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南庄隐士

【原创】一代军娃(长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0 05:56: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庄隐士 于 2018-5-10 06:12 编辑

五十三回   孤身返城求安乐  苦尽甘来换新貌

106.
    俏春和石伢离婚后,她谢绝弟弟小军让她去俄罗斯的好意,孤身一人来到泉北市,用石伢给她的精神补偿费,在城东买了二钢职工宿舍的一套两居室,过着独身生活。
    一直以来,作为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区域性金融中心,泉北市始终缺少一个能够集中展示全市改革发展成果、代表东部沿海经济大省省会形象的标志性区域。中央商务区的建设正是为了补齐短板。
     这年7月,随着泉北市中央商务区征地拆迁工作开始,她的“拆迁经历”也就此展开。
她时常想,自己除石伢一次性给她的补偿外,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看到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住上了带电梯的小区,她做梦都想:咱家也能赶上拆迁就好了!
     长期的邻居生活,让她对邻居有了了解,她的对门是退伍后到企业,一直在炼钢车间工作。她的楼上是一位就在二钢出生、长大、直到退休的老工人。
     那天,上级派人征求拆迁意见,她听到了邻居许多议论。对门老张说:“她姐,我选了货币补偿,在周边买了新房。你呢?”
“我还没想好,是回迁啊,还是货币补偿。”
    楼上的老耿说:“我在这工作了一辈子,搬也不能搬远,晚上遛弯经常见到老哥们儿呢,我还是选回迁吧。”邻居的意见,让俏春举棋不定。
    接下来的日子,俏春每天都看到负责拆迁工作人员没白没黑地工作,让她受到感动。中秋之前,拆迁人员来到她家,她给他倒上了一杯水,并拿出月饼:“小伙子,辛苦了,吃点月饼,喝口水吧。”
   “阿姨,谢谢您,我不累,这次,您能旧房换新房,小房换大房,改善居住环境,我再苦也值得!”
    “你身上的包是怎么回事?”
   “被蚊子叮的。”小伙子随口答道。
   “我给你拿点风油精、止痒膏,你涂一下。”俏春关心地说。
   “不用,我们发了。”
     后来,她还听邻居说,这些拆迁人员中有的人婚假还未休完,就被电话叫回进入拆迁指挥部;有的人在婚礼前一天还在征地拆迁现场;有的工作人员没有陪伴孩子高考、中考的时间;有的工作人员怀孕八九个月还在入户做工作……
     两天之后,俏春主动选择了货币补偿,并在协议书上摁下自己的手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3:09:31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大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2 08:00:23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5-14 23:09
学习,欣赏大作。

感谢老师的点评,顺祝文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2 08:0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庄隐士 于 2018-5-22 08:10 编辑

    就在俏春签字的当天,李北行和玉秀也张罗为儿子选婚房。这是一个小型街心花园,刚从东山露出头的太阳,穿透树丛的枝叶,一缕缕阳光,照射在树荫下练功的人们脸上,有练太极的,有跳扇子舞的,还有在那儿悠闲地拉着二胡,为泉北市勾画出一付社区“清明上河图”。
   “好吧,今天你说了算,你跟房主联系过了?”玉秀在买房问题上,一切都听北行的。
   “联系好了,九点他在家里等着。”
    约莫十分钟的光景,便来到房主的家。夫妇俩仔细地观察了每个房间,这是一套两居室,两间都朝阳,没有客厅,厨房和卫生间也不大。北行边看边问:“老师!这房子是那年建的?”
   “大概是1987年吧。”
   “单位宿舍?”
   “是的。”
   “每月物业费是多少?”
   “没有什么物业费,每月只需交十二元的卫生费,别的什么也不用交。”
   “你这房子有两气吗?”
    “烧水做饭用的是煤气罐,过去单位集中供暖气,自打市里取消小锅炉后,暖气片也废了。不然的话,在这个地段的房子,我不会要这个价。”房主一脸的无奈。
    “不能再少点?把三十万元后边的数去掉嘛。”
   “一口价,想要就这个价,而且要现钱。”房主板上定钉。
   “那好吧,回去后,我们再商量商量,然后再给你一个信。”
   “怎么都行,不过,丑话说在前边,只等两天的时间,过期不候。”房主很牛。
    玉秀还想与房主商量商量价格,被北行拽走了。
   “北行!我们再找他商量一下,不好吗?”
   “如果你想商量,你去商量,反正我不去。”
   “看看,你的犟脾气又犯了。”
   “不是我犯犟,而是他太牛了。”
    “那我们还给不给儿子买婚房了?”
   “买!谁说不买了。”
   “你想去哪儿买?”
   “你跟我走就是了。”北行攥着她的手,带她上了去往西部的公交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2 08:51:13 |显示全部楼层
泉北市近年来的房地产业发展很快,不少楼盘拔地而起,特别是去年以来,市政府加大了对旧城改造的投资力度,往日的“城中村”从地平线上逐渐消失,随之代替的是崭新的现代化高层住宅楼群。北行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为城市的发展而高兴。
车很快到了地方。下了车,他指着离路边不远的一排排造型别致的商品房说:“玉秀!今天我们也开开洋荤。”
“这是什么小区啊?”
“好像叫什么花园。管它叫什么呢,进去瞧瞧。”
“你怎么知道这个楼盘的?”
“报纸上看到的。”
北行还没推开售楼中心,一位穿着大方得体的售楼小姐热情地打起招呼:“叔叔,阿姨!你们是第一次来这儿看房子的吧。”
“是啊!”
“那我先把整个楼盘介绍一下,整个楼盘占地17万平方米,共建21栋多层住宅楼,并配有商业街和幼儿园,户型多为小户型,面积从50平米到120平米,均价5000元。现在是准现房销售,按照城市发展规划,这里的升值空间很大。你们是给谁买?”
“儿子的婚房。”
“那我建议你们买套70平米以下的,总价位不到四十万元。”售楼小姐的小嘴叭叭的,把北行购房的欲望勾了起来:“玉秀!我们就在这儿买。”还没等玉秀回话,售楼小姐又说了起来:“70平米以下的不多了,可能还有两三套,如果你们能定下来,还可享受9.85折的优惠,很划算的。”
“那领我们看看房子吧。”
“好的!楼里边还在施工,请戴上安全帽,注意安全。”
老两口随她来到五号楼二单元的二层:“这就是69平米的房子,南北各一间卧室,通风好,客厅面积也不小.......”
“二层价格多少钱?”
“4950元。”
“今天能定下来吗?”
“买房是大事,我们回去合计合计。” 北行和妻子下了楼,准备走。
“请到售楼处留个联系方式,也是对我工作的支持。”北行在签到簿上留下了手机号码。
回来的路上,北行问她:“你怎么不发表意见呢?到底行不行?”
“小区和房子的结构我都相中了,但上哪筹那么多的钱啊?”
“不就三十五万元吗?咱先用前段拆迁费交上首付,其余的贷嘛。”
“你说得轻松,如果加上3%维修基金,1.5%契税,交房后,起码简装一下吧,你算算还需要多少钱,不过,买房子的事,你做主。”
“好,买!”北行准备重返售楼中心,铃……手机响了。
“你好!哪里?”
“局长让你去他办公室。”办公室小孙急冲冲地告诉他。
“知道了。”北行关上手机,心想,我都这把年纪了,已超过晋升副局级的杠杠,何况新局长又没把自己列入他的圈子里,如今是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了。
“北行,你快去吧。”玉秀催促他赶快走,就在这时,吕俏春出现在北行的面前。
“俏春姐,您怎么会在这里?”北行惊讶地问道。
“北行、玉秀,楼盘也不是光给你家开的,乍地,只兴你们来吗?”俏春风趣地开了个玩笑。
“不是的,俏春姐。”北行还是那么认真。
“北行,姐开个玩笑,看把你急的。我是来看楼盘的,并相中了一套三层80平米的房子,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也是来买房子的吧。”
“是的,给儿子买婚房的。”玉秀抢先回答。
“相中了吗?”
“相中是相中了,但还在犹豫。”北行说。
“北行,别犹豫了,跟姐做个邻居不好吗。”俏春真心想同北行做个好邻居,因为她知道北行和玉秀的为人处事。
“好吧,有姐的这句话,我们就在这里买房子了。俏春姐!单位来电话催我回去,让玉秀留下,请俏春姐帮俺订一套。”
“北行,你去忙吧,房子的事包在我身上。”俏春和玉秀手挽手重新走回售楼中心。
北行伸手叫停了一辆的士,返回单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5 00:57:51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1 01:13:44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05:16:41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8-5-31 01:13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谢谢老师的关注,祝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05:19: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庄隐士 于 2018-6-1 05:31 编辑

     按照局长的交待,北行为了泉北市‘五库连通规划’的方案,马不停蹄地去了一趟市规划设计院,车子行驶到设计院大门后,停了下来,北行下了车,同传达室的师傅打了个招呼:“师傅,我找邢院长!”
   “请问你是李北行吧?”
   “你是?”北行一时没认出对方。眼前这位男子,瘦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的鱼网纹。头顶上灰白的头发,好像戴着一顶小毡帽,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因为嘴里没有几颗牙了,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
    “你呀,贵人好忘事,我是孙大洋啊。”
    “大洋,真没想到,我们多少年没见面了?” 北行惊讶地喊了出来。
    “快四十年没见过面了。” 从小相伴的发小,如今再次偶遇,两人彼此感到相互之间成为最亲近的人。
    “可不是嘛,一晃都快六十岁的人了,从黑发人到白发人,老了。”北行感叹起来。
    “你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走在大街上,我也能认出你来,可我就不行了,变得如此苍老,我如果不把发染了,就成了白发大侠喽。” 在大洋眼里,北行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岁月不饶人啊,对了,你不是在油田工作吗?”光阴倒流,再聚首。熟悉的又陌生,陌生的又熟悉,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不经意间已布满丝丝皱纹,依稀白发。然而,两人不去领会,依旧欢歌,畅游从前。
     “说来话长,这么说吧,我前年办了提前退休手续。随后,为照顾瘫痪的母亲,我和老伴从油田搬到泉北市,为了贴补家用,我经常出来打工,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今天送桶装水,明天到歌厅打扫卫生,后天搞推销,反正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不,上个月又找了一个看大门的活。”
    “你真不容易啊,阅历这么厚重,孙叔叔呢?”
    “我爸前些年就去世了。”大洋有些哽咽,眼角挂上几滴泪珠。
    “你的孩子呢?”北行后悔提到这个敏感的伤心问题,立即转了话题。
    “留在油田了。”大洋把泪眼擦干,接着问:“北行,你的孩子多大了?做什么工作?”
    “也老大不小了,快二十八了,在学校工作。”
    “结婚没有?”
    “快了。”北行的儿子乐乐下月就要举行婚礼了,但他不想大操大办,所以,就没把具体的结婚日期告诉大洋。
    “结婚时,别忘了通知我喝喜酒。”大洋渴望地为发小的儿子贺喜。
    “大洋,我进楼去找院长,有时间,咱俩再聊。”北行考虑到大洋的生活处境,有意支开话题。
    “北行,邢院长的办公室在一楼501房间。”大洋用手指向右边一个房门告诉北行。
    “好的,回见。”北行走进了大楼。
    孙大洋望着北行的背景,心里产生一阵波动,生活中有些东西失去就是失去了,注定一辈子不再会拥有。但发小之间相遇注定是不期而遇的幸福,当伸手去抓自己认为的幸福时,一定要迅速,千万不能让它溜走。他想到了太南哥,过去的那点恩怨与发小之间的友谊相比,微不足道,早该舍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20:56:43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灿烂,夏天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