有机会,到南方找我,咱哥俩好好喝上几杯。”
“好,一言为定!”
……
大院子女来到原大礼堂的位置,除伟人像还矗立在原地外,过去的建筑荡然无存。
北行召集所有参观的大院子女,来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塑像前,留下了一张张无比宝贵的纪念照。随后,来到家属区,昔日用石头盖起的家属房,除了后边的四排外,其余的房子早已不知去向。
“雪云,你家和我家的房子,都已从地球上消失了,只保留咱们前头的一个游泳池大坑。”太梅感慨万分。
“可不是嘛,如果这次不重返大院,我绝对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站的这个地方,以前是宝华和抗美家,可如今宝华先走了……”太梅说到这里,触景生情,流下了热泪。
“太梅,人走不能复生,别太难过。怎么没见到抗美呢?”
“雪云,你还不知道吧,他十年前就去澳洲了。”
“噢,是这样。”
“雪云,听说你还过着独身生活,是不是毕业时,我多了一句话,让你失去了自己的初恋,如果是那样,真不对起喽。”
“我都这把年纪了,没有结婚生儿育女,都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千万不要自责。不过,我有个养女,是姜大卫的。”
“姜大卫现在做什么?”
“几年前,他同妻子离婚后,自己独自出国了,把女儿留在我这。”
“你俩为什么没走到一起?”
“原因很多。太梅,今天是咱们姐妹相逢的好日子,别提那些陈年往事好吗。”
“好的,说点开心的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02:24:50 |显示全部楼层
秋高气爽,天气渐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