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程占功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1)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7 20:28:38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9:54:59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3 15:04:54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6 22:38: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2 编辑
程占功 发表于 2016-10-13 15:04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13)程占功 著

          监牢坐落在一个坪台下四四方方的地坑院内。院内四周布满窑洞,每孔窑洞都安着铁门,左面关着男囚;右边关着女犯。刘芳儿和王栓婵是死囚犯,被单独关着,靠大门是几间平房,住着典狱长和狱卒。高义向典狱长说明来由,典狱长说,王栓婵是死囚,没得到上面的准许,他不能让人探望。高义拿出一绽银子塞进他的手里,好说歹说,典狱长才让高义带两个人进院,其余人留在外面。高义带两个演员走近王栓婵的囚洞,牢洞狱卒也不让进去,高义又拿出一绽银子塞到他手上,狱卒才打开洞门上的大锁。高义推门进去,一股刺鼻的腥臭气味扑面而来,呛得他们直想呕吐。窑洞里极度虚弱的王栓婵蜷缩在墙脚的一块草铺上,奄奄待毙。高义走到他的身边,他毫无察觉。高义目睹此情此景,不由得掉泪。他弯下腰,扶起王栓婵,说:“栓婵呀,高伯看你来啦!”王栓婵慢慢挣开眼,当他看清楚是谁后,顿时泪如泉涌,便一头倒在高义怀里痛哭起来。另两个演员急忙掏出手帕给他揩眼抹泪。王栓婵哭过一阵,神志稍事清醒。高义问他,这案子是怎么回事?王栓婵说,他根本没勾引女人,更没杀人。县衙抓来此案另一个当事人刘芳儿也说他不是和她……的那个王栓婵!其他事情他一概不知。高义闻言,气得差点晕倒,他咬牙切齿地骂道,“这龙城知县是个狗官,竟这么冤枉人哇!”王栓婵说,“这知县原是个赌徒,是靠在赌场上赢了钱进官场的。现在他居然在官场上用赌场上的办法断案,我和刘芳儿被判为死罪,就是他用赌宝摇单双的法子断的!这样的人还怎么给老百姓当父母官哪!”高义说,他要赶快设法见那刘芳儿,只要她说实话,就不怕这个案子弄不明。他和另两个演员又安慰一番王栓婵便走了出来。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0 02:53: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3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14)程占功 著

关刘芳儿的窑洞在地坑院的拐角上,把守洞门的是一个老妪。高义对她说,要见刘芳儿,并拿出一绽银子送她。老妪既不收银子,也不让进去。高义再三说,这个案子没有弄清就给当事人判为死罪,上逆天理,下违人意,他们要设法问明白,不能叫冤枉了好人。老妪说,既被判为死罪,弄明又有什么用?倪知县弄不明还要你们弄哪!高义说,倪知县心目中只知道弄银子!此案虽被他判决,但还须经刑部批准后,方可执行。我们要在批准之前弄明,或许还能更改。说着,高义又求老妪收下银子,打开洞门。老妪思忖片刻,便拿出钥匙打开牢门的大锁,对高义道,“我不收银子,你们进去问明了,就快出来;耽搁的时间长了,我担待不起啊!”即掀开门,让他们进去。潮湿、阴森的空气,立时让高义等三人毛骨悚然。刘芳儿脸色惨白,神情木然。她坐在草铺上,咬着手指,正望着窑顶发呆。高义和善地走近她,说,“姑娘,不要惊慌。我是关中戏班的班主,刚在另一个监牢看过我们栓婵。我们栓婵说,并不是你要害他,你能说实话。我们专来问问,请你说说这个案子的前后根由。”刘芳儿听了,目光从窑顶移到高义身上,深陷的眼睛涌上泪水,叹口气说,“你们栓婵,确实无罪,快想法子救出他呀!”说罢,泪流满面。
   高义忙道:“姑娘,不要哭。我们就在想办法,只是我们得把案由弄明白,找出真正的凶手,才能救出栓婵。若你无罪,我们也要竭力搭救!”
   刘芳儿哭道:“要说明白难哪!”
   “能不能救出无辜的人,全看你了!”高义急道,“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全讲出来,或许能弄清楚的!”
   “唉!说来话长!”刘芳儿长吁短叹。
   高义命一演员出去跟老妪要一碗热水给芳儿喝,刘芳儿揩去眼泪,喝罢水,喃喃地说道:“为了救无辜的人,我也顾不了许多了,把一切都告诉你吧!”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4 01:48: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3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15)程占功 著

这刘芳儿自幼聪明清秀,到待聘的年龄时,出落地跟水葱儿一般。她是刘家庄刘福老汉惟一的女儿,老两口把她当作心肝宝贝,娇生惯养,无比疼爱。有许多有钱人家的子弟频频上门提亲,芳儿都一一回绝;父母欲为她做主招亲,她又以死相拒。老两口没办法,便屡屡央求宝贝,早日择婿才是。

     芳儿十七岁那年,临近刘家庄的边家村,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说书艺人。那小艺人姓王,名唤栓婵,亦年方十七,长得一表人材,加上口齿伶俐,嗓音圆润,说起书来十分迷人。每逢他说,芳儿必到场上聆听。

     一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正午时分,刘芳儿端着碗在院里吃饭时,一眼瞥见王栓婵到村外柳树泉洗衣服去了。便回到屋里对爹妈说:“今儿饭后,艺人们说书,你二老都去听吧,我看门儿。”
       刘福嗔怪女儿:“傻闺女,这么好的书,怎么不几天就听腻了。”说罢转身对老伴道,“就让她留下看门,咱听艺人说书去!”

       老两口一走,芳儿迅疾洗毕锅碗,走出院子,急急地朝柳树泉奔去。

       这泉不远处有一棵低垂的翠柳,所以得名柳树泉。芳儿来到树下,依着树,含情脉脉地望 着正在洗衣服的栓婵,心“突,突,突”地跳个不停。她见栓婵一直没发现自己,便不由地拣起一个小土块扔进泉里。“扑嗵”一声,栓婵的身上、脸上都溅上了水。他猛地抬头,看见一位美丽稚气,身材窈窕的姑娘在树下羞红了脸,笑弯了腰——正是芳儿,心下甚喜,但脸上发烧,便不好意思地又低下头洗起衣服。

       芳儿见状,只得走到泉边,呆呆地站着。那栓婵又抬头瞧芳儿,目光正好与芳儿相遇,慌得他忙又把头低下。
      “衣服脏了靠谁洗?”芳儿抚弄着辫梢,羞羞答答地问。
      “自己弄脏靠自己。”栓婵那清脆宏亮的声音,这会儿不知那里去了,回答得芳儿刚听见。
      “要是别人弄脏呢?”
      “还是自己洗。”
      “有人愿意替你洗呢?”
      “我哪有那福气!”
      “小哥若不嫌弃,我替你洗。”芳儿说罢,弯下腰抓起衣服欲洗,栓婵赶忙推开她的嫩手,言道,“多谢姐姐好意,还是小生自个儿……”话没说完,芳儿便不由地抓住栓婵的手,小脸顿时羞得绯红。当下,两双手儿紧握,四只眼睛传情,各自述说了身世后,倾诉爱慕之情。在柳树泉边,让泉水作证,私订终身。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31 02:08: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3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16)程占功 著

    此刻,芳儿就要栓婵央求师父到她家提亲,择吉日完婚。又说:“咱们成亲后,你和你的师父都住在我家,咱们便是一家人了!”栓婵说,“眼下我们没有一点积蓄,两手空空上你家,不成话儿。待我挣一笔钱置些家什后,再成亲也不迟。一来免得别人笑话,二来也都宽余些。”芳儿说,“我家不富也不穷,你们有无钱财都不打紧,只求咱们早日成亲才是。”栓婵说,“我和师父都是刚强人,就现在的景况,无论如何不能成婚。等筹办的像样了,我就让师父上你家提亲。”刘芳儿不由地掉下眼泪,说,“只是你别忘了小妹,要早早来哇!”王栓婵说,“我还没见过有哪个女子能比姐姐好,纵然走遍天下,也决不会忘记你的!”说罢,他折下一根柳枝,一折两截,发誓说,“我若忘了姐姐,另娶别人,就如这根枝条!”旋即,两人依依惜别。

     芳儿回到家里,见双亲未归,便满怀心事地绣起了荷包。老两口听罢那老艺人说书回来,见女儿在做针线活儿,便没引起丝毫疑心。只是从此以后,无数提亲者满怀希望而来,纷纷失望而去。老两口毫无办法。
          说书艺人走了后,芳儿天天盼,日日想,等栓婵早点归来和她完婚,可是一直等了四年,却连个音讯也没有。

     这年十月一日,距刘家庄五里地的李家桥过乡会,会期一月。从关中来了一个戏班子在乡会上助兴演出,四乡的男女老少,每天都赶去瞧热闹。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3 01:11:32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6 22:59: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53 编辑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17)程占功 著

    十月四日夜里,二更时分。白天同母亲去李家桥乡会上看戏回来的芳儿已经进入梦乡。朦胧中,她看见柳树泉边站着的王栓婵正含情脉脉地望着她,她亦以目送情。栓婵招手叫她过去,她便顺着一条小路飘然而至,与栓婵幽会。
   这时的王栓婵激动万分,他跑步迎上来,把她紧紧地抱在怀中。随后,他们蹲在泉边,一边拣泉边的碎石子,掷到水中;一边倾谈爱慕思念之情,倾谈他们今后生活的幸福。泉边的柳树也好像静静地偷听他们谈话一样,纹丝儿不动。
   “啪,啪,啪”一阵轻轻地敲门声把芳儿从梦中惊醒。
   “谁?”她揉揉眼睛,抬起头问道。
   “我,王栓婵。”一人轻轻地说。
   芳儿仿佛还在梦里,惊疑地说,“这,这是真的?”
   “难道你忘了四年前咱俩在柳树泉边互订终身的事了吗?快开门。”敲门人急切地说  
   芳儿听说柳树泉边的事儿,除了她和王栓婵两人外,别无人知道。想来应是王栓婵归来了。她叹道:“唉,早该回来了!”便向门外轻声说道,“待我穿上衣服,把灯点着,就来开门。”
   “不要点灯,被人看见不好。”来人急急地说,“快开门,快,快!”
   芳儿只好草草穿上两件衣服,下炕开了门,来人一闪,走了进来。芳儿又赶紧把门闩上。
   芳儿对来人说:“哥哥不嫌黑就不要点灯,快坐炕上吧!”来人便摸着黑坐到炕沿上,说道,“姐姐快上炕睡下。  ”芳儿亦坐到炕沿上问道,“几年不见哥哥,你的声音也变粗了许多,那位老伯伯哩?”
   听芳儿这么一问,来人停了停,说道:“姐姐快睡下,让我慢慢地说与你听!”
   芳儿还是坐着,认真地听他讲来。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2 01:52:23 |显示全部楼层
倪岱传奇 倪岱传奇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