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程占功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1)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3 18:44:59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7 18:01: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4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18)程占功 著

“四年前,我和师父离开你们这儿后,走了许多地方。一年后被一个戏班子——就是现在李家桥乡会上的那个戏班子看中了我,收我当演员,师父也随我进了戏班子。开始我唱得可好,演什么,像什么,我的观众最多。又过了两年,也就是一年前,我的师父不幸病逝,我悲痛地要死,连嗓子都哭坏了,所以现在不能上玚演出,只好靠在后台收拾照看道具过日子。
几年来我无一日不想念你。开始恐怕师父责怪,未能来看你;后来师父去世,我的嗓子也坏了,加上没有挣下钱,所以也不好前来。
这次戏班子到李家桥乡会上演出,我想了几天,决定利用夜间来会你,看你嫌我不嫌我?”来人说罢,盯住芳儿。
   “栓婵哥,看你说哪的话啊?当初我就说有没有钱不打紧,看你绕了多大的圈子弄得这样可怜。”芳儿真诚地说,“别说你嗓子坏了,就是连啥也干不成了,我都要和你过。”
   王栓婵一听,连忙说道:“难得姐姐如此好心!我准备请上好的名医治疗嗓子,待嗓子治好了,我再积攒些钱,就公开咱们的事儿。在此之前,不要让别人知道。”
   芳儿说:“我看你还是退出那个戏班子,咱们成亲后,好好儿种地过日子吧!”
   王栓婵忙说:“不行哪,不行。”他见芳儿不吭气,又道,“若姐姐要公开咱们的事,我,我马上就走,再不来了!”
   “别走!”柔情的芳儿也急了,她说,“那好吧,等你把嗓子治好后,公开咱们的事儿。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1 14:25: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4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19)程占功 著

   以后,每天晚上二更时分,王栓婵就来了,天不明便走了。芳儿应约不上门闩,如此这般,过了半月。
   这天,芳儿的表哥娄森夫妇在去李家桥途中路过刘家庄,被老两口盛情留住,娄森夫妇新婚不久,也乐意住下跟老两口亲热亲热。吃过晚饭,刘福把小两口安顿在芳儿屋里歇息,叫芳儿同她妈妈一块儿住。芳儿心里不悦,可嘴上不好分辩,只得如此。她想,王栓婵来了,见门被闩上,必然会走,待日后向他解释是了。她在娄森夫妇临睡前,再三叮咛:“表哥、表嫂,睡觉时把门闩住。”随后,她也就安心地在母亲屋里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芳儿帮助母亲做饭。她们做了非常丰盛的饭菜,欲款待小两口儿。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还不见他们起床。这时,刘福已从山里砍回一大梱柴禾,他听说小两口还在睡觉,便道:“他们昨天从家里步行了几十里地来到这儿,走累了,叫多歇会儿也不打紧。”说罢,端来水洗了脸,抽起烟来。又过了一阵,仍不见小两口起床,但饭菜齐备,只等他们用餐。刘福只得走到他们住的窑洞门口叫他二人起床,叫了几声,不见回音。老汉心下生疑,便推门进去,只见那:两颗人头,一颗掉在地上,一颗被筋肉牵着挂在炕沿上。鲜血浸了半炕,地下也染红了许多。老汉吓得目瞪口呆,顿觉天旋地转,便掉头踉踉跄跄往外跑,又看见窗子上也有几道血迹。他跨出门,跑到中院,大叫一声,“不得了了!”便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娘儿俩闻声从厨房出来,见状急救。半晌,老汉苏醒过来,指着那孔窑洞说:“那是为什么?”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2 01:25:10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2 14:40:08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6 02:40: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4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20)程占功 著

   心惊肉跳的芳儿急忙赶去,见此情景,惧怕、羞愧交织一起,便“哇”一声大哭起来。母亲随后赶来,亦吓得面如土色,嚎哭不已。三人的哭叫声惊动了离这儿不远的边家村。边家村的人以为老两口和芳儿淘气,许多人赶来“解劝”。大伙儿走进院里,见他三人哭倒在西窑门前。走近一看,窑内情景映入眼帘。刹时,都被吓得瞪目吐舌,不知所措。其中有一长者叫申乔,他说声,“把门关上。”言毕,亲手把门关住。随后,大伙把刘家老两口和芳儿扶了起来。申乔询问情由。刘福揩眼抹泪地说,他外甥娄森小两口要去李家桥赶乡会,昨日路过他家。他这做姑父的便好意留他们住下。晚上让他们在芳儿屋里歇息,谁知今早他去叫小两口起床吃饭,才发觉成了这般光景。大家听了,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无话。

   芳儿泪眼滂沱地哭了半晌,边哭边寻思道:这王栓婵真狠毒啊,动辄杀人,实在可恨!又一想,自己与他在柳树泉边私订终身,互相盟誓,忠贞不二;如今他误认为我变心不贞,才做出这等事来。如此说来,倒也情有可原。只是这桩人命案子事关重大,如何了结。听了申乔和众人以及父母的话后,她欲要说出栓婵,又恐栓婵抵命;欲要不说,情愿把罪名揽在自己身上去死,只是不但自己成了冤魂不说,留下年迈的二老谁去赡养?想到此处,不禁叫道,“王栓婵呀,王栓婵,你好狠心哪!”
   众人和刘家老两口闻言,都惊叫道:“王栓婵,什么王栓婵!”

   申乔思忖片刻,说道:“刚才芳儿喊叫王栓婵狠心,我想事情会不会这样的:芳儿以前可能同一个叫王栓婵的人私通,王栓婵昨夜来了,见芳儿屋里有两人同居,便起疑妒之心,将人杀害。”
   众人听了,觉得有理,都说道:“如今顾不了许多,出了人命案子,应找出根由,也好了结。”
   刘福老两口也如梦方醒,心下想到,怪不得这闺女对提亲者一概不理,原来她暗地里与人私会,造出这等大孽,怎么得了!于是一齐问女儿:“姑奶奶,你只从实说吧,如今闹成这个样子,也该叫人知道了!那个王栓婵是干什么的,他在哪儿?”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9 01:46:26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5 14:00:55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8 11:58:34 |显示全部楼层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9 22:44:04 |显示全部楼层
春风轻拂 春风轻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