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南庄隐士

【原创】一代军娃(长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 06:13:17 |显示全部楼层
    玉秀在等待赴非命令的同时,与北行商量,准备回娘家一趟,此次行程有两个目的,一是给玉秀的父亲过九十大寿。二是参加航校大院子弟联谊会。
    五一前夕,北行随玉秀回到保定探亲。
    玉秀的父亲也是当兵的,是个老解放,打小给地主放牛,斗大的字不认一箩筐,参加过无数次战斗,解放战争渡过江(长江),抗美援朝跨过江(鸭碌江),立过数十次战功,保留了许多奖章。职务不高,在部队只当过院校的大队长,老人多次在北行面前提到,如果多认识几个字,起码当个旅长师长的。说来也巧,“老泰山”的祖籍是五岳之首——泰山,泰山赋予了他坚强挺拔的性格。
   北行记得第一次登他家门时,心里直打怵:“首长好!”
   “我哪里还是什么首长,早就退下来了,我现在只是玉秀的家长啦。”老泰山风趣地开着玩笑。
   “不管怎么说,你在我面前就是首长!”北行打完军礼,不知手往哪里放。
   “小鬼,快请坐。”军队首长,见到年少的同志,都喊小鬼,喊小鬼有点开玩笑的意思,让被喊的人马上轻松下来,可以拉近和首长的距离。
    北行听未来的老丈人喊他小鬼,刚进门时的紧张情绪荡然无存,仿佛是老朋友见了面,有说有笑,无话不说。
打那以后,老人经常给他讲战斗故事,他听得津津有味,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故事是“老泰山”打仗红了眼,总向通讯员要酒喝,喝完酒借着酒劲壮胆,把衣服一脱,光着膀子端着机枪迎着敌人边喊边扫:“狗日的,老子跟你拼了!”
    吓得通讯员连忙用报话机向营长汇报,营长气得在报话机里大叫:“把你们的连长给我拉下来!”“老泰山”干过好几次这样的事。
“老泰山”家的九十寿宴,虽没有请外人,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一家人吃得开心。吃到高兴之处,他又断断续续地讲起了战斗故事,不过这次他没有喝酒,不是他不想喝,是家人不准他喝,前些年他患过两次脑血栓,医生叮嘱不能喝酒。老伴几次打断他的说话,他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讲他的往事,其实,北行好多年前就知道‘老泰山’耳背了。这次寿宴老人家虽没喝酒,但故事仍然那么精彩,那么感人……
   头天中午,玉秀给老父亲过完九十大寿。第二天上午,她带着北行参加了航校大院子女的联谊会。为了纪念这次航校子弟四十几年后的重逢,北行随手写下一篇日记:
   五月一日,保定航校大院迎来一批客人,她们既不是上级领导,也不是外宾,而是一群生于此长于此的大院子女。在她们的心里,航校大院庄严而神圣,不仅是一所培养飞行员的学堂,杨利伟、景海鹏等7名中国首批航天员都曾在这里接受过飞行基础训练,而后逐步成为飞行员、航天员,而且也是一处哺育大院子弟健康成长的摇篮。
    大院还是那处大院,虽有变化,但仍然有不少过去的建筑和痕迹。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初的托儿所,已经废弃,但“一切为了孩子”为宗旨,以“严谨细致、自律公道、至诚至爱、团结奉献”为园训的精神没有变,重建了部队幼儿园,是空军驻保定地区唯一一所部队幼儿园,已从她们时期的“航校幼儿园”,改为“保定空军蓝天幼儿园”。过去的大礼堂门脸变了,改成了学术报告厅,当她们看到这些建筑和一排排昔日的校舍,让她们感慨万分,引起她们深深的回忆,四五十年前的往事回落在脑海里:
    岁月无声,沉淀了许多往事,然而航校的成长往事却永驻脑海。在他们的记忆里,航校原名叫什么,何年成立,何年整编撤销,恐怕许多子弟无法说得清楚,但谈起那些年的童趣,他们会喋喋不休,夸夸其谈,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夕阳下山,他们一同跳皮筋和踢踺子;月亮高升,他们一起看电影和捉迷藏;东方吐白,他们一块背着书包上学校。春夏秋冬,他们有不同的玩法,冬,在白雪世界堆雪人,他们的脸蛋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朵,在冰冷的世界里闪耀着温暖;春,犹如脱缰的马驹在操场上奔跑,在草地上打闹;夏,在水中嬉戏,激起无数浪花;秋,爬进菜地果园,咀嚼成熟的果实。这就是大院子弟的“所作所为”,与自己后代的成长完全不同,没有溺爱,没有呵护,只有属于自己的天地。许多子弟找到过去居住的老式连排房,谈论着邻里间亲情友谊和快乐成长的往事。她们发现那棵大杨树仍旧站在原地,常年无语,但它记录了她们当中许多人的轶事……这些记忆,这些情愫,永远定格在每个航校子弟的脑海之中。
在他们心中,航校大院,好似一坛存放已久的陈年老酒,开封之后香气扑鼻让人陶醉。四五十年的成长,他们蜕变成美丽的蝴蝶,变得坚强美丽。昔日的玩童,如今成为奶奶、爷爷、姥姥和姥爷,有了自己的子孙,却仍旧保持过去的那颗童心。这次相聚前,许多发小五十年没见了,但是谁也没有忘记当年那份纯真,那份真诚。因为他们既是同学,也是知音,更是青梅竹马的发小。见面后,一眼便认出了对方,没有寒暄,没有客套,两手紧紧相握,两眼对视,四五十年的沧桑一切尽在不言中。席间,大家或把盏言欢,或倾述衷肠,回顾当年的往事,珍藏难忘的少年记忆,亲密无间,仿佛又找回了童年的感觉,延续童年时代天真之情。
   相聚是短暂,有相聚就有分离。当他们走出航校时,许多航校子弟不时回过头去,再看一眼熟悉而自豪的大院,心底流露出对大院依依不舍的眷恋。今年离去,明年再来!光阴似箭,瞬间从指尖悄悄溜走,犹如落在大海里的雨滴,不见踪影。唯有情感,萦绕心头,流走的是岁月,不变的是情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14:52:34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4:21:33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7-1 14:52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感谢老师的关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09:46:03 |显示全部楼层
108.

    航运集团转制后,太南被调入了省高速集团,坐上了第三把交椅,主要负责国际高速公路建设工作,上任后他的第一个任务赴安哥拉参加高速公路奠基仪式。仪式上,他代表集团致辞:这次高速公路作为最直接、最现实的援非项目, 是中国发扬国际主义的具体体现,具有深刻的政治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全体建设工作者要充分发扬大无畏的精神,勇于克服水土不服和施工期短等困难,努力拼搏,安全施工,严格管理,使项目建设顺利推进,高质量、高标准完成好建设任务。
    安哥拉是非洲的一个小国,靠近赤道,不过由于濒临大西洋,海风习习,常年气温在22度左右, 气候十分宜人。这次集团援建的高速公路是安哥拉的第一号高速公路,名叫SOYO(安哥拉地名,译作“索约”)高速公路,全长100公里。
太南刚致完辞,突然身上的手机‘呼呼’响了起来,他打开手机盖,显示出母亲的电话号码,还没等他开口,一阵骂声冲进他的耳底:“你小子死哪去了,也不回来看看老娘!”
   “妈妈,我在非洲那。”
   “我不管你是在什么非洲,还是在泉北,赶快给我滚回来。不然的话,老娘跟你断交。”电话里头传过来妈妈的一阵训斥声。
   “妈妈,我临走时,把照顾您的事,交待给傲雪了,怎么她没去看您?”
   “臭小子,千万别在我面前提起你那个不懂事的媳妇,没想自从你父亲走了后,咱家的事她从来不管不问,像个祖宗似的。”
   “妈妈,我过两天才能回到中国,下了飞机,我马上去看望您老,好吗?”太南知道自己的媳妇,光顾娘家,对自己的母亲一点也不关心。特别是这几年,变得如此绝情,他曾经想过离婚,但碍于面子,还是同傲雪将就过呗。
   “好个屁,不孝之子。你还不如我的宝贝孙子然然哪,我马上叫他回来。”太南母亲不等儿子回话,便把手机掐断了。
   自打父亲走了以后,太南发现母亲开始魔怔起来,时而糊涂时而明白,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厉害。
  “宝贝孙子,去哪了?我想见他。”
   “他在国外那。”
“让他开车马上回来,我想宝贝孙子了。”
“妈妈,坐飞机还需要十几个小时呐,不能开车喽。”
“我不管,马上让他回来。”
每次面对老母亲的糊涂,太南都显得一筹莫展。
“陈总,我们去工地看看。”秘书打断了他的思绪。
项目所在地地处高原,天空格外低,星星近得触手可及。太南来到工棚,看到一个技术员胡子拉茬,说:“小伙子,你怎么不刮胡子?”
   “陈总,我们都懒得剃胡子,每天的游戏之一是比谁的胡子长得快。我的最高记录是保持了一个多月。海风拂来,胡子微微起伏如麦浪,我甚为陶醉。”
   “小伙子,你还挺诙谐的。在这里苦不苦?”
   “苦倒是苦,但瞒有意思,前段时间,我和同事在野外勘测时,见过许多知名不知名的动物;安哥拉野猫、黑面羚、长毛兔……一天,为了赶工程进度,我们都埋头苦测,我隐约感到四周有点异样。猛一抬头,一只豹子在不到10米处瞪着我们,我和它大眼瞪小眼,大家吓出了一身冷汗,突然想到书上说过,这时候千万不能逃跑。大家盯着豹子,脑子里塞满了心脏突突急跳的声音。大概过了几分钟,豹子走开了。”
   “是很有意思,不过今后要小心,防止发生意外。”太南叮嘱了几句。
    “谢谢陈总的提醒。”
   “小伙子,这里的人对你们如何?”
    “这里的人热情好客,常常邀请我们吃当地的美食。有一次,一位当地人送给我一包黑咖啡粉,他说咱们是amigo(葡文,“朋友”之意),非不让我给钱,我就大大咧咧地收下了。那包咖啡粉看起来像泥巴,我鼓起勇气泡了一杯,聊胜于无的咖啡味在味蕾上蔓延,久违的幸福感涌了上来。还有在安哥拉的集市上,他们卖东西不用秤,一大堆估摸着标价,约一斤重的大龙虾100宽扎一只(宽扎,当地货币单位,十宽扎折合一元人民币),一大桶新鲜海鱼才50宽扎……”
   太南听得津津有味,对他说:“还有新鲜事吗?”
  “有啊,这里人有时也很狡黠。我有次去海边买海鲜,找了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妇女,她开价很低,我付了钱,等着她找零。谁知,她把钱直接往胸罩里一塞,压根儿没有找零的意思。我追着她要找零,她居然一本正经地说没有零钱,那些鱼虾就值这么多钱。而且,我的钱在我这里,她得意地指了指胸罩,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外国人这么有钱,这点小钱就算啦,我只好冲她竖竖大拇指。
  太南听完后,告诫他们要同当地人搞好关系,注意国际影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15:22:40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7 08:26:22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7-11 15:22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再次感谢老师的关注,祝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9 06:33:03 |显示全部楼层
   “北行,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玉秀从医院回来后,对丈夫说。
    “难道老爸得了重病。”一种不祥之兆涌上心头。
    “结肠上有病变。”
   “是的。”
   “这样吧,我马上招集子妹们开个会,商量一下老爸手术的事情。”北行抓起电话,把老爸的病情通知给了北营和小红。
    两天后,老爸被推进了手术室……
   墙上的电子屏幕显示,老爸是第一例手术。随着更多病人的推入,等待区陆续来了更多的家属,声音逐渐嘈杂起来。
北行和姊妹们焦急地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来回踱步。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走,比老爸进手术室晚的人,都陆续地被护士推了出来,就是没有老爸的消息。真是一种煎熬!他不停地想,找找主刀主任行吗?后来又想到,万一要我去谈话,该怎么办?北行不敢往下想,赶紧打住。内心告诉他,此时的心情已经受不了了。
玉秀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劝丈夫:“沉住气,张主任的水平是一流的。”
突然音箱里传出:“请李喜的家属到手术室门口看标本。”北行步履匆匆地赶过去。短短的几十米,让他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上气不接下气。
 秒针就像在跑马拉松,无力地磨蹭着……喊话又响起了,北行迈着沉重而又迅捷的步伐,走到手术室门口。主刀的张主任问:“需要放化疗药物吗?”
   北行坚定地说:“不用,老爸都快九十岁的人了,让他慢慢养吧。”
   “好吧!准备推你父亲去病房吧。”
    这时,玉秀走了过来,跟张主任交谈了一会,然后转身对丈夫说:“张主任说,手术很成功,把病变的部分全都切除了,不过,要定期检查,防止复发。”
     接下来的日子,北行和弟弟妹妹不分昼夜的轮流值班。这天,北行提前来接班:“北营,你走吧。”
   “哥,今天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我给孙女做好饭,就来了。”
    “那我走了。”
    “好吧,噢,北营你的退休手续办完了没有?”
    “遇到了一点麻烦,原单位说档案找不到了。”北营一脸的茫然。
    “那你得抓紧找,不行的话,你下次值班时不用来了,我替你值。”
    “哥,不用,半年都过去了,不差这几天。如果转业后,不从学校调走就好了,事业单位退休工资比企业退休工资多不少。”
   “可不是嘛,但人没有前后眼,也没有后悔药可吃。”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者常乐。到了这把年纪,身体健康最重要。”
   “弟弟你说得对,你走吧。”如果需要找人的话,你吱一声。
   “哎!”北营离开了老爸的病房,在兄妹的照料下,老父亲挺过了这一关。
   “北行,我的申请批下来了,一个月后,随维和医疗分队奔赴非洲利比里亚。”玉秀靠在北行的肩头上,喃喃地说。
   “军人嘛,就是在国家需要的时候站出来。” 北行末加思索,第一时间坚定地支持自己的妻子。
    “北行,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很矛盾,作为军人,我理当带头报名参加。但作为妻子和奶奶,我又舍不得你们。”玉秀知道自己一走,照顾老父亲和宝贝孙女的担子,就落在了北行的身上。
北行对玉秀参加赴非医疗队没有一丝的委屈和埋怨。他拥抱着妻子,安慰地说:“夫妻就是要永远支持对方!”
    “北行,你真好!”玉秀靠在丈夫的肩上睡着了……
一个月后,泉北市国际机场的广场上,军区首长为出征的维和队员举行了欢送仪式。玉秀代表全队队员接过战旗,50名头戴蓝色贝雷、佩戴“UN”臂章的维和队员庄严宣誓:“亮剑沙场,不辱使命,坚决完成任务!”表达了忠实履行使命、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
    “出发!”
维和队员开始登机,玉秀最后登上了梯子,就在她走进机仓口时,两个宝贝孙女齐声喊道:“奶奶!您不要我们了,我们不让你走。”
   玉秀听到孙女娇嫩的声音,眼眶里的泪水开始泛滥,突然掉下什么东西,潮湿地划过她的脸颊,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0 17:04:21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05:41:46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7-20 17:04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感谢老师在炎热夏天给予的关注,祝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05:50:52 |显示全部楼层
    时至眼下,昔日的大院子弟都进入了退休年龄,但他们仍然保持着敬老爱幼的光荣传统。大洋的媳妇海虹,十年如一日照顾瘫痪在床的婆婆,一家人互敬互爱,和和美美,她的这种孝心,让邻居称赞不已。
    十年前,大洋的母亲不慎跌倒摔伤,从此失去自理能力。被父亲赶出家门二十多年的大洋,听到消息后,带着媳妇回到母亲的身边,专心在家伺候她。由于母亲年事已高,牙齿全部掉光,所有食物都是海虹先嚼碎再喂给老人吃。
    常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大洋和海虹却始终在母亲的病床前尽孝,除了喂饭,洗洗换换的活,都是海虹一个人忙前忙后,十年里她几乎没有出过远门。
   白天忙碌一天,晚上海虹也不能好好休息,因为母亲半夜经常醒来,为方便照顾她,她几乎天天晚上都是在母亲床边和衣而睡。
    “嫂子,让你辛苦了,我和晓波都在南方工作,照顾老母的重担,全部落在您和大哥身上,大哥是下岗职工,您一直没有工资,这是十万元,留给你们,就算贴补家用吧。”小洋和晓波在母亲瘫痪期间,曾多次回来探望母亲。
“小弟,你们在南方工作,吃得是国家的饭,所以,你们也不富裕,给家里留下五万元就行,其余的你们拿回去,好好工作。”海虹虽为渔家女人,喝过的墨水不多,但她懂得的事理很多。
   “嫂子,您就收着吧,母亲就托付给您和大哥了。”晓波真诚地说。
    “好吧,你们的孝心,我替老人收下了。你们放心走吧,我和大洋一定会为老母养老送终的。”
    海虹为了全力支持大洋再就业,不让他分心,她每天都把婆婆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经常为老人擦洗、梳头、接屎接尿。在她的精心照顾下,婆婆衣着整洁、干净,怎么看也不像长年卧床不起的病人,十多年来,婆婆身上竟没有生过褥疮。
    她家的对门老于常在散步时,对院里的邻居说:“一起住了十年,不曾见大洋和海虹红过脸,孙家娶了个好媳妇。”
   每当听道邻居的夸奖时,海虹都是那句话:“夫妻平等,有啥事互相通气,共同商量,办每件大事双方都心情舒畅。还有照顾老人,是做儿女应尽义务。”
    干休所张所长对来访的媒体说:“海虹是所里好儿媳的代表,她用自己的孝道感染和带动着所里的尽孝之风,许多所里的子女,无论工作和家庭有多忙,总是抽出时间回父母身边尽上一份孝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