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程占功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 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6 23:04: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3 编辑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连载 . 16 )程占功 著


清明节,云雾低垂,天下着蒙蒙细雨。陶知县差跟班滚圆胖子吕冲带几个衙役骑马赶到秦家庄,把秦谦抓回去后,草草审讯,强行画押,便判为死刑。旋即上报刑部。

第二日早晨,方七命门子带路,带几个女佣人骑马赶到秦家庄娶潘琳。走进院子,屋门口的黄狗“汪”一声扑了上来,方七急忙抄起一根棍子,把它赶到院外。众人把马拴在院里一棵柳树上后,推门进屋,只见潘琳歪斜着躺在床上,奄奄待毙。方七大吃一惊,心想:“这般光景,怎能出‘阁’,莫如赶快离开,免得为人出丧。转念一想,空手回去,主子必然不依,还会责怪为甚不娶回来医治,罢,罢,罢,还是照老爷的吩咐,“用马拖回便是!”于是命女佣人把潘琳从炕上抱在马上,由女佣人抱着骑马,潘琳气息微弱,任其摆弄;女佣人一边扶侍,一边禁不住潸然泪下。这时,大黄狗又从院外“汪汪汪”地吠进院里,门子捡起一颗小石子狠狠朝它砸去,骂道, “老禽兽!”毕了,失声痛哭起来。

潘琳被“娶”走后,刁川便把他娘叫上来秦家庄欲劝说彩云回心转意,好嫁给他。走进院子,只见屋门大开,毫无声息。刁家婆扯着嗓子叫道:“彩云姑娘,我们娘儿俩看你来了!”见无人答应,便走进屋子,左瞧右看,仍不见人影。刁家婆赶忙指着箱柜,瞪着眼对儿子道, “趁没人,都给撬开,看有什么好东西。”刁川动作麻利,很快把所有箱柜都给弄开。刁家婆提起一个口袋指着箱柜里的财物,压低声音对儿子叫道,“全都装上,带走!”

刁川动作迅速,不一会儿,便把秦家洗劫一空。然后,母子俩“满载而归”!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2 01:53:42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2 11:25:35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3 18:43:27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雪亮 发表于 2016-11-12 11:25
首页推荐。

老师好:谢谢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3 18:50: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3 编辑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连载 . 17 )程占功 著

劳增寿打发方七出去娶人,然后,心烦意乱地在屋里屋外踱来踱去。晌午,方七一行人马赶了回来,走进朱门大院,随着一阵鞭炮声响,方七从马上女佣人怀中抱下潘琳,直觉身体好沉,便惊呼道:“大事不好!”

劳增寿赶来照方七的臀部踢了一脚,骂道,“老爷娶亲,你咋口出不祥之言!”方七惊慌失措地揭开潘琳头上的绣布,只见面如黄蜡,早已咽气。这时,劳增寿的大、小老婆和所有家人都已围在这里,众人见老爷的十姨太太刚娶来就殁了,都瞪目吐舌,惊讶不已。

劳增寿气急败坏,举手“劈啪”给方七赏了几纪耳光,咬着牙骂道,“你他娘眼睛哪里去了,这个样子给我娶来做甚?!”方七无可奈何,把尸体平放在地下,双膝跪在劳增寿面前,一边叩头,一边把他们去秦家见到的情景细述了一遍。然后,哀求道,“老爷息怒,饶奴才一遭,赶明儿我出去为你好好挑个!”

劳增寿本欲叫方七把潘琳尸体送回秦家庄,或者拉在野外扔了;但恐免死狐悲,怕其他姨太太生出事来。便又给方七臀部赏了一脚,骂道: “你这个孬包,快把尸首拉在一边;叫上几个木匠做一口棺材,让佣人缝两件衣服,赶明儿把人埋了算了。”毕了,气呼呼地反背双手回屋,不题。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3 22:03:01 |显示全部楼层
程占功 发表于 2016-11-13 18:43
老师好:谢谢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7 17:49:39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雪亮 发表于 2016-11-13 22:03

老师好:谢谢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1 14:23: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3 编辑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连载 . 18 )程占功 著

却说逃离刁川的彩云滚下山坡见无人追赶,便沿着河岸向东飞跑起来。到劳新庄下面平缓的河道时,只觉头晕目眩,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被一阵冷风吹醒。她掠掠头发,从地上爬起来,又快步上坡,向劳新庄赶去。走在大院外一颗端天杨树下面,遇上了垂头丧气的方七。彩云一步跨在他的跟前,问道:“这儿是劳新庄吧?”

“是。”方七有气无力地答罢,头也不抬欲走。彩云拦住他,又问,“我妈妈是在这儿吗?”

“什么?”方七抬起头,反问,“谁是你妈妈?”

“我妈妈叫潘琳,她在这儿吗?”彩云噙着泪花,又问。

“胡说!”方七鼓起眼睛,“那潘琳是我家老爷新娶的姨太太,如今已殁了,怎么是你妈!”说罢,一甩手走了。

“天呀!”彩云惨叫一声, “扑”地一声倒在端天杨树底下。

劳增寿的大老婆闻声从院子出来,见此情景,吓了一跳。她用手绢揩去彩云脸上的泪水,唤出佣人把她抱回自己屋里。这大老婆比起劳增寿还有点人味,她一边说着:“这是谁家的姑娘,大清早为甚倒在我家院外?”一边找来一剂药,用水给彩云服了下去。

正在这时,劳增寿走进来,他见彩云昏迷不醒,但亦美若天仙,便在心里说,“吾十太太必是此女也!”便指着床上的彩云,问大老婆,“她从哪儿来?”忽然,彩云“哇”一声苏醒过来,泪眼滂沱地直声喊道,“妈妈,我的妈妈!”旋即,又昏迷不醒。

其他姨太太和佣人闻讯都赶了过来,听说这美貌的女孩儿时昏时醒,哭喊着要找妈妈。都在惊奇之余,感到蹊跷。不一会儿,方七走了进来,指着彩云说,“此女说潘琳是她的妈妈,因我告诉她潘琳死了,她便昏了过去。”

“别放你娘的屁了!”劳增寿铁青着脸,骂道,“潘琳无儿无女,怎会有这女子;我欲娶她,你却胡说八道,蛊惑人心,安的何心?”方七见势不妙,赶快溜走。他见棺材和衣裳一应做好,便命人把潘琳的尸体入殓,抬到野外山坡,挖墓穴埋了,不题。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2 01:26:05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2 14:40:40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