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程占功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1) 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5 17:43: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1 编辑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连载 .11) 程占功 著

却说白马在返回的路上跑出三里地后,被路畔下面的一块麦田挡住了,因为田里长着绿油油的麦苗。劳增寿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门子赶到麦田,门子一把扯住白马的缰绳,把马拉到劳增寿跟前,说:“老爷上马!”劳增寿坐在地埂上,喘着粗气道, “歇歇再说,快把老爷累死了!”门子便拉马立在一旁。

过一会儿,劳增寿上了马,门子问道:“老爷,回家,还是……?”

“不回。再到前面我们刚见有个女人那个庄上去。”劳增寿道。

“真是老禽兽。”门子心里骂着,脸上却装出笑容,“好,走吧!”

他们掉转马头,到秦家庄旁边那个果园时,劳增寿叫门子停住马,他跳下来走进园里,在一棵梨树下,举手抓住一根粗枝条 “嚓”地一声折了下来,雪白的梨花撒了一地。劳增寿举着梨树条到门子跟前,说:“那条黄狗再来嗥叫,我就拿这个抽它!”边说,边晃了晃手中的枝条。忽然,一个青年走来抓住劳增寿的手腕, “你和秦秀才有仇吗?”

劳增寿吃了一惊,旋即,瞪圆了老鼠眼:“什么秦秀才?”

“你连果园是谁家的都不知道,干么要折人家的树枝呢?”刁川放开劳增寿的手腕,说。

“秦秀才是哪个,他住在哪里?”劳增寿睁圆眼问道。

“那秀才叫秦谦,就住在那儿。”刁川用手指了指秦家庄,说,“这庄子叫秦家庄,就住秦秀才一家。”

“刚才见的那女人必是秦秀才之妻,”劳增寿心里说,“不除掉这酸秀才,我第十个老婆去哪里娶!”他皱了皱眉头,阴险地问刁川,“那你知道谁同秦谦有仇啊?”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19:31: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1 编辑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连载 . 12 ) 程占功 著

却说白马在返回的路上跑出三里地后,被路畔下面的一块麦田挡住了,因为田里长着绿油油的麦苗。劳增寿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门子赶到麦田,门子一把扯住白马的缰绳,把马拉到劳增寿跟前,说:“老爷上马!”劳增寿坐在地埂上,喘着粗气道, “歇歇再说,快把老爷累死了!”门子便拉马立在一旁。

过一会儿,劳增寿上了马,门子问道:“老爷,回家,还是……?”

“不回。再到前面我们刚见有个女人那个庄上去。”劳增寿道。

“真是老禽兽。”门子心里骂着,脸上却装出笑容,“好,走吧!”

他们掉转马头,到秦家庄旁边那个果园时,劳增寿叫门子停住马,他跳下来走进园里,在一棵梨树下,举手抓住一根粗枝条 “嚓”地一声折了下来,雪白的梨花撒了一地。劳增寿举着梨树条到门子跟前,说:“那条黄狗再来嗥叫,我就拿这个抽它!”边说,边晃了晃手中的枝条。忽然,一个青年走来抓住劳增寿的手腕, “你和秦秀才有仇吗?”

劳增寿吃了一惊,旋即,瞪圆了老鼠眼:“什么秦秀才?”

“你连果园是谁家的都不知道,干么要折人家的树枝呢?”刁川放开劳增寿的手腕,说。

“秦秀才是哪个,他住在哪里?”劳增寿睁圆眼问道。

“那秀才叫秦谦,就住在那儿。”刁川用手指了指秦家庄,说,“这庄子叫秦家庄,就住秦秀才一家。”

“刚才见的那女人必是秦秀才之妻,”劳增寿心里说,“不除掉这酸秀才,我第十个老婆去哪里娶!”他皱了皱眉头,阴险地问刁川,“那你知道谁同秦谦有仇啊?”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20:28:00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9:54:27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3 15:03:35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6 22:3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2 编辑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连载 13) 程占功 著


刁川心花怒放,他想秦谦一经治罪,潘琳被这个财神爷娶去,剩下那个天仙般的彩云还能逃出自己的手心!便摇头晃脑地说:“好,好,太好了。就告秦谦煽动乡民造反,明天我就到县衙去!”

“那秦秀才妻子名叫什么,家里还有啥人?”劳增寿突然问道。

“秦谦妻子名叫潘琳,……嗯,”刁川思忖片刻,答道, “家里,再没别人。”他想,若说出彩云,“老禽兽”强要,那自己等于瞎忙活了。于是,又补充道, “只有秦谦两口子,丈夫一办罪,妻子就归你了!”劳增寿一听,乐得手舞足蹈,连忙从衣袋里掏出几两碎银递于刁川,“拿去买东西吃吧,赶明儿快去告状。事成之后,五十两白银就归你了!”刁川接过碎银,走了。

劳增寿望着秦家庄,奸笑几声,然后对门子说:“回家!”旋即,跃身上马,门子牵着马前行,走出没多远,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紧接着,铜钱般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劳增寿在马上被砸得昏头转向,直打哆嗦,他弓腰附着马背,一边对门子叫道:“快,快走!”一边自言自语道,“怪,怪事!”

门子是从凄风苦雨中长这么大的,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吃这点苦自然不在话下。他听了劳增寿的唠叨,心里说:这老禽兽要干伤天害理的恶事,惹的老天爷大春天里发起了这么大的脾气。回到劳新庄,劳增寿已被浇成一个水雀。他换过衣服,写了一封密信封好,便把管家方七叫到身边,叫他立刻打点三百两银子和四匹绸缎,连同密信带上,赶今夜人们入睡前一定要送到安民县衙。

劳新庄距安民县府近百里地,方七看晌午已过,还下着雨,有心想改日再去,但又害怕责罚,便带上钱物骑马冒雨赶路。然后,劳增寿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由第八个小老婆服侍着抽起了大烟。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0 02:51:51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4 01:46: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2 编辑

奇婉下凡(小说连载 14 )程占功 著

这日,安民知县陶专同衙役们整整打了一天麻将,晚间雨停了,还在继续打.忽报,有人送礼。陶知县便让衙役们各自散息,命来人到自己的卧室,方七跟陶知县走进室内后,掏出密信,低首弯腰,双手呈于他,陶知县打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跳进眼帘:

妹夫安好!

兄近有一事,非妹夫帮忙不可成也。兹因牛岭乡秦家庄酸秀才秦谦妻潘琳同我私通,我欲与她长居久往,然秦谦固执不允,吾甚恼怒;且秦谦在牛岭乡有煽动乡民造反之嫌疑,该乡乡约刁棒之子刁川不日将到府上控告,望汝受理后,在清明节差衙役往秦家庄上捉拿秦谦,尔后置其死地,方不负妹夫与吾深交也。现送上白银三百两,绸缎四匹,望笑纳。

劳增寿

某年某月某日

看毕,陶知县把信和金银、绸缎收存起来,唤来佣人安付方七换衣、食宿。临了,对方七说:“明儿早上起程回府时,再到这里,将我的信捎于劳兄。”言毕,各自歇息,不题。

第二天,方七带回陶知县密信呈于劳增寿,劳增寿打开,上面写着:

劳兄:

承蒙谬爱,银两绸缎妥收。所嘱事照办不误,吾兄在清明节的后一天即可去秦家庄娶人,料无妨也。

陶专

某年某月某日

劳增寿托着下巴寻思了半天,清明节一过就娶亲是否妥当;转念一想,倘若那潘琳与秦秀才情意深厚,见丈夫抓走,想不开寻了短见,吾岂不弄了一场水中捞月。为防变故,还是快娶为妙。主意打定,便对方七说:“眼下离清明不远了,清明节的后一天,我娶第十个姨太太。到那天,赶早些,你带上门子和几个女佣人去牛岭乡的秦家庄,把潘琳给我娶回来。”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31 02:03: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42 编辑

奇婉下凡(小说连载 15 )程占功 著

方七等下人对劳增寿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谁若敢不从,打手们就让谁尝尽苦头。当下,方七满脸堆笑,殷勤献媚:“这是好事,奴才应尽心服侍。”他挠着头皮,又说,“按照老爷家的惯例,要把远亲近邻请来,把喜事办的宴席丰盛,还要找几班吹鼓手前来助兴,这次还是照前办吧?”

劳增寿想把心中的曲由说出,咳嗽了两声,抛出来的话却成了这样:“这次不同往常,你休多问。听着,远亲近邻一概不请;吹鼓手一应俱免。只须五、七人去,把那潘琳用马拖回来便是。”

方七不敢多问,连忙点头哈腰,说道:“老爷说得是,就照你说的办。”

刁川那天回到家里,把巧遇劳大财主,他们合伙怎么诬告秦谦的阴谋讲于其父刁棒,刁棒因对乡民催粮逼款,无恶不作,曾被秦谦数次斥责,早对其怀恨在心;又因儿子去秦家提亲屡受驱逐,更加恼怒不已。只是秦谦为人清正,在乡民中颇有声望,才奈他不得。如今既有劳大财主和安民知县撑腰,如何不趁机以解心头之恨?刁棒高兴地手舞足蹈,狂笑着在刁川的肩上捶了一下:“我的儿,你有出息!”旋即写了一份诬告秦谦“煽动乡民造反”的状子递于刁川,“赶明儿骑上马快见那知县去。记住,先叩头,再递状子。”

第二天,刁川穿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骑一头大红马,赶到安民县衙。见了陶知县,趴下不住地叩头,直到陶知县不耐烦地敲了一下惊堂木,吼道,“哪里的奴才,状告何人?快快地与我讲来。”刁川才仰起头,战战兢兢地说:“小,小人,是牛岭乡乡约刁棒之子刁川,状告本乡秦家庄秀才秦谦煽动乡民造反。”说罢,呈上状纸。

陶知县接过状纸,对刁川说:“好吧,你可以走了。”刁川又叩了一个响头,爬起来退出大堂。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3 01:10:47 |显示全部楼层
奇婉下凡 奇婉下凡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